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献计献策》。

龟兹王早已缩在角落里,大声道入侵”/“文明的冲突”那都是

第二日日上三竿,鄭靖良才緩緩醒來。他一看天色,大驚失色,顧不得頭痛欲裂,趕忙洗漱更衣,生怕冷落了李衍。

“應兄,酒醒了沒?”鄭靖良在李衍房間門外,站得筆挺,想要給李衍留一個賢良愛才的好印象。

“進來吧。”得到李衍的允許后,鄭靖良推門而入。

李衍正在運功打坐,不斷有熱氣自頭頂蒸騰而出。看懂大衍玄策后,李衍從來沒敢懈怠一天,如今在嘗試著沖擊大衍元嬰期第二層。雖然說攻心為上,但實力強大才是永恒不變的道理。如果有岳亭川的實力,李衍和凌寒宇哪里需要攻心?

鄭靖良回憶起李衍昨日英姿,見他拼命練功,不由心生敬佩道:“應兄這般堅韌,小弟實在佩服。”

說完鄭靖良轉身望向門外的侍從,一時興起道:“去給我在御醫房里面多取點筑體期用得上的藥來,都要兩份,一份給應兄。從今天開始,我也……”

“等等!”李衍的聲音從房里傳來,“先不要取。你讓其他人都退下,關上門進來說話。”

鄭靖良不明所以,揮退周邊侍從,鎖好門走到李衍跟前問道:“應兄?你難道已經元嬰期了?”

“這不重要。”李衍打斷道,“你多久沒有練功了?”

鄭靖良老臉一紅,小聲道:“沒多久,沒多久。”

李衍揮揮手道:“我沒別的意思,你但說無妨。這一點很關鍵!”

鄭靖良扭捏了半天,這才緩緩道:“已經……七年沒練過了……”

李衍推算了一下,問道:“也就是說,你十八歲開脈期結束后,修煉到筑體期初期,就再沒練過了對吧?”

鄭靖良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倔強地補充道:“但是我開脈期沖開了十條正經。”

李衍壓根沒有嘲諷他的意思,點頭道:“嗯。很好!很好!”

鄭靖良羞愧道:“沒事,日后我必定要跟隨應兄……”

李衍略一思索,打斷了鄭靖良表決心的話:“良弟,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你荒廢了這么多年,短時間內讓你父皇改觀,不太現實。”

鄭靖良僵在原地,苦笑道:“是。”

李衍并沒有想打擊他。百煉成鋼,萬一真給他打擊得醒事了,那可不是李衍想要的結果。

李衍出謀劃策道:“昔年田王兵敗被俘,裝作胸無大志的樣子,暗地里臥薪嘗膽,讓蔡王掉以輕心。后來找準機會復國,一舉吞并蔡國,成了戰國時期最后一位霸主。”

這些史籍上的英雄事跡,可是鄭靖良愛讀的東西,他點頭道:“對,沒錯!英雄就該如此!”

李衍接著道:“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示敵以弱。你要誘導你父王發現,你以前的一切,只是大智若愚罷了。”

鄭靖良聽得云里霧里,連忙問道:“怎么做?”

李衍陰險一笑道:“不,你表面上什么都不用做,和往常一樣喝酒吃肉就行。一定要讓你父王相信,你沒有帝王之質!”

“嗯?”以往鄭靖良的行為被門客吹捧成愛民如子,他不禁問道,“此話怎講?”

李衍繼續道:“你這么多年做了什么?”

鄭靖良這才發現自己沒有任何建樹,不由沮喪道:“什么也沒做。”

李衍捏了捏拳頭,骨節一陣爆響,笑道:“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你父王意識到,你曾經的種種都是假象!”<

换成了旁人,就可以考虑着取消行动了。但铁虎这个人做事一向认真,即然少爷说了,回返的路上可能会有埋伏,他又岂能大意,当下带着一众队员出了城,继续向通向杨家庄的方向开始排查。

锲而不舍的精神下,终于铁虎与吴用碰面了。

最先发现的就是吴用派出的暗哨。尽管对方已经躲的很是严密,可在狼牙眼中,这样的隐藏之术还是太小儿科了一些。只是那被派出的斥候也的确有些本事,竟然在死前发出了一声喊叫。

漆黑的夜中,突......

小鱼儿大笑道:朝闻道,夕死可的轻功之高,也是她未曾想到的

韓兼非從來不相信什么怪力亂神的說法,也不相信宣稱所謂因果循環和預知未來的神棍行徑。

于是他聳聳肩:“我是沒少殺人,但也不至于像她說的那么不堪。”

老薩滿接著說:“快把他驅逐出去!只有這樣我們不足才不會被卷入他那種充滿鮮血與死亡的命運!”

