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各方膜拜》。

金仙奴面上本是满带骄傲自信之道:据闻石观音乃是江湖中少见

他并不是去看那些美丽的化形妖兽去了!

而是玄妖阁时常会出现妖族的青年俊杰,他想要见识见识这南妖域的妖族青年强者。

玄妖阁占地很大,堪比一座宫殿,江景走进其中,立刻引起了里面化形妖兽的注意。

不过,大家也并没有把太多

尤其是神仙居,在天气已经进入到了十二月之后,以渐寒冷。大街之上穿着棉袍的人开始越来越多了,但不管外面多么的寒冷,神仙居中依然是四季如春一般的温暖,甚至有些雅间和包厢都不得不打开窗户,以透透热气。

这一切,自然是因为火炉的原因了。

无花神色不变,又笑道:你自也段仇恨已应该随着那一战而结束

“狗子,你怎么看?”

  “我看个锤子啊?你还不如去问问那个紫夏,看她知道什么实情!”狗爷白了他一眼。

  此时见到语无伦次的千雪,紫夏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了过来,她就知道千雪肯定组织不好语言的,最后还是得让自己来说。

  林肃知道这事还得让紫夏来,在她的清晰叙述下,前者有些骇然,这恐怕是自己听到最离奇的事情,但又没有办法去佐证。

  原来在紫夏和元柳带队下山之前,她就偷听到了这样的一些对话,是来自总掌门和元柳的,前者让元柳此行下山务必去寻找各种各样的丹药和药材,最好是能够制成修为大增的成品,这原本也没什么,并没让她太在意,只不过这样的小事为什么瞒着自己?让自己也参与不是更好更快吗?

  但后面的对话却让她无比的惊悚,总掌门告知元柳,咱们这个天道快撑不住了,必须再给它祭祀一些肉人,所谓肉人就是用丹药强行灌注,瞬间让人修为暴涨,但又没什么实际作用的人,用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喂饱天道,以防止它过早进行天人五衰。

  林肃听到这里时便已骇然,敢情青玄门也干这事?为了救活天道,就要牺牲别人?这个天道不行,就换下一个呗,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所以说,这就是你说的青玄门背叛了我们这些弟子?”林肃挑了下眉毛,这事确实比较严重,严重影响了青玄门的声誉,这和魔宗也没多大的区别了。

  紫夏只是点了点头,继续述说起来。

  但她没想到的是,当日偷听的人不止她一个,还有一起随行下山的其他大峰弟子,人家也不是傻子,分分钟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于是下山之后,这名弟子暗中告诉了其他的弟子,导致了所有人的恐慌,元柳刚开始还觉得奇怪,以为他们是第一次下山害怕,后来才询问了其中一名弟子,这才得知当日被偷听了。

  于是当场闹掰了,因为谁也不想成为天道的殉葬品,还不如趁现在赶紧跑,只不过元柳的修为高过他们,几个回合不到全场除了紫夏,其余人全都丧命。

  后者见此知道自己也逃不过,便和元柳打了起来,只不过紫夏的剑气太霸道,强行和元柳打了个平手,最后元柳只能无奈的看着紫夏逃走,回到青玄门后谎称紫夏叛逃,并且杀了其他的弟子,但他并没有告知总掌门这件事情已经泄露。

  “那为什么说这个世界都是假的?这片无尽大陆不存在?”前两个问题林肃都了解了,但第三个问题着实让他摸不着头脑。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天道最终也会陨落?”紫夏反问了一个问题。

  “可能它自己也有寿命吧?”林肃不太确定。

  “那是因为我们当下的这个天道,是诸多天道里最垃圾的一个,它的等级最低,在它之上还有更多永恒存在的天道,它们不会死;而我们当下所存在的这片无尽大陆,不过是那些天道用来驱逐一些犯人的地方,是位于整个大千世界最边角的小角落!”

  “这些也是你从总掌门那里听来的?”林肃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是的,他告诉元柳的,因为他想让元柳继承青玄门下一任总掌门的位置,所以对他很是信任;而据总掌门所述,这是天道告诉他的,让他尽量给自己补充一点能量,”紫夏双眸有些黯淡。

  林肃长长的呼了口气,今日之事闻所未闻,但他还是有一个最终的疑问,这个天道撑不下去了,换个天道不也一样吗?这之间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紫夏很确定的说着。

  这个天道属于所谓的正道,只要将来正道弟子想要飞升,那么此天道就会网开的想法了。毫無疑問,這家伙的背景不簡單。要么背后有強大無比的靠山,要么自身來歷驚人。總之,這些大佬是徹底忌憚里,并想要討好羅依云,為她的酒樓不斷宣傳,影響力甚至到了海外。提起東方,許多人想到的代表物就是東云和西云酒樓。

……

“先生,您要走了嗎?”

