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也要摸》。

”霍休道:“所以他只要在这里,你们就一定能出得去?”陆小他三人竟在死亡中突地发现了生机,这本是大大可喜可贺之事,

空聞道:

“自古兩軍相遇,卒子先行,沒有主帥先出的道理。靜空她們身為青蓮弟子,這也是她們的本份,請常大俠不要對青蓮派的家事說三道四。”

“什么?”常空幾乎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厲聲道:

“她們是卒子?你是主帥?你們是士兵嗎?誰給你的權力讓她們去送死?”

空聞不再理她,轉身離開,常空從后一把抓住她的肩,一拳擊在她腰上,把她打倒,又提起抵在樹上,道:

“我可以殺了你!你這樣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前面的人聽到后面吵鬧,一齊跑過來,寧鳳嬌見常空抓著空聞,把她按在大樹上,驚道:

“常大俠這是為何?怎么和道長打了起來?”

丁秋云道:

“常空,你干什么?快放開她!”

空明厲聲道:

“常大俠是想窩里反嗎?怕了羅漢會想拿我們邀功?”

“嗆!”的撥出劍來。

道遠道:

“我早說知道這常大俠表面一副君子樣,實則小人一個,你看現在原形畢露了。”

宗明喝道:

“閉嘴!”

空明對靜空等人道:

“快救掌門!”

靜空等人遲疑了一下,靜空道:

“師父,常大哥不是這樣的人,有誤會罷?”

靜慧道:

“常大哥你快放手呀,咱們自家人怎么打起來了。”

空明持劍上前,常空把空聞放開,也沒說話,牽著丁秋云的馬上路。

寧鳳嬌過去扶起空聞,道:

“道長勿怪,常大俠只是脾氣急了些,性情又有些古怪,往后你說話小心些,免得沖撞了他。”

空聞臉色鐵青,整理了一下衣衫,和眾人又上路。

常空和丁秋云走在前,丁秋云皺眉道:

“你怎么回事?怎么又針對起她來了?”

常空不答。

眾人一直上前,一路翻山越嶺,路上又搭營露宿。

天氣寒冷,靜慧得了傷寒,走路已走不動了。空聞一把抱起她背上,路上又親自給她煎藥,常空一直沒和她說話,見她對靜慧這樣關懷,心中也有一些感動。心中只是奇怪,她前面見到靜虛靜清等人身死時哭得真心誠意不像做戲,怎么現在又命令弟子們沖在前,是也嚇到了還是嘗到了權力的滋味?

一行人又行了幾天,天色又暗了下來,大雪將至,空聞對眾人道:

“快點趕路,又要下雪了,到前面鎮子再歇息。”

眾人加快腳步,就在這時,天空有了異樣,常空抬頭向西南天邊望去,如煙花一樣,一道白色的亮光從天邊劃過長空過來。

眾人都停下看著天空,靜空道:

“那是什么?誰家大白天放煙花。”

常空臉色變了,道:

“你們做防御陣勢。”

宗明喝道:

“快點,宗真道遠你們和道姑們一起,大家不要散開,高手來了!”

空聞寧鳳嬌等人也臉色驚異,和眾人奔到一起,齊撥刀劍,排成幾排面對前方靜慧也撥劍站在眾人之間,道遠也加入他們,靜玄內傷已愈大半,也抽劍下馬和眾人站在一排。

方龍重傷未愈,一直是道遠一路照看。此時方龍坐在常空馬上,也掙扎著下地。丁秋云見道遠舍下方龍去和靜空等人站在一起布劍陣,只得扶著方龍下馬,立在他身旁保護他。宗明看到了,對道遠喝道:

“去保護你師兄!”

道遠這才面色蒼白的提刀過來和丁秋云一左一右護著方龍。

那道白光來到前面高空之中,直墜而下,“轟”地落在眾人前方幾十丈外。此時連睛幾天,地上干燥,沖擊波激起灰土沖了過來,頓時沙土彌漫,草木飛舞,宗明空聞等人劍陣之前,雙掌向前推出排開霧塵。

只見霧塵之中一個黃衣人緩緩走了過來,身子壯實,手提鋼刀,中等高矮,面罩一塊灰布。

靜慧顫聲道:

“剛才那道白光是人?”

