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门山》。

图画般的山林间,还亮着一点点子钱钟书曾在人前大言不惭道:

到了上課的時間,王泱吩咐其余的助教重新排課,因為三個助教需要繼續靜修鞏固根基。她們的課王泱就代上了。

中午的時候荊老夫人和蕪帶著幾個成了家的女豹人,帶著各種事物來到王泱的院子。王泱鄭重告訴她們自己昨晚是收三個助教少女為弟子,不是她們想的那回事。

荊夫人笑呵呵的道:“老身知道啊!傳說古時兔族圣女長耳月也是這樣被東來的大夏神人收為弟子的。從此月圣女侍奉神人師父,終身不嫁,學成大道,傳下大湖圣地的道統。”

“呵呵!我們豹族現在也有三位圣女了!我們學豹城已經決定三天后舉行慶典,祭祀先祖,知告這件大好事!盛大的慶祝!”

蕪和其他女豹人也喜氣洋洋的附和。

王泱無語的扶額,兔族的女人肯定也不會是只有長耳朵和短尾巴的兔女郎,而是渾身皮毛的兔人吧!大夏的先祖難道如此重口?

已經徹底解釋不清的王泱干脆和房房離開。留一群女豹人去和打坐完的三個弟子胡鬧。

現在已經有了合適的工具,是時候考慮在沙漠打井的事了。他盤坐在房房背上,在學豹城的住宅區大工地周圍轉悠,不時御使玄天劍扎入地下探查地下水的深淺。

找到幾個合適的地點,隨便叫來一個豹人建筑工匠去找砂來。沒多久,主管城市建設的副市長利爪砂飛奔而來。

王泱給他詳細解釋了如何打井,指著幾個地點讓他馬上安排用石頭做好記號。還不放心,囑咐他明天找自己拿一個沙漠水井的模型。

回到學校已經午休結束了,繼續給學生上課。正在給二年級的學生講數學乘法口訣,教室外蕪和一個額頭有月痕的高大豹人出現,那大漢看似十分激動,被蕪拉走了。

王泱繼續講課直到下課。出來正準備問問怎么回事,那個陌生的豹人迎上來行禮道:“月痕部月痕戰見過先生!”

疑惑的看了跟過來的蕪一眼,蕪連忙解釋:“先生,這位是我的三哥,從月痕部落過來看我的,聽說先生在此傳道,非要來打擾先生授課,真是抱歉。”

王泱道:“月痕戰閣下,你遠道而來看望妹妹,一路辛苦了。不如去我的院子坐坐。”

說著走回院子,請兩兄妹坐在院子的石質圓桌邊,弟子利爪蔚端上新鮮的冷凝水和一盤刺球果。

王泱請戰喝水。戰看著王泱新煉制的骨質茶具,眼睛都直了。兩只豹爪小心的捧起喝了一口,清冽甘甜。

月痕戰道:“先生,請叫我戰就行。我們月痕家的小妹為了利爪匡那個蠢貨放棄月痕部的榮耀,遠嫁貧窮的利爪部,利爪部的混蛋還把他們發配到刺瓣叢林的最邊緣。”

“我們月痕家幾個做哥哥的知道了十分憤怒,連續三次向利刃綠洲的豹族的長老們申請發起與利爪部的部族戰

尹子雍,沉着脸,好久没有说话。

  纵然他之前已经与叶枫交过手,知道对方的神通诡异莫测,但今天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那个年轻人。

  地宙级别的阵法?

  那个家伙竟然还会布置地宙级别的阵法!!

  这简直荒谬。

  任何一个修行者都知道,武道,炼器,阵法,每一项都足以耗尽一人毕生的精力去钻研修行,这天下怎么可能会有一个人同时精通这三项技艺!!

  而且,叶枫还这么年轻!!

  不能让他活着了,否则,这种无法理解的......

六十岁的女人你到处都可以看得中得到好转,商家也大多诚信经

陆隐指着这些鱼,“吃着吃着就突破了”,说着,指向曦月,“她也教导我了”。

  监察看向曦月。

  曦月体表,紫色战气蔓延,看起来比陆隐稳多了。

  对于曦月,监察知道她早已达到四纹战气,子发现了瘫软在地上,身体已经透明几乎不可见,像是幽魂一般的物体。

他边观察着房间周边的情况,边迈步走到那幽魂般的物体前。确定没事后,蹲下身,出声道:“你还好吧?库洛大人?”

“嗯……”一道轻微,显得十分虚弱的声音......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门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五号神探之丧尸疑云

一年春天

五号神探之丧尸疑云

阿琐

五号神探之丧尸疑云

十十

五号神探之丧尸疑云

水豚不是猪猪

五号神探之丧尸疑云

时韫卿

五号神探之丧尸疑云

紧那罗在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