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阳神殿杀到!》。

他的目光愕然落在了蕭慈的身上,他的目光帶著幾分深邃和神秘,這一瞬間竟是讓蕭慈產生了一種若有似無的怪異感覺。

但是,蕭慈卻能夠清晰的感受到眼前這個不知是誰的男人身上所釋放出來的氣息固然是恐怖和強大,但蕭慈根本就沒有察覺到一絲他身上所謂的殺氣。

蕭慈的感覺倒是不差,再加上剛才他對林桑桑和蘇白二人的動作也沒有一絲的殺意,若是有的話,以他的能力,顯然是能夠第一時間就陷林桑桑和蘇白二人為死地了。

在這說,若是他真的有想要動手的意思的話,又何必在此時此刻大放厥詞?以他的能力,大可二話不說的動手,定能夠打得他們幾個人措手不及的。

盛羽立目光一轉,視線便落在了眼前這個男人的身上,她的目光中帶著幾分厲色,卻也有幾分明顯的打量之色。

盛羽立自然是不明白眼前的這個男人到底有什么目的?也并不明白這個男人對蕭慈到底帶著什么其他的想法,但她明白的卻是,這個男人如今應當是故意找茬的。

關鍵是這個男人還是身處在謝家之中,而這個謝家也是星空聯盟介紹他們過來的。盛羽立如今當真是不知道,到底是謝家有問題?還是眼前的這個男人有問題?亦或者是星空聯盟有問題?

若當真是星空聯盟有問題的話,那豈不是一個大麻煩嗎?

要知道,這星空聯盟在人族一州八宗之上,可以說是人族的中流砥柱,這人族的中流砥柱若是出了什么問題,那么人族豈不是遲早都會亂了嗎?

盛羽立目光一轉,視線便落在了蕭慈的身上。

她卻見蕭慈目光一沉,似乎是在沉思著什么似的。

此時此刻,蕭慈又在想這些什么呢?

是眼前這個男人的?還是有關于星空聯盟的問題呢?

而盛羽立身邊不遠處的謝小池的目光也是一轉不轉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不知道是為什么,眼前的這個男人給了謝小池一種莫名熟悉的感覺,這種熟悉的感覺是謝小池從而有感受過的,但他明明沒有見過眼前的這個男人,卻莫名的對他有些熟悉的感覺。不僅如此,他總是覺得這個男人像是在哪里見過似的,可一時間有些緊張,卻又讓謝小池想不大起來。

在場的所有人之中,就只有謝小池的年紀是最大的,蕭慈他們吃過的鹽還沒有謝小池走過的路多呢!

要這種,在謝小池年輕的時候,他在妖族中可是名滿天下的。

如今時代變遷,多少人已經不記得當年的事情了?但在口頭上一提起他們的時候,卻是歷歷在目。

謝小池還沒有反應過來的那一瞬間,他只覺得眼前一道熟悉的身影劃過眼前。

是‘咻’的一聲響起,卻只見盛羽立在眼前飛躍出去,她的掌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時候拿出了芳菲。

一條細長的水流在芳菲之上幻化而出,朝著眼前這個男人狂涌而去。

擅長控水的盛羽立,這對于水的掌控力可是天生的,而且,生為妖族公主,盛羽立的天賦在整個妖族中可以說是上乘的存在。

一眼就看見了盛羽立上前的身影,蕭慈的目光愕然一睜大,似乎是表現出來得有些詫異似的。

芳菲在盛羽立的掌控之下狠狠的朝著這個男人砸了過去。

男人周身的氣息再度發生了變化,僅只是那轉變的一瞬間,盛羽立明顯能夠感知得到,他氣息的轉變完全是針對自己的。

正因為是他周身氣息一變,盛羽立下一刻便感受到了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那一股巨大的壓力,竟是壓得盛羽立一時間喘不過起來了。

盛羽立目光一動,當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卻只見眼前的這個男人一瞬間釋放出來的一股氣息瞬間壓制住了自己的靈力波動的釋放。

盛羽立臉色一變,頭頂卻傳來了屬于他的幾分沙啞聲色,“鯤鵬妖?鯤擅控水,以你的控水能力,在歷代的鯤鵬妖怪之中可以說是非常出色的存在。”

盛羽立啞然。

她明明沒有外放出自己的妖氣,而只是運用了單純的氣力罷了,只是沒有想到,他竟然也能夠察覺出她妖族的身份?

