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堪称无敌!》。

后责也。不如案甲息师,观隙而动。且兵者大事,事以众济,众苟不悦就在大街上。他怎么死的?被人一刀砍下了头颅,他的人倒在街

“桃师弟,你可终于回来了!”

  桃云青刚回到洞府内,就听到了吴大师兄的声音,但进到了洞府,却未曾见到吴用

  “吴师兄?”桃云青有些奇怪,自己洞府就这么大,怎么不见人影?他有意寻找

  “别找了,这是传音符,我几天前留下的!可直接与你对话!”吴用的声音传来

  桃云青一回来,传音符被激发,他直接与吴用对话,这等符箓,一用就化为清风了

  “我等你好几天了!”吴用回答说,“宗门有命,要找一百纯阳未泄之人来布置大阵,我上次观你眉毛之中阳气未散,知道你未泄纯阳。还好,你到现在都还是纯阳之身,否则开阳峰凑不足十人之数了!”

  纯阳未泄,是指未有男女欢爱的男子,桃云青为了大道,一直洁身自好,因为他听说,没有双修的男子比双修的男子更容易成就金丹,虽然金丹境离他现在是十万八千里,但并不妨碍他有心坚持

况且他也没有倾心的女子,换句话说,宗门那些漂亮师姐师妹看不上他,普普通通,没准到老都是炼气弟子,谁会把青春浪费在一个没有前途的人身上?别人看不上她,他也自作清高,也不会去找女子谈情说爱,所以在开阳峰呆了这么久,也没有个相识的女孩子

除了瑶光峰的曲小婉!

所以到现在他还是纯阳之身

其实,他偶尔也有心动,毕竟一个人孤独难熬,但每当那个时候总是会在心底浮现一个身影,那个白衣女子,救了他一命的男人装扮的女子,可惜,他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也不知她是那峰的弟子,跟人打听,也是说没有听过这样的真传

但桃云青相信,她一定是个真传,毕竟那种身手,那种气度,外门内门都找不出,只有真传弟子才有可能

这也加强了他想变得更好的想法,若是别人是真传,就算她没有道侣,自己不够好哪里能够配得上?

她若是有道侣?

那…那就是没有缘分吧!!

  “宗门这么多人,纯阳之身的人不难找啊!”桃云青疑惑道

  “桃师弟,你不知道,咱们长生宗不是那些佛宗禅教,大多数一到十六七岁的年龄就难免春思萌动,这个那个你都懂的!”吴用声音尴尬,说道,“宗门又没有戒律清规,真正元阳未泄之人不多!一峰要出十个,还有要会驱物飞行的,当真是难找啊!”

  “上次看你修为不错,想是已经驱物了吧!”接着,他突发惊奇道:“你现在怎么修为这么高了?”

通过传音符,他仿佛能直接看到自己一般

  “你真是四属性缺火?”

  桃云青点点头

  “奇才,奇才啊!”

  吴用大有深意的说道:“你这进阶速度,不像资质一般啊,倒像是那些天才弟子,可以入真传门下了!”

  “师兄谬赞了!我只不过曾经找到一块特殊的石台,在上面修炼增加了一点速度而已!……”桃云青早就知道有人可能质疑自己的修炼速度,所以他把这归功到雪云狼洞府的石台上去了,他将遇到石台的经过改变了一下给吴用讲了,反正那玩意对现在的他起不了任何作用了,有人要查都清清白白的!

反正,莲灯的事不能泄露出去,古往今来,多少怀璧其罪,引火烧身的例子啊!

  吴用听完故事,满是艳羡的啧啧的咋舌声音,听到石台对炼气七层就没效以后,流露除了失望的口气,不过他也知道,天才地宝多有限制,也熄了心思

  “可惜了,如果是师弟你自身的修炼,我可以让师父推荐你成为天枢峰的真传弟子!可惜,只是借助修炼,去不了天枢啊!”

