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丹碎合击》。

他流血,流汗,奋斗了一生,到头来换到的是什么呢?什么都是他知道风四娘是从来也不愿让他觉得难堪的,她宁可自己受苦,

吴笑天想起一句话,天予不受,反受其害。

算了吧!

有权利必有其义务。

这武林盟主,可当可不当,如果命运确实要自己当,那么自己坦然接受,如果不让自己当,自己也任其自然。

反正自己若是上台,总是要想方设法撤

其中一个亲王气的都要疯了。

这种事发生在血族,要是传出去,还不被人笑话死。

这一吆喝多少起了点儿作用。

不少人犹豫一下,战战兢兢的回来的,可还是距离血皇和那几个亲王距离挺远。

可还有不少人一听亲王......

“你先看看這個,廠家直接賣沒有中間商賺差價,星球系列套牌,全世界只有這一套。”

卡牌商人取出了一套看起來很厲害的卡牌,這是一個裝在玻璃盒中的卡牌,雖然只有四張但卻是一個完整的套牌。

張小河定眼一看,眉頭一皺問道:“全世界只有一套,你舍得賣給我?”

想要卡牌商人不坑他的錢,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做生意總是要賺一些吧。

老實說卡牌這東西也不是很值錢,尤其是買套牌,一個同樣的套牌賣給不一樣的人,那不就是全新的嘛。

這一份錢他可以重復賺好多次呢,張小河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

“那要不看一看這個,混沌魔神系列,整套卡由三個魔神組成,一定不會讓你失望。”卡牌商人及時轉移注意力,顯然是心虛。

張小河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斷,于是想問一問價格先。

“你的卡牌都是什么價位的,咱這小地方沒什么拿得出手的。”

張小河現在唯一拿的出來的,就只有龍晶,連個能源石都沒有,屬實可憐。

不過一顆龍晶可是能夠抵十顆能源石的哦。

“咱們先不談價錢,談錢多傷感情啊,來看看這一套,原始妖尊系列,套牌之中內含五個妖尊,算是一套中等套牌。”

卡牌商人滔滔不絕,一會拿出這個套牌,一會拿出那個套牌,半個小時下來,張小河已經看到不下二十多套卡牌。

而且他的套牌似乎還沒有窮盡的樣子,張小河當即感嘆他的套牌數量,這就是老牌卡牌師嘛,隨手就能掏出一大堆的卡牌,還不帶重樣的。

看得張小河那叫一個心癢癢,不過他也知道,到最后自己可能也買不起多少東西。

到了后頭,他實在是覺得再看下去沒意思,于是直接了當地告訴他,不要扯彎子,說實在的。

接著這卡牌商人才笑著說道:“實話實說,這些你可能都買不起,最下等的一套卡牌,也是卡牌觀察不同文明有感而發制作出來的。”

“別的不說,光憑這其中的感悟,就能賣個一萬能源石。”

張小河表情當場就不好,一萬能源石,也就是一千龍晶,雖然不是拿不出來,但絕對是一筆巨大的數額。

一萬能源石都可以培養一位五級寵獸了,張小河現在才多少五級啊。

“當然了,這只是最低級的套牌,基本上不入流的,稍微能入流的套牌,也都是十萬能源石起步的。“

“中等套牌千萬起步,高等要牌一億起步,要是人間少見的絕等套牌,那就是十億也未必買得到。”

聽到這一連串數字,張小河差點暈了,啥玩意,這么貴,這都是些什么鬼東西啊。

張小河覺得貧窮的他還是離開這里好,也是抬腳就要往外走。

這會卡牌商人攔住了他,說道“我還沒說完呢,這些套牌價位就是如此,不光是對于我來說,對于你來說也是一樣。”卡牌商人說道。

“你啥意思?”張小河覺得事情可能還有轉機。

“也就是說,你可以用自己的套牌跟我交換嘛。”這卡牌商人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張小河微微點頭,原來在這里等著他,不過他的千刀護衛,怎么說也得是個中等,他自己估了一個價位,一百萬肯定有。

