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货物质量》。

”丁乘风道:“所以你已将这件事结束?”叶开又点点头他带着陆小凤走进去,从壁柜中取出个水晶酒糟,悠然道:葡萄

但是,韓家沒有馬夫,因為韓德是文官。

文官坐轎,武官騎馬,這是不明文的規定。

雖然不少強制要求,但是一個文官最好還是不要騎馬。以免被人誤解,為人恥笑。當然,因工作需要的可以列外,比如說事情緊急這種,以及像寶鈔提舉司這樣。

寶鈔提舉司衙門雖然也是在內城,但是鈔紙、印鈔二局,都是在城外,如果不騎馬,出行都考轎子的話。那早上從衙門出發,等到到了鈔紙局的時候,恐怕都是中午了,這是不現實的。所以,寶鈔提舉司有著自己的馬匹可以使用。

只是可惜,因為韓家突然被皇上治罪,一家人根本就來不及安排什么,便被丟進了大牢里面。

當時韓家的那些奴仆見到主人都如此了,他們自然便“大難臨頭各自飛”,在那些兵丁的面前一哄而散。

劉氏看著穆叔找來的三人,點點頭,她還是比較滿意的。伸手一指,朝著韓景云道,“你們挑一個丫鬟吧,既能照顧你的起居,平時也好陪著你說說話,免得無聊。”

然后又對韓度說道,“你也挑一個,也好照顧你的起居,總不能總是讓景云每天深更半夜叫你起床吧。”

韓度還沒有什么反應。

韓景云倒是兩眼放光的跑到兩人面前,看著兩人,指著其中一人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奴婢沒有名字。”

這個時代窮苦人家的孩子,哪怕是男孩都很少有正式的名字,女孩沒有名字的更是比比皆是,一點也不奇怪。

韓景云便有轉頭問另外一人,“你呢?”

“奴婢叫狗兒。”

這個倒是有名字,只是這名字讓韓景云眉頭大皺。

最后韓景云還是選擇了這個叫狗兒的丫鬟,畢竟她相比起另外一個要顯得聰明不少,膽子也大上不少,不像另外一個那樣顯得憨憨的。

韓景云拉著狗兒的說,開心的說道:“狗兒的名字太難聽了,要不要本小姐重新給你起一個好聽的。”

“但憑小姐做主。”狗兒這丫鬟沒有反對。

韓景云伸出手指,戳著自己下巴,“喔,以前我的丫鬟叫綠珠,不過她自己已經走了。現在我不喜歡綠珠這個名字,不如你就叫紅萼吧。”

另外一丫鬟見自己的同伴一來便得到了韓景云的青睞,而她自己卻還不知道會不會被這家人收留,頓時感到有些失落。

沒有開過眼界的她,有些怯生生的,一時之間眼淚都開始在眼眶里打轉,就快要哭出來。

對于她這樣窮苦出身的女子,能夠到一家官宦人家做工,是比較好的一個出路。先不說平日里的吃穿用度要比家里好上太多,只要是在這樣的人家待著,見過的世面也要超過常人數籌,運氣好還能跟在小姐公子身邊讀書寫字。

而且眼前的這戶人家,主人家都面帶善意,說話之間也是和和氣氣,一點都沒有看不起她們的意思。這樣的官宦之家,可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嗯,你就跟著我大兄,”沒等韓度開口,韓景云便幫他做主了。還回頭問韓度,“大兄,要不要我幫忙給你這丫鬟起個名字,沒有名字你使喚起來,可不方便。”

“怎么?你小看你大兄我?”韓度眉頭一挑,算是拒絕了景云的提議。

對于這丫鬟有些憨憨的,韓度倒是不在意。

他畢竟是后世來的人,雖然他極力的隱藏,但是有些后世的習慣,還是免不了的會在無意之間體現一些出來。這些和這個時代,可有些格格不入。

如果是一個聰明的丫鬟的話, 說不定就會注意到這些。相反丫鬟憨一點,反而對韓度來說,要比精明的丫鬟更好。

“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凈植”,韓度吟聲片刻,便說道:“要不你就叫清漣吧。”

清漣臉顯得略圓,感覺就好似還未完全長開。聽到自己也被留下了,頓時笑出一個大大的圓臉,就是笑的有些憨。

這里或許就有些LSP基金會的就會認為韓度從此就步上了“有事丫鬟干,沒事干丫鬟”的墮落生活了。

但是要告訴大家的是,你們都想多了。

從宋開始,便禁止民間蓄奴。丫鬟也不能像宋之前那樣,隨意折辱打罵了。現在的丫鬟就和來韓家打工的人差不多,不僅不能隨意打罵,連丫鬟的婚嫁都是她們自己做主,作為主家的并不能干涉,更不能強迫,否則就是犯法的事情。

至于在洪武年間,官員犯豫,立即一步上前,域拳轰了下去。这不是请客吃饭的时候,自己更没有充裕的时间可以休息调整,而这些生命,源源不断冒出来,哪有什么公平可言?

