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六王爷想挖墙脚(三)》。

沙曼有点生气了,这种时候道:货不是我的,船也不是

秦卫江和周庭二人,合力制服陈宫,大费了一番周折。

回想曾经的莫逆,秦卫江好不可惜。

念及于此,不忍杀之。

可陈宫实在太可恶了,甘心沦落为奸王的走狗,犯下不少肮脏的勾当,天理昭彰,绝不容许。

秦卫江遂与周庭暗暗商量处置陈宫的方式。

最后得出一个办法。

废去贼子一身武功,让其不能继续助纣为虐。

秦卫江便将打倒在地的陈宫,踩在脚下,正待把贼子正法之际,忽听酒馆门外有人。

秦卫江本着宁杀不放的原则,抄刀往门口跑来。

不到门口,又听一声惨叫,饶是刺耳。

料定偷窥之人已死,却不知道是何人所为。

天地之间,一片银白,全给雪花占据着,寒风滚滚,乌云团团。

秦卫江把门卸开一条缝,正意欲查看,忽听周庭哎呦一声,大喊道:“不好,贼子跑了。”

咔嚓···

酒馆后窗户被陈宫撞个稀碎,人如飞燕钻窗而出,向远处跑去。

秦卫江兀自纳闷,“他不是受了伤么,如何还能站得起来,难道骗我不是?”

他恼羞成怒,大骂一声:“好个怙恶不逡的恶贼,在阎王爷的眼皮子底下,岂能让你跑了?”

于是,手刀一震,转身去追。

这时,秦卫江身后却传来一声大笑,十分爽朗,和着呼啸的北风,极具力量。

接着门被一阵风吹开。

冷风和雪花灌入酒馆内,吹得秦卫江一缩脖子,回身一看,不禁“哎呦”叫出声来。

小二躲在柜台下,亦好奇地张望。

只看进门的是一玉树临风的道人。

其人腰板挺拔,犹如青松。满堂红润,天庭饱满,风雪吹来,衣袂飘飘,头上挂雪,约三十多岁,黄冠玄服,背负宝剑,右手提一竹筐,左手拿着一白色马尾粉尘。

小二暗想:“这道士又是哪路英雄?气宇轩昂,真不平凡呀。”

道人形如一阵风,跨过门槛,嘴角带着几分笑意,看见秦卫江,哈哈大笑,一边用拂尘扫去着身上的雪,一边言道:“二位朋友,贫道如约而至,可让你们久等了。”

周庭拱手一揖,说道:“道长好!”神色谦卑。

秦卫江迎了上去,深鞠一躬,说道:“哎呀,原来是道长,你可算是来了!路上可还安全么?你来晚了,差点还能赶上一场热闹呢。不过,真可惜,让陈宫那厮给逃走了。”

道人不以为然,把竹筐轻放桌上,凝眸看去。

顺着窗上窟窿,隐约看见一人身影裹雪,往北而去。

那是大树林面前的一片庄稼地,此刻空着,有着很厚的积雪。

那人快如脱缰的野马,在雪地里一跳一跳的,跑个十余步,便要跌倒,随后爬起来,往后看一眼,继续跑,继续跌倒,不知道跌倒了多少次,爬起来多少次,离着树林越来越近了。

道人看了片刻,开怀大笑,说道:“二位朋友你们看,陈宫宵小像不像是一只胆小受惊的兔子?”

秦卫江哼道:“看我把他抓回来,这次绝不能再动恻隐之心了。他太可恶了,不配跟咱们做朋友。”

道长笑道:“一个吓怕了胆的人,逃便逃了,追他作甚?二位朋友,静待我说,后面还有不少鹰犬,追了我一路,若不是我与两位在此约定,便不打算来了,此地不宜久留,快走才是。”

秦卫江闻言,来到门口,小心张望。

天色沉沉的,风雪簌簌,不见一人。

秦卫江脸色一沉,问道:“道长,他们来了多少人?”

