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二抽》。

210 離開烈焰沙漠,回程!

火鳳凰之翼要離開綠洲,美美佳已經將公孫沐雨當成了最好的朋友,而且還把公孫沐雨的首飾還給了公孫沐雨。

公孫沐雨自然是拒絕的,因為公孫沐雨并不差錢,這些首飾雖然跟自己久了,但還是可以買到的。<

連在五公里之外的阮永陽都被這地雷的威力給嚇到了,更何況沖在第一線的交趾大軍了。

原本被安排在第一線沖擊的漢俘軍就心有不悅,他們知道這是把自己當成擋箭牌來用了。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只得忍了下來......

姬冰雁冷冷道:你以为这地方很绝对看不见丝毫空隙,又正如水

林岳和奎列塔把那兩人也是直接帶到了卡特姐妹這邊。

這是林岳第一次見到大名鼎鼎的不祥之刃卡特琳娜。

這時的卡特臉上還沒有傷疤,一頭紅色長發,配上俏皮的臉蛋簡直像童話里的人物。

身材更是完美,露出的馬甲線哪個女人看到不羨慕。

藏在腰間的匕首也是若隱若現,整體看下來卡特散發出一種女性奔放,力量的美,這可比那些柔弱的美更具有欣賞性。

在看看我們的魔蛇之擁卡西奧佩婭,這時候的她居然是長著腿的!

看來她還沒有變成蛇女,林岳一開始還不敢相信這是她心目中的蛇女。

如果說卡特和奎列塔的美展現在身材和力量上,蛇女則顯得臉蛋更有優勢。

在這三人的顏值里,可以說她的臉蛋是當之無愧的顏值第一,而且身材也是無可挑剔。

她更像一個智者,一位女性謀略家。

現在的林岳和奎列塔也是卸下了偽裝。

“喲,這不是德萊厄斯和經常在統領身邊的奎列塔嗎?你們到這來有什么事?”

卡特也是一眼認出了他們,蛇女在旁邊聽到后也把目光看向了他們。

經過剛才奎列塔在遠處的介紹,林岳也是分對她們有了基本的了解。

卡特是姐姐,蛇女是妹妹,她們都是杜卡奧的女兒。

林岳開口說道:“這都不用自我介紹了,大名鼎鼎的卡特琳娜居然知道我叫什么,哈哈哈,這次我們來主要是有點事想問問,不知道你們方不方便。”

卡特正想說話,這時蛇女的眼神凌厲的看著他們。

原來是看到自己軍團的士兵正被他們綁在后面,似乎還遭過嚴打。

蛇女帶著生氣口吻冰冷的說:“你們有什么事先不用說,為什么把我們軍團的士兵綁起來,希望你給我一個解釋,不然我不管你們是誰,今天都別想輕易離開!”

被綁的那兩人聽到后,趕緊發出聲音。

“長官救我!他們虐待我們!”這兩人用僅剩的力氣喊出。

卡特聽到那兩人的聲音后臉色也變了,奎列塔連忙解釋說:“這兩人四處傳播流言,你們應該也知道最近軍中的流言,這次是統領特意派我們調查流言的事,一直以來你們軍團的流言是最多的,但你們并沒有作戰,這引起了我們的注意,所以特意來你們這里調查,這兩人十分可疑,我希望你們配合調查清楚他們的身份。”

卡特和蛇女聽后看了看那兩人,好像確實有點面生,不過也是他們軍團的士兵。

開始有點相信奎列塔說的話了,還是先看看再說。

“那你們稍等一下,等先查清楚這兩人的來歷,我們再商量吧。”蛇女冷靜的對他們說到。

隨后也是吩咐掌管花名冊的士兵查查這兩人到底是什么時候加入軍隊的。

很快就調查出來了,這兩人一個叫杰森,一個叫黑貓。

是這次出兵前剛剛加入她們軍團的新兵,其他任何關于他們的資料都查不到了。

聽到掌管花名冊士兵匯報的這些后,林岳和奎列塔更相信這兩個人有問題了,。

卡特和蛇女也是開始若有所思。

很快氣氛就緩和了下來,卡特姐妹邀請他們進來一敘。

兩人來到她們的馬車上,開始講起抓到這兩人的前因后果。

林岳很詳細的講起他們先從上午調查,然后到中午吃飯士兵聊天調查,最后到發現這兩個可疑的人,全程任何細節都講的十分詳細。

包括他們還有個同伙,當奎列塔出來為統領打抱不平的時候他們是如何阻止奎列塔的,甚至還準備強行把她拖走。

卡特和蛇女聽到完整的經過后感覺細思極恐。

也是明白這兩個人絕對有問題,畢竟她們的部隊應該是對撤軍這個命令怨言最少的,而恰恰在這里的問題居然是最多的。

細想這伙人居然還想擒住奎列塔,這讓卡特姐妹聯想到這幾天似乎每天都有幾個人失蹤。

難道他們遭遇了和奎列塔相同的經歷?被拖走然后拋尸野外了?

如果想這一切都解釋的通那就只有這種可能了。

那現在到底是誰在背后推動流言呢?背后肯定不止他們幾人!

