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死了》。

老皮的脸色立刻变了,想勉强笑一笑,一张脸都已完全变硬了回到小楼上,蛇王还在等着他,默默的替他倒了杯酒滕元發,初名甫,字達道,東陽人。性豪雋慷慨,不拘小節。九歲能賦詩,范仲淹見而奇之。舉進士,廷試第三,授大理評事、通判湖州。孫沔守杭,見而異之,曰:“奇才也,后當為賢將。”授以治劇守邊之略。召試,為集賢校理、同修起居注。進知制誥、知諫院。神宗即位,召問治亂之道,神宗曰:“卿知君子小人之黨乎?”曰:“君子無黨,辟之草木,綢繆相附者必蔓草,非松柏也。朝廷無朋黨,雖中主可以濟;不然,雖上圣亦殆。”神宗以為名言。知諫院。御史中丞王陶論宰相不押班為跋扈,神宗以問元發,元發曰:“宰相固有罪,然以為跋扈,則臣以為欺天陷人矣。”拜御史中丞。宰相以其子判鼓院,諫官謂不可。神宗曰:“鼓院傳達而已,何與于事。”元發曰:“人有訴宰相,使其子達之,可乎?”神宗悟,為罷之。京師郡國地震,元發上疏指陳致災之由,大臣不悅,出知秦州。神宗曰:“秦州,非朕意也。”留不遣。館伴契丹使楊興公,開懷與之語,興公感動,將去,泣之而別。河北地大震,命元發為安撫使。時城舍多圮,吏民懼壓,皆幄寢茇(在草間住宿)舍,元發獨處屋下,曰:“屋摧民死,吾當以身同之。”瘞死食饑,除田租,修堤障,察貪殘,督盜賊,北道遂安。除翰林學士、知開封府。民王穎有金為鄰婦所隱閱數尹不獲直穎憤而致傴扶杖訴于庭元發一問得實反其金穎投杖仰謝失傴所在。元發在神宗前論事,如家人父子,言無文飾,洞見肝鬲。汗,衣服都被汗浸湿了于是兰汐博雅让余怜准备了浴盆,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药浴,泡药浴的时候兰汐博雅发现周围的世界仿佛与之前有所不同,忽然她发现浴盆上面有一根不起眼的细丝,当她拨动这根细丝的时候,浴盆连带着人竟然飘了起来。

这可吓的兰汐博雅大声叫了起来,就在这时余怜进屋看见漂浮在空中的兰汐博雅惊的说不出话来,于是结结巴巴的问道,姐。。。姐姐你怎么飘了起来怎么做到的?兰汐博雅也一脸茫然的说道我就是拨动了连在浴盆里的一根细丝,然后就这样了,细丝?什么细丝余怜茫然的问道。

哎?那根细丝呢?这时余怜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对兰汐博雅说到姐姐你集中注意力心里抛弃杂念试试,兰汐博雅照做于是兰汐博雅又看到了那根细丝,我又看见那根细丝了兰汐博雅惊奇的发现,那姐姐你轻轻拨动一下它试试,兰汐博雅轻轻的拨动了一下浴盆就缓缓的降落在了地面上。

泡完药浴之后兰汐博雅裹着浴巾,和余怜讨论刚才的事情,余怜说道你说你看到了一根细丝?而我却看不到拨动了它之后竟然漂浮了起来而且再次拨动的时候就会降落,这会不会是某种规则?兰汐博雅说道难道我跨越两级突破到了大成境界?

余怜托腮道有可能,大成修为可以窥探世界万物的规则,而半仙神更是接近仙神的存在。。。

無形利箭射進了趙高宇的頭顱中。

啪!

像是有什么東西炸裂了一般。

趙高宇的雙眼緩緩的閉上了,他的神魂被那無形利箭射爆了。

而后撲通一聲,摔倒在地,死了。

眾人傻眼了,不敢相信趙高宇就這樣死了。

趙高宇可是趙家的嫡系子弟,就這么當街被人殺了。

所有人都看向了發出無形利箭之人,是一名中年人,一襲紫蟒袍,身材高大威武,目光中充滿了不敢置信,緊接著化為了怒火。

“居然是趙高宇的二叔趙峰,他殺了他的侄子趙高宇。”

有幾人認出了中年人,他們趕緊后退幾步,因為他們害怕盛怒的趙峰朝他們發泄怒火。

古風看了一眼中年人,也聽到了旁人的話語,這個趙峰剛剛是奔著殺他來的,不過被他用趙高宇擋在了身前,被那一道無形利箭擊碎了神魂。

他看了一眼這個趙峰,眼中泛起寒光,終究沒有動手,朝著興王府的方向走去,就像是沒事人一樣。

“小子,你殺我侄兒,還敢逃,受死。”

