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又被跟踪了老朋友(二)》。

“咚咚咚咚……”

“拜見師尊,拜見師尊,拜見師尊,拜見師尊……”

近千修士轟然跪倒,近千腦門全力砸在地板上發出悶雷般的聲響。

其他修士本能的跟著跪倒,叩首,呼喊。

叩首和呼喊很快就變得整齊劃一。

“轟!拜見師尊!”

“轟!拜見師尊!”

“轟!拜見師尊!”

“轟!拜見師尊!”

“轟!拜見師尊!”

“轟!拜見師尊!”

“轟!拜見師尊!”

“轟!拜見師尊!”

“轟!拜見師尊!”

無數熱淚灑落大地,額頭的鮮血將誓言染成紅色。

現場過半修士太過明白將一位分神高手稱做師尊的含義,他們最最虔誠的叩拜著,他們最最肺腑的呼喊著,甚至如果需要,他們可以叩拜到死。

雖然活了近千年,周敏慧看到這種盛況依舊有所觸動,他欣然接受了九次集體叩拜,然后那平凡的右手輕輕一揮,三千一百五十三個煉氣修士都被提直了身軀,右手再揮,淡淡的藥香飄過,所有修士額頭的鮮血都被止住。

“受你們九次叩首,便定了師徒情緣。”

“為師者,當有入門禮。”

又是一片驚嘆,聽說過拜師禮,沒想還有入門禮。

老者輕輕抬手壓住驚嘆:“你們既入我門,便也是化玄門的一份子,所以當知宗門目前遭遇了數千年未有之大劫難,宗門寶庫亦慘遭賊子洗劫。”

“只是,宗門萬年積蓄,又豈是幾個小毛賊就能劫干凈的!宗門幾位元老更是借此機會做出決策,與其將宗門資源如塵土般存放,倒不如讓它們在眾弟子手中綻放光芒,所以宗門將徹底放開寶庫,爾等所有入門弟子皆可到寶庫中選擇器具一件,而宗門典籍處的所有功法和法術,爾等可任選一套參悟修習。”

“什么!”

“這!”

“天哪!”

“這,這是真的?”

“不會連九天化玄訣都能修煉吧?”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別說知道這三樣東西價值的修士,就是左一飛他們四個都驚得下巴掉下來,趙仙師將一把破寶劍當成了寶貝,跟他請教功法和法術更是三年半都扣不出幾個字來,那九天化玄訣則是傳說中超越了天級的功法,趙仙師都沒見過,如今大家卻能隨意修習?

驚嘆和疑惑很快就變成了現實。

一塊古樸的小陣盤悄然出現在老者手心并飄飛出去,老者身上隨之更現出一股詭異的氣息,那氣息后發先至打在陣盤上。

空氣一蕩,陣盤瞬間變大占滿了大半高臺,而后陣盤上方驟然伸出三根兩丈粗的光柱,光柱一閃遙遙伸向看不見的遠方,末端則各生成了一道透明門戶。

“左中右三道門戶,分別對應器具、功法和法術,去找尋自己的機緣吧。”

“記住,每樣最多只

陳國早已覆滅,無數新月教教眾都在水北晴的示意下,以凡人的身份融入了蕓蕓眾生之中。她接到李衍的消息,很快便傳令下去,在某一處山村之中,找到了游方濟世的玉師晴。

“好久不見。”李衍暫時還沒有什么太大動作,仍然停留在南荒森林中。

“嗯吶,好久不見,外面都說你被子言鋒殺了。”玉師晴倒是對李衍沒什么敵意,微笑著看向妙妙道,“這是你媳婦兒?”

“當然,當然!我就這一個媳婦兒。”李衍爆發出了極其強烈的求生欲,緊緊握著......

陆小凤并不想破坏一个垂暮老头发干,心跳加快,胃部收缩

朝房间里面走了两步,来到中心处,青橙环顾这不到十平米的房间,心中则回想着刚才王苏州的介绍。

他刚才怎么说来着,只要在心中默想,就能让房间变成自己想要让它变成的样子。

怎么想?是这样吗?

青橙心念一动,然后满眼的死灰便不见了。

房间形状改变,门正对的地方开了一扇窗户。墙面粉刷完毕,并贴着一些花花绿绿的精美海报。

四张下桌上床的床将青橙围住。

看着窗台上那盆眼熟的绿植,青橙发现这里似乎真的和她印象里的宿舍分毫不差。

真的要将公司宿舍弄成和学校宿舍一样的地方吗?

青橙有些拿不定主意。

好不容易有了一间可以按照自己心意而设计的房子,却就这么敷衍吗?好像有些不太甘心啊。更何况,明明只有我一个人住着,却空着三张床,是不是不太好?