別說是盛羽立了,就連謝小池也微微感受到了詫異。

他簡單的做出了一個抬起手來的動作,反手便想將盛羽立給一把推出去了。但剛才畢竟有了林桑桑和蘇白二人的前科,盛羽立一眼看過去,像是想到了什么。

她腰間上扣著的乾坤袋一動,盛羽立的手里不知是多了什么似的,當空便朝著眼前的這個男人一撒過去,動作凌厲。

一團白色的粉末當頭灑下。

而盛羽立也由此被推了出去。

盛羽立身形退去,卻見自己剛剛灑下來的白色的粉末悄然落在了他的身上。

可是奇怪的是,白色的粉末落在了他的身上之后竟然一丁點的反應都沒有,這便讓盛羽立有些不明所以的是......這癢癢粉落在了他的身上之后竟然毫無反應?

但盛羽立的目光卻是何等的銳利,她很快就感覺到他身上的變化了。

原來如此,,天子腳下,如何會發生這樣的事?”

莫均意味深長地看了莫寒一眼,道:“寒弟,你初到京城,自然對這里不甚知悉。我今日就告訴你,京城里暗流洶涌。

我們身為上駿府的公子,外頭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目在盯著我們。稍有不慎,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從你這幾日的行舉,并你絕上的本事,你若有意為了京城百姓,或是上駿府的榮名,出一份力氣。哥哥我這里有一樁重大任務,你可愿接?”

莫寒稍覺怪異,又同莫均道:“哥哥要給我分派任務?請問,是以哥哥的身份,還是七雀門的身份呢?”

莫均笑道:“好小子,連七雀門都知道了,看來打探了不少消息嘛。你有這樣的本事,若是不能為七雀門所用,可是大大屈才了喲。”

莫寒道:“哥哥倘有誠意,至少也得說一下七雀門是干嘛的罷。”

莫均笑道:“你難道不知么?”

莫寒道:“我如何知道?只不過聽爹爹與你談話,提到“七雀門”三個字罷了。”

莫均肅道:“你只要記得七雀門專職查案便可,其它的具體細節,合適的時候自然傾囊相告。”

莫寒無語,又道:“哥哥不愿說也沒事,但也該告訴我你是如何查到我那晚曾到過這里。而且還能順跡查到醉生樓,就連我住的哪號客房,你都一清二楚?若不是我正巧醒來,豈不是要被你們抓個現形?”

莫均道:“我方才已經說了,到了合適的時機,會告訴你的。眼下你只需聽我的就行。”

莫寒不滿道:“二哥可真會說笑,難不成你是我哥哥,我就得事事都聽你的不成?你什么都不讓我知道,卻想著使我為你所用?”

莫均道:“寒弟,真不是哥哥不告訴你,只是哥哥畢竟從職七雀門,這門里頭有規矩,京城里頭知道七雀門的寥寥無幾。可知這門里的一切事情都算絕密,你若有心求問,待我回去請示。那邊兒同意準許了,我便悉數說與你知可好?”

莫寒又道:“那邊兒?是哪邊?”

莫均白他一眼:“又來了。”

莫寒只得不問,只說:“哥哥能做得了七雀門的主么?”

莫均道:“自然做不得,但你的所作所為,我都會全然告訴門里的人,他們同意了,上頭得以準予,你便可入內。只是這并非那么容易,你需要幫哥哥查明賊兇,破了這賑災金失竊案。才能有入門的機會。”

莫寒笑道:“哥哥說得好似我多想入七雀門一樣。既然這么難,不如不讓我進好了。”

莫均道:“你可知京城之內,普天之下,凡是知道這一門的人,無不想著有朝一日能受七雀門門主的青睞。在你這里卻是這樣輕描淡寫。好吧,你既不愿,我不硬逼著你。你就說找我來,到底要做甚么?”

莫寒冷著幾個字:“我要去讀書。”

莫均斜眼看向他,眼眸帶有絲絲亮色。莫寒道:“哥,我沒騙你,我要讀書。”

莫均道:“好啊,府里有藏書閣,你盡可去拿。里頭頗有些古籍詩賦,你去賞鑒賞鑒罷。”

莫寒想了想,道:“藏書閣我去過了,里面的文言太難懂了,我需要一位先生為我講解。”

莫均道:“那你同母親說,母親定然會請先生過來教你。”

莫寒道:“我不想在家里讀,我要去私塾里讀。”

莫均細細瞧著莫寒,半晌才道:“哪家私塾啊?”

莫寒道:“就是后湖巷子南邊的那家私塾,具體叫什么我沒仔細看。”

莫均道:“你為何要去那家?”

莫寒道:“怎么?不行么?”

莫均道:“行是行,只是那附近近日來不太平,你確定要去那邊?”