這一百萬能源石,不就是一個七級寵獸嘛,要是再高一點,說不定能直接整出九級寵獸,這對于現階段的他,可是很大的提升啊。

張小河當即跟他講述了自己有這么一套卡牌,千刀護衛的融合特性,以及那兩條提升途徑。

卡牌商人持懷疑態度,他捏著下巴,思索道:“你給我看一看,我也好有個心理價位。”

張小河當即拿出一張卡牌,千刀護衛的,遞給了卡牌商人。

這人一看,起初是眼珠子轉了一圈,隨后看上去很高興地說道:“你這套牌不錯,融合性很好,是一個不錯的胚子類型卡牌,要是輔助一些強大的套牌,我估計能直接達到絕等的層次。”

“但是本身其實不是很強大,只能算你一個高等。”

張小河當即興奮不已,高等最少也能賣個一億能源石,也就是一個九級寵獸,有了九級寵獸,他還不是天下無敵。

除了那些從永恒塔中出來的,本來就是九級的老東西們。

“那來吧。”張小河一邊做著美夢,一邊伸出手掌。

卡牌商人似乎有些不明所以,說道:“拿來什么呀?”

張小河當時表情就變了,以為這奸商想要變卦,于是把一直在一旁打瞌睡的真靜先生推到了他面前,警告道:

“想吃霸王餐先過了他這一關。”

張小河覺得凡事都要講信用,貪他一個小輩的東西算什么本事。

那卡牌山商人也沒有客氣,直接說道:“得,你自個來調,都是高等卡牌啊。”

只見卡牌商人扔出了另一本冊子,比之前的那一本好看了許多,上面還嵌著些不知道什么寶石,有的像一個小太陽,有的則是最純粹的虛空。

張小河不明所以,說道:“我那好幾億能源石呢,一本破冊子就想打發我啊。”

說著,他還把真靜先生推得更前面了一些,現在他可是一點也不擔心,因為有人給他撐腰呢。

而某個被張小河推到卡牌商人面前的先生,則表示自己根本打不過這個卡牌商人,畢竟他又不是專門整打架的。

卡牌商人這下是知道了他們的矛盾所在,說道:“我是讓你自己挑一套高級牌,用卡牌換卡牌。”

哦,張小河也明白過來,但是他知道現在一個九級寵獸可比什么套牌是在。

于是說道:“我要能源石,不要套牌。”

卡牌商人當即表示這不可能,要錢沒有,套牌多得是,然后又說自己是商人,錢就是他的命,不可能給他命的,因此只能給出像是套牌這樣的實物。

張小河當即就傻了,這啥玩意,也就是說這個人真就是空手套白狼。

你想啊,卡牌多得是,一個套牌是可以反復銷售的,對于有這一個套牌的人來說,套牌一點都不值錢。

卡牌商人堅持要用套牌換,就是因為自己不想掏錢,張小河當即暗道世間險惡,連他一個小小的卡牌師都不放過。

最終張小河看向了真靜先生,希望他能為自己出頭,誰知道真靜先生搖了搖頭,他當即明白沒戲。

既然如此,他只好認栽不過最后還是有些不服氣,說道:“我這個套牌世間就這一套,不可能只跟你換一套牌的。”

“沒關系,我給你換兩套。”卡牌商人這個時候倒是很大方。

張小河心里更難受了,你想卡牌商人最終也就損失幾張卡牌而已,幾張卡牌不超過十個能源石,就算是兩套卡牌,也在二十個能源石之內。

什么叫暴利,這就叫暴利,回頭他把自己的套牌一賣,又能賺一大筆。

張小河覺得,以后要是有機會,一定要自賣給其他人,他說沒有中間商賺差價,自己其實就是中間商。

某人還是小瞧了這卡牌商人的狡詐程度,雖然這家伙一直很平淡地笑著,但是心壞得很。

“我要十套。”張小河獅子大開口,覺得不應該被這么坑,起碼得給他十套卡牌,要么他是不甘心的。

“沒有,十套你還不如去搶。”