常空運出真氣劍,對后面眾人道:

“你們不用上前,此人我一人對付,如我不敵,你們就逃命去罷,宗明大師,你們也不要上前。”

宗明應了。

常空身子飛起撲向那人,雙手抱著真氣劍凌空劈下,那人也雙手舉刀相迎。

“喀!”的一聲,如山崩地裂,那人腳下方圓兩三丈之處下陷成個凹坑。沖擊波和灰塵和剛才一樣直沖向宗明等人,宗明在前,運掌推開。靜空靜圓站在劍陣兩邊,被波鋒帶到,身子旋轉著差點摔倒,急忙使千斤墜穩住。

常空和黃衣人刀劍相擊,四周樹枝上的積雪瑟瑟而下。

黃衣人的面罩已被真氣震碎,露出面容來,原來是個漢人模樣,黃臉無須,方臉,四十歲上下,。

兩人身法都快,化成一道青影黃影,在空地上往來飛騰。

常空內力不如此人,好在有無極功相助,身法詭異迅速,劍法精妙。那人刀法十分凌厲,招式簡潔兇狠沒有多余動作。

常空已挨了兩刀,好在這幾日內力又恢復了一些,身體自愈速度明顯加快,傷口的血已可回流傷口,傷口一會時間就自愈。對方內力雖比自己強,卻不能自愈,常空在他腋下刺中一劍,那人只好運氣封住血脈,但真氣運行就受了影響。

那人元神運起,肉身和元神合一,元神之光透過眼睛和身體,身體發出淡淡的白光,眼睛如燈籠一樣發亮,已看不見瞳孔眼珠子。

<

海灵传音将北冥玄唤入密室,拦住急吼吼要出去的明月禅说:“不急,妹妹,小玄有点事要和你说。”

北冥玄进来后和明月禅打个招呼,取出一枚蚕豆般大小,闪着琉璃色光芒的石块递给明月禅:“此物为雷炼五行精晶,是我在雷域新得之宝,炼制方法都在此玉符中,本命之物我可无法代劳了。”

说完又递给明月禅一枚玉简,明月禅方才没在意,接精晶时被闪了一下。这时忙凝神注意,玉简却是普通的。

她看了看玉简说:“姐夫,这雷炼五行精晶这么......

白慕坐著飛機到了一個小城市去,在這里節目組給他們這群明星準備了普通但又溫馨的住處,拍攝他們在這里的日常。當然,更大的看點無疑是當紅男明星女明星同住一個屋檐下的生活了,這個節目可是誕生了無數CP粉的。

山清水秀的地方白慕自然是喜歡的,她帶著行李箱來到小樓下,掃了一眼周圍。每一對男女住在小樓里,一共三對男女,一共三座小樓,就在附近,算是鄰居。

寧艷和楊依衣已經到了,倆人穿著休閑裝,站在雪地里,就是一道風景。當然,抱著一只黑貓的白慕可能更是一道風景吧。

楊依衣和白慕算是有過合作,她走過來,好奇地問道:“白哥,這是你的貓嗎?”

“對。”白慕淡淡一笑,“這是小鄭。”

楊依衣呆了呆,然后笑笑:“好……好特別的名字,哈哈,我還以為會叫小白呢。”

倆人閑聊著,一個一身潮牌的年輕人和一個看上去很溫和的青年走過來,正是王梵和李珉誥。李珉誥是當紅小生,看上去很溫柔,長相帥氣,還算有辨識度,再加上演技不錯,最近熱度不低。另外一個則是從來不缺話題的王梵,節目組挑人的眼光確實不錯。

至于寧艷,她最近因為各種男神的愛慕話題度可以說是沖到了熱搜榜上,無怪節目組會邀請她。安染,呵,知名影后,而且自己的各種產業彩妝類等都是做得風生水起,在娛樂圈里的地位和白慕差不多。

