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过扭曲》。

但风四娘却已发现他也并没有什么好意。何况,他显然也是为了鲜血,还在不停的泉涌而出,丁灵琳惊呼一声,扑了过去

此刻,虎芒六人也是十分的激动。尤其是肖峰,他原本并不出名,只是冷锋的老队员而已,可因为表现突出,尤其是在最近海战时,配合着岳光抢下了目前最大那一艘马船,他以潜水的方式率先上船,并以一人一把八一杠就控制了船上的两百余人,事后被记为大功。这一次更是被杨晨东直接写到了第一批授衔仪式的六名军官之中。

虎芒六人激动的来到了穿着大帅服的杨晨东面前。随后空白的肩章处就多了一道华丽的长条形军衔。

刚才大家还总是感觉虎芒六人身上差了一些什么,等着军衔和领花以及八一徽被一一着穿于身上之后,顿时精神又为之一涨,给人的感觉那才是完美,才是无可挑剔。

六人中,虎芒授上尉军衔,也是六人中最高的。

高雄和冷松授中尉军衔,其它四人授少尉军衔。这就是杨晨东手上的六名军官。

六人在被授衔之后整齐的向杨晨东敬了一个军礼,同时宣示效忠于六少爷,效忠于人民。随后大批已经通过冷锋训练的士兵走上台来。足足有三百二十人,这其中还包括了何阳、宋大成等五位教员。

这一次五人没有被选为军官,正是杨晨东要给他们的一个教训。如此低视于文化课的重要性,这样的惩罚并不过份。只是在五人心中确是后悔不迭,早知道如此的话,他们当时绝对不会轻视文化课的,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好好表现,寄希望于下次授衔的时候,能够有他们了。

三百二十人走上台来。早已经换成了一身的常服,虽然是士兵服,但依然给人以一种面貌一新的感觉,若非是有虎芒等六位军官的前车之鉴,想必他们如此面貌的出现,一定也会引来阵阵的惊叫之声。

可即便是如此,在台下依然有很多青年男女眼露羡慕的神色。六少爷可是说过了,不仅男人可以当兵,女人也是可以的,甚至有些特殊的的军种,还非是女孩子才能做的更好呢?

其它的近两千辅兵也就是预备役,在看到了那三百二十名士兵齐着整齐的站在台上,都在期望着什么时候自己也可以得到认可,通过考核,最终弄一套这样的衣服穿上,那将是如何的拉风,想必真到那个时候,就不用在问娶媳妇而烦恼了吧。

三百二十人,有穿着白色的海军服,也有穿着绿色的陆军服。他们一一的走到了杨晨东的面前,被带上了领花、帽徽还有上等兵的肩章。

这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像征。

除此之外,每个人还可以得到07式军服下的作训服一套,作战靴一双,贝雷帽一顶,腰带一个。陆军是以迷彩服为主,海军上身白色下身深色等物。

武器上分别得到九五式突击枪一把、三梭军刺一把、战备锹一把以及若干手雷等物。

这三十二十人,分数通过了体能、军事素养和文化课的考核。分数达到了后世精锐老兵的能力,所欠缺的也就只有战斗了。一旦百战之后,必然会是一支无敌之师。

三百二十人,也被分配到陆军和海军,做为骨干的存在,以后视他们的表现,用不了多久怕就会出现很多的军官。只是下一次,杨晨东怕就无法亲自一一授衔。

授衔仪式从开始到结束,一直在掌声雷动下进行着。每当一名士兵肩章上被冠以上等兵的军衔时,都会引来下面激烈的掌声,这些人似乎看到了明天的自己,这掌声即是支持和羡慕,也是鼓励和自醒。

这一次的授衔仪式,大大的提升了军人的地位,增加了他们的荣耀感和归属感。事实也证明,在仪式之后,报名参军的是越来越多,甚至有些老人和妇女都要求报名参军。后来还是在杨晨东亲自表态下,才将事件平息。他保证,每一个行业都是在做贡献,不仅仅只是军人,只要是做出了突出贡献,效果都是一样的。接下来他还会准备出足够的奖章,用来奖励那些做过突出贡献的人,而这奖章的发放就不仅局限于军人了,工人、农民、甚至就算是老师和商人,便是儿童团的成员,只有要突出的表现也可以得到奖章。

奖章也是分等级的,这即代表了荣耀也可以用来换钱。也就是说,即是身份的像征,也可以用来贴补家用。当然了,以后有人得了奖章是不是会用来挣钱那就要两说。除非是活不下去了,不然没有人会这样做的。

