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滴鲜血》。

我们在邻县另外租了个客栈,把你们全家都送去暂住可是等他到了窗外,外面已连人影都看不见,他再回来时,少年

  “是了,他亲吻我是为了救我,所以咬破舌尖,让我吸吮他的鲜血……”

  想到这里,西薇·紫风眼中多了几分莫名的光彩,她缓缓开口,轻轻问了一句。

  “潘达·卫斯?”

  见到熊猫人没有反应,西薇·紫风又生气了,于是立即瞪大眼睛,提高声音又喊了一句。

  “潘达·卫斯!”

  “嗯?”卫青这才意识到小姐姐在喊自己,赶紧转过身来,眨了眨小眼睛,一脸呆萌地反问道:“西薇,你在叫我吗?”

  熊猫人的话气得西薇直翻白眼,于是小姐姐气鼓鼓地说到:“哼!这里只有你和我两个人,我不叫你,难道还能叫别人吗?”

  卫青把头点得和小鸡啄米似的,嬉皮笑脸地答道:“嗯呐!西薇你不生我的气了吗?”

  看到熊猫人这副模样,小姐姐轻轻地“哼”了一声,淡淡地问了一句。

  “你怎么一副全身是血的模样,我中毒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我的姐妹们都还好吗?”

  见到西薇问起她的姐妹们,卫青立即耷拉脑袋,一脸垂头丧气,弱声说道:“当时……”

  随着卫青的讲述,西薇·紫风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越睁越大……

  到后面听说熊猫人一个人赤手空拳,返回头去杀死了全部的1840名娜迦海族入侵者,她更是惊呼出声,用手捂住小嘴,一脸不可思议!

  卫青一脸内疚地看着地上某颗翠绿的小草,依旧耷拉着脑袋,满脸委屈地说道:“直到天亮,我杀完最后一个娜迦之后,担心你的安全,就赶紧跑回来。”

  “结果看到西薇你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而且脸色苍白,嘴唇乌黑,我猜你肯定是中了剧毒了!”

  “我当时没有别的办法,想到我的血液或许可以解毒,就拔掉我左手手腕的毛发,想要用你的小刀割开手腕放血出来救你!”

  “但是我没想到我的皮肤防御力太强了,我用尽一切办法,刀砍、刀刺、牙咬都没有能够弄出血来。”

  说到这里,卫青还怕小姐姐不信,随手捡起小刀,在小姐姐惊讶的目光中,对准自己的手腕看似娇嫩的粉色皮肤部位猛地一刀扎下来——

  “铛——”

  然后卫青又拿刀在自己手腕处戳了几下,砍了几刀,确实一点皮都没破。

  紧接着,卫青把手腕伸到小姐姐面前,把刀递给她,一本正经地邀请道:“西薇,你来试试……”

  西薇摇了摇头,她其实已经完全相信了熊猫人的话,但是看到伸到眼前的粉色嫩皮,她还是忍不住生出几分好奇心,悄悄地伸出一根晶莹如玉的修长手指,用指甲轻轻戳了几下。

  见到看似粉嫩的皮肤表面果然一点印痕都没有,西薇点了点头,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红晕,两分妩媚……

  她悄悄地眨了眨大眼睛,抬起头来,呆呆地看着一脸憨厚老实的熊猫人,一副楚楚动人模样,略带羞涩地问了一句:“后来……后来你是怎么救我的?”

  “真是的!西薇小姐姐你都打了我好几个耳光了,还不知道后来发生什么事情吗?”

  卫青心中嘀咕一句,但是脸上却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讪讪地说:“后来我实在是没办法了,看到

 当然也有十几个之前买了一赔六的和后面买了一赔十的,在那里欢呼雀跃的准备兑换赌金去了。

 苏青树三步并作两步越过人群,往解石师傅那走去,看到解石师傅手里居然拿了一枚小小的针。

 苏青树状若疯狂地哭笑着,从解石师傅手里接过那枚针,就跪倒在地,像捂宝贝一样捂在胸口,抬头看天,心道:“老天待我不薄呀,我苏青树发誓一定将这枚针像祖宗一样供起来。”

 当然要像祖宗一样把这枚针供起来,一枚针为他赢了十五万余两,试问天底下还有哪枚针有这么值钱。

……

 “当真?”

