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小巷情节》。

陆小风一把拉开了车门,车厢里的座位上竟赫然摆着双银钩雪人的脸是圆的。他正考虑着该在什么地方嵌上这双眼睛,他多

一記直拳狠狠朝著最前面一個家伙的胸口砸了過去!

“砰!”

這一拳結結實實砸中。

那惡魔士兵整個人倒飛出去,咣當一聲裝在后面的墻壁上。

整個房間似乎都顫抖了兩下。

可是也僅僅如此而已。

那家伙機械似得從地上爬再鬧了!再有幾個小時我們就能離開華夏,到時候他的命是你的,你想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現在還不是解決他們的時候,留著他們說不定我們還能用的上!”

“邁克!我真的弄不明白。我們這次的目標是這個女人,為什么還要帶著張良累贅呢?如果沒有他們的話,我們應該已經......

我细细的研究合同,没发现什么异常,和草稿一样,签完字,自己留了一份,另外一份没找到顺风快递,就发了邮局寄给他们。

   吃完饭去网吧,我继续更新一篇,然后给小刘留了消息,告诉他合同已寄出,如有消息请回复。

我忍住没把这个消息告诉读者,等人家消息再说吧。

   我就开始一边等待,一边更新复习功课。第六天中午,照例打开了qq,我终于听到了熟悉的滴滴声,是小刘的消息。他告诉我,已经决定开始推广,让我把第二卷更新完毕后停止更新,他们会在网站上做实体书推广广告,我问他到时候能不能让我看下封面,他告诉我可以。

   这几天可把李威廉忙坏了,一边催促小刘和小说作者的事,一边联系出版社渠道销售的事。终于把前面的事情做完了,接下来就是和作者单独聊聊了。在收到合同的第二天,他按照约定的时间,联系上了我。

这次李威廉自己申请了一个qq号,有些事情可以让小刘谈,有些事情就只能自己来说了。

  “你好,文清(他看到了合同的签字)!”李威廉一个平常的开场白。

  “你好,李总!”我打了一个微笑的表情,毕竟现在人家是老板呢!对于他我还是了解了一点的,很有魄力有商业眼光的一个人。

我想说:兄得,这次你找对人了,让人不会再把你的心血给买走了!

  李威廉给我讲了他的想法,我觉得挺好的,就是很有道理,也完全站在我的角度。主要问我有没有后续章节的内容,他准备先推出第一卷,看看反响,如果好的话,就连续推第二卷,然后一直出。

我都一一回了他,和他聊了两个小时,把大概的基调都定下来了。末了,他突然问我是不是学校老师,我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告诉他有机会见面就知道了。

  第二天,我继续按照自己的时间去更新故事。当我打开网站的一瞬间,惊讶了!我的天,一条醒目的红色标题,网站出书了,大体内容就是网站联合盗墓小说作者一起出版实体书,然后告诉大家网站会对每一位作品好的作者给予支持。

  我惊讶的不是这个,是看到这条内容的回复,达到了三十万条,我还从没在网站上看到这么多回复的。

  我赶紧点开,发现谈论盗墓小说的比较多点。一页大概有一多半内容是问什么时候书能出来的,还有就是其他作者咨询他们的自己的文章的,总之大家很踊跃。我在想,难道我推动了网文的发展了吗?

  第三天中午,我正在更新小说,榕树下小刘的qq消息发了过来,他告诉我盗墓小说的封面出来了,让我去邮箱看看。我登陆申请的邮箱,看到一封新邮件,打开,这时候网页打开速度特别慢,我等的老着急了。

   终于打开了,我笑了,这真的是冥冥中注定的么,和前世的封面这么像,只是作者那里变成了西北三叔,算了就这吧,毕竟我也是个剽窃者。我 回复小刘,这个可以,就他吧。

  然后当我更新完小说的时候,我退出来准备看下今天的读者回复的时候,我又震惊了。这才多久就十万的回复了,我看了几页,大都是在问实体书什么时候出,后面的内容会不会在书里,还有人问还会不会在网站更新了。

我回复大家,因为签了合同,第二卷的剩余内容还是会在网站更新完成,第二卷后面的内容就要在书里面看了。

   就这样我在一个礼拜之内,将第一卷和第二卷的内容做好文档全部发电子邮箱给了小刘。小刘告诉我,书出来之后会先寄给我,我连连表示感谢。

  终于在5月10日,我更新完了第二卷,告诉读者们,第二卷更新完毕,以后大家书里面见,很多人表示会去买书看。这个年代,网络还不发达,很多人还是只有买实体书看书,不像后世的手机、Ipad等等能看电子书的载体。

  这都快过去快半个月了,也不知道书出来没有,我心里想着,他会不会骗我,我就在那里胡思乱想,不至于啊。

  第二天中午,由于暂时不上班了,我就复习完功课准备出去吃饭。这时候,永涛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包裹,向我走过来。我看他脸上不怎么好,皱眉的,他走过来,把包裹丢给我,然后就进宿舍去了,也没说一句话。

   我也没当回事,打开包裹,我看到了四个大字,我的小说出版了!这小刘只说寄出来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哇噢!老子也成为一名作家起了玩心,全力逃窜。

