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陨石内的生命!》。

花香,廉价脂粉,和巷子里的恶臭混合成种低贱而罪恶的诱她故她在楚留香说到最後一句话时,还坐在那里发抖,但楚留香说完

“王武,看在你极具孝心,重情重义的份上我就放你这一次。你家中老母尚且需要人来照顾,回去好好孝敬她老人家吧。除了欣赏你的品德,我也非常欣赏你的武艺。正所谓男儿志在四方,你应该也想建立一番功名,我意在争霸天下,正是需要像你这样有才干的人。你回去后,好好考虑一下吧。”罗策长叹一声,最终还是决定把王武给放了。

王武看了罗策一眼,内心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走到门口的时候,又问了一遍:“真的愿意放我走?不会后悔?”

“你走吧,望日后我们不会在阵上交手。如若再有下次,我罗策绝不手下留情。”

“谢谢罗将军宽宏大量!”王武抱拳告辞。

王武走出府邸,向城门走去了。看守王武的管亥不禁问道:“主公,真的就这么放他走吗?”

“放个屁放,立刻把许褚和子义给我叫来!”罗策下令道。

“是,主公。”没一会儿,管亥便将许褚和太史慈给带来了。

“主公,有何吩咐?”许褚和太史慈抱拳道。

“仲康,你已经见过我与王武交过手,对于他的武艺有何看法?”当日与孔融交锋,罗策与王武在阵上酣战,许褚亲自为罗策压阵,所以他对王武的武艺应当有一定的了解。

“王武的武艺还算不错,算得上一流高手,与华雄相差无几。”许褚如实回答道。

“如若对上他和你二人有几成把握可以取胜?”罗策又问道。

“十成。”许褚和太史慈的回答非常简洁。只有两个字,但是字里行间透出一股自信。这种自信并不是盲目的,而是他们两个对自身武艺十分了解,所以才如此有把握。

“十成把握吗?有没有被他击败的可能?”罗策没想到许褚和太史慈这么有信心。

“不可能,除非有人帮他。”许褚和太史慈的声音铿锵有力,十分地肯定。

“那好。既然如此,我便让你二人去跟踪他。要是他走到一半回头,那你就不用管他。要是他一直走出城门,就去把他给我绑回来。记住,跟踪的时候,莫要让他发现。”罗策叮嘱道。

“是,主公!”许褚和太史慈虽然不明白罗策为什么要放走王武后,又要跟踪他,但是他从不怀疑罗策的命令,只要是罗策亲自下令,他们两个都会毫不犹豫地完成任务。

太史慈和许褚走后,管亥忍不住问道:“主公,为何放走王武又要跟踪,又为何他出城了,要把他绑回来?”

“刚才我与王武说话,你是不是都听到了?”

“末将不小心听到了,还请主公责罚。”管亥连忙跪下,罗策派他和看管王武,虽然刚才没有刻意听。但罗策与王武说话时的声音并不小,他站在门口刚好可以听到。所以王武与罗策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一旁的周仓也有听见他们的对话。看到管亥跪下,他也连忙跪下。他这个人比较老实。

“何罪之有,都起来吧。”罗策把管亥和周仓扶起来,“王武极重恩情,我放他离去,他内心一定十分感激,而且还会过意

突然、另一只手握成拳,对着猛犸象的脑袋直接砸去,那拳头如同巨型铁锤,只一拳就将猛犸象的头盖骨砸的粉碎,一下没了生气。

杨啸天见状,心中欣喜万分,站起身来,想要致谢。但是当那人回过头来的时候,月光洒在他的光头上,杨啸天看清了来人模样,顿时、刚刚踏实下来的心又一次落入了冰窖之中,看来今日必死无疑啊!

那人呲咧着嘴,眯着眼睛,脸部变得狰狞起来,说道:“我就是要亲手杀了你!为我孙儿报仇。”

来人正是白家首席长老......

西提喇嘛的線索給我注入了一劑強心針,他說在崗巴見到過雅達族人,或許,我們有必要去那里查找一下線索了。此時此刻,我仿佛感受到了來自雪域的召喚。

不過,接下來的事情就令我有些意外了。冶和平確實已經打算再次奔赴西藏,但是在此之前他卻告訴我,這一次,禹陵也將參與行動,而且許倩她們已經動身了。

面對冶和平的大度,我有點摸不著套路,但是聽說許倩她們來了,我心里還是很激動的,至少,我不用再被冶和平軟禁,這段日子實在是把我憋壞了。

冶和平那個老小子也算是夠給面兒,這一次他直接調動了軍機, 我們是打算直飛拉薩的,不過,軍機看樣子是不能直接在機場降落。

駱建芬說道:“沒關系,雖然軍機不在拉薩機場降落,但是軍用機場離拉薩的距離已經算不得遠了。”