道人说道:“没有二十,也有三十,各个都是高手,有甘凉道上的好汉,有五台山上的和尚,还有几个镖师···”

周庭一边听着,一边打量道人,看其衣裳有血,不免紧张,便关切道:“道长定于他们提前厮杀一番了,可曾受伤?”

道人笑说:“虽然贼人中有几个二三流的高手,还伤我不到,被我以轻功身法甩在了身后,不时就要到来。”

秦卫江笑道:“那是自然!‘天山道人’的名号,岂非浪得虚名,他们与道长交手,太不开眼了。”

道人不语,只是笑了笑。

便在此时,从那不起眼的竹篮内传出一声婴儿啼哭。

接着响声不绝,连成一片,呜哇呜哇,哭得令人心烦意乱。

秦卫江心头一凛,走上前去,揭开遮布,见竹篮中躺着一个穿着大人棉衣的小婴儿,白皙的小脸上,挂着两行泪珠,模样很是可怜,便道:“这位就是那柳小公爷?”

道人答:“正是。我行到半途,大雪阻路,天气太寒,我只好把自己的棉衣给他。”说罢,将小家伙轻轻抱起,在手臂上“荡秋千”。

孩子的哭声渐渐弱了···

秦卫江暗暗发笑,心想:“江湖上不可一世的‘天山道人’,竟也哄起孩子来了,大姑娘上桥-头回呀。”

秦卫江凑上去,用粗糙的手触了触孩子的额头,说道:“道长,柳小公爷兴许是饿了,你一路上,喂他吃了些什么呀。可惜咱们三个大老爷们,没奶喂养,那怎办呢?”说完,秦卫江倒很快想个主意,又说:“莫不如,我们去这邻村,找个刚生完孩子的妇女,求些奶.水给他可好?”

道人面露难色,手臂轻轻拍着婴孩,道:“追兵马上就来,此时要去找奶娘,怕是多有不便。我一路趱赶,更无暇找奶娘,到了店里,托人喂了一点米汤,他吃的不亦乐。”

秦卫江道:“那便如此吧,等摆脱了追兵,过了这一段险恶,再找善良人家让他尽情吃个饱。”

道人问道:“我拜托两位朋友的事情,进展怎样了?”

秦卫江“哦了一声”笑道:“道长不提,我差点给忘了,我们自接道长号召,马不停蹄地去做,诸事已毕。于是在此等候了一天。道长可走盐洲,过三江河,直奔中原,多走荒山小路,避开各州大路,再由咱们两个兄弟迷惑追兵,掩护道长南徐,便可顺利到达目的地,只是那人的准确位置,我们尚未探知。”

道人道:“两位侠士,在如今这个江湖人人自危,明哲保身的局势下,你们能为我长明如此费尽心思,多谢了。”

秦卫江一时脸红,笑道:“能与道长同程,解救柳将军遗孤,实为人生幸事,道长言重了。天下有志之士,谁遇到这样惨绝人寰的事都该仗义行之,不然昭彰天理,公义何存?”

正说话间,周庭来到柜台,扯住后衣领,将小二一把揪出。

小二是正揣度不安,被这么来一手,吓得差点尿了裤子。

“走。”周庭哼道。

小二知道这位是杀人不眨眼的好汉,哪敢挣扎?

秦卫江笑嘻嘻地看着小二,说道:“小二哥,我们说话,你已听饱了吧?快快到后厨煮一碗米汤来送与小儿吃,银子少不了你的。”

小二一个老实人,哪见过这么惨烈的厮杀,夹着双腿不停地打颤,说话时磕磕绊绊,言语都不清了。

他唯唯诺诺地说道:“知道了。”

接着,看了看小婴儿,红里透粉的小脸,哭的是个泪人模样,真是可怜又可爱,便情不自禁,说道:“这位道长,小孩啼哭不止,并不一定是饿的,可能是···是尿了,你方仔细看看,我这就去煮米汤来。”

长明道一生在山中清修,哪里了解如何养育孩子?

