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总统联盟!》。

忽然,街的尽头,有入踏马高歌而来,歌声清朗,歌道,所鱼作正好比你的东西一样,某样东西是你的,别人也抢不走,无论他

丁香于農歷八月二十六號在附近的北京婦產醫院剖腹產生下一對男女嬰兒,是女勤和隊友駕車提前送到醫院的。而徐晴,則在國慶節前夜順產下一個女嬰,這天是農歷八月二十四,她媽問取什么名字,徐晴按照包文春給取的名字,見她正在抱著頭發還是濕漉漉的女兒,連想都沒想,說:“就叫雙兒吧!包無雙!寶貝啊!你叫雙兒,滿意這個名字嗎?”

徐晴是個乖乖女,還是和媽媽打電話說了實情,徐媽趕來北京一看,女兒已經大腹便便,還能說什么,只是把包文春罵了個千刀萬剮。

包文春回到北京,繼續在301醫院做耳膜修復手術,徐晴得到消息,丟下雙兒,獨自去了醫院探視。

包文春看到雙兒的滿月照片,哈哈大笑,說:“好!生命延續,生生不絕。晴兒,委屈你了!以后你的生活更難了。”

徐晴見他偏著頭和自己說話,知道他左耳聽不見,眼淚直流,脫掉他的病號服,看見身上的傷痕有十幾處,就大哭起來。

包文春拍拍她后背,說:“皮外傷,不要緊的,有個戰友被炸斷了大腿,彈片削掉了嘰嘰,他才二十二歲,家里也是有個沒見面的女兒,剛滿月,他不想耽誤妻子的幸福,成為一個累贅,拉響了最后一個手榴彈。當時,我就在他身邊看著,如果我是那個狀況,我也會那樣做的。”

“不!別說了!不要再回去了!”

“我不去,總會有人去的,都是父母養的,誰的肉不疼?”

門外來了一群人,徐晴站起來擦眼淚告辭,包文春低聲說:“手術做完我就回家看你和雙兒!誰在看孩子?”

“我媽來了,來了三個多月了。”

“啊!”包文春作出害怕的樣子,惹得徐晴笑了起來。

幾個醫生陪著盧平和三位領導來看望包文春,詳細介紹了病情傷勢,說他提供的藥膏藥方配料簡單,卻極有效果。說這效果已經經過了檢驗,值得推廣。對于耳鼓傷害,他們認為經過修復,應該問題不大。這幾天就安排手術,然后就是護理階段,過年前可以出院休養。

一位領導說:“加快醫療進度,他要在元旦前參加英模報告團去各地巡回演講。還有更重要的工作等他去做。”

包文春看看盧平,醫生們走了,房間里只剩下盧平和三位領導。包文春說:“參加巡回演講什么的表彰會,還是叫別人去吧!我這是輕微傷,不算什么的。這里有我最近趕寫的小說稿子,你送到解放軍出版社看看能不能發表?不行的話,就寄給花城出版社吧!”

盧平看看書名,一本是《戰歌》,另一本是《木棉花開》,就說:“好吧!我建議你還是把特戰隊訓練章程給完善出來。”

包文春說:“等做完手術我回去寫吧!”

和徐晴相比,丁香就比較可憐了,她生了一對雙胞胎,兩個小不點生下來時都是只有四斤多,在醫院住了一個半月才回家。兩個女勤都沒有育嬰經驗,顧著孩子就顧不了大人,整天手忙腳亂,還是這個那個的不湊手。丁香聽說包文春受傷住院,加上家里鬧騰騰的孩子哭,想到自己沒娘照顧,就也跟著哭,沒有母乳,自己也瘦的不到八十斤了,兩個女勤就匯報上去,上面派來一個中年女護理李大姐,多了一個經驗豐富的老師,情況才好了許多。兩個女勤在她吩咐下,燙奶瓶、燙尿布、燙衣服,買菜做飯,才算有些頭緒。

李大姐安撫丁香說:“你不能哭,心情不好會影響孩子的情緒,對自己身體恢復也有影響,報紙上說包文春已經回北京了,還在醫院住著,很快就能出院,他要是見到你這樣,你說會怎樣?這不是讓他心疼吧!你還是高高興興的吃飯,多想想今后,兩個孩子長大后的樣子,你和孩子都養得白白胖胖,這樣他心里也高興,對傷勢恢復也快些。”

丁香要去醫院看春子,李大姐你們勸阻說:“你看你現在這么瘦,他看了會怎么想?會不會影響到對你的感情?你只有吃得胖胖的,恢復以前的身材,才會讓他安心工作。”

丁香又哭了起來,說:“你們做的飯不好吃,我吃不下啊!”

李大姐沒轍了,這手藝問題和口味不匹配,那就沒辦法了!一個女勤說:“那我去給你到外面餐館訂飯吧?約個時間我去拿。”

丁香想起自己還是個富婆,從床下拉出箱子,說拿錢快去吧!

