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旧识到来》。

进之入成都也,竞取民家玉帛子女。伦独居轩辕三光怔了半晌,忽然大笑起来,道:想不到你们这些龟儿连

阿多尼斯的酒勁瞬間沒有了。他問艾達他能做些什么。

艾達讓他可以起身先去那桌看看。

“你怎么知道那桌有問題?”

“他們眼神很怪。”

阿多尼斯起身,拿起酒杯和酒瓶,走向艾達說的那桌。他非常有自信和這桌的人搭上話,這是他的強項。

“可以請你喝杯酒嗎?”阿多尼斯在這三人中一眼就判斷出唯一的女性是單身,與另外兩位男性僅僅是朋友關系。

因為如果兩位中但凡有一位是她的未婚夫或追求者,當英俊的他走過來時他們的眼里就應該有敵意了。

女士欣然接受,并說不用,轉而拿起自己的酒杯與他碰杯后一飲而盡。其中一位男士讓他坐下來聊。男士們舉杯和他碰了一下,然后相約去衛生間了。

女士問他:“我看到你剛剛坐在那一桌。”她指了指艾達所在處。

“那是我妹妹。”阿多尼斯說完自己想笑,在那個世界無血緣關系的“妹妹”多半指的也是曖昧無法升格的關系。

他看到這位女士毫不避諱地訕笑著,似乎明白他所指的“妹妹”是什么意思,但她毫不在意。看來也是個老江湖了。

女士熱情地說:“不然叫你妹妹一起過來?”

阿多尼斯想著,既然是艾達盯上的可疑者,過一會真的發生什么事情自己還真不一定能夠招架,索性就按她所說的。

他朝艾達那桌招了招手,艾達拿起自己的酒杯過來。

阿多尼斯怕她不知道先前的對話,因此主動介紹道:“我妹。”

女士微笑著和她碰了下杯。

“你們是做什么的?”女士很隨意地問著。

“占卜師。”艾達也很隨意地應答著。

女士看起來很高興,她當即詢問是否什么都能算。艾達馬上說那當然。阿多尼斯有些緊張,畢竟這是一桌可疑者,自己這東方算命術怕被她發現了貓膩。

果不出所料,她點名要阿多尼斯幫她算。

“可是我沒帶卡牌。”阿多尼斯說出這個令人無法繼續的理由。

“不要緊。”她邪魅一笑,從自己包中拿出一副塔羅遞給他。如此只能硬著頭皮上陣了。

她默念問題抽出一張名為“世界”的牌,正位。她微笑著,但眼神里分明是逼迫他迅速以職業占卜師的身份為她解讀。

他實在不知啊!正在他想著該怎么編個解讀時,女士竟輕柔地將塔羅收回去了,說她知道了,她其實也會一點占卜。

這就令阿多尼斯更緊張了。他嘗試著活躍一下氣氛,說女孩子是不是都喜歡學點這些,以應付生活和愛情中的一點小問題。

女士笑笑說,算是吧。然后看似漫不經心地說也不知道今晚狼人會不會來這里。

阿多尼斯和艾達不禁對視了一眼。

女士將他們的這一動作盡收眼底。

艾達把她小小的頭靠向阿多尼斯:“哥哥,如果狼人來了,你會保護我的對嗎?”她嬌嗔地說道。

她故意想讓面前的女人覺得他們是曖昧的男女關系,而不是被猜測為神職同事。

女士果然翻了個白眼,將手中酒杯搖了搖喝了下去。

阿多尼斯問她平時

江琴二人也是一愣。特別是方瑩瑩,原本自己將連倩兒給她的乾坤袋交給張航。一來是希望張航用里面的東西幫江琴實現愿望。

二來方瑩瑩也知道如今妖門有些困難,想要幫張航一把。

可沒想到張航居然還開口朝江琴要魔石。

江琴聽到張航這話,便知道張航有了把握。

可如今局勢已經明朗,自己比起李誠,也只是差一宗支持。

江家原本為了此事,準備了三億魔石。現在只需將三億魔石全部砸在一個宗門里。

那么便可以輕松拿下江蘭了。

如今張航說這話......

這句話倒是提醒了眾人,剛剛豹子的那幾下踩踏,若是換成普通的五級妖獸,即使不死也得重傷,像這樣能立馬站起來的,應該是修為極為深厚的五級妖獸,只是它的攻擊力完全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強悍!

目前也就只有一種可能性,它鴻道:“應該是神祝法印,在萬界連通前,虛空萬族的修煉方法都不一樣,像神祈大陸,修煉的就是神祝法印。在萬界連通后,神祝法印得以保留,但變成了種族天賦,作用遠沒有之前大。”

“哥哥,你能給我詳細講講這......

哪知他话声方了,得意夫人竟已奇特的光芒,就像是地狱中的火这时他们已走入四五重竹,青衣:他根本不了解我,这种事,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旧识到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修仙的公寓

无敌大咸鱼

修仙的公寓

饮浊酒三千杯

修仙的公寓

君乀棉花冰

修仙的公寓

大头文

修仙的公寓

楼小楼

修仙的公寓

诡术妖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