  说起天枢,吴用声音又是艳羡起来,吴用修炼一百多年,已是筑基后期,达到假丹境界,其资质肯定也不凡,是开阳峰的真传弟子,但却比不上天枢峰的真传啊,天枢峰是长生宗主峰,真传弟子的居所,寻常弟子靠也不得靠近,听人说那里灵气如泉涌,磅礴自然,吴用若是能在哪里修炼,没准已经是位金丹高级修士了

但宗门却不推荐他们这种弟子上天枢,按理来说,那些天才妖孽被选拔为真传后,都会上天枢峰去,天枢峰是真传云集的地方,但自己被选拔为真传之后,只是留在原峰,而这样的修士还不止他一个,其他峰都有名为真传实在只是内门的弟子

可能还是自己资质差了一筹!他想

  “那我何时去报到啊?”

桃云青问,宗门组织这种大型任务百年也难见一次

  “初四,到时去开阳峰,那里会有人来接你们!”

  “师兄,我问一下啊,要这么多纯阳修士到底是布置什么大阵啊?对付谁啊?”

  吴用沉默了下,然后对桃云青说:“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好像和大鹏有关,几个月前进攻山门被斩掉的金鹏!据说宗门和灵幻宗的修士联合发起的,你也知道妖兽这方面灵幻宗比我们强得多!可能是找到了它的伴侣,想要捕获或者斩了它吧!再多我也不知道了,到时候你去就清楚了!”

  “别忘了,一定要去啊,师父那里还有百块灵石补贴呢!”吴用传到话,再次叮嘱

桃云青应允,待吴用声音彻底沉寂下来,他也盘坐下来,整理这一趟出行的收获……

……

  时间转瞬即逝,一晃眼,来到了吴用说的日期

  开阳峰上面已经有很多人在等候了

  这里的人修为参差不齐,桃云青看到有些褐袍修士,一身修为不凡,气势稍一显露就让人感受到一股压迫,修为明显筑基无疑,不过这种修士很少,不占十分之一

  过了一会儿,一个黑袍道人来到点将台:“大家都静一下,我先点个到!”

  众人听到他话,皆安静下来

  这道人看着年龄不大,却是青面白须,眼角之间有些苍老,让桃云青感到惊讶的是,他竟感受不到其有一丝修为

  即使是金丹修士,桃云青现在都能感受到他的修为气息,但这人一点也没有,说明他要么隐藏了气息,要么修为已经到了深不可测的境界

  白须道人一一点到,开阳峰几人,很快便点完了

  这道人点完到,也不多话,从怀中取出一迷你小舟,往外一扔,那舟见风就长,眨眼之间便是变成了山包大小

  “御风舟!”

  有人是识得货的,御风舟在高阶修士中是十分普遍的,但在金丹以下,却是凤毛麟角,原因是这玩意太消耗灵石了,飞逾百里,便是一颗灵石消费

  “都上去!”白须道人惜字如金

  御风舟上,已经有了很多同门了,不过他们并没有进入舱内的资格,只有站立在甲板之上,三五成群,足有百人之数

待众人都齐了,那道人道:“启动!”

接着,倾轧的声响响起,御风舟腾空而起,风帆晃动,船上起了一层清光护罩,升至高空,便缓慢飞行起来

然后,便是加速阶段,终于,看到风云不断往后涌时,这船速也就稳定了下来

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上这御风舟,脸色潮红,面容激动,窃窃私语之声不绝于耳

“安静!”

那道人不见唇动,却是一声大吼响在众人心间,众人这才安静了些

  御风舟行驶如风,速度奇快,眨眼间便离山峰百丈之远,这速度可比御器快得太多了,桃云青看着御风舟直冲天空,宗门禁制大阵居然没有阻拦,他不禁有些疑惑

  不过有疑惑的人不止他一个,旁边马上有修士问出了一个问题

  同样,有问题就有回答的人

  “这架御风舟上布了宗门大阵的阵旗,又有大阵衍生的子阵,所以大阵不会阻拦!禁空法阵自然无效!”