闻言一摸。

果不其然,小儿裆下湿漉漉,想是尿了。

长明道手上均是他的秽.物,一时间哭笑不得,说道:“小二,你话不错。小孩何时尿了,我却不知,多亏你提醒了。劳驾,弄得吃得来,顺便找些干燥的毛巾,我给他擦一擦。我等还要赶路,一定要快。”

小二就去。

周庭关了酒馆大门,阻了风雪。

三人围火炉而坐,温酒御寒,另有牛肉填肚。

长明已去掉婴孩屎尿衣,秦卫江脱下外衣将他裹住,生怕冻着。

炉中之火暖烘烘的照着婴孩,使他安静下来。

秦卫江仔细地端详着婴儿,真是越看越喜欢,一颗游侠之心,也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安顿下来,找一个妻子,生一个孩子呢。

此子虽年幼,仍不足月,可一双凤眼生的秀美水汪汪的,睫毛扑闪,双眉飞扬,高鼻挺拔,颧平唇薄,五官标致,漂亮极了,将来不啻一位美男。

三人各自饮酒,说了一下闲话,说到一路艰险。

长明道徒增一声嗟叹。

秦卫江拔出宽刀,正在擦拭,问道:“道长可是为了追兵而苦恼?”

长明欷歔道:“朋友有所不知,我见小儿模样之中与我那死去的师妹有七分相似,越看越像,不由得想起了师妹来。”

长明道人的师妹,号称丹青女。

 

善用灼花笔,打穴的功夫,那是天山老祖一手传授,堪称江湖一绝。

乃天门山唯一女弟子。

江湖上古道热肠的闻名侠女。

丹青女从小聪明,鬼灵精怪,生得是唇红齿白,婀娜秀丽,深得天山老祖的喜爱。

及笄之年后,更是荷花绽放,亭亭玉立,仙姿玉色!

师兄们无不喜欢这个小师妹。

可惜,近水楼台未必先得月。

四年前,丹青女奉师傅命令,单独下山历练,途中来到两熊山,遇到一个穷苦的老叟,哭啼啼的要在老歪脖树上吊死,一问原因,原来两熊山上住着一对恶棍兄弟,手下聚集着几百个弟兄,乃是假头陀,武功很好,打家劫舍,调戏妇女,无恶不作,乃是恶贯满盈之辈。

两人不仅霸占了老叟的小女,还是杀死了他的老婆子。

老叟投告无门,斗不过两个强盗,只好想死了一了百了。

听得此言,丹青女怒不可遏,发誓要剪除二匪。

顺便也想试试自己这些年在天山上修炼的武功,到底如何。

于是她把老叟安顿好,单枪匹马,来到两熊山上。“你就是當今天.子也沒有用。”徐平見這群人絲毫不為所動,臉色一橫,率先砍殺了過來。

凌天成手持長劍抵御橫砍而來的倭刀,就感覺一股力量從長劍上傳來,他的長劍差一點被蕩開,凌天東立即幫了過來,兩人一起勉強抵御得住。

徐平見橫砍未起效果,瞬間改為垂直方向,兩人也迅速轉換防衛。凌天成手中的長劍率先接上了長刀,他虎口一震,手中的長劍被一震而飛。

正當凌天東想救援,徐平后面的倭寇全都沖了過來,大有將這六名男子瞬間絞殺的可能。

徐平的倭刀距離凌天成頭部只有半尺之遙,一道人影從人群中竄出,他沒有帶任何武器,右手雙指向著倭刀一夾。

那柄倭刀好像遇到了極大的力量,停在凌天成腦袋前面,他的眼睛緊閉,腦海中已經在等待著死亡的降臨,但是遲遲未見倭刀落下。

他剛一睜開眼睛就發現看向自己的倭刀被兩根長.白的手指夾住,當他順著手指往前看去,就看到沈杰的目光正以一種看待死人般的表情看向那名明人倭寇,凌天成就感覺渾身的力量在這一刻被抽空了一般,口中還在大口的喘.著.粗.氣。

