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冰凌城》。

大金鹏王突然大笑,道:“好,的痛苦和欢乐,而且还会从大自

“大將軍,怎么會需要十來天?”旁邊一名親衛模樣的戰士聞言不解問道,還扳著自己的手指頭算,“大將軍您看啊,一個時辰招收四百來人,一天十二個時辰就能招收四千八百人,要招滿兩萬四千人只需要五天就夠了啊!”

“放屁!”夏殤環眼一瞪,怒視著自己的親衛,“俺老夏手下怎么就出了你這么個蠢東西?”

“將......將軍?”親衛嚇得渾身一顫,瑟瑟的看著夏殤。

“一天十二個時辰招兵,你當底下那些士卒是鐵打的咩?王爺都不止一次的告誡過我們要愛兵如子,要愛兵如子!你好歹也是俺老夏的親衛隊長,手下有著不少弟兄,你就一點不知道體恤下情?”

夏殤環眼圓睜,須發皆張的怒吼一聲,那模樣,就好像要吃人一般。

聞言,親衛心中頓時就是暗暗腹誹:呸,就愛兵如子這幾個字也能從你夏大腦袋嘴里說出來?那整個天策府的這么些大將軍,就數您老對士卒最嚴苛了,一天天的不是打就是罵的......

不過心中雖然這樣腹誹,可這話他卻不敢說出來,不然的話,天知道又要領三十軍棍還是五十軍棍了.......

“是......是......”親衛低著頭,瑟瑟發抖。

“不過你這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啊。”然而下一刻,夏殤就揉著自己那大把的絡腮胡須,低聲自語道,“這要是一天十二個時辰都招兵,那五天就能搞定了,若在西邊再設一個招兵臺,那兩天半就夠了啊!”

親衛:“......”

說好的愛兵如子呢?不愧是夏大將軍,不愧是你!

“傳令下去,多派幾個人,征兵處三班輪換,然后再在那邊建一個征兵處,一定要在三天之內招夠兩萬四千人。”

“是,大將軍。”聽夏殤這樣安排,親衛這才松了一口氣,還好,雖然有些趕,但總歸將軍沒讓同一撥人日夜不停的干五天,還算個人。

親衛奉命前去傳令,而夏殤也轉身離開了這里。

隨著時間的緩緩流逝,一名又一名合格的新兵通過了征兵處的測試,進入了北城天策大營內,而且由于在城西又搭建了一座征兵臺,征兵的速度那是直線上升,當天色漸晚之時,已有四千人匯集到了北城。

至于之后通過新兵測試的新兵,則是前往旁邊的演武場集合。

“你們四千人,是今日招收的第一批新兵,當這一批新兵召齊了之后,才會開始為期三個月的新兵期。”當演武場上聚齊了四千人之后,那一直在演武場前的高臺上負手而立的將軍突然開口。

“不過無論新兵訓練如何,從現在開始,你們四千人,便將會是之后的三個月中,同一個兵營里的弟兄!”

“我大離軍制,十人為一什,長官為什長,十什為一百人隊,長官為百夫長,五百人隊為一屯,長官為軍司馬,俗稱屯長,三或四屯為一校尉營,長官為校尉,你們這四千人,將會分為兩個校尉營。”

“現在,你們這四千人,給本將迅速分為四十支十人小隊!”

說完,這名身著重鎧的將軍便一言不發的看著演武場的四千新兵。

也不得不說,玄通境的修玄者,其能力也的確比尋常修玄者強上不少,重鎧將軍下令之后,整個演武場上的四千人,立時便騷動了起來,不多時,便是分成了四百個整整齊齊的十人小隊。

看著這一幕,臺上將軍眼中閃過一抹淡淡的寒光,終究是新兵,這整合的速度,別說是和天策軍的正卒相比了,就連天策府下轄的普通軍隊都比他們強上不少。

不過對此重鎧將軍也并沒有什么太大的意外,畢竟這才是正常情況。

“現在,你們四百什,各自選出自己的什長,本將給你們一刻鐘的時間!”壓下心中其他的念頭,重鎧將軍繼續下令。

此令一下,整個演武場,徹底的亂了下來。

前來參軍,尤其是來天策府參軍的,那可都是對自己有著極大信心的桀驁之徒,雖然其他人也和自己一樣,可大家都是新兵,誰愿意屈居人下,讓別人當什長,自己只當一個小兵的?

一時間,好多什里就都爆發出了斗爭,不過卻在可控范圍之內。

“這個位置,我要了,你們沒什么意見吧?”蘇景這個什里,在臺上將軍下令之后,蘇景便上前一步,當仁不讓的道。

“小子,就你也想當什長,看你這樣子毛都還沒長齊吧,能選上新兵就已經不錯了,還想當什長呢?回家多喝兩年奶再來吧!哈哈哈!”