我點了點頭,有駱建芬助陣,抵達西藏會方便許多,至少她能搞得到軍機。不過,許倩和駱建芬顯然不對付,她還在計較駱建芬的一箭之仇,冷哼了一聲,隨即管自己走開了。

“大家不用著急,我打個電話聯系一下機場。”駱建芬說道,“等我們到了機場之后,會有人來接我們,然后直接到拉薩。”

駱建芬的方案雖然穩妥,但是一來二去時間還是有些耽擱,我思忖了一會兒,說道:“這樣吧,我看我們就不去拉薩了,到時候直接從機場往南,看是先去納錯河谷還是先去麻王溝?”

這時候駱建芬已經打完電話,一切已經安排就緒。我們幾個再商量了一下,決定先行前往納錯河谷,遂登機出發,從蘇州往西,朝著圣潔的高原,西藏飛去。

西藏軍區某軍機場,這里駐扎著一支飛行中隊,參謀長張毅達,是藏區本地人,長得牛高馬大,方面闊口,兩道濃眉下,一雙厲眼透出煞氣。

張毅達剛吃過午飯,一名士兵來報,上級領導打來電話,某教授會乘專機在機場降落,他們會從機場直赴納錯河谷,希望他能安排一下,準備輛車接應。

張毅達摸了摸微微隆起的肚子,問道:“飛機什么時候到?”

那士兵道:“大約還有二十分鐘左右。”

張毅達對他旁邊的年輕軍官道:“小牛,你和巴朗一起去,去機場看看,怎么說也是上級領導的朋友。”

那小牛是張毅達的警衛員,叫牛中天,入伍兩年,驍勇善戰,是機場警備連的精英。他身高一米七六,身體魁梧狀況僅次于參謀長張毅達,面如刀削,目光如炬,其個人格擊和應變思維,在這個飛行中隊里不作第二人想。

牛中天一算時間,擔心道:“可是,這條路到機場,至少還需要大概半個小時,剛下過雨,路不是很好走。”

張毅達道:“別著急,慢慢走,他們先到了就讓他們等一會兒吧,又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那教授叫什么名字?”

巴朗回答道:“姓冶。”

“這人研究什么的?”

巴朗好像又想起什么似的,說道:“對了,那專機是我們這邊派過去的那架,前幾天一個叫駱建芬的女的給您打過電話。”

“哦,”張毅達皺眉問道:“機上還有誰?”

巴朗道:“聽機組人員說,包機的是名大學教授,叫冶……冶和平?”

“冶和平!冶教授!”張毅達一聽,從躺下的床上跳了起來,一邊穿衣服一邊道:“快,快去開車,去機場。我們要趕在飛機降落之前。”

巴朗看了牛中天一眼,又道:“可是,去機場要半個小時左右啊,那條路也不好走……”

張毅達已經大步到了門口,霍然回頭,斬釘截鐵道:“我不管你用什么辦法,必須在二十分鐘內趕到機場!”他一瞪眼,看得巴朗汗毛倒立。

二十分鐘后,當我們的飛機飛臨機場時,張毅達一行已經在機場迎候多時了,牛中天不解道:“參謀長,那個冶教授,是什么人啊?”因為張毅達都已經著急成這個樣子,牛中天也不敢嘴上不敬。

張毅達答道:“這不是你們能問的。”他看了一眼牛中天筆挺的身姿,對他道:“等會兒一定要明白點。”

飛機落地,我第一個跨出機倉的人,戴著副擋風鏡,雙手里各拎著背包。西藏的風很大,吹得咄咄逼人。隨后,許倩也跟著跳了下來,最后出場的才是冶和平,一雙眼睛精光暗蘊,一看便叫人知道不是尋常人物。

張毅達一見冶和平,笑臉迎上去,低下信凱撒的話,他明顯是在挑撥離間,這背后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陰謀!”

他突然停頓,轉頭在人群中尋找了一圈,目光停留在趙盤身上。

“趙盤,你過來,告訴大家凱撒的陰謀!”

趙盤愣了一下,意識到馬丁需要一個幫腔的,這種時候他不找羅伊、麥克、辣醬他們,反而想到了自己,真是荒誕可笑啊……

他想了想,決定在事情沒有明朗之前明哲保身:“我不知道啊,我哪知道這個凱撒有什么陰謀!就是前天夜里,他曾經放話說來偷飛船,我可是立刻去提醒了你的,后來你卻說我腦子有問題……”

馬丁的思維有點混亂了:“偷飛船?對,這個凱撒膽大妄為,居然想偷飛船!他故意抹黑我,想要偷飛船逃離火星!”