又深望了莫寒幾眼,道:“還是你有意如此,你告訴我實情。稍后在母親面前,我才能為你說話。不然母親那樣謹慎,這幾日本就動蕩多事,你又剛剛回府,你覺得母親會同意你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去讀書么?”

莫寒見這莫均一副咄咄逼人的嘴臉,只好將后湖巷附近的人口失蹤一事,并那面館小二所說的一切,一字不落地系數告知于他。只遺去了大戰冷面人一節,心想總要留些密事,不能全叫他給聽去了。

莫均聽完了一字不語,出了會兒神,朝莫寒道:“你是懷疑那怪異之聲源自私塾之內么?”

莫寒點著下頜,道:“這是我親自查探而得。”

莫均道:“你可與哥想到一塊兒去了。你放才說的人口失蹤,我也早有關切。并且已然著手探查,只是沒有足夠的緣由去那紫麟書齋里查案。

好在你回來了,有了去書齋念書的借口,便可隨意進出書塾。也就能獲知第一消息。”

莫寒會意,暗推七雀門也該有所知悉。二人敘談稍刻,便一齊去了周氏房中。

周夫人正在刺繡,見莫寒與莫均同來,忙著站起身來道:“你兩個今日怎么有空來這里了?我正好要打發人給寒兒做一碗桂芝湯的。”

莫寒道:“母親不必操心,寒兒有一事,還望得母親準許。”

周夫人道:“你有何事?盡管說來。”

陆小凤的心又软了,慢慢的走过是他没有。他们两个人之间,仿

还没有走多远,从城南方向跑过来一大堆降仙官兵。

  这些人看到正在趁.乱.抢.劫.的就.杀。

  沈杰当然也在他们的视线之中,就有两个.骑兵迅速向着他.窜.来。

  在离沈杰还有二十多米,手中的大刀已经做好了起势,

  那神情就好像在.屠.狗.一样,而且特别的肆.无.忌.惮,

  随手就把一旁的一个老.头.砍.了。

  吴旻妮余光看到后方有人.头.滚.落,鲜.血.飞.溅.的场景,

  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为什么会这样?

  她的整个世界观在这一刻都被颠覆了。

  她被.吓.的脸.色.不仅苍.白.无.血,而且此时好像对什么都无.爱.了一样。

  她的脚步都快要.松.了下去,

  在这个时候她就感觉到一个强有力的臂膀一把.把.她.揽.上.了平车上。

  在他.抽.出.手的时候,也多出了两个落叶,

  向着后方猛的一掷而去,速度之快,

  这两个骑兵一直注意这边,也只能看到那边多出了一道手.掌.虚.影,连成了一片。

  与此同时,他们忽然间感觉到前方有两阵破空声.袭.来。

  当他们下意识的认识到不妙,还没有来得及做好反应,

  两人的.胸.口.就被击.穿.开来,鲜.血.瞬间.奔.涌.而出。

  马.还在向前冲,这两个人却被马越过倒在地上的摊子路障的时候,被重重的向着一侧甩落了过去。

  而在他们身后十余米的一个半.倒的摊子木头上。

  就有两片树叶钉进.去了几.厘米的距离,

  终于在失去了全部力量以后,那.弯.掉的.茎.叶.垂.落而下,

  从前部两侧边缘汇聚的一小.滴.血.液.轻.轻的.压.下着.松.软.的.叶.子,滴在下方青石板.夹.隙.的小.草.上。

  当吴旻妮再次回头看过去的时候,那两个追来的人全部倒在地上,

  那两人这个时候还睁着眼睛,好像发生了.恐.怖.的事情,那表情还保持着极.端.紧.张.的状态。

  她是.僵.着.头把视线又回到了正面,浑身不自觉的一直在.颤.抖.着。

  一旁的沈公子此时推着平车,简直就像以前发大水的时候,父亲救.菜地里的蔬菜一般。

  哪有平日里那个经常高冷的把自己关在内.院的公子的样子。

  从这

突如其來的阻斷,更是讓不少人一陣驚愕,但似乎也都在意料之中,畢竟這樣的決斗基本沒多大意義,因為其中一方的修為幾乎碾壓另一方,又何必去逞這個能耐?

只不過青年男子將這場戰斗看得極為的重要,畢竟是自己實力的見證,若是靠己方偷襲的話,他就不必大老遠親自跑來了,況且對他而言,尊嚴特別重要,當下更是怒不可揭!

這讓那位元王中期大為皺眉,看了看他后,又看了一眼不到數十丈的馮劍生,在前者眼里,后者此時已經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阳神殿杀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停转地球

夏沫北

停转地球

六如凡生

停转地球

九箫墨

停转地球

欢喜你

停转地球

牛奶花卷

停转地球

笑也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