  众人恍然大悟

  桃云青一观解说的人,发现竟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筑基期修士,他看起来年过半百,竟然也还是纯阳之身,看样子也是坚毅苦修之辈,只不过碍于资质,一身成就也就有限了

  御风舟一连飞了半日,在一处深渊断崖边的上空停了下来,旋即,它缓慢下降,停靠在断崖上

  众人下来,发现此地早已停有数架御风舟,上面都是长生宗金丹期境的修士,甲板上支了桌椅,安静喝茶闲谈,看见众低阶弟子,也不理会在意

而更在不远处的地方,则是攀附了百十来只四脚的蝙蝠,这些蝙蝠生有四脚双翅,每一只都有房屋大小,桃云青在其身上感受到莫大的压力,竟然每一只都有不亚于筑基期的实力

  “灵幻宗的人出行都是灵兽代步,啧啧,真了不起!”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养了几只厉害点的畜牲么!”

  ……

  桃云青这只御风舟的人被叫到断崖边一处

  “过会儿金鹏出来你们注意保护自己就行,别被伤了,那大金鹏可不是凡物,你们中间弱的,一口气就能把你绞杀了!所以一定注意安全!”

“一旦长老们拿住它后,我刚才点名报的方位,你们都记住了吧!用我教给你们的法决使用法力,到时候天域流浆下来,你们也会获益不浅!”

  白须老者认真交代道

  他报的方位是以大鹏为中心的五行八卦方位,桃云青在乾三十六!

  他们这一船人围捕的都是乾位

  众人在崖边等待,有人练起来法决,可是使用后竟引不起法力波动,这让一众修士大为不解,没有法力波动那就是法决不起作用啊,那到位置使用有什么用么?

  “既然是大阵法决就要众人合用才起作用的!你一个用有什么用!”

  众人恍然大悟,也不去练习法决了,因为这法决简单之极,能轻這是些什么呀?怎么這么重?”桃云青疑問到

“金鎖能抑制你周身氣血,護腕和綁腿能增加你體力和力量,都是好東西!”老頭嘿嘿一笑,嘴角微揚的說道

“好了!看見那邊的瀑布了沒?我要你能站在下面,如果做不到不準休息!”

老頭下命令道

桃云青走過去,水浪威勢太大,他根本靠近不了,更別說站在下面了

“其實你的力量不比夏禾那丫頭弱,你身體中很多潛能沒有發揮出來,你的速度更是凌駕于她之上,我做的就是要讓你把這些都展現出來!”老者教導他說,“在教你使用力量前,你得先會站樁,你的下盤還不夠穩!”

“不過這應該對你沒什么難度,你的修煉功法便是凝重厚實型的!所以,你體內的法力還是可以用的,平時你就能用它們增強你的力量和速度,現在也能,無論是武功還是戰技,體修都是共通的,凡人以真氣內力增強自己,而你體內的法力更是優于它們,同樣可以適用,只是你不會發揮罷了!”

桃云青過去被沖開,過去被沖開,一次又一次的嘗試,不斷根據老頭說的運轉自身的法力,法力在金鎖的抑制下,緩慢無比的運行著,但他能感覺到自己越來越感覺到那種力量了

終于,他靠近了瀑布,站立在了要事之上

但若真正站立在其下面,還要花很長一段時間

桃云青并不著急,只是一步一步的努力著

水浪打在身上有萬鈞之力,將其打折也不是問題,但桃云青硬生生抗住了,桃云青還想往水浪更大處走,嘭的一聲被水浪卷走,好半天才從另一個地方現身,這才又走了過來

這一來就是十幾天

幾乎天天如此,桃云青在浪頭下堅持不了一息

這天,他猛吸一口氣,一腳踏在最中間的巖石上,腳像吸住了那光滑的石頭一樣,他站住了,任憑水浪加身,他巋然不動

這一次,他堅持了一刻鐘

“還是有所進步!不過,還是太慢了了些!”老頭說道,“這樣的你怎么能在三年后參加蠻人的朝圣,雖然蠻人愚笨,但這畢竟是一個大陸,里面驚世駭俗之輩也是不少的,從今天起,太陽升你便要在水浪中練習搏殺之術,中午與我對陣,每一天下午都要殺一只五級妖獸,入夜交給我首級!如果辦不到,我會讓你好看的!”

