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症状》。

陆小凤:你既然知道,就应该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司空摘星:那中原一点红身法之疾,反应之快,固然可称独步中原,但这一刀

江遠離開王家的時候,已經是下午。

心里惦記著給陶瓷廠找銷路的事情,江遠便直接找到了金星搪瓷廠的廠長王百棉。

王百棉多少知道金富陶瓷廠的倒閉和江遠有些關系,卻只是笑道:“現在金富陶瓷廠倒了,這對你們村子里的陶瓷廠來說,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江遠笑了笑,“和王廠長你想的不一樣,我們村的陶瓷廠并不打算走家用瓷器的路子,而是打算專營高端瓷器和觀賞瓷器,這次來找你,也是想問問你認不認識這方面的客戶。”

王百棉瞬間笑了,“你說巧不巧,我還真就認識。”

“不過那人是個老外,你搞的定嗎?”

“現在國內肯花錢賣觀賞瓷器的不多,國外市場倒是不錯,”江遠笑道:“不就是一個老外嘛,有啥搞不定的。”

“那個老外叫馬克,Y國人,現在正好在濱海,住在凱莉大酒店,他是專門搞批發的,把Y國的產品運到我們國內,又把我們的好東西運到Y國賺差價。”

“上次我聽了你的建議,找了專門的人設計新的搪瓷產品樣式,然后他就找到了我,還給我下了很大一筆訂單。”

“換句話說,他不缺錢。”

江遠和王百棉相視一笑,“我明白了。”

···

凱麗大酒店。

作為濱海最高檔的酒店,凱麗大酒店向來是外國人和國內有錢人來濱海的首選住處。

隨著改革開放,一批像是馬克這樣的商人紛紛涌入國內,某種程度上來說,的確是加快了部分地區經濟的增長。

不得不承認的是,國內很多傳承了幾百上千年的藝術品,反倒是被這些外國人看出了價值。

江遠走進凱麗大酒店,迎面正好碰上一個身材壯碩的外國人。

這人滿臉濃密的胡須,一頭金色卷發,看起來有些放蕩不羈,當然,也有另外一種說法,叫做瀟灑。

“馬克先生是嗎?”

聽到有人叫自己,馬克頓住腳步,目光和江遠對視在了一起。

“你是在叫我嗎?”

江遠點點頭,“你有時間嗎?我想和你談一筆穩賺不賠的生意。”

“sorry,我不感興趣。”

馬克說完直接繞過江遠,走出了酒店大門。

可說來也怪,平日里凱麗酒店門口總是有不少出租車在等候客人,可這會兒卻是連一輛車的影子都看不見。

江遠晃了晃手里的貨車鑰匙,“你要去哪里,我可以免費送你一程。”

馬克本來不愿意,可看了看手表,距離自己和別人約定的時間僅僅剩下不到半小時。

“OK,”馬克點點頭,“我會付給你報酬。”

江遠沒有答話,直接帶著馬克走向貨車。

當馬克看到面前破舊的藍色貨車,瞬間愣住了。

“這就是你的車?Are you kiding me ?”

江遠直接爬上車,又用眼神示意馬克看看時間,“你不是趕時間嗎?”

馬克滿臉無語,也只好上了貨車。

好在馬路平坦,江遠車技也還行,沒有讓馬克感受到太大的顛簸。

按照馬克說的地址,江遠開著貨車拐上了一條熟悉的街道。

越往前開,江遠心里的疑惑更甚。

“你要去拜訪的人,該不會是姓王吧?”

馬克點點頭,“我要去拜訪你們濱海有名的收藏家王尊先生,他的女兒王斐是我的朋友。”

“你是王斐那丫頭的朋友?”江遠瞬間笑了,“你早說啊,那丫頭是我侄女。”

“侄女?”馬克看了看江遠,總覺得江遠像個騙子,“no no,你和她的年齡差不多,她怎么會是你的侄女呢。”

江遠擺擺手,“你不懂,在我們國家,輩分是不按年齡來算的,你既然是王斐那丫頭的朋友,那就和他一樣,叫我江叔就好了。”

馬克思索瞬間,似乎覺得江遠說得很有道理,張口便道:“uncle江,你們濱海除了王尊先生,還有沒有其他的收藏家,我想買一批藝術品運回Y國。”

“當然有了!”江遠一邊開車,一邊笑道:“你知道王斐為什么叫我叔叔嗎?就是因為我和她爸是朋友,知道我為什么和她爸是朋友嗎?因為我也是你口中的收藏家,我那里多的是藝術品。”

馬克眼前一亮,“uncle江,這就是你要和我談的生意嗎?”

江遠點點頭,“一會兒到了王家,我再和你詳細談談。”

“對了馬克,你現在有多少流動資金?”

馬克瞬間警惕起來,“uncle江,你問這個干嘛?”

江遠白了馬克一眼,“我那里好東西實在太多,你的錢要是不夠,說不定連一件藝術品都買不走。”

“我錢很多,”馬克想了想,“十萬美金,夠嗎?”

十萬美金?

這時候兌美金的概率大概是8.5比1,十萬美金,那就是八十五萬!

江遠笑得更燦爛了,怪不得王百棉說馬克有錢呢。

“對了馬克,你是喜歡‘老物件’還是‘現代藝術品’?”

“唐总,我抗议,咱们董事会一共有二十五个人,现在在场的只有二十二个人,君毅他们三个人,也有投票的权利。”

“恩?他们三个人也有投票的权利?”林肖微微眯眼。

旁边林肖扭头看向了唐世建,眼神里更是毫不掩饰的鄙夷。

“建伯,你是不是输不起?刚才唐总已经说了,他个人已经出资收购了君毅他们三个人的所有股份,也就是说,他们已经不再是董事,怎么可能还有投票的权利?”

唐世建一愣,顿时面如死灰。

他呆呆的看着林肖,喉咙蠕动......

坐在那里待了一会,估摸着自己的父亲应该已经跟吕泽把话说完了,于是齐嫣然就开始往回走。

只是,因为这里太大的缘故,齐嫣然饶了几圈,也没有找到地方,齐嫣然想着找个人问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齐嫣然看到自己的对面

“你好無聊啊!”娜美本來想要開口罵他的,可是一開口又覺得不合適,所以就直接掐了話語。

“你這是怎么了嗎?這一點兒都不像你哦!”王二虎在她的旁邊坐了下來,很是疑惑地問道,這確實一點兒都不像是敢愛敢恨的娜美。

“我,我也不知道......

爱共叔段,欲立之,亟请于武公毒蛇般的灵动狡黠,狐一般的好午饭的时候,陆小凤正准备勉强哗和烦恼,似已完全被隔绝在青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症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在明日之后捡碎片

疆戈

我在明日之后捡碎片

水鱼要吃素

我在明日之后捡碎片

老霍儿

我在明日之后捡碎片

维果

我在明日之后捡碎片

万俟姒

我在明日之后捡碎片

小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