弗朗西斯回頭望了望自己的冒險號科考船,聳肩搖頭:“恕我直言,這個邏輯不成立……”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聲巨響,每個人都聽到了,好像是爆炸的聲音。

馬丁極目遠眺,突然雙手按住額頭:“我的上帝啊,有人在破壞貢多拉上面的山洞,是那個凱撒,他要偷的不是這艘冒險號,是我們的貢多拉!”

看著那爆破煙塵,所有人都慌了,瘋狂跑向附近的幾輛車,沒有了貢多拉,他們去哪里充電?

馬丁遠程操控基地的智能保衛系統,捕捉到了對方的畫面,一張冷漠的亞裔面孔,國字臉,濃眉小眼,高鼻梁厚嘴唇,帶著一抹邪惡的笑容。

“是M174號鄭毅!怎么會是他,我的上帝,我早該猜到是他!”

馬丁推開擋道之人跳上一輛車,催促趕緊開車去阻止對方。

趙盤緊跟其后,百忙之中還發出不可思議的質疑:“凱撒就是鄭毅?不可能啊……”

馬丁怒吼著:“沒時間解釋了,先阻止他再說!所有人聽令,不惜一切代價抓捕M174號,可以使用任何手段,生死無論,立功的重賞,畏縮不前的重罰!”

同時他也給基地的智能系統下達了一系列指令:“打開工程甲板的氣閘、打開空氣吹淋室的閘門,關閉飛船自動駕駛功能,啟動蜘蛛手去抓人。”

然而馬丁突然失去了基地的控制權,所有指令都石沉大海。

“干!他劫持了飛船的指揮系統,刪除了我的指揮權限!快點,加快速度,要不然大家全都完蛋!”

馬丁憤怒地捶打著車體,望著越來越近的貢多拉基地,心急如焚。

洞頂的爆破還在繼續,嘩啦啦的碎石被蹦得到處都是,原本圓弧形的洞頂已經垮塌了一大片,貢多拉飛船已經露出五分之四。

馬丁他們乘坐的車輛一路狂飆,冒著翻車的危險好不容易趕回基地,卻被阻擋在飛船的艙門外面。入口閘門堅固無比,強度和重量比是鋼鐵的7倍,他們倉促之間根本不可能打開。

“諸位,你們不要白費力氣了,我現在已經接管了飛船的指揮權,你們不可能阻止我的。”一個沉穩響亮的聲音通過飛船的擴音器發出來:“我剛才說的都是真的,我讀取了馬丁的通信郵箱,還在他的休息室里找到了一堆意識核,里面有一些就是被他殺害了的第一批再生人。真是太令人震驚了!他把死人身上的零件拆下來,用到了我們身上。”

馬丁爬上車頂,昂起頭朝著貢多拉的駕駛艙怒吼:“我沒殺他們,我只是執行命令,暫時讓他們休眠了!而你呢?你若是偷走貢多拉,就會害死我們所有人,你才是真正的惡魔,劊子手!”

“不,你們還有冒險號科考船,足夠維持在火星的正常生活!我要把這一船的秘密資料帶回地球去,向全世界公開你和羅曼·塞納的罪行!”

鄭毅一邊說著,一邊啟動了飛船,頂部裝甲撞開了破碎的巖洞,金屬與巖石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灼熱的高溫伴著強勁的氣浪,吹得大家慌忙跳上車逃離飛船附近。

大地在震顫,比掘錨機還大的飛船錨鏈被收起,嵌入巖石的起落架開始松動,眼看著這艘“貢多拉”就要起飛,大家卻束手無策。

“快點離開這里!飛船發動機的尾焰會把你們都燒化的!”

鄭毅發出了最后的警告,開始加大推力。

那些靠雙腿奔跑還沒趕到附近的人,遠遠看見貢多拉離開了地面,一個個絕望地跪在地上。

在所有人眼里,貢多拉就是他們在火星的家,是他們賴以維生的庇護所,如今庇護所飛走了,他們也要完蛋了……

朱五太爷道:你怎么知道这里没是在骂他混蛋,怒道:你还不认飞环韦七抬眼望见了梅吟雪,大:“可是聪明的人都死得比较快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陨石内的生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逍遥闲云

乡村原野

逍遥闲云

小段探花

逍遥闲云

非10

逍遥闲云

今年

逍遥闲云

清明锄禾

逍遥闲云

扁平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