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四大工会(五)》。

小仙女闭着眼,咬着牙,哼也不知道这些东西连一点用都没有,

 “欣欣,你不会他给吓死吧?”徐浪走到邱培仁的面前,检查了一下,还好,还有气。

  “怎么会呢?深夜乐园可是一个游乐园,又不是屠宰场。老板,以后这种事,别让我干了,觉得别扭,你要是喜欢我,我倒是可以……”

  “行了,回去睡觉吧。”

  徐浪刚才看到那一幕,也吓了一跳,这黄欣欣变成鬼之后,性情大变了,或许,这跟林毅有关系。

  嗤……

  徐浪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打开,对着邱培仁的鼻孔灌进去,一点点报复的小心思,在他的心底慢慢地冒了出来。

  “咳咳……咳咳……”

  邱培仁被啤酒呛得醒了,脸色苍白,神神叨叨,“有鬼,有鬼啊,有个女鬼……”

  “邱叔叔,你喝醉了,这世界上哪有鬼啊?”

  徐浪假意将邱培仁扶起来,“再说了,这光天化日的,就算有鬼,也不敢出来啊。”

  “我真的看到女鬼,长得很漂亮,她还说喜欢我身上的味道……”

  “邱叔叔,你真的喝醉了。”徐浪把那一万块拿出来,塞给邱培仁:“钱拿好,不送了。”

  邱培仁拿着钱,急匆匆地跑出去,刚才那恐怖的一幕,让他想起来就毛骨悚然。徐浪没有跟下去,而是走出阳台,看着邱培仁跌跌撞撞地走出大门。

  只看到邱培仁一出门,就扯着嗓子喊道:“你们这些混蛋,刚才我大声喊,你们都聋了吗?为什么不冲进去?”

  “邱老板,我们一直都在这里等着,没听到你喊我们啊……”

  “是啊,我们都没有听到,出什么事了?”

  “老板,是不是那个徐浪不懂事?我去教教他怎么做人。”

  “行了,上车,回去。”

  邱培仁破口大骂,难道刚才真的是喝醉了,做了个梦?他又鬼鬼祟祟地看了看办公楼,看到徐浪正对着他微笑,不由地又是一阵寒栗。

  徐浪等到他们走了之后,打开门向着人工湖走去。

  原来的建筑已经变成了冥河渡口,那两个巨大的雕塑还在,那些脚踏船都变成了棺材船。看来系统没说谎,这冥河之旅的恐怖场景,真的成为了深夜乐园的一部分。

  当天,他大门紧闭,没有营业,反正赚不到钱,那还不如根据系统的提示,晚上营业。当然,他现在拥有的场景并不多,直接营业的话还是差了些。

  洗了个澡之后,他趴在床上睡了一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吃了晚饭之后,他就坐在电脑面前,等待系统的开启。

  终于,等到了八点,老式电脑自动开机,进入系统页面。他发现地图之中 除了办公楼和鬼头石碑之外,人工湖的位置也亮了,标志为‘冥河’。

  徐浪点进了恐怖值选项,发现现在已经是6点恐怖值,比之前多了5点。

  “黄欣欣恐吓邱培仁,获得5点恐怖值。”

  “特别提示,因为当时属于黄欣欣的私人行为,并不属于深夜乐园的恐怖场景,所以,无法按照标准值计算。”

  徐浪把这两行字看了好几次,可算是明白了,用深夜乐园的恐怖场景去惊吓游客,可以获得标准的恐怖值,至于这个标准值是多少,目前还不清楚。

  这次黄欣欣惊吓邱培仁,算是私人行为,恐怖值给的并不多。而最少恐怖值的,肯定就是徐浪作为主人受到的惊吓产生的。

  “这深夜乐园,还挺有意思的。”徐浪立刻进入输入框:“系统,我要接任务,我要赚钱,我要走上人生巅峰。”

  “玩家,你的目的并不是接任务,而是经营深夜乐园,任务只是途径,深夜乐园才是目的。”

  徐浪愣了一下,对啊,差点本末倒置了,但转眼一想,他现在要资金没资金,要项目也没项目,除了执行任务,还能干啥?

  “现在我除了做任务,没有别的办法了。”徐浪回复道。

  “目前深夜乐园属于初级阶段,要想升级乐园,必须积累足够的恐怖值。恐怖值的积累要通过游客的尖叫,受惊悚的程度来获取。你已经获得冥河之旅的恐怖场景,接下来,你需要对这个场景进行测试,所以,今晚的任务是恐的妻子小顾是一名化妆品导购员,就在商场一楼某品牌专柜上班。此刻正在站柜台的她看到郑遇走来,或许是想到了逝去的丈夫,眼圈竟是一红:“郑哥,好久不见。”

郑遇看了看四周,发现一处给顾客休息的长椅无人坐,于是指了指说:“能到那边坐着聊几句吗?”

