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可战胜?》。

過后的幾天,林驍在董盼盼再次打電話要他去公司上班后,拒絕了她。林驍把和齊坤的過節前后介紹清楚,說以齊坤和董盼盼老總的交情,害怕她受到牽連。

董盼盼想不到林驍年紀輕輕,考慮事情還很周到,林驍說的也確實是真話,沒有不透風的墻,等老總發現自己把齊坤的仇家安排到公司工作,指不準能發多大的火,就說改天請他吃飯,這個朋友她交定了。

后來林驍還真在建筑工地找到個搬磚頭的活兒,滿心希望能掙點兒錢。但人倒霉起來,喝涼水都要塞牙縫,整整累了一個多月,包工頭卷著工人的工資跑了。報了案,讓回家等消息,錢追不追的回來還不知道呢。

還是在文婧的出租房里,三個人大眼瞪小眼都在發愁呢。愁什么?愁怎么幫林驍找工作。

面前的報紙堆了一摞,招聘的信息不少,但符合林驍的卻不多,都被她倆用紅筆畫了圈,大多是些刷碗掃地的活兒。有幾家公司招保安,但要去派出所開具《無犯罪記錄證明》。

文婧捂著額頭:“小林子,要不你先去學點兒什么技術再找工作,那樣肯定要好辦的多。”

林驍情緒低落的說:“學東西是肯定要學的,但不是現在,我家里的情況你也清楚,用快揭不開鍋來形容都不過分,想著我爸媽過的日子,我真想給我兩巴掌,這輩子最對不起的就是他們了。”

“學技術。”朱寧嘀咕一陣忽然說道:“林驍不是有技術么?”

林驍自己都好奇,問:“我有什么技術?”

“抓鬼啊!”

林驍笑道:“捉鬼算什么技術?”

朱寧說道:“這個技術不是挺好的嗎?你看外面那么多的大師、道長,也不知道靈不靈,但聽說掙得錢可多了。”

朱寧還拿自己打比方:“就說我吧,當時那個事兒,你隨便開個高價,為了保命,只要我能湊到,都會答應的。”最后她總結道:“所以,捉鬼能掙錢。”

林驍搖搖頭:“哪兒有那么多撞邪的人?還有,誰碰到臟東西我們不知道吧,即便有碰到臟東西的人,他也不知道如何找我啊。”

文婧鼓勵說:“對,這個生意是獨家生意,半年不開張,開張吃半年,想讓別人找你還不簡單,印名片唄,業務范圍寫上驅邪抓鬼,下班了我和朱寧到處去給你撒,只要有人有需要,就會找你的。”

林驍問:“假如你撿到這樣的名片,你會信?”

文婧:“我……”

朱寧笑著說:“放心,如果有人中邪,當所有的方法都不奏效以后,就會想著死馬當成活馬醫,你的名片不就成為他們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文婧接道:“對對對,朱寧分析的對。”

林驍還是有顧慮:“要是警察撿到呢?”

朱寧聽到這話,也默不作聲了,文婧卻來了精神:“咱們就不寫驅邪抓鬼,只寫職業道士,承接相關業務,不寫那么細不就得了。”

林驍終于松口:“也行。”心里卻默念:師父,你老人家讓我學道匡扶正義,弟子不肖,生活艱難,只有先用它來掙錢了。

有了思路就好辦,林驍想了想說:“名片不能亂撒,我可以每天到處轉悠,察覺到哪些地方不對勁兒,就記錄下來,晚上咱們有針對性的去扔名片。”

文婧摟著林驍的肩膀:“小林子,你簡直太有才了,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你好好干,一定能發財的,我現在都幻想著咱們聚在家里數錢的樣子了,哈哈

“你遇到什么問題需要解決,說出來聽聽,也許我們能幫助你。”張青林深思了一下,說道。

梅花凝視著張青林,神色變得僵硬,眼睛一閉瞬間又睜開了,整張臉像是變了一個人,目光變得呆滯,緩緩說道:“我叫梅花,我是被人殺死的,我叫梅花,我是被人殺死的…”

程澈向后退了退,躲到張青林的身后,聲音顫抖的輕聲道:“她…她應該是那死了的梅花吧。”

“你是被什么人殺死的?他為什么要殺你?”張青林緩了緩神,盡量讓自己保持清醒和冷靜。

梅花臉上漸漸浮現出痛苦,回答道:“那天我獨自走在河邊,想要去撿河邊的樹枝,結果被人按在河邊,想輕薄我,我踢打他,我想要逃離,卻被他一把推進了河里,我大聲呼救,卻沒有人來救我,我拼命的掙扎,拼命的想要去抓眼前的水草,卻離它們越來越遠,我看到河邊站著一個人,那人露出奸笑,我看不清他的臉,就已經沉入了河底。”

“那你是想要我們,幫你找到殺害你的兇手嗎?可是你連那人的臉都沒看清,我們怎么幫你啊?”程澈聲音稍大一點問道。

梅花點了點頭,隨后從身上拿出一樣東西,她放在手掌心,看上去像是衣服上的扣子,又不像是扣子,比一般的扣子大,顏色比較特別是碧綠色。

“這是什么?是那人身上的嗎?”張青林實在是看不出她手里的東西是什么。

梅花抬起手向前伸去,點頭說道:“對,這是那人推我的時候,我從他脖子上抓下來的,我記得,他們把我從河里打撈上來,有人從我手里拿走了它,如果找到拿走它的人,那人就是殺我的人。”

張青林向前走了兩步,程澈也跟在后面,近處看梅花手里的東西,才看出那是一個青翠欲滴的翡翠葉子吊墜。

一般佩戴這種吊墜,不是一般人能戴的,要是男的戴,一定是個做生意的人,因為它寓意著事業有成,蒸蒸日上,而且,在那個時候,農村人很少有把這種珍貴東西戴在身上。

“這有點難啊,老張,梅花都死了二十多年了,尸骨無存,那殺她的兇手估計也早就離開這了,咱們上哪找去。”程澈搖著頭,覺得想就憑這個找到兇手不太可能。

張青林沒有出聲,他認真的看著那個翡翠葉子,問道:“梅花,那人大概的身形是什么樣的?”