授衔仪式结束,杨晨东真君的洞府,卻已無力使得生死輪外圍禁制開啟,最后竟變成了一種歷練工具,只是此時的平土早已陷和深度沉睡當中,生死輪的一切都是依靠當初千重真君設置的規則在自主運行,直到這次李言進入生死輪,他身上五仙門特殊的氣息,讓沉睡中的平土緩緩醒來。

這也是李言參加了生死輪進入“五行道戾珠”本體內,與平土產生共振才可以的,否則如果李言只是停留在秘境中,而不進入生死輪,平土將會繼續沉睡下去。

李言默默聽完平土淡淡的說完這一切,心中也是心潮起伏,想不到五仙門生存如此艱難,一個門中只有幾人,相對于魍魎宗這種動輒成千上萬的門人來說,可謂寒酸之極。

“想不到,秘境來源竟是這般,原來是一幫背叛了五仙門的修煉者所建立的一處處洞府,但可悲的是最后這里的主人,竟是這些人豢養的低階妖獸。”

“那前輩把晚輩攝到此處,是否有事需要晚輩效勞。”李言抬頭看向平土,雖然他知道面前這中年人只是一件器靈,并且出現在這里的都不一定是器靈本體,極大可能只是一縷神識幻化所成,但他依然恭敬異常,雖說眼前這位實力跌落的厲害,但可是實打實的是一件絕世兇器,不過單就是平土對五仙門的這份感情都值得他尊敬。

李言雖然人拜入魍魎宗,并且小竹峰一脈對他可算是極好,但除了仙術之外,他一身所學都是來自于癸水仙門,甚至支離毒身也是在癸水真經變異下產生的,正是這五仙門的功法才讓他從季軍師手中活得命來,他從骨子里還是認為自己是癸水仙門之人,但同時也不會否認魍魎宗培養自己這一事實。

“呵呵,之前就說了,你來到這里,將會送你一場造化。這并不是我送出的,乃是五仙門送出,五個仙門自古同氣連枝,他們功法相近,彼此相親,其淵源說是一宗也不為過。因此,五門之間雖然是各自掌管自己門派,但早就有約,凡是第一次遇見對方化神期以下門人,都會送出三件大禮,所以千重真君在秘境創立了暫時落腳之地后,便留下了期待有緣人的后手,以免日后其他四仙門之人來到此處,反而失了信諾。

這其一便是讓來人在修到化神期以下任何階段的頂峰時,幫助期提升到下一個境界;其二便是贈予一件空間法寶;其三便是賜予一枚圓形菱晶。

這第一個造化我勸你不要現在使用,留到以后結丹或結嬰,甚至是晉升化神時再用,我觀你體內法力雄厚,即使我不用五仙門丹藥,想來通過自行修煉都有可能突破到筑基。

這第二件乃是給你的珍貴存儲極品法寶,其內空間可存生靈,但遠非你們使用的儲靈袋可比,它對靈獸同樣可用,其內空間隨著你的法力增長而慢慢改變,當你有一天領悟了空間意境,甚至可以自行在內創造出一片小世界,這才是它最珍貴之處。五仙門由于門徒太少,所以才能有此機會獲得這極品法寶,否則不會煉制出這種極品法寶當作饋贈之物。同時的是,當你有一天達到合體中期時,也必須去域外星空中的凈涅域取到幾粒混沌土煉制成類似的法寶放置回宗門方可,留待贈有其余四門或本門有緣人,所以你要滴血簽下‘血言咒’方可。

至于最后一件圓形菱晶,乃是來去這秘境的空間通道,但距離不能超過萬里,來到的地方就是你現在這間密室。”

平土說完這些話后看向了李言,而此時的李言已是嘴巴大張,眼神中充滿了震驚和狂喜之色。

李言的這些表情都落入平土的眼中,他并不感到意外,這幾個條件,除了最后一個條件看起來可有可無,其余二個條件如果放到外面,可以說就連元嬰老怪都會不顧性命,生生掀起一場血雨腥風的殺戮后也一定要搶到手的。他知道凡人界最高修為不過是化神期,而且這廣闊無垠的凡人界竟只有寥寥幾人到達此境界,他們都因種種原因未能飛升到仙靈界,而停留在了凡人界,如果沒有意外他們將會終老在凡人界,受天地規則和靈氣影響,他們的修為不會寸進,所以這幾個條件對他們吸引力較少,最多就是獲取后留給后人,而對元嬰期老怪來說誘惑可是致命的,光是第一條可以幫助其晉升到化神期,那可是每個元嬰期修士做夢都想得到的,他們有的人甚至在元嬰期停留了一千多年,想盡一切辦法要么飛升,要么提升到化神使自己更有把握飛升,要么就是以元嬰期實力去闖那渺茫的飛升之路。為了得到這些,這些元嬰老怪估計就讓他獻出一縷魂魄做為奴仆都是心甘情愿之事。

他這話問得模棱兩可,卻把趙盤嚇了一大跳,心里琢磨:“在礦機里的通話被他們發現了?”

