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尾火虎欧阳靖然》。

要知道,一个孩子无论考了55分、61分、98分、还是100分,都若无根本八字,岂能为卿为相。一生皆由命,半点不由人。蜈蚣

當周安把銀身功秘笈收起來的那一刻,周紋滿是皺紋的臉上,也笑開了花,從唐沁用銀身功打敗王教習,他也看出了銀身功的不凡,而周安得到了銀身功,就等于周家莊得到了銀身功,到時選出幾個種子來修煉,到時說不定能多出幾名高手出來。

想通了之后,周紋馬上向著周家莊的人通知了下去,不許周家莊的人向銀鞭二邪俠動手。

唐沁給了秘笈便扶著唐子軒離開了,當然了唐子軒認輸了,并沒有繼續比試,唐沁也并沒有給唐子軒拔劍,這個場合不合適,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拔劍治傷,不然現在拔劍的話,戰斗力起碼下去了一半。

而在唐沁和唐子軒離開之后,來的驢頭村和其它村心思涌動之人,離開了,尾隨他們前去,打算動手,把兩人殺了,領取官府的賞金。

在唐子軒下擂臺后,驢頭村剩下三個人,兩個村民和一個獵人,這時一個村民穿著驢皮衣,拿著一把鐵鋤上場了。

這個村民上來之后,什么話也不說,直接拿起鋤頭就向著周安亂掄了起來。

周安沒有動用重劍,而是拿著柳葉刀,三片柳葉刀光劃過,其中三片刀光擊中了鐵鋤的手柄,擊中了同一處,把鐵鋤的手柄給擊斷了,留下了村民瞪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手中空空的手柄。

他手中的鐵鋤可是純鐵制作的,一般很難斬斷的,可是三片刀光就把他鐵鋤的手柄給斬斷了,他看出了雖然周安揮出的刀光很強,可是他手中的刀更強,不然也不會把鐵鋤斬斷。

周安則很高興的看著手中的柳葉刀,他拿的柳葉刀,連重劍都是他借的王教習的,不愧是他的兵器,很是銳利。

趁著村民愣住的時候,周安拿著手中的柳葉刀搭到了村民的肩膀上,村民感受到冰冷的刀身,只要一下就能斬斷了他的脖子,馬上大聲的說道:“我投降,我認輸,你贏了。”

周安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柳葉刀,插到了刀鞘內。

“驢頭村落敗,請問周公子是否要休息一下。”

“不用了。”周安打敗這個村民沒有費多少的力氣。

“那么請驢頭村的人上場,繼續比試。”

驢頭村的另一個村民走了上來。

呃?怎么暗黑屬性面版上面多出了一個靈魂點數。

自從周安在周旺家吸收了三點靈魂點數之后,周安就隨時觀察著暗黑屬性面版,看看還能不能在其它方面得到靈魂點數,果然今天不知道什么原因得到了靈魂點數。

周安思索了一下,便想明白了,他得到這個靈魂點數是對面的村民上來之后才有的,而靈魂點數的依托是什么呢,是殺死人之后的靈魂,面前這個村民肯定之前殺過一個人,所以身上留存著一個人死亡后的靈魂,而自己和他遇見,所以吸收了他身上的靈魂。

這個村民上場時,也拿著一把鐵鋤,不過這把鐵鋤更見幽黑一些,很明顯材質不一般,而這個村民和剛才那個村民不一樣,臉上帶著笑容,表現出很溫和,說道:“你好,我是驢頭村的包剛。”

“你好,我是周安莊的周……”周安也打招呼的說道,只是還沒有說完,包剛就拿起手中的鋤頭向著周安砸去。

“卑鄙,竟然趁著打招呼的時候偷襲。”周強大叫的說道。

面對這一擊周安快速的拿出后面背著的重劍,橫擋在了頭頂處,鐵鋤打到了重劍之上。

周安也被這一下給打槽了,幸好他反應及時,不然這一鋤子打下去,不受重傷,也會受輕傷,他沒有想到溫和的包剛會偷襲,看來他并不像表面表現出來的那樣,暗地里很陰險。

周安雙眼隱含怒氣,剛才的偷襲讓他十分的不爽,也不多說什么,把橫擋的重劍,橫向

“萬老板、小悅,時候也不早了,我該回去了,后會有期。”秦烽向萬通和莊悅揮手道別,說話間嘴巴里噴出濃濃的酒氣。

其實商務車的系列手續早就辦好了,不過萬通很熱情,非得請秦烽吃完晚飯才行,他拗不過并一直吃到現在,酒足飯飽。

懸浮車都有智能駕駛模式,出發前設定好目的地后,車載光腦自會將人安全送達,倒也不怕酒駕被警察查處。

等秦烽離去,幾個氣勢不凡的神秘人在黑暗中討論著:

“我查過了,此子叫秦烽,來自外環星圈翠芒星......

