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妖兽巨蜈蚣》。

这些人的模样已经是稀奇古怪,天下少有,谁知他们又从车上推”车轮子并不奇怪,可是这车轮子怎么会自已往前面滚的?燕南

所有人把目光同時聚焦在了我身上。

“洞口。”我回過頭去,看向我們來時的路,那個湖岸的渡口。

船還在那里。

“如果我沒有猜錯,這個村子應該是古藏教精心設計好的。他們為了護住這里的水源,而遷走了原來的村落,村落重新選址的地方地下有磁鐵礦,外人進到這里,不熟悉地形,憑借指南針走,就會在這里繞圈子,無論如何都出不去。”

“你的意思是陷阱?”霍心蘭說道。

“是不是陷阱還很難說。”我搖了搖頭,“因為有一點解釋不通,但是我還沒想清楚到底是哪里不對,只是有種感覺,這個村子哪里怪怪的。”

程逸蕓點了點頭,說道:“這里確實與麻王溝有些不同,麻王溝的村民絕大部分都已經喪失了心智,被藥物控制,但是這里的人雖然神神道道但是神智卻是清醒的。”

“那也就是說,我們其實應該走另一個山洞對嗎?”艾拉說道,“那我們還等著干嘛,趕緊回去吧!”

“恐怕沒有那么容易。”我搖頭道,“我現在初步判斷,這個村子的人之所以沒有被古藏教完全變成麻王溝的翻版,主要原因是水源,他們需要這些村民替他們守護這個水源。如果這些人都成了神經病,那這個水源也就完了。”

“所以他們是找了一幫看家護院的?”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問題。”

“什么?”

“這些人好像對古藏教沒有視若神明一般,古藏教的影響在這里好像尤為弱小,可這里明明就是他們的控制范圍。”

說到這里,霍心蘭恍然大悟起來,“這就是你說的不對勁的地方?”

“沒錯!這一點很說明問題!”

“可能是這里民風彪悍,古藏教沒這么容易得逞吧?”

“還有一種可能,這個地方其實是通往外界的,這里的人沒那么容易被禁錮,麻王溝那個地方幾乎與外界完全隔離,即便要出去,也是九死一生。你們聽到剛剛那個人說了嗎,有女人嫁進來,雖然很怪,但是說明了一點,這里還是與外界通婚的。”

“如此一來,這個地方倒確實有些捉摸不透。”霍心蘭說道,“難道古藏教就不怕外人從這里滲透進他們的老巢嗎?”

霍心蘭的這一問,其實已經說明了問題。果胖子冷笑道,“霍大小姐,敢情你還沒聽明白坤兒說啥呢吧,這叫做有恃無恐知道嗎,我家坤兒不是說了嗎,沒那么容易回去了,古藏教也不是吃干飯的,換做是你,你會給自己留著這么一個隱患嗎?”

霍心蘭被果胖子一陣數落,但是也沒辦法反駁,道理就是這個道理,任何想從外界進入這里的人,到了這里基本上也就到頭了,而從圣王窟來到這里的人,想回去,必然也是重重險阻,要出去,還會面臨迷路的危險。

“那我們怎么辦?難不成要困死在這兒?”

“拿到不至于,大不了,拼了!”我淡定地說道,“這里雖然不是古藏教的老巢,但是這一趟我們沒有白來,路線已經摸清楚了,他們的喪鐘馬上就要敲響了!”

這時,院子里那個老者走了出來,不懷好意的斜眼瞅著我,那眼神冰冷刺人,那幾個猥瑣漢子怪笑盯著霍心蘭等人垂涎三尺。

天空陰沉,孤村悲涼。

“哇哇哇,啊……”西村跑來個侏儒,連滾帶爬的,“啊……哇哇哇……”

聽上去,他還是個啞巴。

老者疑惑地問道:“啞巴,什么事?”

“啊啊……哇……啊……哇……”啞巴發了瘋的手舞足蹈,指著東村里的一條幽徑。

隨即,死寂的小村炸了營,驚恐的喊叫聲亂成一片:“盜尸了!盜尸了……”

所有人都跟著啞巴走了。

“盜墓?”果胖子眉頭一動,笑道:“誰會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盜墓?能挖出什么好東西?”

“不是盜墓,是盜尸!”

“粽子?”

“要是粽子那就好對付了,就怕的是裝神弄鬼的人!”

“我們現在暫時無計可施,夜里趕路太危險,無人區高原不比一般的山林,夜間溫度極低不說,熊與狼群也常出沒。”我建議今天還是再留宿一晚,等到明天再出發。

于是,我們又進到老院,這里是我們唯一能歇腳的地方。

關上院門,走到老宅正堂。

那道封符的門,鎖已銹爛。

“你想不想進去看看?”程逸蕓似乎看到了我的心思。

“這封條不能撕破,不然會被人發現。我翻墻進后院看。”我道。

“我和你一起去。”

我猶豫了一下,說道:“這樣也好,兩人一起也相互有個照應。”

“你有沒有發現這老院不像是住人的地方。”

“怎么說?”

“我總覺得這院子像祠堂。聽說湘人村里都有個祠堂,就是放是忌諱得很,就連說話都變得不流暢了。

他可沒有忘記童年時代唯一看過的電影就是英樹的僵尸片——在惡趣味養父的慫恿之下……現在想起來星辰依舊毛骨悚然。

“僵尸?那又是什么?卡內巴?”

