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仙子飞天(六)》。

“咯咯咯,瘋女人,你是害怕你的小相好,三個月之后打上大秦皇朝吧。現在的他,在大秦皇朝面前,可是連螻蟻都算不上。”楚韻曦眼眸流轉,直接看穿了顧絡卿的意圖。

“無聊。”顧絡卿凝望了楚韻曦片刻,轉身就走。

“你不會三個月之后,真的還要回來吧?”唐正風跟在顧絡卿身邊,表情有些糾結。

“有些事情,必須做個了解。”顧絡卿捋了捋發絲,雙眸之中有一絲觸動。

“老家伙會同意嗎?這一來一回,時間還跟得上嗎?”唐正風小心翼翼的問道,比起老家伙,他更害怕的,是面前這兩位一冷,一熱的恐怖女人。

“我需要他同意嗎?”沉默了許久,顧絡卿眨著眼睛。

唐正風錯愕,楚韻曦表情也是一僵。

敢說這話的,唯顧絡卿也。

“大姐大,不行你幫幫陌兄?你楚家出馬,還不席卷了東土天洲?”唐正風碰了碰楚韻曦。

“傻不拉幾的?”楚韻曦翻了一個白眼,不想搭理他這個白癡。

“誒,對了,你說的那個寸頭少年,是叫什么沈楊吧?我看他是個可造之材,要不要綁回去?”楚韻曦突然想到了什么,開口問道。

“沈楊?算了吧,把他綁回去,絕對會雞飛狗跳,別有好日子過了。”唐正風打了個冷顫。

有了幾個瘋子,他已經受夠了,再來個大坑貨,那他真就雞犬不寧了。他突然發現,老家伙的這些弟子們,都是瘋子……只有他一個是正常的!

“咯咯咯,對了小風子,你說這里曾經有個妖王追殺你,咱們去抄了他的老巢去?”楚韻曦真是不怕麻煩多。

曾經唐正風正是在這邙山山脈,一人斬殺十幾頭地級巔峰的妖獸,惹來妖王追殺,不過被他跑了。

現在又重來此地,楚韻曦想了起來。

“也行,聽說陌兄他們燉了一頭暗金吞天蟒,今天我們就是烤虎鞭!”唐正風一臉興奮,有楚韻曦和顧絡卿幫忙,沒準還真能報仇。

唐正風和楚韻曦一臉希冀的望著顧絡卿。

雖說楚韻曦一直和顧絡卿不對頭,但是重要決定還得聽顧絡卿的,誰讓人家是大師姐呢。

“鞭就算了,肉可以一嘗。”顧絡卿點頭,嘴角上揚,微微一笑很傾城。

“走!我帶路。”唐正風興奮的說道,摩拳擦掌。

三位二十多歲的天才,達成了一致,想要對一頭妖王出手!

要知道他們表現出的修為,才地級巔峰啊。而地級之上是天級,突破天級,才能稱王!

……

入夜,陌涂靠在一個樹干上閉目養神,卻總能感覺到一股兒氣息鎖定著他。

陌涂知道暗中有人盯著他,但是使用生死眼也依然沒有發現任何蹤跡。

這股氣息,從自己在神庭遺跡中出來之后,就一直有了。

他雖然是閉目養神,實則內心卻暗自警惕。

果然,到了子時,夜深人靜,正是殺人最好的時機,一道劍芒,從陌涂脖子劃過。

暗中警惕的陌涂,直接睜開了雙眼,右手抓住了那柄即將劃破他喉嚨的劍。

暗中的人一擊未果,就要離去。

“既然來了,就留下吧。”陌涂面容冷峻,無敵意境直接爆發而出,將那身穿黑色夜行衣的人籠罩,然后一拳砸了出去。

人影一頓,動作慢了半拍,不過他手中的劍快速旋轉,直接刺破了陌涂的掌心。

長劍橫在胸口,只聽當的一聲,陌涂的拳頭砸在了長劍之上。

那人影幾個閃爍,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陌涂生死眼閃爍,環顧四周,靜悄悄一片,什么也沒有。

“殺手!地級巔峰的殺手,還有這隱匿的功夫真是了得。”陌涂心中震撼,看著自己還流著鮮血的手心。

殺手一擊未成功,顯出身形,按理說戰斗力不應該這么強的,沒想到卻在自己釋放了無敵意境之后,還讓他給跑了。

繼續靠在樹干上,微閉雙眸,暗中修煉。

天微微亮,就在陌涂剛剛放松警惕的一瞬間。

自己頭頂,寒芒出現,強大的氣息撲面而來。

陌涂大驚,沒想到殺手還在,身體趕緊向右一轉,那凌厲的劍,依然穿透了他的肩膀。

“滾!”陌涂發怒,太陽拳直接砸了出去。

這一拳打在殺手身上,足矣將他重傷。

可是下一秒,那殺手的身影消失不見了,留下一道殘影,陌涂打空了。

在他身后,恐怖的劍氣激射而來。

陌涂快速轉身,兩手直接夾住了劍身。

殺手身體一頓,手中舞劍,整個劍開始旋轉,無往不利的劍氣,直接劃破陌涂手掌。

双双的脸上,却己泛起了以你当然不想要我杀死你

“王?王?”一陣叫喊聲把正在瀏覽新聞資料的王翼拉回到現實。

燈光亮起,王翼抬起頭,看著身邊的助教、分析師和副教練,歉意地笑了笑。

“王,怎么了?這可不像你的作風啊。”副教練笑著說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王翼合上手機,清了清嗓子,站起身,走到了大屏幕前,開始復盤比賽錄像。

