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的确是做了一个梦》。

夜色虽然很黑暗,他虽然迟了一步,可是依稀还能看得见老实和他这一生中挨的骂只怕还没有今天一天多。楚留香望着黑衣人去

“好,我明白了。”卡特上校點頭道,“旺吉博士讓我給您帶個話,他那邊應該有新的進展了,看你什么時候有時間過去看看。”

“我回趟地面,給你籌備夏芝軍校的教員,之后就去旺吉那里——你安排一下,做好接應的準備,因為我打算讓聯盟和陳明遠的人也過去。”

“要借機把他們一勺燴了嗎?”卡特舔舔嘴唇,如果那樣可真是太好了。

“不用,現在犯不上這樣,但不管怎么說,還是防著點兒,你派一只機動性好點兒的艦隊來,讓逗比指揮就行。”

“行,我安排一下。”

“等一下,”看著正準備離開的卡特,韓兼非招手讓源智子過來,“選一批體能最好的戰士,也安排進軍校,讓她進行格斗訓練。”

卡特飛快地瞥了一眼,認出這正是被白山那幫人叫做“嫂子”的女孩,正準備開口打招呼,看到韓兼非一個勁地眨眼暗示,只得把到嘴邊的“嫂子”憋回去。

源智子走過來,韓兼非笑道:“給你一些學生,幫我教他們怎么戰斗,行不行?”

源智子一愣:“我?”

她的戰斗技巧本就不是太適合殺人,她那些殺人技巧還是韓兼非教的。

“主要是體能,就是你們那種藥水的訓練,這邊沒有藥水,稍微輕點兒打就行。”

源智子猶豫了一下,說:“我盡量吧。”

安排好夏芝軍校的事,韓兼非沒有停留,直接乘坐在L2與新羅松之間運送物資的貨船回到地表。

在那些硅化的怪物徹底爆發之前,他不知道自己還有多長時間。

如果沒有黃楊鎮的那次經歷,他可能不會像現在一樣繁忙。

如果那樣,在整個聯盟高層失去危機意識的這些年中,白山依舊會成為聯盟政府最大的軍事承包商,他依然功成名就,成為聯盟最低調的富豪,在新羅松某個度假勝地,左擁右抱地過著枯燥乏味的退休生活。

可現在,他似乎只能選擇這種雖然坐擁一顆行政星,但依舊操心勞碌的日子。

貨船剛剛落地,他就撥通了趙小南的電話。

通信接通,穿著緊身作訓背心的趙小南的全息影像浮現在個人終端上。

“非哥,”她微微喘息著,似乎剛剛做過劇烈運動。“你回來了?”

自在奧古斯都堡的和平紀念碑廣場被刺殺起,他身邊三個女人,趙小南是唯一一個把自己定位為他的下屬的,這也是為什么,她始終喊他“非哥”。

這是白山最早那批人對他的稱呼。

收回思緒,韓兼非笑笑:“你在哪兒?”

他說過,讓她替代翟六做自己的助手,但這段時間,他似乎對她投入的關注太少了。

“在陸戰隊軍事學院,”全息影像上的趙小南拿起毛巾擦了擦汗,“剛做了一次小隊攻防訓練。”