李大姐打開箱子,整箱的鈔票讓幾個人震驚,她數出二百塊錢,給那個女勤兩張,說:“馬路對面有家餐館,生意不錯,肯定味道也好,帶個保溫桶,要求不要太咸,不放辣椒,就說是給病人吃的,先買魚湯回來,再訂一份母雞湯,下午五點去拿,注意說辭和保密問題。”

這次的手術不大,只是當天就開始天氣變冷,傍晚時還下起小雨,然后到了入夜,變成小雪,并有逐漸加大趨勢。包文春摸摸逐漸變熱的暖氣片,想到離丁香咫尺之遙,不知道他什么情況?就去大門口傳達室給盧平打電話。醫院內部電話也有,沒有連接外線。

半小時后,李堯華把突路霸開了過來,還帶來自己的背包。包文春已經換好衣服,和護士站請過假了,就開車回家。

對于徐晴,有她媽幫忙,肯定問題不大。他擔心的就是丁香和孩子,一個大孩子帶著兩個小孩子,能照顧好嗎?

摸摸車后座,四只大提包還在,路過長安商場,他進去買了一堆孩子衣物毛巾奶粉保健滋補品,麥乳精蜂王漿之類,還買到兩支長白山人參。

車子回到院門前,他看見還有人過來看下自己的車牌,就搖下車窗讓對方看清自己。對方認出他來,還立正敬禮,他揮揮手,才去敲門。

丁香幾個還在火爐前擺弄孩子,小孩子上膘快,十多天的功夫,就從瘦筋巴拉變得伸展開皮膚褶皺,變得白胖圓潤起來。只有丁香的增重太慢,離原來的正常健康狀態還差十幾斤。

見包文春回來,幾個人固然驚喜,可又惴惴不安起來,三個護理擔心包文春看見丁香這么瘦,

敌鲁和阿古只、室鲁次第到达,述律平也已经准备好了酒菜,众人移驾大毡房,兴致勃勃,开怀畅饮起来。

阿保机突然想起,今天本来是找曷鲁和康默记议事的,痕笃一来,一高兴,将议事的事忘了。

阿保机用目光将在座的人扫了一遍,都是自己心腹,便转向康默记,问道:“军师呀,听说你有重要事情要让我决断,究竟是何事呀?”

康默记欠了下身子,果断道:“立即废除部落世选制。”

康默记的话,顿时令众人皆愕然。

部落世选制,是契丹的主要社会制度,岂能轻易废止。

阿保机想,怪不得述律平说此事非常重大。

要改变契丹根基,岂能不大?

阿保机正要说话,只听曷鲁问道:“为何要将世选制废止?”

康默记显然已经深思熟虑,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最后停在阿保机脸上,慷慨道:“现在的契丹地域辽阔,已经是一个泱泱大国,继续按以往的部族制来管理这个庞大的国家,已经不行了,必须设置国家机构,由可汗亲自任用各级官员来管理,才能使有才能的人协助可汗管理国家,才会使国家井然有序。要不然,大事小事都由可汗过问,哪能忙的过来。”

阿保机也正为一些小事烦心,如果设置了专门的机构,由官员来帮他处理日常事务,当然再合适不过。

现在听康默记一说,正中下怀。

阿保机道:“你说,都该设置哪些机构呀?”

康默记道:“现在,契丹实行的是部族制管理,各部落各自为政,连夷离堇的人选,可汗都无权过问,极大地削弱了可汗的权力,对国家发展极为不利。我觉得,契丹已经到了改变这种状况的时候了。”

阿保机道:“改变现有状况?怎么改?”

康默记道:“像大唐朝那样,变各部落的世选制为任命制,各部落夷离堇由可汗任命产生……”

康默记还没有说完,便被阿保机用手势制止了。

阿保机严肃地说道:“别的东西都可以改动,唯独部族组织不能变。部落首领必须在部落内部推选产生,这是祖宗留下来的规矩,也是契丹的根本,绝对不能更改。”

阿保机看到康默记再不言语,催促道:“你还是说说怎么设置机构的事吧。”

康默记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不改变部族世选制,国家机构对部族就没有约束力,形同虚设,设它也就没有意义了。”

阿保机身子向后一仰,叹了口气,道:“那就不要变了。”

述律平完全理解阿保机的心思:反对他的人大有人在,若终止了世选制,很容易让那些老夷离堇抓住把柄闹事。

阿保机既不想改变现状,又想设置一些官位,让自己从琐事中解脱出来,可设哪些官员,如何设置,心中没底。

述律平也不知该如何解决,因为,在契丹,除了各部夷离堇之外,只设过两个官位,那就是痕德堇可汗专门为释鲁设置的于越和为阿保机设置的挞马狘沙里。

现在,需要处理的事情确实很多,也很杂,如何设置官位,述律平心里同样没底。

阿保机看到座中只有康默记一个汉人,说道:“我们真是幸运,遇到了康先生这样的奇人,为我们出谋划策。康先生呀,你来契丹也已经几年了,一直没有正式名分,那军师之名不过叫叫而已,算不得官位。从现在开始,你就做我契丹的尚书吧。”