蘇景這話剛一說完,一名看上丁建陽拍著胸脯連連保證道:“蘇主編,我丁建陽給你下軍令狀。這部小說從審閱校對,到裝幀、付印、營銷我都全力跟進,若不做出個樣子,我直接走人!”

蘇沐欣慰的點點頭,然后對任平生說:“平生,這份合同出版社只此一份,你也得在附屬的保密協議上簽字,畢竟這樣的分成還是不要讓其他人知道的好。”

任平生鄭重的點點頭,“這是自然,貴社考慮的周到。”說著他接過簽字筆,爽快的在合同幾處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關于筆名,任平生還是蠻意外的,因為這個世界竟然很少使用筆名,都是用自己的原名。

理由也很簡單:其一,更容易保護自己的版權。

其二,作者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在這個世界,一個作者若是都不敢用真名抒發己見,大出版社是拒絕出版這本書的。因為他們會覺得這樣的作者很不成熟,擔心自己的錯誤言論受到批評,才使用筆名擋在外面。

其三,讀者們的納稅意識強,他們購買了這本書,就代表支持這個作者。若是對方都不敢用真名,他們會認為這樣的書難登大雅之堂,對于創作的文字也不夠嚴謹,隨便弄個名字就發出去,這是糊弄人的行為。

任平生對這樣的社會文化,倒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好。作家使用筆名,自然可以避免麻煩,進退自如。不過大環境如此,他也欣然接受。

合同一式三份,簽訂完畢,就代表鳳舞出版社擁有了《陸小鳳傳奇》的獨家版權。蘇沐當即表示,出版社會加班加點,打通各方面渠道,爭取在下個月就上架銷售。

任平生與蘇沐互留聯系方式后,拿著自己那份合同滿意離開。他很清楚,以鳳舞出版社的能量,接下來的一切都不需要自己參與。他只需要耐心等待,看著《陸小鳳傳奇》在這個時空,綻放出屬于自己的光彩!

宋金鵬今年44歲,是帝都宋家家主宋謙的第三個兒子,他身材魁梧,鼻直口方,精力旺盛,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閃爍著沉穩智慧的光芒。自他93年創立了鳳舞出版社,便迅速在出版界崛起。

他以宋家豪門為依托,憑借個人的魄力與手腕,短短8年便在全國建立13家分社,而且都在一線城市。同時還有帝都鴻鵬圖書有限公司、川蜀華新圖書發行有限公司,這兩家作為全資子公司,及控股5家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此時的宋金鵬正與幾位分社長在辦公室開會,他滔滔不絕的與眾人講解出版社品牌的打造與提升。眾人的目光都匯聚在他身上,聽得認真且專注。

“我已經不止一次在會議上提起了,希望各位都要重視這點。我們要打造自己的品牌,一定要根據優勢、劣勢、機會、風險進行系統分析。

尤其是出版物雷同性高、競爭性強的‘兄弟’出版社。通過分析比較,找出差異性定位。目前華國已經開始從制造逐步向創造過渡,創新型的國家強調無形控制有形。

對于我們鳳舞出版社來講,過去最值錢的是出版大樓、印刷廠、排版設備等有形資產。而未來最值錢的必然會是品牌、商譽、選題策劃人、優秀的編輯群體、健全的發行體系、良好的傳播渠道。

我們要把眼光放長遠,要像愛自己眼睛一樣關愛我們的品牌。不但要從圖書選題定位這些大的根本性方面著手,而且要考慮名片制作、編輯流程、作者讀者溝通等過去看上去微小的地方下功夫,要通過持久的、細節化的工作來塑造我們的品牌!”

會議剛剛開完,助理便來到宋金鵬跟前,“社長,剛剛武俠編輯部的蘇主編打來電話,說是找您有事情。”

宋金鵬笑著嘆道:“哎呀,蘇沐這家伙竟然會主動來找我?上一次好像還是去年的事情吧!”

助理笑著回道:“是啊,自從去年那部武俠小說成績不佳,蘇主編就沉寂下來了。他對我講,浪費出版社這么大的資源,來推廣這部小說,結果還不到一千冊,他覺得沒有顏面。”

宋金鵬邊掏出手機邊說:“不管怎么說,蘇沐的堅持還是讓我欽佩的。我倒是真切盼望他的堅持能有所收獲,出版社要打造提升品牌,這個差異化,說起來容易,卻并不好找。若能在武俠小說上爆開,那就是意外之喜。”

助理聽了連連搖頭苦笑,顯然不看好宋金鵬的提議,“社長,您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武俠小說的沒落已經是必然結局。不過您已經抓住了先鋒派作者,今后在這個領域,我們鳳舞出版社將會一枝獨秀。”

宋金鵬爽朗笑道:“說的不錯!”