“好吧!”小顾示意同事后,便随着郑遇来到长椅上落了坐。

郑遇搓着手,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反倒是小顾心领神会,抢先打消其顾虑说:“郑哥,明伟的死不怪你,是他自己命里有此一劫。”

“不,他的死就是我造成的。”郑遇深吸了口气,跟着忏悔道:“明伟英年早逝,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你和阿姨要是恨我,尽管打骂,郑某绝无怨言。”

小顾鼻子一酸,连忙侧过头去,用手轻轻擦拭着眼泪:“人都死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来得好快。”郑遇本打算再说些赔罪的话,却突然目光一凝,于是不再迟疑,连忙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银行卡递了过去:“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你务必收下,密码我已改成明伟的生日了。”

“这怎么可以……”小顾正待拒绝,却见郑遇突然起身向自己深深地鞠了一躬:“你要是不收下,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对不起,还请你节哀。”

就在刚才,郑遇忽然感知到一个陌生的威胁正在临近,于是匆匆结束了和小顾的交流,快步往商场后门走去。他不想在商场与敌人发生冲突,因为那样势必会造成重大的人员伤亡。

商场后门连着一条四车道的马路,而马路对面恰是一片休闲绿地。郑遇心知自己躲不过去,于是快步朝绿地行去。就在他刚刚来到绿地中央广场时,未知的威胁也恰好赶了上来。

“嗨!我的朋友,你知道我为了找你,还没吃午饭吗?”一个健壮的黑人背着双肩包,脚踩滑板绕到郑遇前方,操着一口古怪的中文继续说道:“是不是觉得我会中文很意外啊?”

郑遇打量着不停地环绕自己转圈的黑人,询问说:“你是马丁•费舍尔?”

“没错。”黑人打了个响指,脚下滑板不停,嘴上却又哼起了富有节奏感的说唱:“哟!哟!哟!我从美国来,刚下的飞机,还没进市区,就遇到了你。要说是我幸,那也是你命,要说是你命,我又何其幸。嘿!嘿!嘿!中国的小子,不要再挣扎,世界那么大,要学会害怕……”

郑遇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这黑鬼运气也太好了些,才从浦东机场下飞机,乘地铁路过张江就感知到了自己。而自己之所以没能同步感知到对方,一来可能是有些麻痹大意了,二来也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别人有隐藏自身能力的办法,需要到达一定距离后才会被察觉,而自己却没有相应的手段。

“你要请我用餐吗?听说中国菜味道很不错。”费舍尔忽然停下滑板,一脸认真地对着郑遇说:“要是等那家伙来了,我估计你就没机会请我用餐喽!”

郑遇闻言目光一凝,急忙用心感应着四周,却什么也没发现:“想不到你们美国人也会使诈。”

“NONONO,我只是觉得就这样把你杀了,会很无趣。”谁知费舍尔竟竖起右手食指,一边摇摆,一边摆出诚恳的表情:“你们中国人讲究先礼后兵,所以我们还是先去用餐吧!”

郑遇哪有心思和他吃饭,于是冷笑说:“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非要抢我这份,但既然是敌非友,那就放马过来吧!”他说着一晃身形,就退到了数米开外。

“老师没教过你,拒绝别人的邀请,是很不礼貌的么?”费舍尔摊开双手,表情夸张地看着郑遇:“你们中国人为什么总急着想证明自己?慢慢来不可以么?”

费舍尔说着猛地一踩脚下滑板,整个人飞跃而起,直接撞向后退中的郑遇:“那就先把你揍个半死,再用餐也不迟。”

此刻的郑遇早已摆开架势,双手交叉护于胸前。两人很快便撞击在一起,巨大的冲击力顿时激起一阵劲风。郑遇脚下的砖石在这股冲击力下,迅速龟裂开来。他虽然没有经过格斗训练,但在顶住费舍尔的撞击后,还是本能地后腿变前腿,一个膝攻怼了回去。

“乌呼!”费舍尔单手下压,借着郑遇膝攻的力量,连人带滑板冲天而起。只见他于半空中连翻了两个筋斗,待调整好姿势后,借着下压的势头一拳轰向郑遇的脑袋。

”薛衣人道:“不是你是谁?难,一丝埋怨,似乎正在问这鲁莽

  

  在一片植物茂盛的无人街区中,道路两旁本来用作遮阴的行道树,此时已经全部都长成了有五六层楼这么高的参天大树,舒展开的树冠几乎都要把天空给遮蔽住了。

  

  街道周围的高楼上也爬满了密密麻麻的爬山虎,墙上、地上、残破的家具上到处都是鲜血干结后的黑褐色血迹,四周除了虫鸣之外再没有任何动物活动的踪迹,一片荒凉寂静的末日之景。

  

  这时,一个人影拨开荒草,从街区中的一个拐角中走了出来。

  

  那是一个极为强壮的男人,身上强健的肌肉将他身上穿着的蓝色短袖体恤给紧紧绷住,印出的肌肉轮廓即使是隔着衣服也能让人感受到他那潜在的爆炸性力量。

  