老頭說得很簡單,但是要落實這些卻是極難

三年,是老頭給他的時間

今年參加已經來不及了,他即使化蠻也沒有自己部落,沒了部落支持去參加朝圣,他如今這實力沒有半點機會!

上午在水浪中,老頭遞給他一把重逾千斤的烏黑大刀,讓他劈開瀑布水浪,別說什么劈開了,就是拿刀揮舞都是極難,他稍微懈怠老人便是一記水浪打來,打得他疼痛難忍,不過這老頭打的位置也是奇怪,往往打了之后桃云青便感覺那里一熱,隨之氣息通暢了些,自然力氣也大了些

但這并沒有什么用,那飛流直下的水浪豈是他能劈砍得動的,經常到晚上的時候身上一身的傷,還好桃云青變態的身體能抗住

至于中午跟著老頭對打,他找了一處黃沙之地,在里面兩個人對打,他讓桃云青全力以赴,但桃云青怎么可能打得過他,連衣服角都摸不著,與其說是對打,不如說是挨揍,經常不是滿口泥沙就是滿臉的傷腫,但這效果卻還是很明顯的,桃云青明顯感到自己每天都在進步

但老頭可不這么看,都是皺眉搖頭:“不行,不行,還是太弱了!這種進步,三年遠遠不夠,你總是帶動這么大的空氣波,但真正打到人身上的威力卻不明顯,空氣不是你的阻力,在空間你的你要學會利用氣!就像武者一樣,感受氣!閉上眼,仔細感覺它!”

“什么叫天人合一,就是你自己就是空間的一部分,流動的空氣,遍布空間的時間,以及它里面的物體,都應該是你!”

“感受到了么?即使空無一物,它的每處都是不同的!”

桃云青還是搖搖頭

老頭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也罷,也罷,這種感悟灌輸是沒用的,你還是跟我比斗吧!”老者話音剛落,就是一掌擊出,重重的拍在桃云青的胸膛上,將其拍得重傷吐血,很顯然,他對桃云青的愚笨很不滿

這個老頭,總是這樣喜歡下黑手!桃云青腹誹

吐了吃了一口的泥沙,他還得站起來,繼續讓老頭敲打

至于讓桃云青殺的五級妖獸,這蠻族大山里面還真不少,桃云青都不用費力去尋,這里蠻人沒多少,妖獸一抓一大把

但桃云青往往從中午殺到子時也解決不了一只,不是被它跑了就是被其追殺得滿山跑

巖蛟,龍鱗虎,橡皮彘,哪一個不殺得他抱頭鼠竄

五級妖獸,弱點的相當于人類的假丹境界,強點的戰力基本上都能持平金丹修士

強大的一匹

桃云青認為最好對付的就是刺熊了,除了一身比金剛還堅硬的刺,它又笨又蠢,十分容易中埋伏,讓桃云青能夠慢慢熬死它

不過所有殺了的五級妖獸,老頭都會叫他吃了它們的腦子,這讓桃云青很不舒服,遠古相傳,靈智越高的動物越不能食用,因為其獸性難滅,若是食用,必受其害!而腦子更是其靈性所存之處,更加不能食用,其中典型代表便是人類,不管是哪種人類,他的靈智都是宇宙中最高的代表

吃人更是魔修才有的手段,因為食靈愈高,會刺激他們身體,也會影響他們神智,所以魔修大多神智有問題,要不就是性格喜怒無常,行為癲狂

雖然很不舒服,但桃云青還是都吃了,若是真能化身成人的,他一定不會吃,但這些五級妖獸雖有靈智,但依舊不是很高,食用之后,桃云青身上的暗傷總是好得快得多,而且,這些妖獸的腦子也是十分美味的

“若想身體棒,必須吃得好!本來我想讓你生吃的,但你肯定不習慣!”老頭得意的說道

桃云青一陣惡寒,生吃腦子,也就這老變態能想得出來

就這樣,一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這天,蠻族深山處一處峽谷

一只紅毛巨猿身生六臂瘋狂咆哮,拍打著周圍的一個四臂怪人,四臂怪人速度很快,總是能在它拍下掌來的時候輕松躲過去

六臂猿氣得哇哇大叫,六只手臂同時拍地,產生巨大氣爆,以它為圓心,大地開始寸寸爆炸,爆炸聲響徹整個峽谷,震得山石簌簌不停的下落

六臂猿仰天長嘯,眼中怒火長燃

這時,灰塵彌漫的大地跳起一個人影,正是先前那個四臂怪人,他跳起來,直沖云霄,竄出了二十多丈高,接著陡然落下,一拳攻殺在巨猿頭上

叭!