他見手機上有一條未讀短信,隨手點開,瞬間眼中充滿了不敢相信。手機的液晶屏上,只有短短幾個字,“宋社長,S級合同已經簽了!”

饮食中只有一点毒,无论知可否暂留此处,等这山

離開山神洞府,林驍哪里敢耽擱,朝著監獄一路飛奔,心中暗道僥幸,若不是端木青龍出手,此時只怕早已魂歸地府了,以后萬萬不可再輕易離魂。

火急火燎的趕回監獄,看到寢室里眾人都在熟睡中,床上的“自己”也與他們一般無二,這才松口氣。

坐回床上,對比著肉身姿勢平躺下去,突然被一股吸力拉扯,眼前發黑。待重新睜開眼睛,又看到無比熟悉的上鋪床板,他用手握拳,找回了身體實實在在的那種力量感,終于心安。

本來有著滿肚子話要和老王說說,可王初一嘴里歡快的鼾聲,讓他止住腳步,也閉上了眼睛。

“喂,醒醒,林驍,醒醒。”早上起床鈴響完了,林驍仍然沒有動靜,溫雪峰喊了兩遍都沒喊起來,嚇得王初一又是摸脈,又是翻眼皮兒,檢查過后發現并無大礙,就是疲勞過度而已。沒有辦法,老王左右開弓,連著抽他兩個大耳巴。

林驍突然坐起來,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疼痛,發現是老王在面前,顧不得其他,拉著王初一的手就說:“老王,老王,昨天太神奇了,我遇到……”

話還沒說出來,王初一搶白道:“你小子夢到什么不想醒過來?還有幾分鐘就集合點名了。”林驍這才看清楚,監舍里好幾個人都圍在旁邊盯著自己,意識到剛才差點兒說漏嘴,也只能尷尬的笑笑,然后迅速整理床鋪,洗漱。

圖書室,找到個角落,假裝整理圖書目錄,林驍就迫不及待的給王初一講了昨天晚上遇到的離奇事兒,就連王初一聽了都咋舌。說:“你小子是不是天生就招這些東西?還真就遇到陰差了,居然還和山神打了交道,只是可惜我那精血,哎。”

林驍一驚,說道:“老王,你說那精血對精怪是大補之物,那山神會不會循著我來的路線,把你一身的血吸干?”

王初一搖搖頭,說:“沒那么容易,這修道之人的精血,最為神奇。平時根本看不見,摸不著,他是融入個人自身修為中去的,哪怕他抽干我的血,也逼不出一滴精血,它需要修道之人自行調動全身修為、精氣,才能凝練出來。再加上浩然天地,正道為公,天下道門同氣連枝,若是有精怪敢干出毀人道基,奪人精血這種邪門歪道的事情來,全天下修道之人就要集中力量對其討伐。所以,他們一般都是開出極大的條件和別人換取精血。但修行之人,最看重的就是修為,要拿出打動別人舍棄十年苦修的條件著實不易,故而在精怪眼里精血才異常珍貴,足以抵得上救你一命。”

“原來是這樣。”林驍又問:“我被那兩個陰差認出來了,怎么辦?”

王初一說道:“這個有點兒麻煩,若是你將來魂歸地府,怕是少不得吃些苦頭。”

林驍問:“那我怎么辦?”

“不怕。”王初一道:“只要你是活人,他就不敢拿你怎么辦,天道為公,陰間人不得插手陽間事。再說了,你若入道門,修的一身道術,百年之后,還怕了他們不成?”

林驍看老王一副自信滿滿的模樣,又想起昨夜端木青龍喝退兩陰差的

东拉西扯地闲扯了半天,源君携天玄帝君,一同恭送两位满心不情愿又无可奈何,带着满腔羡慕、嫉妒、恨的君者离府。帝君接受邀请要与源君联席夜话,他们两个总不能说:我也要吧。

这个太打击人了,仗着和帝君是老相识,就有这种便利。唉,怎么办呢?人家可是放弃仙君乃至真君的境界,才得到的这个因缘,只怕今后更要被慕神堂压上一头啰。

无量真君说:“仙君,可有此荣幸,请芳架到无量峰一叙?”

湘君略一犹豫便欣然应诺:“固所愿尔,......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冰凌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主宰天外天

泪幻儿

主宰天外天

梦系神羽

主宰天外天

此人苟且至今

主宰天外天

煜霸

主宰天外天

傲寒垂柳

主宰天外天

葆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