青橙心念又是一动,房间左前和右前方的两张床消失不见。

反正和那两个人的关系似乎也不是太好,以后即便结婚都不一定请她们喝喜酒,所以还是就留下安阳这一张床铺吧。她以后有空的时候也能来住住。

青橙再次环顾了下房间。

空旷是空旷了些,但其实也还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清。

那么,就这样吗?

青橙又迟疑了一下,然后又有一张床消失不见。

安阳已经有了蒋峰天,虽然后者现在还躺在王苏州的房间里迟迟未醒,但那显然只是时间问题。只要我能够快速将前面的那个年少多金的书店老板攻略下来,这不过只是对方的举手之劳。而自己能够完成这次攻略吗?

青橙抬手摸了下自己的脸。

瞎眼老天爷对她还是眷顾的,给了她这样一张足以动人心魄的脸。与其怀疑自己不能攻略下江臣,倒不如怀疑安阳最后不爱蒋峰天了。

可安阳真的会不爱蒋峰天吗?

青橙再次默默叹了口气。

她此前其实也曾怀疑过安蒋二人之间爱情的保质期。这并非是她对蒋峰天有什么不满,而是作为一个闺蜜的本能而已。就像梦之国的大多数老岳丈都会下意识觉得女婿配不上自家的小棉袄一样。

可青橙也清楚,这个期限自蒋峰天替安阳挡下那一刀起,已然被加上了至少一万年的期限,自己有生之年大概是看不到自己那个傻闺蜜始乱终弃另觅新欢的一天了。

虽然有些遗憾看不到更多的来自闺蜜的狗血剧情,但青橙也真心地为安阳觉得高兴。

在电视剧里,为自己热爱的伴侣而挡刀的男人比比皆是。但在现实中,这样的男人终究是少数,也许只比传说中的三条腿的蛤蟆要多上那么一些。

所以安阳终将会于未来某一天,穿上心心念念已久的大红嫁衣,端坐在挂满红帐的床边,被一根缠着红绸的秤杆挑开用金线绣着凤凰的红盖头。

此后,别人再称呼她的时候,便多了一个蒋夫人的选项。

而她的后半生里,多半要忙于相夫教子,也很难再有与青橙秉烛夜谈,抵足而眠的闲暇时光了。

一想到这,青橙情不自禁地皱起了眉头。

这倒不是难过于与安阳的关系可能会越发疏远,而是她意识到自己目前也正行走于一条与安阳所走的那条极其相似的路上。

虽然走得是相似的路,但安阳大抵要比她青橙幸运上许多。

因为憨傻的蒋峰天大多数情况下是对安阳言听计从的,他以后大概会时常陪伴安阳一起看那些哀怨缠绵的狗血电视剧。对此青橙也早有预感,自己后半生的狗粮应该是不必再去超市买了。

而问题的另一个核心人物江臣呢?

他会愿意和自己并肩窝在沙发上吃着薯片看那些痴男怨女做一些愚不可及的蠢事情吗?

这恐怕是个老天爷也不一定能知晓答案的问题。

想到这一点的青橙是既不开心也开心。

不开心是因为捉摸不透江臣的想法,而开心则是因为自己的后半生似乎有了证明自己价值的途径。

毕竟有句话说的好:大多数男人喜欢以征服别人的方式来征服世界,但女人则喜欢以征服男人的方式来征服世界。

青橙从没想过要征服世界,但若是要她征服那个如同迷一样的江臣的话,那她是愿意用少看几集电视少吃几袋薯片作为代价来交换的。

当然,也就仅限于此。

至于永远不看电视以及永久不吃薯片为代价,那就要看江臣面对她的攻略是如何回应了。暂做保留选项。

想到这里,青橙忽然有些迫不及待想弄好自己的房间,然后去向霸道的江总裁发起新的攻势。

可是看着又空旷一些的房间,她不禁犯了难。

在梦之国人的传统思维中,住处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可以与家划上等于号的。即便不是直接的等

在麻将桌上,赵盘打出一张东风,看似漫不经意地问了一句:“你们有什么打算?”

托尼杨摸牌,跟风打出一张南风:“管他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我看啊,咱们以后就亡命天涯,做个太空海盗得了,无拘无束悠然自在!”

他被未婚妻甩了之后,有些愤世嫉俗破罐子破摔了,再不是那个吵着要摘下一颗星当世界英雄的愣头青。

宋金刚乐呵呵地抓起那张南风喊了句:“碰!谢谢啊,我同意你的想法,反正咱回火星去肯定要吃亏,不如先保住命观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又被跟踪了老朋友(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孤独的人总是晚回家

七七家d猫猫

孤独的人总是晚回家

吾乃木木

孤独的人总是晚回家

潇潇藜

孤独的人总是晚回家

九凰方瑜

孤独的人总是晚回家

落落日

孤独的人总是晚回家

芊霓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