当前位置:主页 > 网上学术对话 >

叶 开:文学批评的底线在哪里?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新京报  作者:叶开(《收获》编辑部主任)


2013年4月7日,《收获》执行主编程永新发了一条微博,宣布“再也不读《文学报》了”,称“文革”式的刻薄语言,要把有才华的作家也一个个逼疯!之前,《文学报》的“新批评”专刊现已出版40多期,被批评的作家包括王安忆、贾平凹、迟子建等。(见本报昨日《〈收获〉主编宣布“罢看”〈文学报〉》)文学到底该如何批评? 

上世纪八十年代,文学批评曾为中国文学的繁荣做出过卓越贡献,很多杰出的文学批评及文学理论文章对文学创作进行了精确的分析、细致的研究,出现了文学创作与文学批评互长的良性态势。九十年代以后,很多人却迅速地堕落成为了红包而炮制文章的文学赞扬家,为赶会场而到处奔忙并出卖自己的文学良心。那种种堕落,微妙地象征着一个时代的道德沦丧。 

《文学报》似乎有意于“反其道而行之”,设立“新批评”专栏刊发了几十篇批评文章,批评对象全是一线作家如莫言、贾平凹、迟子建等,而且他们几乎每个人都受到过多次批判文章捆绑式集中轰炸。 

可怜的迟子建似乎被“批斗”了三轮。翟业军在《迟子建创作局限论》里说,“迟子建反反复复地传颂并演绎着压抑和拯救的‘神话’,从来不会反省:真的吗?事情就这么简单吗?……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迟子建的创作集复制之大全。”这个指控几乎要一棒子打死迟子建了,她的全部写作被判了极刑。 

贾平凹也很不幸地被集中“批斗”了三轮以上。郭洪雷在《给贾平凹先生的“大礼包”——谈〈古炉〉中的错谬》里说“……我们不敢奢望平凹先生对价格不菲的《古炉》实施召回,但如此‘千疮百孔’的作品,作者还是应该有个说法才对。”石华鹏文章题目更犀利:《〈带灯〉:一部没有骨头的小说》。一通乱棒之下,贾平凹被打得浑身烂皮,看来不根据这两位批评者的指导来写作,就一无是处了。 

莫言的下场更为悲惨,《文学报》组织了三四轮对他的专门“批斗”,主力队员李建军写了多篇批判莫言的文章。他在《2012年度“诺奖”授奖词解读(下)》里说:“他缺乏最起码的自我约束和朴实态度,有一种刻意为之、故意卖弄的倾向……他以夸张而简单的方式,以令人惊悚和不快的效果,塑造了一系列冷酷无情、恣纵无忌、心智残缺的人物形象,展示了一系列愚昧野蛮、畸形变态、匪夷所思的生活事象。” 

这些文章大多为批评而批评,语言风格都是斧砍式,不按文理出牌。这些作者看起来要把批评对象当成“地富反坏右”,批倒批臭踏上一脚。现在自然是做不到“踏上一脚”了,但泼粪式词语已成“新批评”里大多数文章的语言定式。他们的方法是先私设道德斗场,然后把批评对象绑上来轮番批斗,文章题目都很扎人眼球,却失去了文学批评的基本底线。 

文学批评范围很广的,专业的文学批评家会对各种不同的作家作品进行研究,不会专门盯着名作家来咬以吸引眼球。《文学报》的“新批评”栏目的这种有意约写、脱离作家作品的本身巧立名目、杜撰莫须有罪名加以棒杀的文章,已经严重地丧失了文学批评的基本立场,更丧失了准确、公正地评价作家及其作品的态度。这样的“新批评”,其实“很旧”,旧到了“文革”檄文的程度了。 

【小看台】 
  @陈维建(诗人):我忍不住梦想一种批评,这种批评不会努力去评判,而是给一部作品、一本书、一个句子、一种思想带来生命……下判决的那种批评令我昏昏欲睡。我喜欢批评能迸发出想象的火花。它不应该是穿着红袍的君主。它应该挟着风暴和闪电。(米歇尔·福柯) 
  @纪念萧红(萧红研究员):在中国这样一个人情社会,理想的文学批评实在很难。鲁迅、胡适、郭沫若,谁没圈子?鲁迅、郭沫若、周扬,谁没用过棍子?窃以为,文学批评,吹、捧最为可恶。 
  @陈蒜苗(编辑):小说家是呈现,评论家也是呈现。小说家呈现真实,评论家呈现文学。小说家的被选择是自然选择,而评论家不一样。所谓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懂阴阳,明八卦,晓奇门,通遁甲,你以为你假装是个人观点就能摆脱得了所有责任。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3年4月10日


上一篇:史豪鼓:年终岁尾再说官司——写在沈木珠张仲春夫妇天津一审败诉之际[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系列评论(之十二)]
下一篇:余三定:做学问莫买椟还珠

  • 杨军:游戏与游戏企业要肩负起更多社会责任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守法合规十佳企业”
  • 高青云:整治网上低俗信息助力游戏产业转型升级
  • 高炼惇:推动游戏产业向善、向美、向上发展
  • 张怀海:“不做市场的奴隶”游戏行业发展应义利相协
  • 伊迪:游戏企业需实现“发展”与“责任”的统一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今日发布
  • 郭臻: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是游戏行业发展的重要基石
  • 第六批520家网站公布举报受理方式滴滴、链家等平台在列
  • 他的生命“燃烧”到最后一刻
  • 崔晓春:积极的承担企业社会责任让游戏行业稳步健康发展
  • 去年中央“三公”经费支出39.92亿元实现“七连降”
  • 超7成哮喘患者未经医生诊断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社会公益十佳企业”
  • 刘金华:游戏发展需要正确处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关系
  • 公交“活地图”的朋友圈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文教价值十佳企业”
  • 钟忠:创新引领未来,筑牢责任底线
  • 第46颗北斗导航卫星发射成功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社会评价十佳企业”
  • 前5月货运量同比增长6%
  • 女孩夜行有安全屋保驾,数据警务加持夜上海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内容安全十佳企业”
  • 中国注册船员世界第一
  • 《2018-2019游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数据安全十佳企业”
  • 中国发布|国际禁毒日:“嗨”过之后被“毒魔”缠身该如何挽救他们?
  • 瑶里“慢”时光
  • 新时代的中国开放观发展观和全球观
  • 抓住新时期文化改革发展的重点
  • 金融中心建设如何助力一体化
  • 促进智库跨国合作 聚焦共同发展议题
  • 城市管理需要智能化可视化
  • 长征精神需牢记与弘扬
  • 《中华道经精要(点校本)》丛书编纂出版工作会议在京召开
  • 从长安再出发:推动交流互鉴 促进宗教中国化——“长安宗教与中国宗教研究方法”会议综述
  • "梦回三国"李良巧作品展在广州华南植物园举行
  • 中央自然灾害救助金3.6亿元下拨
  • 杭州:醉酒乘客公交车上呕吐次日写信致歉,还夹着500元
  • 京张铁路多座历史建筑获文物认定
  • 第一批鼓励仿制药品目录建议清单发布
  • 扬子晚报评:《三体》怎么拍书迷都很难满意
  • 首届粤港澳大湾区文化艺术节开幕集三地大咖创文艺精品
  • “趋稳”成为楼市新常态(锐财经)
  • 江珊挑梁内地版话剧《德龄与慈禧》
  • 北京市文联主席陈平:把内容做好比盖一座剧院还难
  • 时时彩论坛
  • 五星体育斯诺克
  • 北单比分直播
  • 河北11选5走势图
  •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结果
  • 九龙图库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