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进入公会》。

夏殇此时的情况可谓是极尽惨烈之能事,不过他对面的陈子云和叶浅却也并不比他好上多少。

能将夏殇这样一个天玄绝巅的强者和其座下的嗜血麟兽重伤成这般模样,陈子云和叶浅同样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在陈子云的左臂之上,有着一道狭长的刀痕,而在叶浅的胸前,则是有一道清晰的爪印,至于陈子云座下的那头震山犼,雪白的毛发也有不少都染上了殷红的鲜血,同样伤得不轻。

然则无论是陈子云还是叶浅,看向夏殇的目光都变得轻松了起来,因为他们知道,此时的夏殇,已经到了接近油尽灯枯的程度了,无论如何也没有丝毫生还的可能了。

“夏殇,堂堂天策府第一猛将,如今就要殒落在这断魂峡中,不知你这位名震天下的血将有什么感想啊?”

陈子云嘴角挂着些许血迹,脸上的笑容却是无比畅快。

七年了,足足七年了,他终于是能够将七年前在对方手中吃的亏,连本带利的给还回去了。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夏殇勉强抬头,满脸鲜血的看着对面二人,缓缓念出了一句当年晟王殿下在天策府初建之时对他们念的一句诗。

他只是一个大老粗,当年他还没怎么明白晟王殿下说的这句诗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此时面临生死危机,眼见就要死在此处,夏殇却是突然明白了这句诗的意思,也就随口将之念了出来。

“哈哈哈,夏兄,大好男儿自当纵横沙场杀敌报国,如何便能轻易言死呢?”听着夏殇这句话,陈子云嘴角一撇,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却是听到远方的天际突然传来一道豪情万丈的声音。

唰!

无论是陈子云还是叶浅,在听到这道声音的时候,面色都是一变。

虽说他们并不清楚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可从其中所蕴含的力量来看,对方的实力绝不在自己两人之下,且一定是大离之人。

这个时候出现这样一名强者,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事不宜迟,还是尽快干掉夏殇为好。”

陈子云和叶浅相视一眼,俱皆看出对方心中的决心,然而还不待他们动手,又是一道强横而雄浑的声音响起:“是啊夏大将军,有我们两人在此,就算你想死,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呢!”

话音落下,两道玄黑色流光便是断魂峡南方飞掠而来,各自在夏殇身畔凝聚成形。

左边那人,身着玄甲,气息如深渊般不可窥测,右边那人,手执一柄狭长宝刀,刀锋之上闪烁着锋锐的寒光,似择人而噬的猛虎。

“玄甲大将尉迟典,陌刀大将裴行毅!”

陈子云和叶浅面色瞬间大变,声音中充满了惊骇:“你们怎会在此!”

虽然他们并没有真的见过尉迟典和裴行毅,可大离一些有名有姓的大将军他们也有所了解,是以他们在看到两人的瞬间便确定了其身份。

“这里可是我大离疆土,就连你们这两个异国将军都能出现在这里,我们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一身玄甲以铁甲罩面仅露出双眼的尉迟典盯着陈子云和叶浅冷冷的说道。

“在我大离的疆土上撒野,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身着长袍手执陌刀的裴行毅虚空一划,一刀漆黑的刀光几乎划开半边天空,“给你们三息的时间离开,否则便留在这里吧!”

“至于你们麾下的士卒,就用他们的性命,来作为你们这次贸然出现在我大离疆域的代价吧!”

说着,裴行毅淡淡的看了一眼下方的断魂峡,当然,从万米高空看下去,那断魂峡也就和一条细微的裂缝没什么区别。

不过裴行毅知道,在玄甲骑和陌刀军的配合之下,又有着断魂峡那般特殊的地形,眼前这两个家伙麾下的大军,只怕是有死无生!

“你们.......你们......”陈子云双目猩红的盯着尉迟典和裴行毅,呼吸也逐渐变得粗重了起来。

看到这两位出现在这里,他自然能猜得到下方断魂峡中自己的麾下会遭遇到什么。

难道说时隔七年,自己竟然又要在这断魂峡中,全军覆没吗?

“你什么你?再不走,就都别走了吧!”裴行毅冷笑一声,手中陌刀挥动,空间都随之轻微一震。

“子云兄,当断则断。”

叶浅皱着眉对了太阳

  独孤城露出得意之色,没料到突然有了这一剑,他脸色大变,破开虚空,想要躲避

  可世间氤氲之息早已锁定下他,虚空被封锁,没有办法躲避这一剑

  于是他硬挨了这一剑

  一剑过后,他胸膛裂开,爆发无尽神辉,游荡天地之间

  他脸色一白,震惊得无以复加,他啊的一声咳出鲜血来

  青铜巨门之前,姬老看着那个女修,看着她背的那柄剑,心中震惊莫名:“灵剑轩辕,它出世了么?”