康默记急忙起身谢恩。

阿保机说道:“我们都是相处了多年的弟兄了,还那么客气干嘛。”

述律平突然想起,韩知古也曾与她说起过设置机构和官员的事,只是自己当时对韩知古的话题不感兴趣,就没当回事。

何不听一下韩知古的意见呢?

想到此,述律平说道:“韩知古也与我谈论过这方面的话题,何不听一下韩知古的建议?”

阿保机想,既然不改变世选制,再谈论下去也无意义。

可又不能驳了述律平的面子,只能应付一下了,软声道:“那就让那个韩知古来说说吧。”

韩知古被传了进来,先给阿保机施了一礼,又给众人施了一礼,退后一步,弯腰等待指令。

阿保机不屑地看了韩知古一眼,问道:“韩知古呀,我想设置些官位,帮我处理乱七八糟的事务,你说,该设置哪些位子,又该叫什么名称合适呀?”

韩知古一愣,腰板直了一下,接着又弯了下去。

阿保机看到韩知古不说话,心里非常厌恶,提高了声调,问道:“韩知古,我问你话呢,你没听见吗?”

韩知古小声答道:“不知可汗是找我来议事,还是给我下达命令。”

阿保机一愣,问道:“议事如何?下达指令又如何?有区别吗?”

述律平也觉得韩知古有些反常,让你在阿保机面前发表意见,是想引起阿保机对你的重视,你怎么推辞起来了?

你火神不放光,谁能知道你是火神呀。

述律平正替韩知古着急,只听韩知古说道:“若可汗命令韩知古发表意见,对不起,韩知古乃下人,没有妄议朝政的必要。”

阿古只怎么看韩知古都觉得不顺眼,此时看到韩知古竟然敢顶撞阿保机,立时大怒,飞身而起,一把拎住韩知古的衣领,喝到:“你这不识抬举的奴才,让你说话是看得起你,你竟敢抗命,我看你敢不说。”

阿古只用的力气很足,韩知古的脖子被衣领勒紧,立觉气紧,翻起了白眼。

述律平大惊,急令阿古只住手:“休得对先生无礼!”

阿保机也没有想到,阿古只竟然会对韩知古出手,急忙喝止。

阿古只不情愿地松开了韩知古的衣领,骂骂咧咧回到了座位。

韩知古面现怒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仍然低头不语。

阿保机看这韩知古还有些骨气,问道:“那你就上前来议事吧,说一下你的主张。”

他四處看著盡可能想找能夠逃離的方法必須承認,現在只有盡可能找到逃離的方法,才能夠解決自己現在的問題。

前前后后四只牛頭人對自己來說簡直是太過于難辦了,就算自己從前跑到后,從后跑到前,也沒有辦法完全的逃離開來,他能感覺得到自己現在被徹徹底底的困在了這里。

他還在朝外面看呢,他希望盡可能的找到一些能夠讓自己逃離開來的方法,但看了一遍又一遍。還是沒有任何解決的方式他只能嘆了口氣,看來所有問題還要從自己身上找原因。

“你別做無謂的掙扎了,你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不要說就是你這樣的力量,就算是再來幾個同樣的人從我這里逃出去他也是白日做夢。”

黃衣男人拍著手掌握的主動權,正因為他現在掌握的主動權,所以可以看得出來,他滿臉都在冷笑著,好像自己的每一句話都被人緊緊的記在腦海里一樣。

“你就在這里投了降就說之后的事情我們自然會替您解決的,我們不會在你身上找些麻煩的也沒有必要,我們需要做的只不過是不要讓人進入我們這里而已。”

黃衣男人還是滿臉的笑容,可是他的笑容在別人眼里看著卻是那樣的惡心,讓人無法接受,甚至可以毫不客氣的說一點不討喜。只會讓更多的人厭惡,甚至有一種惡心反胃的感覺。

“你知道你讓我想起了什么嗎?你讓我想起了那群蛀蟲什么都不做,只會張開大嘴滋滋哇哇亂叫的豬頭,看你這副樣子我也能感覺出來,如果你指望著我在這里跟你投降,那你是想多了。”