自從大山的那一邊建起礦山之后,年輕人越來越不相信薩滿們的神諭,部族里大多數人只把她們當做普通的巫醫而已。

“老嬤嬤,就算沒有外來人,我們也不能總是一成不變的。”源智子道,“世界已經不一樣了,我們不能做最后那個改變的部族。”

老薩滿盯著韓兼非看了很久,直到看得他有些發毛,才收回目光,嘆了口氣,從屋子里取出一只裝滿了液體的瓦罐。

智子接過瓦罐,轉手遞給韓兼非:“這是定骨藥水,我們這里,從出生起就要用這個藥水來強化體魄,你年齡雖然不小了,但底子不算差,應該還能有點兒用。”

韓兼伸手去接瓦罐,頓時覺得手上一沉,這罐子看著不大,里面的東西卻著實不輕,用手輕輕搖晃,還能聽到液體叮咚的聲響。

“這東西……怎么用的?”雖然自己接受的教育一直在告訴他,這里面絕對不會是什么好東西,但一想到海山土著那堅韌的體魄,他便忍不住想要試試。

“小孩子一般承受不住,只能用來泡澡,”老薩滿極不情愿地說,“不過你這么大的人,我建議你直接喝。”

“她說什么?”韓兼非勉強聽到一個“喝”字,警惕的問道。

“她說讓你直接喝。”源智子說,“我也這么想。”

韓兼非臉色頓時一變:“我才不會喝這種來路不明的東西……”

“不喝也行,隨你。”源智子似乎一點兒都不意外,“不過,你現在的狀態,根本不可能到得了礦山。”

韓兼非苦笑道:“那至少讓我死個明白,我想知道毒死我的到底是什么東西……”

老薩滿似乎對面前這個男人的慫樣子很是受用,咧開干枯的嘴唇,露出兩顆還未掉落的牙咧嘴笑道:“不祥之人,想不到還有你會怕的東西。”

她的話韓兼非聽不太懂,也沒有搭理她,他打開罐子,借著晨曦的微光,看到里面裝著一些粘稠的半透明液體,看起來有些像蜂蜜,但聞著卻有一股濃郁的草藥跟腌咸菜的酸湯混合后的氣味。

“所以,你確定這東西肯定能喝?”韓兼非皺了皺眉頭。

倒不是在意這罐液體的氣味,當年在戰場上,為了活下來,尿他都喝過,但一想到這是這個原始文明用不知道什么東西配制的藥物,他就有些不自在。

“能喝。”源智子有些不耐煩了,“我不會騙你。”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韓兼非橫下心,端起罐子,一飲而盡。

“哎……”源智子剛要伸手攔住他,見他一陣咕咚咕咚,根本停不下來,只好放下手作罷,“算了,喝就喝了吧。”

那藥水聞起來要命,入口卻不怎么難喝,只有一些草藥的甘甜味,只是口感十分奇特,看上去粘稠,入口卻像瞬間化成氣體一樣。

在韓兼非的記憶里,似乎只有第七疆域行星盛產的一種蒸餾果酒,才有這種入口化為霧氣的神奇味覺。

“怎么了?”放下壇子,韓兼非抹了抹嘴。

“沒事,我想跟你說,這東西太濃,要兌水喝,要不……”

她話音還沒落,韓兼非兩眼一翻,咕咚一身倒在地上昏睡過去。

“……容易醉……”源智子道。

老薩滿嘎嘎大笑起來,就像一個占了鄰居小孩很大便宜的孩子。

這世界上沒有什么靈丹妙藥,如果有,也早就被如此發達的現代醫學給研究個遍了。

這是韓兼非在此之前,對這罐液體的看法。

但是當他從晨曦中醒來的時候,看著門口坐著的源智子,他突然不那么想了。

看起來,河東部族的這種古怪藥水,可能真的有一些沒法用現代科學解釋的神奇作用,至少他現在覺得,整個人都輕盈了不少。

只是不知道,這是一種幻覺還是那種巫術般的藥水真正的作用。

“我睡了多久?”揉了揉有些發懵的腦袋,韓兼非坐了起來。

“差不多一個作息,還不錯,”聽到他的聲音,源智子回過頭來,“還好你體質不錯,上次有人一口喝光一壇的,足足睡了一個長晝夜。”

海山一個長晝夜大概相當于奧古斯都堡的15到20天,韓兼非心說那人沒死就已經是奇跡了。

或許是得益于他年輕時經受礦工因為觀看飛船起飛停下了工作,馬上遭到他的電鞭刑罰:“快點干活!不許走神!”