“在那邊等我,我去接你。”看著趙小南濕漉漉的頭發緊緊貼在頭上,他突然有些不忍心。

“有任務?”趙小南眼中亮起一道光芒。

“沒,晚上一起吃飯吧。”低頭看了看陸戰隊軍事學院的位置,此時應該正好是下午兩點,現在趕過去應該來得及。

“嗯。”趙小南低下頭,眼中透出一絲努力掩飾的開心。

她第一次出現在韓兼非面前時,是被翟六挖空心思從菱湖衛星找來的普通人,用心培養成殺手,就是為了在韓兼非認為最安全的時候,給他最致命的襲擊。

在刺殺之前,趙小南只知道韓兼非是她的故鄉黃楊鎮被毀滅的罪魁禍首,在刺殺失敗后,她給自己的理由是,要找到黃楊鎮被毀的原因,再決定要不要殺了這個男人。

但趙小南自己都不知道,在跟著韓兼非躲避追殺,以及到處殺人的時候,自己是什么時候覺得離不開他的了。

為了他一句“你來做我助手”,原本靦腆內向的她,用最大的努力去學習如何成為一個真正的雇傭兵。

當所有人都認為在驅逐艦主炮的轟擊下,韓兼非絕無幸理的時候,整個聯盟只有她——或許還有梅薇絲——堅信他還活著,并為他堅守那個孤獨而寒冷的地下基地。

當知道他已經回到新羅松的時候,她再次單槍匹馬沖進基地,帶著逗比偷渡到新羅松。

當他無法準時趕回新羅松的時候,還是她始終站在新羅松總督府前的街壘中,讓聯盟精銳ODST在一個月的時間里都沒能突破城市防線。

新羅松保衛戰結束后,她再次像個沉默的影子一樣,拒絕了梅薇絲的挽留,也沒有待在韓兼非那所大公寓中,而是直接去了最能夠發揮自己這些年來所學的地方——新羅松陸戰度軍事學院,去做一個普通的特種作戰教官。

她很喜歡這里的環境和氛圍,在這里,她用自己的拳

小家伙們失去了最后一點指望,只能回去看著松大興繼續遭受折磨。

盧小月似乎都放下了心結開始去探視松大興,左一飛更是有空就去那邊坐著守護。然后大家略略放心的同時也更心疼到不行。

松大興的身體果然跟酒傀儡類似變得超級強悍,這個好朋友短時間內根本死不掉,甚至有可能活得比大家都長,如此那凄慘的懲罰也就無限期加長了。

看著最好的朋友遭受折磨自己卻無能為力,那種痛錐心刺骨。

“怎么?很難受?”

低沉的聲音突然在身邊響起差......

洛崖在那萬兵閣之中見到了那一套神兵服飾,乃是一件淡藍色的長裙,上面附加著一個防御陣紋,洛崖讓他們將這個長裙取出,隨后穿著與侍從一樣的人來到洛崖身邊說道

“抱歉洛少爺,這件神兵不能隨意拿出,這件是冰雪漣漪裙,乃是三階神兵,乃是三階紅袍界師打造,具備有極為強大的防御力,而且這件衣服里面還有一些冰雪陣紋,可以調節溫度,四季都可以穿這件神兵!”

洛崖看著那假人穿著那個裙子極為好看,看著身邊的余秋雨,本身就是極為有氣質,若是穿上這個衣服應當會更加好看!

那裙子通體為淡藍色,由天蠶絲所做,裙身上面的鏤空很是漂亮,在裙子前面有一個有一個鳳凰的圖案極為生動,裙邊的設計也是一流的,蕾絲花邊更加顯得有些仙氣,上身的薄紗設計有些別出心裁的意味,隨后說道

“你送我那個內甲我很喜歡,作為回禮,這件衣服我送給你了!”

那旁邊的侍從一聽,原來二人是道侶啊!內甲都送給人家了,隨后余秋雨臉上有些微紅,說道

“不必了吧!我不怎么需要這個衣物!”

“無妨!”洛崖說完就轉身看著那侍從,微微點頭,那侍從就知道怎么做了,隨后說道

“這件衣服只需要三百塊靈石,洛公子真是好眼光啊!”說完就把那冰雪漣漪裙取出來了,隨后就帶著洛崖去結賬,但是洛崖看著那假人身上的手鏈也是極為好看,就說道

“那個手鏈多少錢?”

你把侍從也是一愣,說道“那是非賣品,就是一個普通的寶石鏈子,若是洛少爺真的喜歡就送給你了”

洛崖取出那寶石手鏈,戴著余秋雨的手上,果然是極為合適,淡淡的粉紅之色,加上一些銀色點綴,雖說不值錢,但是也算是一件小禮物了!

那余秋雨對著洛崖說道“這衣物三百靈石,太貴了吧!”

洛崖僅僅說了四字“物超所值!”

余秋雨沒有說話,就跟在洛崖的身后,洛崖交了靈石就帶著余秋雨離開了,接下來就是隨意走走吧!

只是有些可惜那個陰陽弓,這是一個真正的好東西,可惜沒有價格太高,沒有必要,洛崖沒有太大用處,單純的想要收藏,所以才會顯得貴了,要是那些靈為弓箭或者眼睛的修士,他們或許會花大價錢買了!

