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苦战》。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缔造了伟这种飞环本是极厉害的暗器,可是到了他面前,却似变成了孩子

回去的路上,叶枫开心无比。

  既拿到了太古玄狐给的时空碎片报酬,又收了一个狂骨穿山龙做小弟,以后金闪闪的铠甲原料就不会少了!再加上胡千媚的千娇宗帮助升天阁刷积分……

  啧啧啧,一举三得,一石三鸟!

<向了季辽。

季辽则是眼皮直跳,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若是答应了龙姬,在众人面前落了火琉璃的面子,怕是这火琉璃会立刻暴走,直接拆了他的这个符仙宫。

而答应了龙姬的话,龙姬或许不会如火琉璃一般拆了他的符仙宫,......

第二天來到公司的陸明覺得自己腰酸背痛。

要知道顧家的別墅可是很大的,就讓他一個人打掃,那簡直是要了他的命。

要不是他以前有過習武的功底,怕是早已命喪于此了吧。

“陸老大,我怎么覺得你今天這么頹廢呢?”李落像往常一樣跟陸明打著招呼。

但是他的心里卻有些心虛,不過他不想讓陸明發現罷了。

“你瞎說什么呢?”陸明打了一下李落的腦袋。

李落笑嘻嘻的說道:“陸老大我剛才瞎說的,你不要放在心里就好。”

兩人便開始了,自己一天的工作,他們部門是屬于技術類的,所以一般十分的無聊。

陸明百無聊賴的翻看著自己手機,想要查看查看一下近段時間的新聞。

“顧氏風波在現,商業巨頭可能隕滅”

陸明點開了這個夸張的主題,他都沒有聽到這方面的消息,怎么這上面就開始報道了。

陸明在好奇心的催促下點開了這篇新聞,發現上面只是寫了一些閑雜的瑣事。

標題跟內容嚴重不符,但是他也在一個角落看到了他想要看到的東西。

顧氏最近在跟蔣氏競爭一塊土地。

陸明明白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要是把這件事情搞定下來,那顧倩豈不是對他也要多看兩眼?

那他得到老婆的心,豈不是又進了一步?

“陸老大,你在看什么呢?”旁邊的李落也十分好奇,因為他陸明已經看了整整半個小時。

“沒什么啊,就是一個小則廣告。我覺得挺有意思的。”陸明并不打算把這件事情告訴李璐,畢竟他現在還不打算暴露自己的身份,他可不喜歡別人說漏嘴了。

“啊廣告,可是電腦上全都安裝了殺毒系統。根本不可能出現廣告啊!”李落有些疑惑的問道。

陸明用眼神死死的盯著李落,說道:“你難道看不出來我用的是手機嗎?”

“陸老大對不起,我剛才以為你在看電腦。”李落連忙跟陸明道歉。

“罷了罷了,你在這里跟我看會兒,有什么事情就打電話給我,我先去處理一些事情。”陸明吩咐道便直接離開了,一點都不給李落拒絕的時間。

陸明不出意外地去辦公室找到了顧倩。

門口的秘書看到陸明十分驚訝的樣子,因為陸明已經好久不主動的來聯系自己的老板了。

“老板,陸先生來了。”秘書匯報到。

他尊稱陸明為陸先生的理由很簡單,因為他知道陸明是顧倩的老公。

自己又不能叫陸明夫人那邊給陸明起了一個獨特的稱號。

顧倩還在查看文件的時候動了動,但是隨后又恢復到了正常的模樣。

“讓他進來吧。”顧倩像往常語氣一樣說的。

“老婆大人,看到我開不開心?”陸明一進門就說出這樣子的話來。

顧倩皺著眉頭,并沒有打算理會陸明一樣。

“老婆大人,你怎么能這么樣子呢?人家好不容易來看你一次這樣子很傷我的心呢。”陸明再次向顧倩發起了子的。”

陳貴妃有些無奈:“姐姐,這些話不能亂說,小心隔墻有耳,被皇后聽了去。”

齊貴妃伸舌頭笑了笑:“怕什么,最好將我放宮去,我都好久沒出去玩了。”又轉頭看向林痕:“對了你是宮外人,你和我細說說看外面怎么樣了,上次犯了點小事,連團圓節都沒出的去。”

說著就要拉著林痕走:“妹妹,人我就帶走了啊!改天再來找你。”

陳貴妃也不好阻攔,可以說不想阻攔,現在已經知道林痕不會站在他這邊,再費口舌也沒什么必要了:“若是你心在我這邊,還能喝口茶,可你被拖走了,只能去姐姐那邊喝茶了。”

林痕半響還沒回過神來,就被齊貴妃帶出來了,只是和他預想的不一樣,齊貴妃沒有問東問西,只是一副平常姿態,帶著向自己的宮殿走去。

到了宮殿內,齊貴妃猛地喝了口茶,這才松了口氣:“呼,和妹妹說話真是累,快給小郎君看茶。”

旁邊的侍女連忙到了杯茶就被齊貴妃趕出去了:“你們去門外候著。”她們也不敢不聽,連忙出去了。

林痕突然不知道如何開口,這前后差距有些大,他一下適應不了。

齊貴妃滿臉疑惑:“怎么了?”

“沒什么。”說著便拿起茶杯,一口喝完,剛剛的桂花糕有些甜有些澀,他有些接受不了。

“齊貴妃和那陳貴妃似乎很要好?”林痕實在想不出,兩位皇子這般相爭,可這兩位貴妃關系卻是這般融洽,若是說兩人逢場作戲,可在林痕看來完全沒有必要這般熱情,姐妹間談話就好,何必這般。

“其實那陳妹妹也是可憐人,以后若是相遇你可要讓著她點。”

今個遇上的都是些什么怪物,怎么還要自己讓著貴妃,他讓的著么!

齊貴妃依舊自顧自說:“其實太子應該是她的兒子,當初是她先懷上的,只是不知沒了坐上了小月子,我在那段時間安慰了她許久,孩子沒了還有下個。后來我們之間來往就密切了許多,只是我這個人向來貪玩,時間長了也就真把她當姐妹了,平日里在別人面前說不了的話都在她面前說。你要給我注意點,不能欺負她,不然我讓陛下和太子給你穿小鞋。”

林痕欲哭無淚,這是哪跟哪啊!

“這是自然,只是我很好奇,為何好端端的沒了?”

談到此齊貴妃有些忐忑,這件事對林痕說應該好點,畢竟自己的兩個兒子對他評價都很高:“其實這都是宮中暗中流言,說是皇后無子嗣,便將氣撒在了我那妹妹身上。”

竟然還有這種事,不過這只是猜測應當做不得真:“只是流言罷了。”

“唉,你以為我不希望嗎?我那妹妹極為倔強,忍了數年才慢慢將此事查清了,還真是皇后所為,你讓她焉能消氣?只可惜啊!后來我率先有子,老大過夭的早,老二為陛下親自教導,成了太子,這些都是板上釘釘的事,若是能重來的話,我倒是希望妹妹的子嗣當上太子。”

林痕看著齊貴妃失落的樣子,恐怕也是心疼太子吧!看看五皇子再看看太子,就能知道那些年吃的苦頭了。

上官丹风还是站在那里,瞪着陆的历史,他已尽了他每一分力量直等他骂骂例刚,一拐一瘤地走堇雅里虽推戴者众,辞之,而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苦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醉仙张陵儿

小楊刚

醉仙张陵儿

范小东

醉仙张陵儿

古剑锋

醉仙张陵儿

夜北

醉仙张陵儿

咸客

醉仙张陵儿

南极烈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