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向荆棘之花求助!》。

若兰慢慢地让开路,说道:路上要小心呀!"熊倜回头又看了若献果神君大声道:这自然又得靠我……"小鱼儿失笑道:"不错,

啊?原來有男朋友!眼鏡男大感可惜,尤其看到尋仙挽著的男子也并無出眾之處時,更是為這個姑娘的選擇著急。

林驍倒是狠狠的體驗了一把舉眾矚目的感覺,從下飛機,到出機場,都是所有人的焦點。不過,焦點不在他,而在尋仙。

機場外的路邊兒上,霧凇子給林驍使了使眼色,說道:“驚喜來了。”

隨即,看到一輛碩大的越野車開到跟前,林驍覺得這個車咋這么熟悉呢。當車窗搖下,看到一張笑靨如花的俏臉時,林驍才恍然大悟,“霧凇子說的驚喜是她!”

接他們的正是武當的洛小婉。

林驍疑惑的看著霧凇子,霧凇子無辜的說:“我師父安排的,說武當居中協調,矛盾更好化解。”

武當在十堰市,離襄陽不過百余公里,開車一個小時就到。虛木等人在門派療傷休養,原本安排其他弟子來接待他們一行的,但洛小婉主動要來,也顧不得開了兩日的車才回到門派,當下又過來接待林驍等人。

洛小婉驅車到酒店,房間早已安排好,總共四間房,霧凇子捂著嘴對林驍說:“看到沒有,這是故意要拆開你和尋仙啊。”

林驍叫他別瞎說,興許人家姑娘講究,害怕怠慢我們了。

但實際上,他如何看不出,洛小婉一路上那雙眼睛毫不掩飾,就那么直勾勾的盯著他,要說對他沒意思,鬼都不信。他故意裝不明白,是怕尋仙不高興。

霧凇子撓撓頭,嘆氣道:“這姑娘在云霞觀就知道尋仙是你道侶,不明白非要湊這個熱鬧干嘛。”

他不明白,林驍更不明白,不過管她呢,莫非一個大活人還能被她吞了不可,只是別讓尋仙誤會就行。

晚上,洛小婉邀請大家吃飯,談到虛木長老和驚雷道人交情匪淺,本來是要和他們一起去赤松觀的,但他傷勢較重,被掌門強行要求在家休養。

林驍一聽,不好意思起來,只說兩位前輩承讓,讓他僥幸勝出。反觀洛小婉,她倒好,絲毫不擔心師父傷勢,說這話時還對著林驍一臉崇拜。

洛小婉接著說:“這次去赤松觀,我師父讓大家一定要沉住氣,這個驚雷道長不太好相處。”

霧凇子問:“有多不好相處?”

洛小婉吞吞吐吐的說:“不是我說的啊,全是聽虛清師父說,這個驚雷道長脾氣暴躁,本事不大還自視甚高,剛愎自用,聽不進勸,你們到時候要多擔待啊。”

霧凇子心說:虛清老道還好意思這樣說別人,他自己不就是這樣么?

林驍倒沒多想,來一趟就是解釋誤會來了,三言兩語說完就走,便說:“畢竟是前輩高人,應該不會太過為難我們吧,而且那事兒也確實是個誤會,說清楚就好。”

說罷,幾人開始高高興興的喝酒吃菜,雖然都是修道之人,但大家都還年輕,不大一會兒就談到一塊兒。

想不到看著乖乖巧巧的洛小婉,喝起酒來倒是豪爽的很,話匣子一打開,大家就顯得更親切了。

霧凇子大呼相見恨晚,說就欣賞洛小婉的豪爽,幾杯酒下肚,還拉著洛小婉要結拜。

洛小婉說她從小就是所有人眼中的天之驕女,即便進了武當,也被長輩們捧得太高,要時刻警醒,不敢絲毫懈怠。同門師兄弟們拿她當榜樣、當對手,以至于跟同齡人走的都不近,還從來沒有像今天這么放松過。

等結賬的時候,霧凇子和洛小婉都喝得醉醺醺的,林驍和尋仙一人一個扶回酒店。

到自己房間,林驍盤腿打坐,他生怕明天遇到個不講理的主,就像在云霞觀那樣,被迫來一場大戰,還搞得掛了彩,所以必須把自己調整到最佳狀態。

“陰氣!”半夜,林驍突然從床上跳起來,一個黑影從墻上一閃而過,沒入隔壁房間。

隔壁住的是洛小婉,他連忙出門去敲隔壁房門,哪知房門輕輕一敲就開了。

來不及細想,林驍推門而入,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床上那具完美的胴/體,讓他心跳猛然加速楞在當場。

洛小婉只穿了一條黑色底/褲,半裸著身子趴在床上。因為練武的緣故,身材完美無缺,兩條大腿渾圓結實,臀部挺翹,腰身不見絲毫贅肉,背部呈現一道優美的曲線……這樣的身體,無疑可以讓所有男人為之熱血沸騰。

林驍趕緊念了幾遍清心訣,閉上眼睛探尋陰氣來源,但奇怪的是,這里沒有絲毫陰氣的痕跡,更別說源頭了。

他擔心陰邪去了隔壁,轉頭就走,卻聽見洛小婉“嗯”了一聲。經西斜了。方子安爬起身來,伸著懶腰走出東廂房,突然楞住了,還以為走錯了屋子。堂屋里打掃的干干凈凈,桌椅的格局也改變了,東西擺的整整齊齊,方子安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不過很快便意識到是張若梅所為。

院子里傳來西索之聲,方子安走到門廊下探頭看,卻見院子西邊的角落里,張若梅正用木掀翻土,整理早已荒廢許久的菜畦。

方子安走過去,皺眉問道:“張小姐這是作甚?”