和綰姑娘在一起的琢兒眼睛緊盯著沈杰那邊,綰海花更是一刻不停的看向凌天成方向。

與此同時,沈杰夾著刀柄的右手再次一動,倭刀好像木頭一般瞬間被折成兩段,沈杰的手腕一抖,握在他手中的刀尖被其一擲而出。

徐平的臉色還處于極端的難以置信之中,眼睛中那柄斷刃迅速變大,他還沒反應過來,刀瞬間刺穿了他的身體,又射向他身后的那名矮個倭寇。

而就在片刻之間,凌天南握著刀的手臂被三名倭寇砍下了數道刀痕,鮮血瞬間染紅了他的手臂,一股撕心裂肺的劇痛襲上心頭,要不是他躲得快,他的身體也會被其中的一人砍成兩半。

他們幾名男子全部和大量的倭寇短兵交接了起來,一道道傷痕出現在身上,眼看著其中一名倭寇將凌天北砍倒,就要沖向王琢兒和綰海花。

“找死。”沈杰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他的右手輕輕一握,一道道幻影瞬間出現,猛然向著周圍的倭寇橫推而去,一道以他們八人為中心的漣漪瞬間向周邊一掃而開,靠近琢兒周邊五米范圍內,所有倭寇都感覺身體遇到了一股巨力,全部倒飛而去。

“沈兄弟,多謝。”凌天北看到沈杰的身形,臉色大震。

沈杰的身形卻絲毫沒有停留,手中握著剛剛從敵人手中奪過的長刀,向著前方的眾多倭寇橫沖而去,以他三流高手十倍于普通人的力量和肉身強度,綰海花的眼睛中一道道幻影從他消失的地方向外延申而去,他手中的長刀伴隨著他的移動以一個碩大的圓弧瞬間向還停留在五米外還站著的眾多倭人一砍而去。

這些人看到這一幕,神情劇變,拼命的想要后退,卻發現后邊早已被其他倭人占據。當即就有幾人被身后倭人的長刀貫穿,一道十米直徑的血芒出現在人群中,那些在直徑范圍內的倭寇上一刻還只感覺被針刺了一下,下一刻,他們就看到自己瞬間變矮,在眼前黑暗的最后一刻發現自己的身體的腰部以上全部消失了。

“魔鬼,他是魔鬼。”他們身后的倭人不知道誰喊了一聲,見到那人的目光又看向他們的方向,還囤積在船尾甲板和船艙邊緣的倭人一個個見了鬼神一般向來時的路瘋狂的逃竄。

沈杰卻絲毫沒有停止,他的身影再次在身后七人的目光中化為一道道殘影,還沒有來得及跳入水中的倭人全部被一斬而開。

他站在船尾處,渾身依舊干凈如洗,他的目光望著湖面中瘋狂逃竄的倭人,他聽到了船頭方向還有兵器交接的聲音,他沒有去追湖里的倭人,而是身形一動,船艙中的七人就看到船尾處再也不見那道身影的任何蹤跡,一陣陣的落水聲從船側此起彼伏的響起。

琢兒的目光還殘留那道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身影,就感覺自己的心臟快要蹦出來了一樣,砰砰砰的跳個不停。

这时,你说:“食指有首诗叫《两个娇艳的少女而发的──铁心

流螢紫山打開個人終端,光幕內出現一個面色滄桑的老者,看到陸隱,眼中閃過一絲懼意,連忙行禮,“幽星峽璐公見過攝政王”。

陸隱好笑,“你不是大宇帝國的人,沒必要對我行禮”。

“王爺威壓外宇宙,應該的,應該的青睐。”

“将军武勇过人,如果我是美女也会选择他的。”

“是呀,这就是美人配英雄,我算是见到了这一幕了,哈哈哈。”

当下,恭维声是一记接着一记,听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六王爷想挖墙脚(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亘古第一剑

相思梓

亘古第一剑

白马神

亘古第一剑

魔性沧月

亘古第一剑

沉浮梦中

亘古第一剑

雨辰宇

亘古第一剑

公子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