在那個青年面前,一向從容不迫的女子又仿佛變成了那個少女,仰頭看著先生,那樣可靠的存在。

“是啊。”青年淡淡一笑,面容如從前般,看著她便有種如沐春風之感。“這樣好的地方,不出去走走,太可惜了。”

羅依云沉默片刻,道:“好吧。先生,我暫時走不了,西云酒樓還有許多事情。”

白慕看到她眼里的渴望,曬笑:“可以一起走啊,畢竟你不是早就準備好人接班了?去別處看看,說不準你能獲得許多靈感呢。你不是說,想要各地開遍你的酒樓嗎?”

羅依云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先生所言極是。那,我去收拾一下包袱,馬上過來。”

上海的一座庭院悄然關了門,上了鎖。十年過去,也是時候離開了。

下一站,是南京。

白慕早買好了火車票,她們拎著小包到了一個寬敞的包廂里,火車上這時還沒人。包廂里有洗手間,兩張單獨的床鋪,設施應有盡有,在這個時候算是十分高檔的了。簡單收拾了一下,羅依云透過窗戶看到有人開始陸陸續續上火車了。這里的隔音效果很好,一點噪音都傳不進來,因此很舒適。

“先生,要睡一會兒嗎?好像是下午才能到吧。”

白慕笑了笑:“無妨。等一下你看看風景吧,外面很美。”

羅依云乖巧地點了點頭,問道:“等一下午飯火車提供嗎?”

“是的。”

羅依云眼睛亮了亮。這時候火車緩緩開動了,羅依云趴在窗戶上,迎著風,看著經過的一片金色的麥浪,黑發隨風舞動。白慕安靜地看著。她很久沒坐過這么慢的火車了,這時候的一切都是慢的,可以去靜靜地享受。

到了中午時間,白慕叫了羅依云一聲,倆人出門到了旁邊的車廂餐廳里用餐。

“我想看看做飯的地方,也許可以學點什么。”羅依云看著白慕說道。

“你去吧。”白慕笑瞇瞇地點了點頭,羅依云便迫不及待地走了進去。

現在廚師正在做冬筍肉圓,南京名菜。浸泡好的糯米擺在一邊,剁成末的香菇和冬筍放入鮮醬油,鹽,和幾個雞蛋一起拌勻,再放入黃酒和小蔥。搓成丸子,在外面裹上糯米,然后放入蒸籠上沸水蒸二十分鐘。

爽口脆嫩的鮮香肉圓做好了,打開蓋子,熱氣撲到臉上,讓人口水直流。羅依云認真地做著筆記,這道菜不僅味道鮮美,而且有營養價值,她十分感興趣。

白慕夾起一個小肉圓放到嘴里,入口即化,肉香在嘴里溢出來,軟糯的口感讓人回味無窮。

接下來是黑廊侯府玉板湯。玉板就是竹筍切成的片,兩片竹筍夾著一片火腿,海帶絲捆起來燉湯。湯香味撲鼻,羅依云記好筆記后,把湯端給了白慕。

白慕拿起白勺,喝了口湯。味道鮮美,肉的香味被充分燉出來,燉爛的火腿肉和甜脆的竹筍片被海帶絲完整地包裹著,白慕夾起一塊,放到嘴里,細細品味,眼睛瞇成了一條線。

白慕沒吃很多,和羅依云一樣,淺嘗輒止。倆人吃完后到了包廂里休息,沒過幾個小時就到了南京。

羅依云找到了一家酒樓,在里面成為了一個普通的小廚子。她跟著學菜,白慕與此同時在南京游山玩水,過了一段時間便獨自離開,前去天津,而羅依云則是在這里籌劃起了第三家酒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各方膜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痕心梦世I魔龙传说

懵逼的小萌新

痕心梦世I魔龙传说

三更听雨

痕心梦世I魔龙传说

糖醋荷包蛋

痕心梦世I魔龙传说

栖七

痕心梦世I魔龙传说

暴走的厨子

痕心梦世I魔龙传说

爱吃嫩草的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