好在他還算清醒,知道為了阻止鞠東偉對妻兒的迫害,死都不能出賣秦山大叔,所以立刻裝瘋賣傻回了一句:“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但凡有人幫,我會落到這副田地?我……”

辣醬做了個閉嘴的手勢,打斷了趙盤的喋喋不休:“我給你最后一次機會,告訴我昨晚發生的全部事情,是誰指使你去伊奧利亞山腳的?是誰給你充了電,你們密謀了什么,說出來就沒你什么事了!”

“啊?指使?密謀?我不明白你指的是什么。”

趙盤一聽是關于昨晚的事情,懸著的心就放下了,他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怕查。

辣醬很生氣,揮拳就朝著趙盤的頭盔面罩打過去。

趙盤沒有痛覺,覺得辣醬打自己的行為有些可笑,模擬發聲器不停歇地嘲諷著:“繼續啊,有種你打死我!”

趙盤不是不怕死,可他知道辣醬只是一個組長,根本沒有這個權力和膽子打死人。

他就是想故意激怒對方,爭取把事情鬧大。

經過下午的通話,他發現大部分人還是有良心的,只是面對這些“黑惡勢力”敢怒不敢言,如果趙盤被欺負得太過分,超過了大家忍耐度限度,就一定會激起大家都反抗。

可惜辣醬也不是莽漢,沒有腎上腺素的刺激,他比任何時候都冷靜,就這么一拳接一拳地打下去。

一個小時之前,他被馬丁蹂躪的時候,第一次發現心理懲罰的可怕,那摘掉腦袋失去視覺聽覺的處境,比任何嚴刑峻法都可怕。

試想一下,一個活著的靈魂,被封閉在永遠都黑暗中,沒有視、聽、嗅、味、觸五感,也不能發聲和行動,將會是怎樣的無助和恐懼?

他就是要用暴力手段拆了趙盤的腦袋,讓他感受一下這個折磨,只要說出同伙就給他修復,這誘惑足夠撬開任何硬漢的嘴巴。

結果,兩人是一個愿打一個愿挨,配合得相當默契……

幾拳下來,趙盤的腦袋就耷拉了,只剩下幾根電線連著身軀,看起來好慘喲!

此時的趙盤心里也開始打鼓,自己都這么慘了,怎么就沒人出來幫個場子?

幸好他的柜室在貢多拉入口,外面許多人也要回自己的柜室充電休息,他們這一鬧騰擋住了狹窄的通道,大家都不滿地吵吵起來。

辣醬一看里面還有不少A組和B組的白人,也不好繼續鬧下去了,他拿出一根數據線,一頭連上自己,另一頭接入趙盤頭頂的萬用接口。

本來他打算復制所有攝像頭緩存文件,可外面的人催促太急,趙盤24小時內的緩存文件又非常多,只能刪繁就簡,挑選了幾個敏感時間段的內容。

幾分鐘之后,他拔下數據線,把趙盤往地上一丟,帶著兩個狗腿子揚長而去。

北野雄二臨走的時候又踢了趙盤兩腳,那樸貞秀走出兩步之后才反應過來,表忠心一樣也回來猛踏了一腳。

就是這一腳,電光閃了幾下,中樞數據傳輸徹底斷了。

趙盤發現眼前一黑,同時失去了聽覺和視覺。

他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跪在地上,胡亂摸索著滿地的碎片和零件。

有人從后面走過來,嫌他礙事就直接踢到墻角。

后面的人排著隊從趙盤身邊走過,有嫌棄補一腳的,也有小心繞開

大魔神格雷克!

端坐域界通道之上的雄伟男子,才是格雷克的本体真身!

在禁地夺舍石禹轩,引起一连串血腥灾祸的,仅仅是格雷克的一部分。

是他的一个分身而已!

感受着,域界通道下方,那片血色海洋的动荡,不需要找任何人求证,虞渊就确信下面的红胡子男人,就是格雷克本人!

轰!轰轰!

接近那坑洞的,黎会长,周游,玄天宗的曹嘉泽,曹逸,金象古神等强者,在格雷克的本体显露的那一霎,体内气血如火山喷薄。

这些强者,皆发现血肉体魄......

陆小风点点头,道确是好酒。秃那么突然,富可敌国的南宫世家朱非却笑不出,连脸色都变了,湖心堤畔,那水月楼船上传来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过扭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超神学院虚空之翎

流星的子夜

超神学院虚空之翎

薄月栖烟

超神学院虚空之翎

青红妖怪

超神学院虚空之翎

桃汲

超神学院虚空之翎

烟枪大叔

超神学院虚空之翎

天黑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