第30章 崩潰的黑猩猩

集市上到處是盜匪沖來的身影,城門已經被倉惶奔逃的“百姓”堵死了。未及入城的還在拼命往里擁擠,跑得慢的幾個已經被盜匪砍倒在地,慘嚎著翻滾不休。

安寧的身后也有盜匪追近,手中一口大鍘刀沖著他高高舉起。

城頭上一支箭矢飛來,那個盜匪怔了一下,軟軟摔倒地上,不斷抽搐。胸口的箭矢插得極深,顯然活不成了。

又一桿長刃的大槍狠決地扎了過來,城頭上傳來驚呼聲音。

安寧向后撩起小花,刺來的長刃大槍就迅速被削成幾段。那個盜匪劈手伸過來想要抓住安寧持刀的手臂,卻不妨安寧早已旋轉回身,左手揮拳擊在他的臉上。

“啊~”那盜匪的臉正在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形,幾顆牙齒飛出,在空中劃出一條弧線。

那人原本長著一顆碩大圓腦袋,兩只小眼睛在厚厚的單眼皮遮蓋下不易被人發覺。這樣的好處就是他更加喜歡去偷襲別人。

因為他在偷襲的時候,別人未必能發現他的目光關注所在。所謂出其不意,這樣的偷襲成功率還是蠻高的。

如今,看家的寶貝卻被安寧一拳打的歪斜變形,連眼珠都腫脹起來,完全失去了出其不意的偷襲價值。任誰看到一個眼珠子突在外面的家伙正在打量你脖頸時,都會倍加防范吧?

嗯吶嗯吶,看樣子連頭骨也給爆裂了,勉強留下也沒法活下去,那就死去吧!

小花飛舞,那盜匪就看見自己的身軀正在撲倒抽搐,脖頸的血還在瘋狂噴灑。他有點心疼,自己的血流是否的太快了?

這才恍惚自己也許真的死了,這顆圓圓的腦袋就“唉唉”地嘆息一聲,跌落塵埃。

“穆兄弟~!”前方傳來炸雷一樣的哀嚎,有人狂奔過來。

遠處又是連環三箭射來,箭箭鋒芒畢露,勢大力沉。安寧左閃右躲,手中小花搖擺,也磕飛了一支。特喵這群盜匪中居然還藏有射生手?安寧毛骨悚然。

不等他做出反應,又一個黑乎乎的物件迎面襲來,安寧矮身避開。那物件直直劈在身后的城墻上,再旋轉著從頭頂飛過,插入眼前地上,抖動不已。原來是柄巨大的板斧?

哇靠!這也太兇殘了吧?在安寧看來,今天的點子實在太扎手。甚至連同剛才被他宰掉的那個圓臉家伙,這群盜匪中就沒有一個善與之輩!

縱是安寧這樣的膽大妄為,如今也要為之膽寒。

戰場之上,豈容你分心?

一聲炸雷般的嘶吼在耳邊響起,一股腥臊氣味跟著撲面襲來。

一個渾身皂衣打扮,矮矮方方的人已經沖到身前,巨大身影遮住陽光,鋒銳的巨斧再次迎面揮來,勢大力沉。安寧想要閃避,卻猛然被這廝身上的氣味狠狠嗆了一下。

哇靠,這是生化武器!?安寧倉促間腳下一滑,差點摔倒地上。

又一支箭矢從城上射下,那人板斧橫擺,磕開箭矢的襲擊。二嘎也已經玩命沖過來,一擺腦袋甩了過去。那人被二嘎撞飛,哇哇怒吼著翻身爬起。

這算死里逃生嗎?安寧攀著二嘎背上的行囊重新身形,和二嘎一起喘著粗氣。果然戰陣殺伐與江湖決斗的方式大不相同啊,甚至小花都無法讓自己自保呢。

安寧想要往城門洞里擠擠,最少不能繼續被那個射生手反復算計。

對付戰陣之敵,行囊里的火器肯定更好用些。但他攜帶的數量有限,射速也慢,需要找對時機才能發揮作用。

自己想要擠進去,依托城門的保護。但是城門洞里的人群也在晃動,被往外推搡。

城里有人想出來,自己在城外想進去?安寧恍惚記得這是錢老的一本書名,《圍城》。

那群放鴨子的“百姓”弓手,終究還是被他們的上官再次攆出城外。他們匆忙抬起弓弩,列陣齊射。殺紅眼的盜匪卻因為同伴的慘死被激發兇氣,一窩蜂地沖擊而來,悍不畏死。

這群弓手們再次潰散,然而城門卻被一頭騾子橫身擋住,兩個主官也都橫刀在前。

“后退者死!”那個酸酸的文士尖銳著嗓子大聲呵斥。

回不去了!如今大家都是身在戰場,逃無可逃。弓手們紛紛絕望無比,這鬼地方裝死都不行呢,會被踩踏成肉醬的。那就拼了吧!雙方很快再次糾纏起來。

這下子,安寧不用擔心自己被群毆了。不過讓安寧苦逼的卻是,那個被二嘎撞飛的盜匪,居然死死盯上他了!

這是想欺負人啊?安寧腳下被絆了一下,原來是那柄落地的板斧。還給你好了!

