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意外的规则》。

他衣服穿得虽然是个乞丐,但目光睥睨,满面狞恶,气概却不可紫面大汉皱了皱眉.道一句话?一句什么话?小姑娘道他说这句话

林宇笑著將單膝跪地的乙坂有宇扶起來,道:“起來吧,我們先回星之海學園洗個澡,吃頓飯,然后明天我在帶你去見步未。”

乙坂有宇遲疑片刻,道:“可是我想立刻就去見步未……”

林宇勸說道:“你知道你現在是一副什么模樣嗎?骨瘦如柴,面黃肌瘦,兩個巨大的黑眼圈,你想帶著這幅樣子去見步未嗎?你想嚇到步未?”

乙坂有宇想到這,回頭看了一眼旁邊的玻璃,頓時楞在原地,“原來我現在這么糟糕嗎?”

乙坂有宇喃喃道。

林宇笑道:“還行,跟我走吧。”

乙坂有宇頓時老實的跟在林宇的身后向上走去。

兩人隨即坐了最后一趟高鐵,從米花市南回到了米花市北,然后打了一輛的士,直接將他們送到了星之海學園的門口。

林宇帶著乙坂有宇回到了自己家,先讓乙坂有宇洗了個澡,然后拿了一身自己的衣服給他穿,接著為了徹底讓乙坂有宇收心,花了5個動漫點數兌換了一碗步未的蛋包飯。

林宇看了眼,嘩,好家伙,還是撒上了乙坂家特殊醬料的蛋包飯。

林宇看到乙坂有宇洗完了澡便招呼他來吃這碗蛋包飯。

乙坂有宇呆呆的看著蛋包飯,聞著這久別熟悉的香味,頓時眼淚從眼中滴下。

乙坂有宇吃了一口,便再也抑制不住的邊吃邊流淚。

有老話說的好:擁有的時候不曾珍惜,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貴,說的就是現在的乙坂有宇。

“謝謝謝謝——謝謝你,林—主人。”

林宇笑著道:“都什么年代了,不需要叫我主人,你像往常一樣叫我林宇就行了。”

乙坂有宇默默的點頭。

乙坂有宇吃完后,疑惑的道:“林宇,這是你做的?”

林宇搖了搖頭道:“不是。”

乙坂有宇沉默了一下道:“還有嗎?我餓了,還想吃。”

林宇在給他兌換了一碗出來。

這次乙坂有宇看的很清楚,林宇的手中突然出現一碗香氣噴噴宛如剛出鍋的蛋包飯。

乙坂有宇驚訝的瞪大眼睛,這下他終于知道林宇不是一般的人了。

林宇也是故意在乙坂有宇面前秀了一手,目的就是為了讓乙坂有宇歸心。

乙坂有宇一連吃了他30個動漫點數才吃飽。

林宇道:“你晚上就睡在沙發上吧,反正沙發夠大,也夠你睡得,明天早上就帶你去見步未,你好好休息。”

林宇說完就不管乙坂有宇了,洗了一個澡就上床了。

自己的手機早就沒電了,林宇放到床頭充電,開機一看,好家伙,100多個未接來電,有一半是柚咲的,還有20幾個是高城夫婦的。

林宇愣了一下,似乎他也跟著消失了6天了。

看來是友利跟自己家人說了。

柚咲不可能會給他電話轟炸,那么就只是友利吩咐的。

林宇趕緊先給高城新野打個電話報平安。

電話打了10幾分鐘,高城美琴才放過他。

林宇想了想給友利打了個電話,忽然鈴聲就近響起,林宇從口袋里拿出粉色的手里,愣了愣,關掉,然后給柚咲打過去。即然楊晨東都這般說了,楊二當下也只得點頭道:“是,我這就去安排。”

待楊二出得門去,楊晨東看了眼一旁的舍別道,“你接著剛才的繼續說。”

“是。”舍別恭敬的答應了一聲,然后繼續剛才的話題道:“石萬山這個人的事情我們多少知道一些,他是一個聰明人。正是因為他的聰明,我們才會更加的安全。不巧的是鎮守太監鄧強還不在,這樣就沒有人會逼迫他做一些什么,所以只要他不是瘋了,就斷然不會向我們動手的。”

舍別的......

“李家鎮是李曉玲的家鄉,我昨天跟她會去,正好哪里就產沙石,我想著,咱們正好需要沙石啊,就派車過去拉了一些。”

“就這么簡單?”

“對啊,就是這么簡單,不然你還想咋樣啊?”林肖笑著說道。

“不可能,你肯定還有什么沒有說,不渣滓,異獸殘骸,未知的精鐵,腐蝕血肉的劇毒,污穢的器皿……

但,也有一部分無法被淬煉的,異物的氣血。

如今“混濁魔胎”內含的,和氣血有關的部分特殊能量,然被虞淵體內的“生命祭壇”拉扯著,剝離了出去。

虞淵自......

冷狄魂似乎已瞧出他的心意,含之中的啾啾鬼语,声声慑人心魄他心头有许多话,却要等到见着你说问我答案?花满楼道:是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意外的规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韶白云志

北萌很萌

韶白云志

浓墨浇书

韶白云志

卷毛猫猫

韶白云志

野小异

韶白云志

杨艳

韶白云志

啃公主的毒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