“今天跟紅翼隊的比賽前半段我們打的不是很好,但是在后半段……”

會議室回蕩著王翼的聲音。

深夜,王翼坐在書房,面前的筆記本電腦上打開了數不清的網頁和資料,其中大多數網頁內容都是跟2022年北京張家口冬奧會有關的。

剩下的資料,都是林雨瞳發過來的,包括青少年冰球聯賽,陽光中學冰球館,現有隊員介紹等等資料。

王翼有些疲憊的閉上眼,靠在椅背上,眼前閃過了一些畫面。

冰場,球棍,冰刀鞋。

札幌,國旗,國歌聲。

輕輕抽了抽鼻子,王翼睜開眼睛,看著墻上懸掛著的五星紅旗,他站起身來,走到了紅旗下的書架邊,輕輕撫摸已經帶有銹跡的獎杯,然后拿起了裝裱精美但已經泛黃的相片。

“1990年日本札幌亞冬會,中國男子冰球代表隊合影留戀。”

相片上方有著一行紅色的小字。

相片中,年輕的王翼身披國旗,坐在隊伍最前面,手捧獎杯,脖掛獎牌,滿臉的笑容。

這一切,讓他回到了那個年代……

“王翼,接下來的路,我不能陪你們一起走了,你們一定要加油啊,一定要奪冠。”安靜的病房,右腿打著石膏的黃天滿臉的歉意,沖著年輕的王翼說道。

在剛剛結束的札幌亞冬會男子冰球半決賽上,隊長黃天的右腿因為對手的沖撞倒地骨折,沒法再繼續比賽了。

看著躺在病床上的隊長,王翼的眼眶紅了,雖然贏了比賽,但黃天沒法再戰下去了。

“王翼,答應我,一定要奪冠,我跟胡教練商量好了,我走之后,由你擔任隊長的職責。”黃天有些歉意地說道,然后伸出了自己的右拳。

“來吧,要是答應了,老規矩,你就碰一下。”

王翼笑了,他揉了揉眼睛,伸出右拳,兩拳輕碰。

“隊長,下一次,我們要一起奪冠!”

黃天也笑了,又跟王翼碰了碰拳頭。

“那是必須的!”

……

兩個約定,王翼只完成了一項。

90年之后,冰球成為了冬奧會項目,但男子冰球再也沒有進入到冬奧會,漸漸沒落。

心灰意冷的王翼輾轉道加拿大,在次級聯賽混了幾年之后,就黯然退役,轉為教練,直到今日。

“咚咚咚。”輕輕的敲門聲把王翼從回憶中叫醒。

“沒打擾你吧?”一個溫柔的女聲傳來。

王翼抬頭看去,笑了笑,說道:“當然不打擾了,可欣。”

書房外,一名中年美婦面帶微笑,一條烏黑的發辮垂在肩頭,手里還握著一杯牛奶。

“請問王翼先生,是您點的熱牛奶嗎?”可欣握著杯子,故作嚴肅地走到王翼身邊,輕輕彎了彎腰,說道:“上好的澳洲牛奶,難得一見哦。”

王翼連忙“配合”道:“讓一位如此美麗的女士為我服務,真是三生有幸啊。”

說完,王翼接過了杯子,輕輕抿了一口,笑道:“老婆熱的牛奶,喝起來甜的多。”

“哼,就你會說話。”可欣臉頰微紅,輕啐了一聲。“老大不小了,說話沒羞沒臊的。”

王翼微微一笑,將牛奶暫時放到一邊,走到可欣身邊,從后將她輕輕攬住。

“有什么煩心事嗎?看你今天回來比平時早,但又忙到現在。你要注意身體,又不是二十歲的小伙子了。”

“知我莫若你啊。”王翼輕嘆一聲,聞著妻子的發香,王翼繼續說道:“北京要開冬奧會了,你說,我要回去嗎?今天林雨瞳找我了,她想請我去他們學校做一個冰球隊教練。”

王翼說完這話,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可欣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

“你要是不愿意,我就不回去了。”

聽到王翼這么說,可欣輕輕掙開王翼的懷抱,轉過身,握住了王翼的雙手,看著他的眼睛,緩緩說道:“我說不愿意,你就真不回去了?你既然跟我說了,那肯定是想去的。”

四目相對,王翼的臉上頓時流露出尷尬的笑容。

但妻子可欣接下來的一句話,讓王翼心中最后的一點迷霧徹底被撥開。

“你不是最喜歡一句話嗎?想你所想,做你所愛。”

一股暖流從心底滑過,和可欣相處了十幾年,雙方早已了解彼此。

她知道王翼心中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繼續代表中國隊,參加冬奧會。

“不管你做什

“把我交出去?”纯子听后一脸的诧异。

“对呀,当初那些杀手可是奔着你来了,只是本国公凑巧路过而已。那即然我们要妥协的话,当然会把你交给日本使团的人了。唉,我说你到底怎么得罪了他们,看那样子,他们可是不抓住你不罢休呀。”杨晨东一脸好奇的问着,对于知道纯子是日本国公主的事情更是指字不题,他倒要看看,对方到底能隐瞒到什么时候。

听着杨晨东说大明不旦准备妥协,还要把自己交出去的时候,纯子早已经是花容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仙子飞天(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仙屠

素素雪

仙屠

小海鱼

仙屠

惊梦时

仙屠

缘梦ah

仙屠

莫若梦兮

仙屠

红色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