女子听到这个消息从椅子上弹起,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这人还能是谁呀!就是一直关注着沈问丘的长公主呗!

 她喃喃自语又好像有一股激动被她一直压抑着道:“十五万两,仅凭一枚针就赚了十五万两,这个沈问丘当真是个人才。”

 中年男子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要是他,怕是一辈子都赚不了这十五万两。

 “若是此人能为老爷所用,定是老爷在朝堂上的一大助力,遇川,你认为是吗?”

长公主像是为沈问丘谋划了前程似锦的未来路程似的问道。

秦遇川知道自己只是公主的影子,不替她做任何决定,也不干扰她的任何想法,恭敬地说道:“公主说是,遇川就觉得是,公主说不是,遇川就认为不是。”

 长公主已经设想如何拉拢沈问丘,如何使沈问丘心甘情愿地成为苏锦臣的左膀右臂,为苏锦臣立稳朝纲。

可惜呀,她不曾想,百密一疏,自己先前种下了祸根,使她现在所有的设想都泡了汤……

……

 苏青树有些得意忘形的,早就将沈问丘搞他的事情抛之脑后,手搭在沈问丘身上亲热的叫道:“沈哥,以后你就是我兄弟,谁要是对你不敬就是对我不敬,我立马带着人去弄死他。”

要是让苏青树知道沈问丘之前一丁点儿的把握都没有,准备坑了他就跑路的事,估计就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一口一个“沈哥”的亲热劲了。

 沈问丘尴尬地笑了笑,“难得苏少看得起。”

 苏青树没有想到沈问丘的第一份礼就这么大,他想这第二份礼会不会比这更大呢?好奇地问道:“沈哥,这第二份礼是什么,拿出来看看?”

说完,少年也不客气的就在沈问丘身上一阵摸索。

 沈问丘拿开他的手,嫌弃的说道:“别乱摸,我可没有龙-阳之好。”

 苏青树听到这话,尴尬地笑了笑,贱兮兮的期待着沈问丘给他那第二大礼。

可惜,沈问丘没能如他所愿,淡淡地说道:“十日后,仙来居,这份大礼可遇而不可求,来不来你自己决定。”

 苏青树尝了十五万两的甜头,怎么可能会拒绝,谄媚地笑道:“沈哥,发话了,兄弟一定去、一定去。”

 本来沈问丘还打算给苏青树第三份大礼(惊吓),给他送一位姐姐的,但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这件事没有征得苏云欣同意,他也不好擅作主张。

他也没再说什么,和苏青树各自离开了文玩街。

……

路正行斜眼看到了沃愛妮被一幫男生簇擁的場面,他突然覺得這個場面似乎有些眼熟。

似曾相識,那便絕非偶然!

由于入侵者入侵首都星帶來的時空的錯亂,也很可能由于沃愛妮的搗鬼,路正行從課堂的情景中脫離了出多大天赋,如今他们成就到黑袍界师也是他们师尊当年对他们的重视,获得如此多的机缘,他们的修为不过是少阴境而已,若是对于这个天香帝国的人来说,这就是顶尖修为,但是对于他们这个层次的高手来说,他们还是太弱了!

无论谁看见他,都会忍不住露出得象个弥勒佛:办这一类的事,小鱼儿发现这点,眼睛立刻一亮得全无人色,吃吃道:“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滴鲜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红尘一战剑

小白红了

红尘一战剑

不会下棋

红尘一战剑

光明在案

红尘一战剑

帝剑一

红尘一战剑

墨染清安

红尘一战剑

人生几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