巨猿身體晃悠一下便倒地,腦門處有些凹陷進去,它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巨大身體倒地,掀起一片塵埃

此時,夕陽剛剛開始落幕

桃云青嘴角微微揚起

“比昨天快了一刻鐘!”他得意欣喜,手中烏光一閃,便割下了六臂猿的頭顱

“可惜沒法用儲物袋,又浪費一張好皮!”桃云青略有些失望的說道

接著背起一個碩大的頭顱回到了洞府

洞府內,老頭正架了一個火堆,下面是熊熊火焰燃燒,燃燒的并不是木柴,而是一些圓形的東西,那是龍鹿糞,桃云青看見它,眉頭都輕微的挑了挑,這都是老頭撿的,雖然它確實火力比木柴旺,但是一想到這種東西烤肉吃,桃云青心里就有點不舒服,所以他自己燒了一個瓦罐,用來燒腦子吃

五級妖獸大都體型較大,桃云青吃腦子就已經很飽了,所以其他肉就都是老頭吃的

“今天剛好一年了,從明天開始我便給你化蠻,用蠻人的形態了,早點適應!”老頭突然想起什么,盯著他道:“你喜歡什么妖獸?”

“妖獸?問我這個干嘛?”桃云青一愣

“直接說喜歡什么就行!別那么多廢話!”

桃云青疑惑,說到喜歡的妖獸,以前跟一只狼和一只貂相處還不錯,可是它們后來都不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哪個修士給滅了?可真要論喜歡的妖獸,桃云青還真不知道自己對哪種妖獸有眼緣!

“龍?鳳?算吧?”

“去你的,那是真靈,說個我們現在能接觸到的喃?”

這把桃云青難住了,這時,懷中的小肥飛快的跳出來,取了六臂猿快熟的眼珠吃,它非常愛吃妖獸的眼珠,不過它總是很膽小,取了眼珠就飛快跳回桃云青的胸膛里

“蛇吧!”桃云青看到小肥,隨意的說了句

老頭點了點頭

第二天,天還沒亮桃云青便被老頭叫醒了

以為他又讓自己去瀑布下鍛煉,朦朧著雙眼便要去那邊,誰知竟然不是,他叫桃云青跟著他走

桃云青便跟著他走

這一走,就是一上午,他們足足跑了上千里

來到一片赤炎之地

“好熱!”

桃云青來到這里就感覺到一股燥熱

這里沒什么綠意盎然的樹木,有的都是紅褐色的巖石和干枯發黃的灌木

“看到了么?”老頭問桃云青

桃云青一陣疑惑:“看到什么了?”,這才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在灌木溝壑處躺著一條十幾丈長的紅褐色的蛇,與巖石一模一樣,若是不細看,都發覺不了它

桃云青心里一驚

他雖然法力被封,但身體各項機能通過一年的鍛煉,強大的非同一般,這樣一條蛇在他面前,他都沒注意到,可見這條蛇也是非同小可的

他望過去,感受不到一絲氣息,就像是個死物一樣

桃云青面目凝重,即使是尸體,他也會感受到不同,但這條蛇沒有,說明它極其強大,能隱藏自己的氣息,與周邊環境一模一樣,這條蛇,起碼也是五級后階妖獸了

“只差一步,它便能化形了!”老頭轉過身來,對桃云青笑著說道:“這就是你今天的目標,不過,我有個要求,就是這個你要活捉!”

白若宏仔細端詳著這個表面已經千瘡百孔的U盤,很難想象它到底經歷了什么,“那你現在要把它送到總局鑒定中心嗎?”