無名就像一個好奇寶寶問個不停。

不過也難怪無名不懂,畢竟僵尸可是天朝特有的產物,更何況要不是卡內巴席卷世界的話,說不定無名都不相信有卡內巴這種類似喪尸的東西存在,更不用提比喪尸厲害數十倍的僵尸!

這時,星辰忽然想起小時候和白雪一起看過的一本“未解之謎”。

星辰現在還記得上面的一句話:“自祖龍統一之后,“鬼”這一概念隨之擴散開來!”

更難得的是星辰唯一一次看過的電影還是“僵尸始皇”有關的故事!

“…………”

“你可以理解成死人的一種。”

星辰忽然輕語說道。

“這不就是卡內巴嗎?”

無名臉色非常奇怪看著星辰問道。

“不一樣,僵尸這種東西是可以進化變強的。你看它們身上的紫毛……這玩意兒就叫做紫僵,紫僵之后便是白僵和綠僵。”

“紫僵?”

無名喃喃念道,眼中閃著迷惘之色。

“沒錯,就是紫僵。而且無名你要清楚的認識到一個問題:紫僵只是僵尸里面最低等的存在。而就是這么個東西就讓我們兩個陷入九死一生的苦戰當中,若以后……”

這話星辰沒有說出來,但無名自己也清楚。有紫僵的出現,就代表這世界上的確有僵尸的存在……或許數量稀少,但絕對存在!若以后再相遇……他們又該如何是好!?

更不用提比紫僵還要厲害的白僵、綠僵!

“先不要想這么多,以后的事以后遇到再說吧……話說這怪物有解嗎?”

無名指了指僵尸說道,星辰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無名指的是僵尸身上那堪比鋼鐵的硬度。

“沒有辦法……至少我沒有任何辦法。不過如果有道家弟子在的話……”

最后一句只是星辰的小聲嘀咕,畢竟星辰也不確定道家真的有人能捉僵尸嗎?

“笨!”

一道恨鐵不成鋼的怒罵聲直接闖入星辰的腦海中,不是千雪又是誰?

“千雪,你啥又罵我了?”

星辰心里一陣委屈說道。自從遇見千雪開始,不是冷嘲熱諷,就是罵他。星辰感覺一陣子的委屈都用上了。

“當然是因為你笨啊!!!你現在已經擁有冰神之體,所使用的冰乃是真正的神靈之冰,莫說區區僵尸,凡天下亡靈皆為你的冰所克制!”

這話千雪說得無比霸氣,星辰也聽得心神蕩漾!

好一句“天下亡靈皆為我所克制”!這是何等霸氣的一句話!

“……真的嗎?”

星辰弱弱問道。

“廢話!”

若不是此時星辰不在千雪面前,千雪絕對會忍不住直接給星辰一巴掌的!

“亡靈之物最害怕有三種:一曰為‘光’,光是最克制亡靈生物的!二曰為‘火’,火有光之威,亦有破壞之能,可謂萬物之克星;三曰‘水’,水的威能,當水的量足夠多的時候,足夠吞噬萬物!而冰則是水的攻擊形態,冰為水所成卻勝于水。冰的毀滅力緊次于雷和火,更不用提你的神之冰。你的冰連無形的風都可以直接凍住,何況區區一亡靈?”

千雪傲氣滿滿說道。

“連風……都能……凍住!?”

此刻,星辰算是對自己的冰神之體有了一次直觀的認識了。連風都可以凍住,這是何等的存在!

星辰滿心震撼。

殊不知,千雪一開始比星辰更加震撼十萬倍有余!

因為……

那是主神之風啊!

連紫薇大帝都要退避三舍的風啊!!!

“對了,你趕快去甲鐵城吧,不然四方川菖蒲就危矣了……”

“四方川菖蒲?”

“叮咚,任務七進行中,請保護好四方川菖蒲,獎勵一次隨機抽獎。”

“叮咚,任務六進行中,目前已經完成斬殺卡內巴20/30,請宿主繼續努力。任務完成獎勵一枚空間戒指。”

“叮咚,任務四已開啟,請在暴走的顯金驛城中成功活下來,獎勵永遠持有寒冰劍!”

……

“無名,我們快點去甲鐵城吧!”

“啊?哦……好!”

【待續!】

“这么多银子,不过就是一个轻伤而已?”朱祁钰听的认真,在听到如此的小事就可以得五千两银子入国库的时候,当下就瞪大了眼睛,一幅不可置信般的模样。

“是的,这还是他们主动提出的价码。臣想过了,即然事关住了,那真要好好的感謝商捕頭了,給我仔細說說要我辦什么事。”周安恍然說道。

“這次倒不是什么大事,是東港府內五十六城的神捕衛大比,誰能取得前三名,有巨大的好處。”十方秀才說道。

“前三名都有什么好處。”周安帶著極大的興趣說道。

轩辕三光皱眉道:这父的痒,就好像被针刺,绝百僚,今日之会自有宾主笑:两位千万不要停下来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妖兽巨蜈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武者之元气

东海四爷

武者之元气

风流书呆

武者之元气

极地风刃

武者之元气

陌路行

武者之元气

傅啸尘

武者之元气

欢喜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