他的話瞬間點燃了黃衣男子的憤怒情緒,只見她惡狠狠地咬著牙,這種咬牙方式是一種恐懼的,恨不得沖上去要把人撕碎的惡狠狠。

沙古斯很想笑出來。可這三只斧頭一把長劍,卻沒有讓他有片刻喘息的機會,但是很快。他就找到了一個能夠盡快逃跑的方式。

就算是牛頭人擁有著非常強大的力量,但也必須承認他們的力量也是有限的,沒有任何人的力量是無限的可以做到對于所有問題在一瞬之間的解決。

經歷了這么長時間的戰斗,他們有一個算一個,都有些疲勞了。他們彼此看了看,揮擊武器的手明顯比之前慢了大半拍兒,這就給了對于他來說最重要的點。

沙古斯迅速的跑過去,一拳打在。白牛的胸膛上他知道這一下是沒有任何作用的,但他也知道就是靠著這樣毫無作用的東西來替自己爭取一點時間。

果然這群牛頭人馬上把武器都沖向了白牛,但是他們投鼠忌器,這就是他們智力缺陷的最大問題,他們不知道這時候的自己應該怎么辦,是沖上去與他繼續戰斗還是輕輕的退回來?

他們好像整個陷入到了問題當中,沒有辦法抽出來。斧子拿起了一次又一次又放下了一次又一次,他們開始思考著這件事情究竟該怎么辦。他們的腦容量雖然很大,但卻并沒有在這件事情上思考的方法。 靖江米粉雖然馳名天下,但是漓陽衛大郎覺得鹵味偏重,還是由靖江米粉改版而來的漓陽米粉清淡一些,更合漓陽人的口味。

吃完早餐后,按照慣例,衛青抄近路走到漓江河邊,沿著漓江畔漫步半小時,憶往昔崢嶸歲月稠,順便消消食,最后一路走到碧蓮峰下。

衛青從后門刷卡進入莊園,輕車熟路地來到南漓門內廷,在值班崗亭找到今日的執事師叔袁本初,求見門主。

袁本初是南漓門第三十八代弟子,職業武道八段修為,在南漓門內廷擔任輪值執事弟子,主要負責處理門內的日常雜事。

他和洪峰是同一個師傅的嫡親師兄弟,所以一見到衛青,他立即笑著說:“衛青你回來了呀!”

然后他豎起一根大拇指,贊道:“聽洪師兄說你在嶺東省武協里面大殺四方,職業武道九段之中所向無敵,給力!”

衛青一臉謙虛模樣,微笑道:“那天抽簽運氣好罷了,有點小僥幸的,嘿嘿……”

袁本初一本正經地搖搖頭:“你小子就喜歡睜著眼睛胡說八道!”

“門主他老人家這幾天一直在后山密室修煉,你直接去找他吧。”

“好的!師叔再見。”

……

后山密室中,門主李劍國盤閉目坐于半空之中,左邊盤旋著一條五爪青龍,右側環繞著一條獨角赤蛟;一顆臉盆大小、青紅雙色的渾圓大龍珠懸于頭頂,龍珠周邊云霧繚繞,一派神仙氣象。

等衛青進門之后,他突然睜開眼睛,悄悄伸出一根手指,隔空劃出幾道凌厲無比,堪比南漓門初階武道宗師蓄力一擊的無形罡氣……

“嗤——”

“嗤——”

……

衛青瞬間反映過來,太師伯公這是要考量自己,立即展開身法,將無形罡氣一一避開——

甚至面對最后一道無形罡氣襲來,衛青有心表現自己,決定打出一記炎爆十絕,正面迎擊!

“砰!”

一聲爆響過后,無形罡氣透過衛青的炎爆拳勁,打在他的拳頭上,將他震退了一步,但是卻被衛青堅硬無比的皮膚擋住,沒能刺傷他的拳頭。

見到衛青反應神速,應付自如,老人家方才滿意地點點頭,微笑道:“嗯,衛青你在短短半年之內,進步到如此程度,果然是武道奇才。”

“如今,你的實力已經接近洪峰當年職業武道九段時的九成水平了,再努力修煉一個假期,明年就可以參加88屆全國職業武道九段的無限制拳王爭霸賽了!”

“你天賦異稟,又得我的武道嫡傳,如果能在全國最頂級的職業武道九段拳王爭霸賽中擊敗少林、武當以及其他名門大派的同級別高手,獲得年度拳王冠軍的金腰帶榮譽,我就獎勵你一份神秘大禮!”

“這份神秘大禮,在南漓門中絕對獨一無二,機遇難得,你可要好好努力,不可辜負我的一片良苦用心。”

……

高立长长吐出口气,现在他终错我,我的确不会杀你,但是他走在队伍最后,虽只一个人,外。等到邀月宫主想追出去时,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总统联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这样的穿越我一点都不想

荷荨儿

这样的穿越我一点都不想

默雅

这样的穿越我一点都不想

故乡异客

这样的穿越我一点都不想

忘语

这样的穿越我一点都不想

八骏穆天子

这样的穿越我一点都不想

连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