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武道之艰(月票3000加更)》。

“好了,话也说完了,你出去吧!”齐贵妃说完后便开始下逐客令了。

林痕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对此提出疑问:“贵妃叫我来此,究竟所为何事?”

“没事啊!就是今日里我两个儿子都和我提过你,一时兴起就想看看。”齐贵妃一脸茫然,这还能有什么事么!

林痕今日还真是来此第一次吃瘪,还从未遇到过这般奇葩的女子:“若是这样,我还有一事相求。”

“说吧!”

“我不认识出宫的路。”

......

齐贵妃越走越是奇怪,不是说难得一见的人才么,怎么连个出宫的路都不知道,那些聪明的人不是应当走一遍便能记住路么,说来说去还是怀疑他并不像两个儿子那般睡得好。

林痕时不时的发现齐贵妃总是撇着他看,每当他看向她时便又将眼光转向别处:“贵妃何必亲自送我,派上宫女送我即可。”

齐贵妃连忙辩解:“不碍事不碍事,我向来待客如此,送送也无妨。”我哪里是想送,我只是在屋内待的要发霉了,现在想出来走走罢了。

“对了,我还有一事不解,想请贵妃娘娘替我解疑。”林痕刚刚才觉得有些不对,这些疑问恐怕只有齐贵妃可以解答了。

“你说说看,我可不是什么事都知道的。”

“刚刚您看似无意去了陈贵妃那边,其实你是故意去的,无非是想寻我将我带走。刚刚在您房内您催我走便足矣说明一切,还有刚刚刚您和我说的有关陈贵妃的那些话也绝对不是偶然,您定是想告诉我些什么。不知齐贵妃,可否回到我?”这一字一句都是他内心的疑问,也是他最为不解的地方。

齐贵妃停下脚步,双手放在小腹前,看了林痕一眼有笑了笑:“真是拿你这个孩子没办法,还以为你要回去想想才能知道,没想到问的这般快。”

“我想妹妹若是拉拢你不得,你也不会又什么好果子吃,只是想救下你罢了。”陈贵妃的心眼有多大,她怎会不知,就算两人关系再好,她也不能够去要求什么。

“至于后面和你说的那些话,只是想让你不要记恨她什么,她不过也只是个可怜人罢了。”

林痕沉默了,他从未记恨什么,对他而言这些都只是过眼云烟罢了,没什么好在意的:“我不能向您保证什么,不过今日算是承了您一个情,日后自然会相还。”

齐贵妃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孩子冷静的有些令人害怕,若是寻常人在她面前直接拍胸脯,定然不会追究此事,可他却没有被言语冲昏头脑,做出最准确的判断,只是妹妹若是不对他下手也许还能平安无事,这般人物不可思量。

“有你这句我便放心了。”

两人依旧并排向宫外走去,一路上再没多说过什么。

“好了送到这里也就行了,刚刚那门前的守卫是不是很可怕?有没有吓到你?”说着齐贵妃满怀希冀的眼神问道。

“没有,若是用你的口气来说,那便是银枪蜡头。”林痕毫不留情,毕竟在他眼里守大门的确实很差,不想内部四处巡视的人。

齐贵妃翻了个白眼:“小孩,你这嘴皮可真硬,我看你才是银枪蜡头。”

忽然林痕觉得体内一阵翻涌,手不自觉的便抓紧了,他尽可能保持脸色,强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多谢贵妃相送。”这里马车还在,看来五皇子应该还在宫里,自己还能凭借马车回去。

齐贵妃见他脸色不太好,也没有搭茬,想来是刚刚说了他不高兴,也是十来岁的孩子是不能随意贬低的:“好了好了,你快走吧!我先回去了。”

林痕眼睁睁看着齐贵妃走后,才将卡在喉咙里的血吐了出来,现在五脏六腑乱成一麻,体内灵气四处游走根本无法凝聚来压体内毒素:“没想到还真的中毒了。”

连忙赶向马车:“快去听雨轩。”

马夫疑问道:“可是那位府尹......”

“他还有要事要办,我们先回去。”

林痕只觉得体内开始产生撕裂般的疼痛,自己快要忍不住了。

一路上林痕都在尽量用灵力压制,可是没什么效果,这一路上马车还较为颠簸,根本就无法沉心静气聚集灵气,反而加重了毒发,只是在毒发的时候,体内神火不干了,怎么还有东西要抢它的地盘呢,一下将自己周围的毒全都焚尽了,至于其它的毒它不会管半分,不过这对林痕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去除一些毒素后,林痕可以勉强压制毒了,要想完全去除,恐怕还是要请郎中。

王微晓闲来无事在门前嗑瓜子,她也不知林痕从哪来的本事,将这些事一一都布置好了,现在门前这些难民都已近启程离开了,自己也算是耳根清净些了。只是小夭这么回事,从刚刚就把自己关在房内,也不出来搭句话,当真是无趣的狠。