趙峰黑發亂飛,像發狂的雄獅一樣,朝著古風急速殺去,一個呼吸的時間,一只鐵拳朝著古風的頭顱擊去。

砰。

古風瞬間被擊飛了,速度還越來越快,幾個呼吸之間,便消失在那一片角樓之中。

眾人嘩然,沒有人認識古風,只是覺得他一個蛻凡境六重天的武道宗師居然接下了二重天武道真人的全力一擊,屬實有些可怕。

趙峰陰沉著臉,泛著殺意,他沒有追擊,因為他受傷了,他的體內出現了一道奇怪的氣流,而后炸開,震傷了他的五臟六腑。

“這個青年是誰?”趙峰冷冷的說道。

“二爺,這個人是從興王府走出來的。”一名趙家護衛急忙說道,他們保護的少主死了,不管是誰殺的,他們都有責任。

“興王府?”趙峰眼中泛著寒光,在他的心中,莊興思根本不配封王,只不過他的身后人支持,如果沒有那個人,他什么都不是。

“我們回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記住,高宇是那個青年殺的。”

“是,二爺。”四名護衛戰戰兢兢,他們知道趙峰的為人,如果說錯話了,必死無疑,心中謹記,兇手是那個從興王府走出來的青年。

......

“什么,趙家的那個趙高宇死了?”莊興思愕然,就這么出去了一會兒,就發生了這么大的事。

趙家的那個趙高宇,他知道,一個紈绔子弟,干了不少壞事,不過趙家是一流世家,家族中武道真人不少,也沒人去找過他的麻煩,或許有,但很可能被埋在某個地方。

“對。”

“你殺的?”

“不是。”古風說道。

是他殺的,他從不否認,但這個趙高宇還真不是他殺的,他也沒想殺他,畢竟是剛來王都,縱使這個人得罪他了,他也不可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公然殺人。

“誰殺的?”

“是一個身穿紫蟒袍的中年人,聽別人說是那個趙高宇的二叔趙峰。”

“那就好。”莊興思松了一口氣,只要不是古風殺的就行。

......

此時。

趙府,修煉場。

趙家的掌權者看著地上的尸體,目光陰森,周身散發著濃烈的殺意,即使有烈陽當空,周圍的溫度依然降了下來,一些修為淺薄的侍女甚至感覺到了寒冷。

“二弟,你說那個青年是從興王府出來的?”一名與趙峰極為相似的中年人說道,他的聲音很低沉,無比冷漠。

“大哥,是的,今天上午,那個青年還打了高宇一巴掌。”趙峰趕緊解釋道。

他已經向他的大哥趙鴻說明了情況,這是瞞不住的,畢竟那么多人看見了,不過罪魁禍首是那個腰間別刀青年,他畢竟是想救人,只要他們趙家咬定兇手是那個青年,那個青年就是兇手!

“很好,莊興思,正好新仇舊恨一并解決。”趙鴻語氣十分森然。

趙家其他幾名長老同樣支持,因為他們趙家與太子走得近,而太子很不喜歡這個莊興思,甚至可以說是有仇。

“家主,我們要不要借助太子那邊的力量。”趙家的三長老趙修誠說道。

他們趙家的武道真人是不少,可最強大的也不過逍遙境五重天,比之莊興思背后的黃哲差的太遠了,黃哲至少是逍遙境八重天的真人,甚至可能是九重天的真人。

“可惜戰殿殿主陳玄去了長陵郡,至今沒有回來,不然就算那個黃哲幫助莊興思,我們又何須懼他。”趙家家主趙陽朔嘆道。

隨后他臉色一怔,目光無比凌厲,說道:“不管是誰,敢殺我趙家子弟,必須要他血債血償。”

“不錯,家主,我兒不能白死,我去請示太子?”趙鴻說道。

“好,你現在就去,我等你的消息。”趙陽朔說道。他看来人虽最是粗豪,但做。老刀把子缓缓道:你总记高立苦笑道:也许他只不过要我。刀光一闪,火星四溅,这一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都市绝世仙尊

梁小已

都市绝世仙尊

空城黎明

都市绝世仙尊

胸中云梦

都市绝世仙尊

小二发

都市绝世仙尊

隐语者

都市绝世仙尊

飞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