安寧掄起大板斧,擰腰甩了出去。

盜匪躲過安寧丟過來的板斧,也是驚訝不已。他再次沖向前,掄圓了板斧。他其實很想研究一下對面這個小道士究

听了燕飞的话,林强怒火中烧。他最不愿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燕飞带他来的目的果然是想借他的手除掉王珀。

“不为什么!就因为王琥想利用我来除掉王珀然后他好坐收渔翁之利。你身为他最得力的手下应该不会不知道他的计划吧!”

燕飞说的没错,王琥的确是想利用他来除掉王珀,然后再追究燕飞法律责任。这样不用自己动手就能获得王家全部的家产,王琥可是打的一副好算盘。而作为王虎心腹的林强自然是知道他的计划的,当初林强第一次和燕飞见面就是他们计划的开始。

“哼!燕飞,不管你怎么说我是不可能杀他的。我不就是杀了付文博和他的几名手下吗?你休想再一次为理由来威胁我!”

“好啊!既然你按照我说的去做,那么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我倒要看看王琥能有多大的本事能把你救出去!”

见林强不同意,燕飞直接拿出了电话,他可不是在吓唬林强。

“等……等等……”

见燕飞动真格的,林强可有些慌了。若是现在在京都的话林强根本不会害怕,毕竟王家的势力在那里。但这里是金州一旦他被抓的话,恐怕王琥真的没有办法救他了!而且就算燕飞不报警,他也不可能轻易的放过自己的。不按照燕飞的话去做必死无疑,如果杀了王珀的话也许还有那么一线生机。

“哦?难道你还没有决定好吗?我可没有时间在这浪费,我很忙的!动不动手你给个痛快话!”

燕飞不耐烦的说道。

“好!我按照你的意思去做。不过你要保证我的安全!最起码要保证我在金州的安全才行!”

林强语气无奈,但是依旧不忘和燕飞讨价还价。

“呵呵……放心,你帮我做事我怎么可能会不管不顾呢!”

见林强答应,燕飞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然后竟然转过身去似乎不愿看到接下来发生的血腥场面一般!

而此时的林强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在腰间掏出了一把匕首一步步的向着王珀逼去。

“林……林强你要干什么?你千万不能听燕飞的,他是在利用你!一旦你杀了我,我保证他会立刻落井下石将你叫到警察的手中!”

王珀话也是林强最为担心的,以他目前对燕飞的了解,他真的有可能会干的出来。当他经过燕飞的背后是,犹豫了一下突然间改变了注意,竟然手持匕首向着燕飞刺了过去。

而燕飞似乎早就已经预料到了,猛然转身一个侧踹正中林强的胸口。触不及防之下林强的身体倒飞了出去,不偏不倚的砸在了王珀的身上,而且他手中的匕首竟然也插在了王珀的胸口处!

“你……你……”

王珀手捂着胸口想要说什么,但是却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林强见状彻底的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王珀最终还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上,而且现在他已经没有任何的资本要求燕飞为他做什么了。

就在这个时候包房的大门被人踹开,王珀的手下一窝蜂的冲了进来。当他们看到包房内的场景立刻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吗的!林强你杀了我们老板,你死定了!”

众多王珀的手下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立刻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鸣,一拥而上对着林抢就是一顿拳脚相加。燕飞见状摇了摇头事不关己的竟然离开了包房!

他的计划已经完成,接下来的事情就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了!王琥手下的得力干将竟然杀死了王珀,这个件事情明日一早一定会登上头条的!任谁都会以为是王琥为了占有王家所有的家产,才会让自己的手下去杀王珀的。而绝对不会有人会想到这一场手足残杀的好戏竟然是燕飞导演出来的。

王琥可以说是躺着中枪不过这也不能怪燕飞,谁让他先打燕飞的主意呢?燕飞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

回到了小区之后,燕飞并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别墅,而是来到了战忠杰的住处。

刚刚发生的事情他必须需要向战忠杰说一声,不然的一旦出现什么差错的话,燕飞也会非常麻烦的。

“臭小子,这么晚又跑到我这干什么来了!”

见到燕飞后战忠杰有些意外的问道。

“师父,刚才发生了一件大事……”

当即燕飞便将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向战忠杰说了一遍。

战忠杰听后,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而且表情变得十分凝重似乎在想些什么!

王珀的死不是小事,一旦上面追查到底的话势必会追查到燕飞的身上。不过既然燕飞做都已经做了,战忠杰也没有怪他鲁莽行事,现在他想的是怎么才能帮助燕飞洗脱嫌疑。

——他们既然已杀了那么多无辜现得很优秀,但为什么就没有录飘洒,倪甚欣洽,命进此茶,客因是君也,与是人也,皆立于朝,则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尾火虎欧阳靖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人间亦有神明

白喵呜

人间亦有神明

安静的九乔

人间亦有神明

九流书生

人间亦有神明

越窑今诉

人间亦有神明

洛俞

人间亦有神明

镜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