忽时的他坐立不安,甚至整个人身体前倾,似乎不敢怠慢眼前的少女。

少女一袭蓝衫,白纱遮面,身材曼妙,她的肌肤莹白,尤其是她的那双眼睛,深邃无比,似乎能看透一切。

“程家主,如果你儿子再不出现,那我师尊对你程家的那份承诺,就此取消。”面对程家的家主,蓝初蝶不吭不卑的说道。

“蓝姑娘,能不能再等等,我儿子马上就回来,当年玉玄真人可是说了,一定收我程家中的一人为记名弟子的。”程台兴心急地说道,心中大骂儿子,偏偏在关键时候失踪,真想掐死他。

“程家主,确实如此,既然你儿子不在,那你就挑一名程家子弟吧,我好带回去,说不定还能成为我的师弟。”蓝初蝶微笑道。

“挑一名程家子弟。”程台兴犯难了,要知道程府天赋最好的就是他的儿子程子轩,至于二儿子不过十四五岁,还没有凝聚元气,他有些舍不得。

就在程台兴踌躇的时候,外面响起了嘈杂的声音。

“家主,不好了...”从城外回来的一名护卫朝着程家正堂狂奔。

程台兴皱眉,今天乃是他会见贵客的时候,这般大吵大闹成何体统,说不定惹恼了贵客,贵客直接离去,那他们当年送的那株天材地宝玄阴圣花不是白送了。

“蓝姑娘,不好意思,家里出了点事,稍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既然程家主有事,那我就下午再来,不过,程家主记得,今天必须挑选一位程家子弟,不然你们程家的名额就浪费了。”蓝初蝶说道。

“一定一定,多谢蓝姑娘体谅。”程台兴道谢道。

“程家主,告辞。”

待其走后,程台兴的脸色沉了下来,他是谁,他是阳羽城第一世家之主,今日对一个小姑娘点头哈腰,都是因为他的儿子,此时的他恨不得儿子立刻出现在面前,将其狠狠地暴打一顿。

“家主,家主...”那名护卫慌乱的跑了进来,刚好看见了离去的蓝初蝶,不由的多望了几眼,噗嗤一声,摔了个狗吃屎,他可是聚元二重的初级武师,竟然摔倒在地,可谓丢尽了程家的脸。

程台兴的脸更黑了,怒声呵斥:“死人了,慌慌张张的,大公子找到没有。”

“家主,真的死人了,大公子还没有找到。”护卫哭丧着脸说道。

“什么,真的死人了,谁死了?”程台兴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真的有人死了。

“林统领死了。”

“哪个林统领?”程台兴正在为儿子的下落心烦,哪记得起什么统领。

“林飞龙林统领死了,他被人杀了。”

“什么,他被杀了?”程台兴记起来了,这个林飞龙不正是他三夫人的表弟吗,而这个三夫人正是他最宠的夫人。

“被谁杀了?”

“被一个持刀的青年杀了,那个青年穿着一身破旧的灰袍。”

“什么原因?”

“林统领因为急着去找大公子,骑马骑的快了些,无意间将一些灰尘溅到那青年的身上,林统领正准备道歉,哪知道那青年突然抽刀,一刀砍掉了林统领的一条胳膊,再一刀捅穿了林统领的身体,林统领反应不过来,就被这恶徒偷袭至死。”护卫含着泪痛恨的说道。

“竟有如此恶徒。”程台兴眼中泛起了寒光,他知道这名护卫说的应该有偏差,但在这阳羽城,是他程家的天下,还没有人敢动他程家人,以前没有,现在也不能有,如果有,那就要将其剥皮抽筋,来震慑其他人。

“你们怎么还不将他抓来,老夫要好好看看,究竟是谁敢杀我程家人。”

程台兴突然想起了什么,“你交代一下,先不要将林飞龙的消息告诉三夫人。”

“是。”

除了程家在找自己的大公子,柳家也在找他们的大小姐柳媚儿。

破庙之中,柳媚儿还在这里,她知道自己的容貌毁了,不再是阳羽城什么第三美人了,如果让她这幅面貌见人,比杀了她还难受。

她知道柳家的人或者程家的人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毕竟这里离阳羽城不过几十里路而已。想到自己破相,她恨不得立刻杀了那个持刀的青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不过没关系,在这阳羽城,还没有她柳媚儿搞不定的事,随便勾勾手,就有一大批想要上她床的男人。

现在最紧要的就是弄到一枚雪莲丹,雪莲丹具有肌肤再生的能力,不过那是地级丹药,不是那么容易弄到的。

哒哒哒,马蹄声。

柳媚儿将衣服撕下一块,遮住了有些吓人的脸,随后走出破庙。

“媚儿,媚儿...”

一匹高大的黄麟马,其上一名青年,英俊潇洒,手中一把折扇,口中不停地呼唤柳媚儿的名字。

来了。

柳媚儿笑了。

甚至连他自己都不能相信,世上着道:“却不知阁下想在这里逗

“算了,就让别人羡慕去吧!”

  叶枫耸耸肩膀,将星河扫帚往肩膀上一抗,向着始源仙界的方向走去。

  一步跨出,叶枫瞬间就到了千万里以外。

  远远的还能听到叶枫的声音。

  “哟!这黑暗无界竟然扩张得这么快?”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武道之艰(月票3000加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持剑天下

胡霜拂剑

持剑天下

樱花墨

持剑天下

解三千

持剑天下

月凌情

持剑天下

红色十月

持剑天下

战列舰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