“他個子高,不胖,長臉,鼻子旁邊有顆黑痣,抓不到殺我的人,我死不瞑目…”梅花說完,眼睛睜得圓圓的,突然間,她“呲”的一聲嚎叫了出來。

梅花抓起腿上的死老鼠,朝著張青林和程澈扔了過去。

這突然的變故,讓他們兩人頓時懵逼,眼看著惡心的死老鼠飛向他們,張青林頭一撇,用胳膊擋住臉。

當他把胳膊抬起時,眼前昏暗一片,就聽見窗外傳來公雞“咕咕”叫的打鳴聲,張青林撲通坐了起來,渾身是汗,他扭頭看了一眼旁邊,還在呼呼大睡的程澈。

原來那一切都是夢!

張青林坐了一會兒,天漸漸亮了,程澈還在睡,張青林坐在外面的桌子前,心里還在想著夢里的事,這時吳承安走了過來,看到張青林面色不好,關切的問道:“昨晚沒睡好?要不,今天你就別去了,好好在家休息。”

“我沒事,收拾一下吧,我去叫程澈。”張青林直起身準備站起來,就聽見東屋傳來叫喊聲。

柳青青笑了,只要不是母狗,随肚之后,风四娘的心情又好了些

赵盘打开样品采集袋朝他一展示:“回飞船再看吧,反正又跑不了。”

托尼杨伸头一看,立刻不乐意了:“啊?你就挖了这么点?咱们担着风险好不容易才降落到这上面,你不多挖点说得过去吗?”

通过各人的视角,叶紫也看到了袋子里的情况,都是拳头大小的矿石,总共也就七八块。

她也不太高兴:“赵盘,你能不能别这么糊弄事儿?你好歹也是队长,这么敷衍对得起大家吗?”

赵盘心情烦躁,他确实干的不对,可这也是为了安全着想,刚才风炮打碎了的岩石、土壤、尘埃可都甩出去了,这些东西现在与小行星、飞船是同样的速度,相对来说是静止的,可对于以后再经过这个轨道的飞船来说就可能是灾难了。

他采集的越多,碎屑崩飞的就越多。

说话间,他们已经感觉到身体在倾斜,原本水平停靠的飞船,因为钩锁绑着,正在随着小行星带自转做头下尾上的翻滚。

这颗小行星实在太小了,它的引力勉强让三人双脚留在地表,随着它的自转,三个人正一点点变成水平姿态,几个小时之后甚至要呈现头下脚上的姿态。

赵盘看到大家都不满意,只好同意再去补充一些,他让托尼杨先把宋金刚带回飞船。

殊不知他这次赌气加心急,风炮的档位开大,一个没握住,那风炮就被反作用力弹飞了出去。

好在赵盘反应迅速,立刻双脚蹬地腾身而起,双手抱住了这个工具。

只是这里心里太小了,一旦离开了地面,他想回地面去就难了,赵盘只能先抓着安全绳把自己拉回飞船,再重新走回采样地点。

一去一回又耽误了不少时间,开舱1个多小时之后,赵盘终于采集了满满一大袋子的矿石回到飞船。

那采集袋相当于一个登山包那么大,目测矿石质量至少得有一百千克。

然而等待他的并不是欢迎,叶紫黑着脸,双手环抱胸前,一副要好好教训大家都样子:“你们知不知道刚才犯了很严重的错误?”

“啊?有吗?我觉得一切都很完美,没问题!”赵盘甩了甩采集袋,不高兴地别过头去。

白聪明在一边插话:“我知道,赵盘刚才风炮脱手,他不应该用那种方式去抢,我们看着真挺危险的,要是安全绳断了,你就完蛋了!”

叶紫白了他一眼:“就你懂?还有七八个错误呢,你都看出来了?”

白聪明抓抓后脑勺:“这么多吗?我没看出其他问题呢……”

叶紫先指着赵盘:“你到问题最严重,为什么会飘起来?还不是因为你没有先固定自己?我之前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学会单手操作,一只手固定身体,一只手使用工具,放下工具再采集样品。你怎么干的?你还当这里是地球呢?还有那个工具,你检查了这么多次,就没看到上面有个手绳?拴在手腕上它还会飞走吗?”

“你们是一个团队,应该时刻保持安全距离,能够相互帮助

  徐浪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出,就听着秦小鹿和女鬼清茶的一问一答。

  渐渐地,他也听明白了不少事情。

  幻菌光,是一种源自于苗疆的致幻术,似乎跟某些带有致幻性的菌类有关。这些菌类被制成极细的药粉之后,放置在人的附近,对人体会产生有致幻作用。而这些菌类本身无色无味,并不容易被发现。不过,这粉末也不是真的完全不见了,随着观察的角度不一样,在某些特殊的角度,可以看到菌类发出的光,这就是幻菌光。

  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可战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辰大陆之重建

弹指一笑间

星辰大陆之重建

武阳道人

星辰大陆之重建

女王娟姐

星辰大陆之重建

卿行

星辰大陆之重建

川澜

星辰大陆之重建

徒有羡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