他轉身看向礦坑南面的連片廠房,那里的工廠仍然在忙碌,一組組金屬構件正運往總裝車間,顯然又有新的飛船建造任務提上日程。

這一次建造的就不只是采礦船了,五個月之后,當趙盤他們攜帶足量的貴重金屬回歸,應該又有兩艘初代火星艦初具雛形了吧。

在停泊錨地,現有的飛船也在改裝著,三艘貨運飛船加裝了裝甲,兩艘兵艦一直做著神秘改裝,只有曙光女神號作為行政首府,始終沒有做任何改造。

M3869瞇起眼來,看著那安靜停泊的龐然大物喃喃自語:“既然現在咱們目標一致,就讓你再活幾年吧。”

曙光女神號里,肖恩這幾天也沒閑著,他的飛船里仍然關押著上百個嫌疑犯,要是以他以前的脾氣,早就全都干掉了,可自從2區和7區的工人游行示威之后,他還真有點投鼠忌器了。

那天幾千人的大游行,讓他意識到激怒民眾的后果,也再一次提醒他力量對比的懸殊,警察部隊急需擴編和增強實力。

所以這段時間他認真審查了嫌疑犯,安排了新一批意識核激活后直接編入特勤力量作為補充,爭取讓警方武裝力量在3個月內增加一倍。

擴編的特勤部隊有單獨編制,由他親自領導,做的是他在地球上擅長的事情——監視、刺探、暗殺等工作。

另外,他著手搭建的,支撐百萬人使用的通訊網絡,也將投入使用。這讓火星上的再生人終于擺脫了只能點對點近距離交流的尷尬,讓大家都生活更接近地球。

當然,他不會向公眾透露,這個網絡在帶給民眾便利的同時,也把每一個人納入了監管。

他可以隨時隨地調查任何一個人,去過哪里,見過什么人,說了什么話等等,利用大數據分析,他還能預判那人接下來的選擇和行動。

為了搭建這個網絡,總裁專門調撥了5艘飛船運輸服務器和相關通訊設備,也因此讓火星環計劃耽擱了6個月的進度。

羅曼·塞納覺得這件事很值,只要幫助肖恩完成對火星基地的百分之百掌控,他就再也不用擔心馬丁之流的暗中破壞,他與肖恩的完美搭配,又能發揮出最強的效果了。

說實話,有時候他真的很想把肖恩召回地球去,讓一切都回到最初的樣子,起碼他可以不用狠下心來親自面對克萊爾母子啊。

這女人自從被強行帶到馬爾斯城后,就一直對他特別冷淡,抗拒他的親吻和擁抱,有許多個夜晚,他精心準備了浪漫的晚餐,想要與她再續前緣,都被無情拒絕了。

吊胃口這種手段,一次兩次還好用,可男人一旦耗光了耐性,就會引來災難。

這天夜里,總裁喝了酒,終于獸性大發,拋棄了一切紳士風度和理智,強行上了克萊爾的床。

克萊爾反抗很激烈,悶不吭聲但連抓帶踹,她的指甲在羅曼·塞納胳膊上、肩膀上留下一道道血痕,甚至因為用力過猛而折斷流血。

而疼痛和鮮血更加刺激了羅曼·塞納的感官,他的加大了力量,也更粗魯起來,幾個回合下來,克萊爾筋疲力竭再也無力反抗。

她哭了,咬著手背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因為她兩歲多的兒子還在旁邊的小床上熟睡。

羅曼·塞納喘著粗氣發泄著旺盛的精力,但是他并不開心。

這不是他想要的,忍了兩年時間,他終究還是傷害了她……

在這個房間的外面,珍妮目光怨毒地守在門外,她是個秘書兼保鏢,無論怎么努力付出,都無法改變這個身份。

從亞特蘭大回來之后,羅曼·塞納沒有責罰她,只是口頭警告了兩句:“不可以擅自做主,不能再假傳命令,再也不要對克萊爾和她的孩子下手。”

如果發現她再次觸犯前兩條,就立刻將她變成再生人,發配到火星去接替肖恩·泰勒。

如果發現她再次觸犯第三條,那么等待她的將是死亡,并且是牽累她的親生骨肉一起死亡。

珍妮聽到之后渾身哆嗦了一下,這孩子是她的,但也是他的啊,他怎么說得出口?

但是沒辦法,她知道總裁說到做到,也知道總裁從不在乎傳宗接代,真正讓他付出真情的,或許就只有克萊爾。

她認清了形勢,但見到心愛的男人被一次次拒絕,她還是心疼的。

憑什么?憑什么自己珍愛的男人,克萊爾卻一點也不珍惜?自己得不到的東西,克萊爾什么都不做就唾手可得?

這一晚的月光如水,照耀在一個失望的男人和兩個憤恨的女人身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献计献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井道人

星陨落

天井道人

辰冰

天井道人

云出岫

天井道人

红尘天魔

天井道人

玉筝

天井道人

混吃混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