安染踩著點到,戴著大框墨鏡,氣勢和白慕記憶中一模一樣。雖然寧艷那種萬人迷的氣質能吸引到各種男神,但是從白慕的審美來看,她還是更加欣賞安染這種。

嗯,主要是不大欣賞那種把期待放在男人身上,而不去自己變強的人吧。白慕看多了這種人,自然興致缺缺。

導演出現,笑瞇瞇著讓他們抽簽。王梵和李珉誥的敵對已經明顯得不能再明顯了,白慕默默地低下頭,覺得節目播出后寧艷恐怕又要被討論一番和這倆個男神的關系了。

結果出來了,王梵和楊依衣,寧艷和李珉誥,白慕和安染。安染沖她齜牙,白慕淡淡一笑。

寧艷微微蹙眉,看向導演。每一組男女都要同居一段時間,而這段時間他們身上沒有任何錢,只能靠做任務的獎勵來勉強生活。

他們自己上前抽了幾張卡,然后攤開來看。一共三張卡,上面是各項任務。

這個節目很明顯就是讓人磕CP的,能是什么樣的任務。比如說安染抽到的這幾張卡,什么‘公主抱,轉五圈’,‘一起吃一根餅干,直到吃完’等等,白慕是真的要捂臉了。

該說幸好她的身份是男的么,不然和一個異性做這些東西真是心里硌得慌。

倆人商量了一下,決定選擇‘今天牽手總時長一小時’,這個看起來靠譜些。

嗯,雖然一共六個人參加節目,但是可以分開來看,畢竟六個人也就是住得近一點,但是鏡頭分開來拍,日常作息一般來說交集也不多,重點是男女之間的互動。這個任務完成倆人能庸置疑的,似乎這件事非他莫屬。

這讓王蘇州頭痛之余又有那么一丁點的感動。

因為在此之前,只有兩個人對他表示過如此強烈的認同。

一個是男的,職業是某房產公司業務員,叫王江。一個是女的,職業是某小學語文老師,叫張玉蘭。

前者林林總總揍過王蘇州不知道多少次了,但王蘇州不敢生出半點怨恨,還得每次跪在地上管他叫爸。

后者倒是沒有把王蘇州揍得服服帖帖的,但是她為王蘇州做了二十多年的飯,洗了二十多年的衣服,把前者收拾得服服帖帖。

至于秀秀,她沒說過這樣的話。

但只要王蘇州看著她的眼睛,說不說其實都已經不重要了。

所以面對江臣這份如同山一般沉重的期待,王蘇州是前所未有的為難。

他知道,如果他真的表示出絕對的抗拒,那么江臣定然也不會這么堅持。

可問題是王蘇州沒有辦法表現出絕對的抗拒。

這不光是他無法無視江臣的看重——這只是一個次要的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他過不去自己的心里這道坎。

這個世界上為什么有人想要做一只混吃等死的咸魚?

原因有很多種,但大部分都避不開一點。

人事多艱,他們躲不開也看不穿,所以無可奈何之下,只能選擇逃避。

王蘇州不是個很聰明的人,但他是個容易接受事實的人。他清楚地認識到自己并沒有什么超凡脫俗的天賦,只是蕓蕓眾生中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

之所以考上的只是一所二類本科大學,不是他不努力,而是他太努力了。

然而即便一個人再想做一只咸魚,他也絕對會有過想翻身的時候,并且絕不止一次。

地鐵進入隧道。

王蘇州看著地鐵車窗上自己那張模糊不清的臉,無聲地笑了笑。

誰讓我是義薄云天的蘇幕遮呢?

兄弟有難,我又怎么可能冷眼旁觀?

“老板,我是不是真的很沒用?”

“嗯。”

“你都不能騙騙我嗎?”

“不能。”

“老板,我如果好好干,你能不能幫我減刑,不對,是縮短勞務合同規定的時限。”

“可以。”

“那么我應該不會死在鼠一或是畫皮手上吧。”

“你放心,有書店護著你。”

王蘇州剛想夸贊一句“老板萬歲”,卻聽江臣后面又若無其事地接了一句:“你只會死在柳先生手中。”

沒給王蘇州再貧嘴的時間,江臣直接就掛斷了電話,只留下欲哭無淚的王蘇州傻傻地站在地鐵擁擠的車廂里,想象著兩萬年時間到底是有多么漫長,他又得干多少活才能還得玩這筆債。

至于剛才那個“解還是不解”問題的答案,江臣沒有再去確認的意思。

因為完全沒有必要。

如果連這點東西他都無法肯定,那他也不會選中王蘇州來當下一個冤大頭了。

这是什么狗屁话?宫萍忽然出手高大的黑衣人,到了那少女面前凶手一定还在这里,真相末明在下相托之事,姑娘切莫忘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也要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龙鼎界

尤小爱

龙鼎界

玖月

龙鼎界

酒精不加糖

龙鼎界

晨风沧岳

龙鼎界

萌新山鬼

龙鼎界

罐脾金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