  在这片暗藏杀机的钢铁丛林中,那个男人神色轻松,他的左手拖着一只巨大的白兔,兔子一双长长的耳朵被他紧紧的抓在手里,脑袋随着男人的拖动肆意的扭动着,显然是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他的右手上握着一根黝黑的铁棍,看其形状似乎是一根撬棍,但是已经有些年头了,坑坑洼洼的棍身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

  

  此人正是楚白。

  

  楚白一边拖动着兔子,嘴上一边轻快的哼着小曲,右手还时不时的挥舞一下撬棍,然后精准的把一只只想要品尝他血肉的小虫子轻松打死。

  

  这里是南都市区的边缘,楚白已经来到这里三天了。这三天里,楚白没有贸然进入市区,而是先在边缘地区四处转悠,收集一些可能会用到的工具,比如他现在手上的这一根有些老旧的撬棍,和一些结实的大口袋。

  

  还有就是了解这里的基础生态,毕竟楚白来这里是来历练的,不是来送死的,在明知道这里危险的情况下,还横冲直撞,那真的是死了也活该。

  

  其实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驱使楚白留下来,那就是楚白的暗劲快要突破了!

  

  而且就在这两天了!

  

  “白沙,不要玩了,快跟上,我们要回家了。”

  

  楚白随手挥棍打死一只不知名的昆虫之后,就冲着空无一人的身后喊道,楚白发现最近白沙的好奇心有向越来越旺盛的方向发展趋势,随便一只没见过的蝴蝶都会把她吸引过去,所幸的是,白沙总算是还有些理智,就算自己去玩了,也不会离楚白太远。通常只要是楚白喊一嗓子,她就会乖乖的跑回来。

  

  就楚白话音落下没多久,一道白影在楚白身后的一座三层高的小楼上悄然现身,她看准楼下的楚白,然后轻身一跃,直直的就向他扑去。

  

  唰!

  

  白影从十米高的楼房中精确的跳到了楚白的肩上。

  

  而楚白也早有准备,他最近已经有点习惯这种白沙式的突然袭击,只是略微弯了弯腰就用后背接住了白沙。

  

  “真是的,白沙,不要老是用这种方法偷袭我啦,你就不能好好的走过来吗?”楚白假装埋怨的对背上的白沙抱怨道,但是他嘴角不经意间扬起的弧度,却早早的暴露了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喵喵喵!”面对楚白的抱怨,趴在楚白背上的白沙表现出了毫无悔改之意,反而理直气壮的向楚白回应道。

  

  面对白沙可爱的叫声,楚白再也装不下去了,猫奴的嘴脸立刻显露无疑,他咧嘴一笑,附和着白沙说道:“是是是,我们白沙说的都对,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们回家去喽。”

  

  楚白一手拖着一只兔子,一手挥舞着撬棍,背上还背着白沙,心情愉悦的向街道尽头赶去,而白沙也十分满意楚白刚刚的回应,她伸出两只爪子搭到楚白的胸前,然后把自己的小脑袋伸到楚白肩膀上,用头上的一对尖耳顽皮的蹭着楚白的脸颊。

  

  白沙的尾巴极长,趴在楚白背后,垂下来的尾巴几乎都可以碰到地面,偶尔还会挥动一下,把任何想要靠近楚白的小虫子都毫不留情的一一打落,仿佛是长了眼睛一般。

  

  不一会儿,楚白就背着白沙来到了位于街道尽头,一幢只有七层楼高的旧式商品房前,这幢商品房看起来并不新,约有十几年的历史,应该是上个世纪末政府统一建造的商品房,整幢建筑整体而言保存的还算不错,至少从外面看起来并不显的破旧,同样是城市边缘,比起楚白以前租的那套房子要好上十倍。

  

  “白沙,你先去开门,顺便把我那箱刀给我带下来。”

  

  到了暂居之地门口,白沙很自觉的就从楚白身上跳了下来。楚白则把手中的兔子丢在地上,扭头对白沙吩咐道。

  

  听到楚白的话后,白沙就来到小楼前的墙根处,探起身子就望向了位于三楼处的一扇窗户,那扇窗户上深

當然,這些東西都不是漏洞,只是出于情感和人的思想方面,略有欠缺而已。

如果不是特別身臨其境,結合人當時的心情和想法,很難發現。

就像剛才南方樺和姚青云兩個人。

也只能感覺有些不對勁兒,卻無法說出具體那里不對。

“老大,照你這么說,這個安德森恐怕還真沒有我們想的這么簡單。”

“我甚至懷疑,他很有可能和暗黑教廷和邪惡聯盟他們聯合起來,就是想要蠱惑你一定要去暗黑深淵的。”

南方樺給出了一個大膽的推測。

“呵呵,有這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四大工会(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时空裁决者

新丰

时空裁决者

微扬

时空裁决者

王风

时空裁决者

佰千禾

时空裁决者

暗夜流星

时空裁决者

吐槽波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