  杜小滢只发了一剑,引得众人惊叹不已,人群中一时炸开了锅

  “什么人物,竟有能力将独孤城打得咳血?”

  “她不强吧?好像是那柄剑!”

  “什么剑!”

  “那剑不一般!”有修士目光灼灼,十分眼热

  独孤城受伤,桃云青玄武法相身上的剑影也就溃散了

  他从中出来,曲小婉和杜小滢都来到他的身边

  “你没事吧!”杜小滢关切的问道

  “杜道友,你怎么在这里?”他与杜小滢只见了两次,第一次她不知道,第二次是在轩辕古坟,但二人相处时间不长,就匆匆分别了,离开之时,连句再见都没有机会说

  此次她仗义出手,解决桃云青于危难之中,实属难得,因为无论谁,看到他面临这样的一个老妖怪,都不会想与一个炼虚为敌的

  但杜小滢做了,挺身而出,一剑还伤了独孤城,这让他惊讶不已

  看修为,杜小滢也已经元婴了,身上光华隐而不显,看起来也是实力强劲非常之辈

  她天资虽好,但如此短时间有这般实力,可见际遇不凡,兴许,有什么奇遇

  天空之上,光芒暴涨

  独孤城中了一剑之后没有马上来找杜小滢麻烦,是因为巫神风找上了他的麻烦

  巫神风进入流光隧道,他不动用大威力法术剑诀,一时也拿他没有办法,相反是巫神风,利用银铃之效,将他困于一片空间,似被一水泡裹,外面全是虚空裂痕

  他大喝一声,彭的一下神魂轰鸣,他震碎那处被流光隧道包裹的空间

  “滚开,你若找死,巫天道也护不住你,我说的!”他怒气上涌,露出狰狞面目,对巫神风咆哮道

  巫神风被震颤之力反弹,气血翻涌,从流光隧道里面出来,眼神死死的盯着独孤城,当日大庭广众之下,他一掌拍飞自己,将自己打得伤重不能自理,颜面尽失,堕了他巫家天之骄子的威风,他一直寻求机会报复回来

  今日就算是再受一次伤,他也要给独孤城造成一些麻烦,至于独孤城暴怒对他起了杀意,他一点不担心,因为他身上亦有秘宝可以逃遁

  巫家人族第一世家,与各个大陆都有贸易往来,有一两件遮天的秘宝,也不足为奇

  他仗着秘宝,可以再和独孤城叫一次板

  独孤城见他守在一边,将目光投向了杜小滢,究竟是谁,能伤了他本源

  何人有这样的本事?

  发现,却不过一元婴女修,只是他手中剑,尤其特别,他虽不认识,但那灵剑之威,让他的灵剑竟有臣服之感

  似乎是下位者面对上级,臣子应对着君王

  他的剑,在他手上,第一次露出的不是战意,而是怯意

  “好宝贝!”他目中露出精光

  他手中的灵剑,不过是灵器中的上等货色,比太清宗的广清真人的倚天剑尚有不足,更别提跟这样一柄灵器中的王者之剑做比较了

  紧接着,他将目光移上了桃云青的身体

  又是这个青年,又是他身边的人,他身上有看不清的变化,说明他身上有说不得的宝物,这一次,他有点对这宝物动心了,因为,连这种王者之剑都能被吸引,他的身上,一定有一件稀世珍宝,否则,绝不可能这样一个青年,身边会聚集这些人物

  是那件宝物的氤氲之息,聚集了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因果!

  “他的那件稀世珍宝,和这柄灵器,今天,都要归我独孤城!”独孤城面露狠厉之色,一颗丹药被他吞入腹中,接着,他身上华光暴涨,毕方鸟影发现出现,笼罩住他的身形,悬浮于高空之上,站立于云层之中

  轰隆,轰隆

  雷霆漫天滚动,天际异声不断

  …………

少女也笑了“现在他唯一并没有要你到这种地方来

原來這李小虎校長英明神武,被葉不凡第一記超級星際風炮震驚之后,馬上就跑回到校長辦公室,要奪取這超級星際風炮風洞研究所的控制權了。

只是這葉不凡指揮發射炮彈的速度太快,才給他打了先前幾炮而已。

<>“都吃好,喝好啊。”韓度來到一桌人這里,端著酒碗朝幾人示意一圈,然后一干二凈。

“好哦!”拍著手掌的歡呼聲頓時響亮起來。

“大人海量!”

一旁的人見韓度酒碗空了,連忙起身給韓度倒酒。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进入公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在末世做战地记者

冰火卡妙

我在末世做战地记者

仓鼠想学飞翔

我在末世做战地记者

迟小宴

我在末世做战地记者

铁扇公子

我在末世做战地记者

阿琐

我在末世做战地记者

萌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