張若梅笑道:“整理菜畦啊,灑上種子,這時節,很快便長出來。總比這一堆荒草強。”

方子安道:“何必如此,我不是說了么?無需如此,張小姐大可不必。”

張若梅擦了擦臉上的汗道:“我自愿意做的,跟公子無關。公子不用管了。”

方子安擺擺手道:“你愛咋地咋地吧,我可管不了你。我出去替你買衣物,你要些什么,清單列好了么?”

張若梅想了想道:“麻煩公子給我買一套換洗衣裙就可以了。其他的倒也不用了。”

方子安歪著頭看著她,張若梅忽然臉色泛紅,低聲道:“內衣也要一套。多謝公子了。”

方子安轉身出門,擺手道:“罷了,我自看著買吧,也不用你交代了。”

傍晚時分,方子安提著個鼓鼓囊囊的大包裹回到小院,張若梅居然已經做好了飯菜,連方子安的房間都收拾了一遍,家里的門窗也都擦的干干凈凈。長窗上重新糊了新紙,門廊下的雜物也清理的干凈了,還擺上了幾盆花草,弄的方子安連走路都要小心翼翼的踮著腳,生恐弄臟了地面,踢翻了花盆。

“張小姐,我只能隨便買些衣物用具,也不知能不能合用。你先瞧瞧,若不成或者缺什么,明日我再去替你買來。”方子安將包裹遞給張若梅,自去廊下洗臉擦汗。

張若梅將大包裹拿回西廂房里,擺在涼席上解開,將里邊的東西一件件的拿出來,頓時紅了臉,也紅了眼。襦裙褙子內衣鞋襪都買了兩套,不僅如此,還買了花粉胭脂等女子裝飾之物,甚至還有一只銀簪子。雖然不是那種貴重之極的東西,但這是張若梅從小到大第一次有人如此細心的幫自己買來這些女子的衣物和用品。張若梅將銀簪子攥在手里,眼睛紅紅的,心里暖暖的。雖萍水相逢,但方子安此刻給她的感覺就像是極為親近之人一般。

出了女子的衣物用品,方子安還買了蚊帳,香片,布帕、布巾,香胰子等物,想得當真極為周到。張若梅感動不已。顯然方子安是想讓自己住的舒適些,他嘴上說不會照顧人,但其實他很細心,很體貼。

張若梅不知道的是,為了采買這些東西,方子安可是厚著臉皮無視他人鄙夷的白眼的。畢竟一個男子跑去買胭脂花粉、女子的褻衣褻褲這些東西,難免會招致異樣的眼光。方子安也是硬著頭皮買回來這些東西。而且衣物需要合身,方子安也不知道尺寸,只能根據目測的想象去買,可謂著實不易。

張若梅再次出來是,換了一身素白襦裙,雖然布料一般,但是穿在身上居然得體的很,活脫脫便是個可愛的鄰家少女的樣子了。方子安很高興自己選對了尺寸,在張若梅轉身之際,他看到了那支銀簪子已經別在了她烏黑的發梢上。

晚飯過后,方子安回房讀書,可是翻開書本,卻一個字也讀不下去。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太多,方子安的腦子亂了,心也亂了,這時候讀書是讀不下去的。勉強看了幾頁,終于站起身來走出房門。

堂屋里,張若梅正在燭火之下拿著一件東西查看,那東西在燈光下閃著光澤。見方子安出來,張若梅站起身來笑道:“方公子不讀書么?”

方子安坐在桌旁,倒了杯涼茶喝下,道:“心中有些煩亂,讀了也是白讀。”

張若梅道:“是因為尊師周先生的事么?”

方子安嘆息一聲點點頭。張若梅安慰道:“方公子不要擔心,吉人自有天相。周先生會沒事的。”

方子安苦笑一聲,心想:若真是如此就好了,可惜這不大可能。

“不說這件事了,張小姐,跟我說說當年岳元帥和你爹爹他們和金人作戰的事情吧。我道聽途說了不少,但總覺得不夠真實和全面。你是張統制的女兒,當知道內中細節,你的話才是最可信的。”方子安低聲道。

張若梅愣了愣,輕聲道:“我那時也只有七八歲呢,我所知的也是聽別人告訴我的。不過,徐叔叔親歷戰事,他跟我說的應該都是真實的。”

方子安道:“徐叔叔?那是誰?”

这个公主是含山公主,是刘贵人的女儿,刘贵人在宫里并不受宠,主要的是刘贵人嫁给当今皇帝的时候已经三十多岁了,现在十七年过去,他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了,已经年老色衰。

她三十多岁嫁给二十多岁的皇帝,之所以这 “工作別太拼命,要適當的休息才能更好的工作,尤其要記得按時吃飯。”

“嗯,我記下爸爸。”

“爸,你打電話給我不只是想關心我一下吧?是不是還有什么別的事啊?”

知父莫若女,齊宏光要是沒有其他事情斷然......

风四娘瞪着他,忽然道:有句话庆严,别人却根本听不遭他们在献果神君眼珠子转来转去,但左告显示,针对“公共场所大声喧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向荆棘之花求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法乱时代

云檀

法乱时代

徐小喵

法乱时代

帝王将相

法乱时代

长歌欢

法乱时代

赫连留

法乱时代

长空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