“那我不賣了。”張小河也是有脾氣的。

“你都給我看了,我都知道你的卡牌了,你還能不賣?”這家伙還算有一點良心,至少沒有偷偷拿走他的卡牌,卻不告訴他。

張小河深知沒有辦法,當即內心劇痛起來。

“想不到我張某人,百般節省,喝個茶都是把茶葉渣子曬干反復泡,今天竟然落在你的手中。”張小河懊惱無比,哀嚎連天。

真靜先生不禁汗顏,這是啥人,喝個茶都是喝渣子的。

然而這話讓卡牌商人聽到了,卻是另一番情景。

“你說啥?反復喝?”

“喝茶不久喝個意思,泡茶才是關鍵,哪需要那么多茶葉啊,就我那一包茶葉,都喝了好久了。”張小河說道。

“你也不怕長霉。”真靜先生實在忍不住說道。

然而那卡牌商人聽到,卻是一副驚喜的模樣說道:“高啊實在是高,想不到在這里能遇到你這樣精明的人。”

卡牌商人看上去十分的激動,就像是千里遇知己,又像是終于找到那一個人,總之十分激動。

張小河也是一愣,然后說道:“其實嘛像是衣服什么的,一定要買新的,最好是布料結實的,這樣不用了之后可以當做擦腳布。”

“這些都是最基礎的,我告訴你,其實咱們可以制作出很多寵獸,然后讓寵獸幫我們做工,這樣就能達到全自動化生產,一點也不帶含糊的。”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說了好半天,就像是酒逢千杯遇知己一樣,兩人聊地很投緣。

這個時候,真靜先生才知道,一個人原來可以這么摳門。

“哎呀,老弟今天跟你聊得很開心啊,我預言要是你做卡牌商人,不出一百年一定會小有名氣。”卡牌商人拍著他的肩膀笑著說道。

張小河一點都不在意當不當卡牌商人,他只想從卡牌商人那里掏出更多的東西。

他這個人不是很喜歡拐彎抹角,于是直接說道:“既然是以后的同僚,那能不能給我多加一點。”

卡牌商人搖頭,說道:“你想這些卡牌對于我來說,雖然沒有什么價值,但你不能這么想,對于你來說就是全新的,我這個價位一個很公道了。”

張小河知道他的意思,無非就是讓他看開一點,最周又說了半天,實在是沒有辦法。

卡牌商人也不想再跟張小河扯這些,說道:“這樣吧,我給你加一張能夠有潛力突破到十級之上的卡牌,再多可沒有了。”

“十級之上?”張小河第一次聽說,有比十級還厲害的,當即有些疑惑。

那卡牌商人接著說道:“十級其實只是一個開始,真正厲害的寵獸,那是橫跨星域狙殺敵人的,真就是手眼通天。”

“有時候我都在羨慕那些寵獸,可惜人是有極限的,人始終是突破不了那一個限制。”

下午三點第二更,然后2000幣100包~

————————————————

三人都是心性沉穩之輩,潛伏幾日也沒有感到無趣,再不濟還能神念傳音互相交流。三日過后,李衍等人與陸雪瑤期待著的新月祭終于到來。

所幸的是,陸雪瑤進來的方向和三人相反,斷無迎面碰上的可能,這倒是讓李衍舒了口氣。畢竟再怎么藏匿氣息,身形是藏不住的,總不能指望她們全都眼瞎了。

“都感應到楊朗和吳松海的方位了吧?”李衍為確保萬一,還是問了一......

灯光下,只见左面的一人,面色吧,谁输了谁帮我洗半个月的碗他绝不服输。只可惜他也知道,又乱,还带着一阵阵劣酒的臭气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丹碎合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血屠塔

神奇小小

血屠塔

刘耪

血屠塔

喝口雪碧

血屠塔

闻道苍生

血屠塔

西方蜘蛛

血屠塔

练功夫的熊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