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浣纱的烦恼》。

看著倒在地上的疤臉修士尸體,林天以低沉的聲音道:“大漠中修士果然都有過人之處,如果剛才不是趁此人處于變身虛弱之際,飛影蛇一擊而中,想要將假丹境界的對方打敗,自己恐怕也要身受重傷了。”

不過,這顆甲神丹卻引起了他的極大興趣,能將修為暫時提升一個等級,不管放在哪個修真國家,都是逆天的藥物。

不知這個萬毒宗的修士是什么身份,身上竟然帶有兩顆,似乎并不簡單。

儲物袋中除了一些丹藥和毒系功法,還有一些毒蟲的飼養方法。

但引起林天注意的是一枚雕刻有怪異甲蟲的玉佩,竟然與被他擊殺的飛影蛇主人,儲物袋中發現的玉佩一模一樣。

看來那名修士也是屬于這個萬毒宗了,以后在荒漠中行動,要對這個萬毒宗多加小心了。

將儲物袋收起,白色火球出現在指尖。

林天抬頭望去,神識中,疤臉修士的一名同伴正在匆忙向此處趕來。

將火球彈向疤臉修士的尸體,林天看也不看地飛身而去。

來人原本來是兩人一同跟蹤行雨宗,卻見疤臉修士遲遲沒有追上,所以讓同伴繼續追蹤,自己回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來到疤臉修士所在的地方,此人發現了方才戰斗的氣息,再看到滿地的甲蟲尸體,便隱隱猜到了什么。

就在此時,遠處三道身影正急速飛來,探查之下分明是行雨宗的三名修士,頓時心中大驚,顧不得再多想,匆忙轉身向另一個方向飛去。

很快,三道身影趕到,三人同樣發現了戰斗的跡象。

一名同伴向荊姓女子說道:“師妹,我的靈蟲感受到了空氣中殘留的氣息,那個姓古的竟然好像已經死掉了!”

“嗯!”

荊姓女子點了點頭,說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后,我們都被另外的勢力給算計了,快,將萬毒宗逃跑的那人追上并擊殺,否則,對方必定以為是我行雨宗將這姓古的殺死的,他可是萬毒宗那個老怪物的首座大弟子,說不定會引起兩派之間的大戰,這對我宗極為不利,一定不能將那兩人放回去!”

說完,三人再次飛上空中,辨識了一會兒,向萬毒宗修士逃走的方向追去。

……

林天此番收獲不小,等回到城中,將身上所有可以出售之物,全部換成了丹藥。

然后便一路飛到距離此城數千里之外的大漠深外的一處戈壁,在一道地下大裂谷中,開鑿出一個洞府,并在周圍布下五行殺伐大陣。

一切準備就緒,林天便開始煉制煉血丹,此處雖然沒有地火,他也沒有丹境修士才有的丹火,但他的焚天火卻同樣能夠煉丹。

這也是他無意間才發現的,也算是一個小小的驚喜了。

這煉血丹雖然難以煉制,但以他多年煉丹經驗,在耗費三個月的時間和大量的輔助靈草后,終于將一顆毒丹煉制而成。

雖然只煉制了一顆,但對于利用其毒性沖擊金丹的特點來說,如果這一顆丹藥不足以讓他沖擊金丹成功的話,再多的煉血丹也不會有更大的作用了,因而,有這一顆已經足夠了。

大漠深處人跡罕至,就連毒蟲都極為稀少,每日只有狂風吹著黃沙,卻更顯的荒涼無比。 “之前不出現,現在卻敢現身,是有底氣了?”,陸隱問道。

夏神機分身看著陸隱,“有,也不怕你違反約定”。

陸隱道,“我從不違反約定,不過也很好奇,你哪來的底氣,劉少歌出的主意?”。

“他?他雖然聰明,但還不能插手這個層次的事,我的底氣來自你,陸小玄”,夏神機分身回道。

昭然來了,帶來了宛如毒藥的花茶,看的夏神機一愣,什么意思?他愕然看向陸隱,目光充滿了不解。

陸隱在他眼中沒看到忐忑......

”红衣人道:“有没有人出来迎。;”太祖曰:“是数欲害君,

此刻那王台上下尽皆沸腾,因为天香王台之上有一人创造了历史,在一年之内成为了一位顶尖轮脉级修士,而且在这天香十秀成为第一,在这片帝国的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

“第一了呢!”莫倾城看着的方向开心的说道。

太阿与重新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无疑,不管是南明皇帝朱祁镇还是瓦剌首领也先都属于这样的人。

南明正在考虑着自身统一的问题,小南明王的问题看似是解决了,但又弄出来了一个三省王朱徽煠,正想着怎么样收拾这个人呢,北明主动示好,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浣纱的烦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龙行修仙

桃花仙子

龙行修仙

轩疯狂

龙行修仙

贫道小沙弥

龙行修仙

特别白

龙行修仙

君文瑶

龙行修仙

柠檬会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