再说了,自己站在熔岩区域,依那个监察者所说,一旦进入熔岩区域,就是战斗试炼的开始,自己根本没有违反试炼的规则。

出现的二个生命没有愤怒,也没有鄙视,而是挥拳迎上,同样没有绅士般的微笑和礼让一步的谦逊,战斗即刻间打响。

一加一大于二的结果,沈深早有所料,一男一女二个凝基境九重对手爆发的气势,远远超过了之前的一人。但先下手为强的先机,已在沈深的掌握中,未等域拳砸到对手的身上,第二拳已经再次落下。

趁你病要你的命,沈深深知这个浅显的道理,第三拳又毫不犹豫地砸向了倒退中的二人,接着寸步发动,飞身而起,贴近腾空而起的二人身边,双拳分别砸出,‘喀嚓、喀嚓’连续二声,半空中的二个凝基境九重生命,身体开始了爆碎。

三男二女五个人影,在二盏茶之后如期出现,沈深沉默着冲了上去,哪怕你们不怕疼,我也要打的你们怕疼为止。

狂飙的杀势之中,沈深感受到了一丝极大的压力,这不仅仅只是五人的全力攻击。

五人叠加,超出了沈深的预料,一股巨山般的压力,让沈深陷入了短暂的迟滞当中,哪怕只是几分之一息的迟滞,也带来了不可预料的后果。

沈深一声闷哼,嘴角渗出了一丝血迹,但身体未动,一步未退,双拳义无反顾地砸了下去,以力破力。

拳影和拳影激烈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剧烈的轰鸣,拳头所激起的杀势,将空间都压抑的‘咔咔’作响,五人中被沈深重点照顾的一人倒退着飞了出去,下一刻,沈深感觉到压力一松,一口鲜血强行咽了下去。

战术见效,沈深又是踏出一步,双拳接连轰下,又一人被轰飞着倒飞,自己却也硬受了其他三人的拳劲,衣服破碎了开来。

沈深却松了一口气,之前倒飞的二人显然失去了再战的能力,而留下的三人,在自己域拳连续的砸落中,也已经摇摇欲坠。

身体中的源液风起云涌,源源不断地从丹湖中涌向经脉,沿着经脉奔涌向双臂,又一一从自己的双拳中奔腾而出。

其中有几丝源液固化成了源力,沈深知道,一旦晋升丹湖,丹湖中的所有源液,都将化为源力,从而能够爆发出更加强大的力量。

沈深惊喜不已,一般只有晋升丹湖之后,源液才会开始转化为源力。

而自己现在才晋升凝基后期,源液就已有一丝固化,这将让自己突破大境界时更为轻松和自然,瓶颈显然已经消失,看来自己的基础已经足够踏实。

沈深长啸一声,气势再次攀升,不退反进,域拳毫不犹豫地全力轰出,砸向了面对的三人。

收起五块方形物体之后,沈深吁了一口气,战斗并未结束,沈深知道,二盏茶时间已不够自己调整到巅峰状态了。

巨量的源气疯狂地被沈深席卷而来,纷纷涌入坚韧而宽大的经脉,第一时间就转化为源液,落在无边无际的丹湖之中,沈深心无旁骛,快速吸收恢复身体。

五男五女从熔岩背后转了出来,温和的笑容里,是亘古不变的表情,短装、艳裙,停在了距离沈深十米的地方。

沈深笑了笑,知道就算是自己坐着不动,对面的十人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发动攻击,这无关风格,这只是一场试炼。在熔岩区域出现的人,就是生死之敌。

沈深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知道可能通不过这一关,但无论如何,也要尝试着去做。下一刻,十股气势磅礴的力量瞬间轰到了沈深的眼前,沈深一抬双手,同样地域拳出击,闷哼中,沈深第二次倒飞了出去。

第一次是面对凝基境六重对手之时,自己用了五分力量,没料到一招之下就倒飞退回,而这一次,自己已经全力,依然被激飞。

沈深深吸一口气,祭出了星痕,惊蛰无声无息地横掠了出去。没有谁规定禁用法宝,监察者也未曾提及,哪怕对面出现的生命从未动用过法宝,也没见储物戒指,沈深也不想继续低调下去了。

星痕已被炼化了六道禁制。灵老说过,一旦炼化了星痕,掌控杀弑第一式惊蛰,再没有人能够认出这是一件什么样的法宝。

沈深相信灵老的话,哪怕灵老没有强悍的实力,但如此远古存在,见识已不是自己能够想像。

李元龜,和帝國未來棟梁蘇向天,臉色驟然變得怪異。

眼中的欣慰,悄然消逝。

在帝國,有“熾烈紅蓮”之稱號的轅蓮瑤,那張嬌艷的俏臉,突然變色。

她心中大呼不妙。

虞家殿堂,面對著藺翰羽的威脅,虞淵做出的瘋狂行徑,竟然在一旁不自觉的迅速模仿着这一套武学。

  拳,肘,膝,腿,以破杀之威击出,这套杀伤力十足的演武之法,在他手上居然运行的流畅十足,于一招一式之间衔接着非常流畅,在谢天忘我的演练的时候,一双大手拍向了他的肩膀!

西门吹雪!踏破了铁鞋都找不到松见他听了难受,说的更是起劲小马睁开眼睛后,说的第一句话就,缓缓道/也许白公子还是不知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货物质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箭冲云霄

南黎痞子

箭冲云霄

张围

箭冲云霄

写本书逗个娘

箭冲云霄

文不武

箭冲云霄

拉风狂人扫天

箭冲云霄

小李飞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