這下卡特姐妹對那兩人也沒有了任何同情,開始重視起這個事情來了。

“那你們從他們口中得知了什么有用的情報沒有?”蛇女問道。

奎列塔說:“并沒有從他們口中得到什么有用的情報,所以這次我們才特意找到你們,想問問你們有沒有什纵.情.在这里,

  闭着双眼,能依稀听到好远的长街上一对年轻的夫.妻二人带着小儿子漫步在.包.子店前,

  他听着小孩子那童稚的声音对着他的父亲母亲要买.摊主所说的.香.甜.可.口.的热包.子,

  他都能想象到蒸笼里那股热气腾腾的景象。

  还有楼下饭店酒杯碰撞的喧嚣声,

  他觉得这一刻好累,

  但实际上秋天渐.深,越来越凉,

  水.没多久就没有之前那么热,

  他跨.出了大圆桶,身.上的水.珠.没有完全.擦.干,

  窗户.缝.隙.里.吹.来的风大量到他.身.上,

  这道彻.骨的寒冷还没有多少征兆就完全.袭.遍.了全.身,

  他这一刻好想立即爬.进被.窝.里,

  就这么几秒钟,他持续不断的发冷,全.身都在.颤.抖.起来,

  被被子包.裹.身.体的一瞬间,那股冰冷的.感.觉还在,

  不过那层.柔.软.的被子覆盖的整个.身.体.异常的舒.服,

  他就觉得好想整个夜晚都保持这个.姿.势和状态,

  一动不动的,

  这个连蜡烛都变得.昏.黄.的房间里,

  他就像一只蝼蚁面对一个庞.大.恐.怖.的世界,

  他只能尽可能的把.身.体.缩.在被子里,只有他的手指.露.出外面一小段,

  寒冷就会一点一点的.袭.到他的骨.子.里,

  他反而很享.受这种卑.微而又无助的感觉。

  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晚上这样睡.的那么舒服,

  早上起来的时候,透过窗户的.缝.隙.在房间里.投.射.出了一条灰尘光路,

  他侧弯着身体向着窗户的位置,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些光路里,上下翻飞的细.小.灰尘。

  “哎!”他舒了.口.气,很自然的调解了一下心情,

  他觉得这一刻精神特别的好,

  大好的时光怎么可能就这样浪费在屋子里,

  他打开窗户,外面街道两侧都是很老的那种一两层的木瓦房子,

  整体灰色的基调,

  街道两侧的间隔也就四五米,不能算宽,

  大上午的,客栈对面那个绸缎店,一位三十多岁的妇人靠近门前的台面上.缝.着衣服,

  现在没有什么人来这儿买东西,

  小城里的生活节奏很慢,

  他沿着木梯子往楼下去,就.飘来一.股酒.香,

  楼下的大堂里面大块的.吃.着烤.肉,然后喝上一口酒,

  不要太.香.啊,

  “店家,给我来两斤上好的烤.肥.羊.和美.酒,还有什么好吃.的也给我端上来。”他说完就朝桌子上扔了一锭银.元.宝,

  那个店家立即就笑.吟.吟.的迎了上来:“得了,您坐着,马上就好。”

  隔着一个桌子的两位明显是外地来的年轻人,从说话的口音有点像河南、陕西一带,

  到现在都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两个人估计也是半路上认识的,都是二十岁的小年轻,

  此时说的正.酣,尤其是那个.胖.了一点的,估计好久没有说过话,

  说的滔.滔不绝,

  沈杰在一盏茶的功夫吃上了几.口.烤羊肉,

  上面主要洒的是盐巴和花椒,还有一些.细.碎.的东西,他之前甚至都没有见到过,

  虽然缺少了烧烤界的两大.法.宝:孜然和辣椒粉,

  味.道也不错,

  “王东兄弟,这个降仙宗虽然只是会稽这种小地方的小门小派,但是我听说这是唯一真正出过仙人的地方。其他地方都是假的。”

  朱弘风说这话的时候还特意放低了声音,生怕别人知道这个消息,一路上他都忍着没告诉任何人,

  现在还不是.喝.了太多酒,又觉得和王东很投缘,他接着说道:“你知道为什么现在还这么名不见经传?”

  王东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明显就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实际上心里就当听个故事解闷了。

  弘风看到王东现在的表情,心里就有一种.满.足.感,他又说道:“那个仙人六年前第一次出现后,叫他的大弟子代他建立降仙宗,

  后来就再也没有.露.面过,六年啊,有多久,很多后来的人都不相信有这回事,

  据说那个大弟子后来都离开了,还是他的二弟子在维持着这个仙踪,

  所以你看这个降仙宗就在会稽城还有点地位,你在外面听说的都是什么长生仙派之类的吧。”

  弘风说的一副很真的样子,王东听到了这里却也有些将信将疑的,

  这个从开封一带结识的兄弟,到现在没少.吹..逼.,

  不过弘风见识的确广博,一路上走过来,很多和他说的还真的有点接近。

  “来,兄弟,喝.口.酒。”弘风讲的不知道有多尽兴。

  王东听闻,也端起酒杯迎了过来,实际上他就抿了一小.口。

  他们两个全然不知道,本来已经打算吃完这顿饭,就准备离开的沈杰,

  也想去那个降仙宗看一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二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诸天入侵计划

花花了

诸天入侵计划

肉沫粉丝

诸天入侵计划

婆娑忍土

诸天入侵计划

海花盛开

诸天入侵计划

许尘尘

诸天入侵计划

久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