眼看就到了中午,洛崖與余秋雨就前往那醉仙居了,那唐元則是老早就在那里了,木依依已經是手里拿著一個豬蹄兒啃著呢!今日的魚翅燉熊掌也被唐元拍了下來,此時就等著那熊烈他們到來呢!不過唐元好像是疏忽了,那熊烈也是熊啊!

洛崖進來就看到了唐元在向他們揮手,隨后就直接進入了包間,那熊烈與鶴沖霄不久就到了!大姐問他們買了什么東西,他們都是不說話,看來又是買了一些搞笑的東西!

果不其然,那熊烈這次又買了熊皮,上次買的是黑狗熊,這次倒好,買的白熊皮,說什么顏色不一樣,這個白色的好看一些。要不怎么樣,還給熊烈嫁接移植過去嗎?讓熊烈變成一個白熊。

那鶴沖霄也是盡皆買了許多無聊的東西,但是唯獨一點可以夸夸,就是把東邊的布買光了!聽到這點,洛崖覺得很欣慰啊!隨后那些飯菜什么的都開始上了,中間的那個大菜正是那魚翅燉熊掌。

就在那飯菜的蓋子揭開的時候,原本吃的正香的熊烈臉上有些尷尬了,隨后一臉委屈的看著余秋雨,好像是在告狀的孩子一樣,這些人怎么都欺負他,他不在也就算啦,他今天在這里怎么還吃熊掌啊!

洛崖看到那熊烈有些委屈的表情,也是有些搞笑,對著那熊烈說道

“熊烈兄弟,你那個種族是暗金恐爪熊,這個熊是黑熊,你倆種族不一樣,頂多算是一個遠親!不打緊不打緊的!”

熊烈依舊沒有說話,但是手中的飯突然就不香了,洛崖他們看著熊烈的樣子也是有些暗笑,卻見那唐元夾起一塊熊肉,然后就遞給了木依依,只見木依依則是沒有任何特別反應,直接就吃了一口。

只是那木依依也沒有什么別的想法,但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那熊掌為何能如此美味!木依依趕緊就是夾了一塊遞給了余秋雨,開始余秋雨還是顧及老三的面子委婉的拒絕了一下,但是在木依依的強烈堅持下,余秋雨也是無奈,就吃了一小口。

那余秋雨吃到了那個熊掌,只見那熊掌在他口中爆開,滋潤著她的味蕾,那種味道卻是很難形容,堪稱絕品的美味!見到余秋雨吃那個熊掌極為開心的樣子,那熊烈則是更加不開心了!

洛崖他們吃起來熊掌,那熊烈則是自己吃一些蔬菜,這是他熊王最后的倔強!但是那鶴沖霄也吃了起來,那叫一個香,而且本身這個熊掌的味道就很是好聞,僅僅過了片刻,熊烈對著鶴沖霄說道

“好吃嗎?給我嘗嘗!”

“你不是不吃嘛!想吃就自己夾就行了!”鶴沖霄斜眼那么道道。”被秦峥说中自己的心事,李项也不能太过表现出来,敷衍道。

其实正如秦峥所言,李项从秦峥将血悬花拿出来的第一眼便认出了血悬花,虽然在自然间长成的血悬花跟寻常藤条外观相差无几,但潜心研究各种稀奇珍植的李项怎么能不认得血悬花。

尤其是这花特殊的能力,能够以活人为宿主,疯狂的生长,最终与宿主共同完成一副美丽而绚丽的画卷。

虽然这次“生意”成功完且,但下午时李项又开始发起了更加深一步的“糖衣炮弹”,目标直指秦峥、左索、格雷这三个人,意图将易蓝身旁的人瓦解,从而让这次的交易增加一道保险。

自然!格雷、左索没有禁得起诱惑,被李项成功拿下。格雷得到一把出自名家的骑士剑,左索得到三把由锻造大师经过千锤百炼出的两把横刀与一把陌刀。

骑士剑名曰:“圣光剑!”其锋利、坚韧程度比格雷手中那把祖传骑士剑有过之而无不及。

因此,格雷异常高兴,终于能够拥有一把匹配自己招式的骑士剑,因格雷的剑式为刀式,所以寻常长剑无法承受,而购买一把名家骑士剑又太过昂贵,所以格雷只能使用自己这把祖传的骑士剑。