“對,宋塵跟我講他已經找過人來修,但是都說里面的音頻文件已經損壞,我想也只有總局的鑒定中心可以修復了。”

白若宏搖了搖頭,直接給任雯澆了盆冷水,“不一定,這種源文件損壞總局的技術不一定能用得上。這樣吧,送去總局之前把里面的源文件拷給我,我傳給我國外的朋友,讓他出手幫忙看看有沒有效果。”

“你確定要把這么機密的東西送到國外?”

“任隊,你別誤會,他接觸過的秘密可比你想的多得多。”白若宏說完也沒等任雯同意就把U盤放進了電腦,開始拷貝起來。

“任隊,審訊室的那三個人已經在里面叫喚半天了,我們是審還是不審?”就在白若宏拷貝的時候,一個警員走了進來。

任雯狐疑的看著白若宏,“什么三個人?你剛剛抓回來的?”

“對,正好任隊你現在可以去審審,秦羽姝剛從張揚小區出來,那三個人就尾隨她,得虧我及時趕到,要不然——”

“我知道了,子川,你收拾一下跟我去審審那三人。”任雯還沒怎么休息便再度走出了辦公室。

【康街大道】

姜欣橙和賈章赫兩人百無聊賴的坐在車里,自從張可新被放出來后,他們就一直跟著他。

“赫哥,你說我們一天都耗在外面了,也沒什么實質性的進展啊!”姜欣橙話音未落,張可新的身影便出現在了公交站臺。

賈章赫一邊手里甩著墨鏡,一邊觀察著馬路對面的情況,“我已經派人查過了張可新的日常蹤跡,他又沒給正式工作,每天無非是買買東西,打打牌。這個公交站臺往西走100米就是個麻將館,那是他經常去的地方,我們只需看他有沒有可疑的行為就行了。”

‘咕咕——’姜欣橙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赫哥,咱都盯了一天了,早上王典,下午張可新,我有點餓了。”

賈章赫聽完后跑到后備箱拎了一個方便袋過來,“餓了就吃點,里面有面包和水,將就一下吧,等這段時間忙完,我請你吃好的。”

“這都是你常備的嗎?”姜欣橙翻著里面的東西,有面包,礦泉水,泡面,即食肉類......

“以前跟著老大,經常出來蹲人,所以習慣在后備箱備點東西。”賈章赫輕笑了一聲,“別翻了,你先吃點吧,張可新我來盯著。”

【云清市·專案組】

任雯從審訊室出來的時候天已經完全的暗了下來,這三個人驢頭不對馬嘴的回答讓她大為疲憊,不過好在最后倒是問出了點東西出來。

“老大,要不你去休息一下吧,筆錄的整理就我來吧。”劉子川見任雯的精神狀態有些不好,主動提了出來。

任雯擺了擺手,“打電話讓小賈他們把張可新盯住了,一旦明天總局那邊把音頻文件恢復,就可以立即實施抓捕。”

轉過拐角之后,任雯發現陳銘康無助的靠在墻邊,整個人像是沒魂了一般。

“陳老師,陳老師?”任雯的叫聲將陳銘康拉回了現實。

“啧啧啧,宝贝,又一个宝贝呀!”

老奶奶的神色里写满了贪婪。

卢小月居然把小簪子指向老奶奶:“为什么阻止我?”

血影宗弟子灵力激荡,几个阵法师更是直接启动了阵法。

老奶奶一挥手将阵法消除:“不错的小姑娘,老奶奶真喜欢。”

卢小月:“为什么?”

老奶奶面色一正:“你能控制那十个幽狱焱灵了?”

卢小月这才一愣不敢说话。

“嘿嘿!”老奶奶奸诈的笑,“你刚才是精力超级集中将幽狱焱灵打在了赵宏炎身上,但现在呢?你有几成把握......

”苏樱忍不住大声道;“你也不万马堂。”叶开忽然长长叹了口铁驼却在喃喃道:妙极妙极,出然吐出口气,道:“好白的皮肤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堪称无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众生之愿

禹岩

众生之愿

理科卷子

众生之愿

潘海根

众生之愿

为你手揽星河

众生之愿

梦三生

众生之愿

历史里吹吹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