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儒修姜天恒》。

陆小凤道: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我也没法子,但这可是你自己的

“小子,你终究还是离去了,接下来,我倒要看看还有谁能救你,至于那小丫头……”当秦炎踏出丹殿的那一刻,一道阴森的笑意旋即浮现在丹殿的某一墙角处,那里一道身穿黑袍的身影正用猩红的舌尖舔着自己的嘴角。

半日之后,秦炎于中灵城东二十里处的破庙前停住脚步,“终究还是跟来了,既然如此,那便彻底留在此处吧!”秦炎嘴角微扬,一抹狡黠浮现而出。

下一刻,便见秦炎推开庙门,向着其内而去。

一入其内,映入眼帘的便是四周的断壁残垣以及随风摇曳的荒草,荒草虽多,但却不曾过膝,显然是被打理的缘故。

墙面焦黑,其上野草戚戚已然有些年头了,但让秦炎诧异的是那大殿却是不曾有丝毫破坏,其内供奉的并非是什么菩萨罗汉,而是一个看不清模样的人族,而且这人族雕像极是干净,竟是不染一丝灰尘。

不知为何,秦炎望着这模糊的人族雕像,内心竟是产生一种异样的熟悉感,似乎这雕像便是自己,只不过是万年前的自己。

只是谁又会将自己雕像放于此处,更何况万年来,自己早已经成为世人眼中的罪人。

然而正在秦炎思索之际,一道冷凝的声音却是陡然响起,“小子,这次我倒要看看你还能逃到何处?”

此音落下,而后一道力量呼啸而来。

“镇!”

秦炎眼眸冷凝,将镇字道出,而后那一道道符文旋即被秦炎凝聚而出,此等符文袭来,化为一方离火阵,阵内火剑高悬,而那火剑上一道血色符文凝聚其上。

“又是离火阵,你这小子就这一点能耐吗?”韩丹轻蔑一笑,而后将那一道力量向着秦炎的法阵拍落而下。

“是离火阵,不过不是你先前见过的离火阵!”秦炎嘴角一抹笑意浮现,而后那一柄符文火剑直接向着韩丹的掌力斩落而下。

火剑呼啸,剑气纵横,而后火剑内嗡鸣响起,这一剑落下,直接将韩丹的掌力崩碎。

“你……隐藏了实力?”凝视着这一幕,韩丹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惊疑。

“老杂毛,今日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跑向哪里?”秦炎话落,再次将离火阵催动。

只是这离火阵每催动一次,秦炎的脸色便苍白一分,以血为符,不仅消耗魂力,也消耗精气。

“哼,小子,你还真当自己可以逆境而战吗?”韩丹目光冷凝,其凝元三重的力量在这一刻展现无疑。

其力之磅礴,让整个庙宇都是充斥着肃杀气息,而后只见韩丹手掌拍落,此掌落,掌气迸发,掌间更有元力流转,元力呼啸顿时化为一血色手掌虚影。

虚影浮现,足有丈长,而在那虚影中心位置,一抹黑色气息向着掌影延伸。

“这气息……”感受着那一道陌生又熟悉的气息秦炎眼眸深处杀意惊天,而后只见秦炎指尖一滴鲜血被其祭出,直接涌入离火剑内。

“啼!”

凤鸣响起,火焰幻化为一翅展十米的火凤,而在那火凤之上火剑傲然,其上剑气纵横,更有血气弥漫。

“斩!”

秦炎开口声震四方,纵使此刻秦炎虚弱万分,但依家了!你覺得呢?”小個子說道。

“是啊,是啊,這么簡單的事情,你還在推辭個不停,是不是心中不愿意幫助我們啊!是不是瞧不起我們啊,是不是把我們這些人當做是壞人啊!我告訴你,我們可是好人!”一旁的大個子大聲說道。

“就是,就是,我們也不是憑白讓你幫忙,我們可是給你跑蹆費了!就占用你幾分鐘的時間,你還不給面子,你是不是想以后,天天被我們帶到這里說話?”另一旁,一個男子拉扯著學生,很生氣的樣子。

“不是,不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這就去!我這就去!”學生連連的點頭,然后這就準備行動。

頓時間,現場眾人的表情變得正常了,和藹了,善良了。

大家都一副很開心的表情。

“這就對了!”小個子一臉的笑容。

“是啊,是啊,快點去吧,快去快回!”其他人紛紛說道。

“路上注意安全!”有人好好的囑咐著。

“見到了人,不要多話,只需要把人帶出來學校,就可以了!”有人很認真的告誡著學生。

學生一邊點頭,一邊快速的向外跑去,就好像是一只小羚羊從虎口當中跑出去的樣子。

真的是很像呢。

眾人目送其那瘦小,無力,但是卻敏捷非常的背影,快速的從眾人的眼前向著遠處跑去,直到路口的位置,其快速的轉向,然后不見蹤影。

大家收回自己的目光,一副放心了的樣子。

“這樣子就妥了!”有人說道,很有把握的模樣。

“是啊,是啊!早就應該這么做了!”有人感覺做的有點晚了。

“接下來,我們靜靜的等待就好了!”有人放松的坐在了一旁的雜物之上,很是悠哉的模樣。

“一會兒,那個叫做唐善的家伙來了,我們該怎么處理?”有人開始考慮這個事情,然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天哥的身上,很顯然,這個事情,只能由天哥做出決定。

天哥一副正在思索的模樣。

“還有什么好說的,就按照以往的方案進行就好!”高個子很是干脆的說道。

“哦,這樣子啊,那小子看起來長相不錯的樣子,那么我們就幫他做個整容手術吧!”有人馬上就了解了,一副很明白的樣子。

“哈哈,不是整容,而是毀容吧?”有人聞言,當場笑道,一副很是開心的模樣。

“反正都是差不多的事情,都是在臉上忙活!”剛才說話的人不以為然。

“這樣子是不是不太好,太過分了,而且事情很容易會鬧大了,對我們不太好!”有人皺著眉頭開口說道。

“那么,你想怎么樣?”一旁有人好奇的問道。

“實際上,我有幾個朋友,有些特殊一些的喜好,你們大家明白的,我們可以把那個小子交給他們,然后,我們就只需要坐享其成就好!最重要的事情是,絕對不會把事情鬧大!”剛才說話的人說道,一副很有把握的模樣。

眾人聞言,大吃一驚,然后忍不住深以為然,為對方的提議折服了,只是同時,他們默默的遠離了那個人,那個人的表情頓時間大變,他連忙的說道:“你們這是干什么?我只是有幾個朋友,我又不是那樣子的人!你們有必要這樣嗎?太過分了!”

聞言之人紛紛點頭,只是該遠離,還是繼續遠離。

君惠徼福于敝邑之社稷,辱收寡君,寡君之已无敌于天下,燕南天自然也不会是她的对

原本正常的情况下来讲,这些女同学们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状况,但是此时此刻,因为燕飞的表现实在是太过于超强,所以有一些女同学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现在这样的场景。

因此上,在如此的时刻,这些人一个个看向燕飞的目光,全部都不同把你積攢的法寶都給我拿出來認罪?”

“想要活命,就得看看你的認罪態度誠不誠懇了。”

白千羽一愣。

這讓他準備好的一肚子求饒的說辭,還沒有說出口就被堵在了喉嚨里面。

“快點!”

葉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儒修姜天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人性我的一生

眼圆

人性我的一生

风雨归来兮

人性我的一生

白日上楼

人性我的一生

葡萄果汁

人性我的一生

布衣王五郎

人性我的一生

煮酒论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