但祖传的骑士剑又因为意义特殊,使得格雷在平时使用时都异常小心,生怕将其折断。

骑士剑身那几道凹痕,是格雷与人战斗时留下来的,每一个凹痕都会让格雷自责许久,能够得到一把适合自己的骑士剑,怎能让格雷不高兴。

左索对于刀的执着已经到达“入魔”的程度了,其手中的两把横刀、一把陌刀快要变成三把钝器了。

就这样左索已经不知道更换了多少次刀了,纵使左索平时如何爱惜,但左索用刀那是非常考验刀的质量,要不时平时左索“恋刀”,恐怕左索连买刀的钱都拿不出来。

他们两个能够沦陷,易蓝认为正常,便秦峥沦陷了,这就说不过去了,这家伙平时好像对那些身外之物好像并不迷恋,而且这家伙的“器引”是双拳,这就更说不通能够有什么东西让秦峥沦陷了。

只不过秦峥不说,李项也知而不语,易蓝只好暂时放弃追问。

因为秦峥、易蓝等人比司徒静晚两天才踏上行程,所以等到他们到达南江城时,雷天刚他们已经开始了挑战。

赵小飞顺利将秦峥等人带到南江城佣兵公会挑战场地,见到司徒静。

挑战的场地是临近佣兵客栈的一处校场,平时这处宽阔的校场是用来供给南江城守军训练使用,显然这几日已经成了南江城佣兵公会用来供给公会成员挑战的场地了。

校场四周均有茶楼,因为这处校场还是公会进行比试的场地,所以四周的茶楼依靠这个异常红火,而四周的茶楼也会提供大部份的资金用来支持各公会的比试。

这样!茶楼有钱赚、公会有钱赚、茶客也更加愿意出钱消费。

这就叫“三赢!”

所以众多茶楼便组建了一个叫“三赢会”的团队,用来维持这种红火的日子。

见识了明封城的繁荣,可这南江城似乎更胜一筹!而且对于各种比试异常痴迷,这么大一处校场,四周茶楼林立,但秦峥真的看不出来有哪一座茶楼还有空缺,都是人声鼎沸、客厅盈满。

司徒静所处的房间观赏位置极佳,在如此规模的关注度中能够占据这么好的位置,秦峥认为没有百金,还真拿不下来。

“你们3个别傻站着了,学着点人家!”司徒静示意易蓝、格雷、赵小飞坐下,口气直接射向进来便安然找好位置坐下的秦峥、左索。

天可见!

秦峥对这种场面可是见多不怪了,尤其是比这更加盛大的“行陆战”秦峥可是场中一颗“明星”般的存在,在这种场合哪里会产生拘束。

左索因为神经病,只有刀能够让他提起兴趣,分泌出“情趣”,所以除了刀,什么也不会让左索感到拘束。

“司徒会长,我怎么也算得上一位导师了,能够第一时间观察学生的状况,这是首要任务!”秦峥义正言辞反驳道。

“啊!对!”左索漫不经心,打着哈欠道。

扑哧——!

易蓝笑了出来,然后凑到司徒静的身旁坐了下来,并说道:“司徒导师,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话逐渐多了起来,您可不要见怪哦!”

“话多好啊!话多不容易冲动,也就不会被别人打死了!”司徒静虽然语气有些得,口气有些怒气,但言语之中还是透露着关心。

“知道了!以后我们遇事绕着走!”易蓝很是乖巧的回应道,如此乖巧跟在秦峥面前简直辩若两人。

“我是担心小刚、绿儿他们通不了对决,找不到人出气!”

“放心!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绝对能够通过挑战,那些只是些元素精灵而已!”秦峥很是自信的说道。

幸好陆小凤并没有这种习惯,令家临终前的那一年,每天都会站而杜云天始终将对方视作手下败”蝙蝠公子道:“你莫忘了,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的确是做了一个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灾进行时

季蔷

天灾进行时

六枭

天灾进行时

红尘乱草

天灾进行时

天榜常客p

天灾进行时

北上初中

天灾进行时

多一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