负伤逃窜了大半天,日渐西斜,李衍已经远远望见了一面绵延的古老城墙。城墙比起郑国或者韩国要矮很多,不少地方胡乱地用黄泥修补,日晒雨淋之下隐约有垮塌的迹象,怕是连李衍一剑都扛不住。

不过李衍可不会手贱到真的拿城墙试剑,这道不堪一击的城墙对李衍来说无异于是免死金牌。只要进了城里往人群中一钻,九魂二人投鼠忌器之下,必定不敢再追。

“哥,你怎么又来了,我东西都给他了。”李衍感受到二人再度追来,心头万马奔腾。

九魂脸色有些古怪,搜了九崇的身之后,他也意识到自己被摆了一道,咬牙切齿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欠债?好办!把债主杀了就不用还钱了。兄弟,我送你去会会你的老情人!”李衍胜利在望,镇鬼向后一挥,斩伐之力混杂着流云剑气向二人疾驰而去。

或许是自知理亏,九魂飞身上前,一条巨大的蛇影飞出,狠狠迎上了这道血红色剑气。九魂置身于蛇影之中,他引以为傲的道术在和剑气接触的瞬间疯狂溃散,吓得他亡魂皆冒,一边加紧催动玄气维持道术,一边寻找脱身的机会。

九崇同样心下骇然,他和九魂相识多年,当然看得出他没有留手,心底一阵后怕,暗自庆幸先前没有一怒之下与之硬拼。拿多少钱办多少事,就算能和他拼得两败重伤,吃亏的依然是自己。

“你也要我还钱?”李衍左手神泣递出,速度催动到了极致。

倒不是说李衍突然厉害到足以同时迎战二人,而是他现在毫无保留地施展修为,这等状态并不适合久战,至多不过坚持个几刻钟罢了。

“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九崇也看见了不远处的城墙,只得硬着头皮接剑,然而马上就传来了他的惊呼,“什么东西!”

有了九魂的前车之鉴,九崇哪里还敢大意,确定了这把剑上什么都没有,这才在左手上覆满玄气接剑。哪知九崇刚递出的左手像是摸到了烧红的铁块一样,以极快的速度缩回,同时拼了命侧身闪避。

九崇想不到也不敢想,这把剑除了和李衍心魂相连之外,确实什么也没有,只是单纯很锋利,锋利到足以不借助任何外力轻易破开玄气防御并且伤到自己的程度。

冰冷的剑锋划破九崇的手掌,紧接着再度刺穿了九崇的左臂。九崇怕他横向斩断自己的臂骨,左肩用力一带,将左臂与神泣强行扯开。左臂上的伤口触目惊心,疼痛感阵阵传来,但没有伤及臂骨已是万幸。

九崇迅速点了几处大穴止血,不敢再托大接剑,紧接着右手探向李衍胸膛,右腿向上一踢,居然使出了一招撩阴。虽说有大衍玄策傍身,李衍也不敢用那啥接招,提腿格挡借力跃出,离城墙又近了不少。

九魂已经破开了那道血红色剑气,这番缉捕李衍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若是抓不到他或者追不回九鳞的尸身,九望的责罚倒是小事,九鳞、九无一死,九崇毫无疑问会成为九灵蛇族族长之位的唯一继承人,自己怎么可能有好果子吃。

九魂一念至此,恨不得马上将李衍扒皮拆骨,疯狂向着李衍追去。

然而李衍已经落入了城中一处还算繁华的街道,立于最高的一座阁楼之上挑衅道:“你们两个有本事继续追啊!”

二人顿住了脚步,对视一眼交换意见。在这里打起来必然会祸及平民,若是片刻之间斩杀了李衍还好。万一缠斗上一天半天,战火绵延个几百里,消息传出去惹怒风神秀、渡空那可就麻烦大了。

“你以为跑到城里就安全了?”九魂作势上前道,“打起来大家都会惹上麻烦,大不了一起玩完。”

“哈哈哈哈,怕风神秀就怕风神秀呗,说得这么委婉。”李衍嗤笑道,“我老大都跟风神秀干起来了,风神秀要能活着,早晚要来找我坐下喝茶聊人生。你不服就来,惹到风神秀,你们开明老祖第一个把你活剐了,然后挂在昆仑山顶上谢罪。”

“嗯?两个废物?腿软了还是不敢进来?不是嚷嚷着要跟我一起玩完?”李衍纵身一跃落入街道,所有人都远远避开,看热闹的也都躲了起来,透过缝隙偷瞄李衍。

九崇恼怒地看了九魂一眼,九魂还真不敢贸然进入人族的城池,更不用说在这座城池里大打出手。两人僵在半空面面相觑,十殿阎罗本就是风神秀等人的对头,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废物就是废物,腿软得治,尤其是中腿,不然在女人面前都抬不起头来。”李衍留下了这句话,将两只圣兽的尊严撕得粉碎,渐渐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小马道:这够不够我们住半天?二爷,你怎么这么不要睡觉啊?夕阳照着孤零零的白杨,也照着一岁,在六扇门的兄弟心目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小巷情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崛起都市

岳盈

崛起都市

阿夏和十一号

崛起都市

晚间八点档

崛起都市

乌龟战王八

崛起都市

摩北

崛起都市

二宝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