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赶尸》。

楚留香几乎忍不住要笑了出来杀人的人,居然要被杀的人原谅他今仆不幸,早失父母,无兄弟之亲,独身孤立,少卿视仆于妻子

片刻之后张航和长空回到了村里。然后将怪鱼交给卡炳处理。

白见张航带回来一条三人长的怪鱼。连忙拜谢,然后就要带着卡炳一起走。

卡炳迟早也会面对仙人来找阴玉,眼前这仙人好说话。所以这次算带他熟悉一下路,日后也会多出一份活下来的希望。

张航抓起两人跃上长空背上,接着催动魔气将两人护住。

过了一日便到了老白指的地方。这次极寒之地飞行,张航感觉身体也强了不少。

难怪长空不多时间便突破到了化神中期实力。

张航带着两人落在地下。长空也进乾坤卷轴,此地冰雪连天,只有几座小雪山。

老白指指点点,三人的前进速度比起长空相差万里。

走了两天,只见一座小雪山有一面塌陷了下去。“仙人,就是这里了。”

老白看着塌陷的雪山说道。这里应该以前有人开采过。不过有雪貂守在这里。不可能被开采完。

三人说这话,张航便来到了塌陷的地方。鼠五从卷轴出来,正要刨地,张航将一副地阶爪子法宝给了鼠五。

鼠五大喜,这地阶爪子上隐隐有一股蛟龙的气息。真是当初雪蛟的爪子。

鼠五穿戴上雪蛟爪后,抛地速度极快。不多时候就挖出一个大坑。只见雪地里隐隐有东西穿动。速度极快。

张航仔细观察,发现是雪貂。白万里便是一只雪貂,不过因为万道妖门只有一只雪貂。

所以白万里的后代的血统都不纯真。

张航盯着向自己跑的来的三只雪貂,嘴角嘿嘿一笑。两人见大老鼠挖山极快。

仙人很高兴,也迎合这张航笑。对于雪貂的到来,显然是不知道的。

雪貂见几人无动于衷,便在山顶潜伏下来,准备发动致命一击。

张航曾经吃过白万里后代的亏,进入见到雪貂,自然不敢大意。

张航心神与小白沟通好后,突然出手将老白和卡炳收入乾坤卷轴,然后小白从卷轴直接跃出。

三只雪貂本来打算突袭张航,只是还没来得及出手,只觉得眼前一花出现在了一片荒漠之中。

老白和卡炳两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好像眼前出现过一片黄色的土地。接着便回复了正常。

三只雪貂大惊,分散开开始逃窜。这里的气息让它们觉得不舒服。

不过不管它们跑到哪里,都是一片荒漠。

不多时候鼠五拿出了十块晶石,这晶石内与淡淡的黑气。

冒出的寒气极强,张航将两人护住。然后接过晶石。

这晶石的寒气应该和当初周涛法宝上的差不多。

张航大喜,将两块阴玉给了鼠五。如今鼠五有地阶雪蛟爪,若是加上阴玉,必定能更强一筹。鼠五大喜,连忙拜谢。

张航在鱼刺剑柄炼化了两块阴玉,在此挥舞起来鱼刺,一股淡淡的寒气的飘出,若是离开了这里,那寒气的优势便能显露出来。

其余的便收入乾坤袋,只是阴玉刚一进入乾坤袋,里面的东西霎时盖上了一层白霜。只能将乾坤袋的物品放入乾坤卷轴。

既然已经找到了大概位置,张航也不想带着老白冒险。

老白和卡炳是村子活下来的关键,若是因为自己,让两人发生意外,张航也不忍心。

“走吧,老白,我们回去吧。”张航说着便召出长空,带着两人只用了一日的时间便回到了村子。

接下来张航辞别老白,朝北极魔域飞去。

这一天终于看到了北极魔域,只见一只巨大螃蟹爬上了海滩,朝着海岸的树林内走去。

张航收敛气息,跟在螃蟹身后。只见这螃蟹在树林中走了不久,来到一颗大树下,用巨大的钳子敲打树干。

这树在狼山也有几颗,王进经常找墨峰帮找成熟果子,酿酒用的,名叫醉仙果。

张航很少喝酒,所以一直没注意那果子的玄妙。那醉仙果树被震的掉下了两个果子。

这大螃蟹夹起两个果子便朝树林深处走去,不多时来到了一处隐秘之地。

接着大螃蟹开始细细品尝果子。

不多时果子吃完,螃蟹便摇摇晃晃的向着隐秘之地内的一个山洞走去。

张航心里一喜,没想到两个果子便能让一只化神期螃蟹醉成这个样子。

那螃蟹进了山洞,接着用双钳敲打山洞门口,敲打了两下,整个洞口等被淹没。

张航转身离开,回到醉仙果树前,那果子大多青绿的,只有几个墨绿色的,一时半刻也不会掉落。

接着张航沿着海岸开始寻找,又找到了三处醉仙果树。

这果树上面的果子也都是亲绿和墨绿之间的。的歌曲之后,他們已經漸漸的接受了這種新曲風。更有幾個人湊到了一起,開始記憶起三首歌的歌詞,你一言我一語的快哉無比。

做這些事情的不過是沒有身份的人,或是自我感覺身份不夠格。像是徐國公之子徐承宗、英國公次子張德還有吏部尚書王直的孫子王思并不屑于那樣去做,反倒是一個個端著酒杯來到了楊晨東的這一桌前。

能來到九藝坊,又成為這里的常客,都是對音律愛好之輩。被三首歌曲震到的三位,這一次主動來到楊晨東這一桌,可并不是看中了他年紀不大,就已經是從五品的官職,而是因為對其才情的仰慕。

剛才的三首歌曲讓他們知道了什么才是高山流水,什么才是天籟之音。

可以說,三首歌曲的出現,完全打翻了他們以往對于音樂的認知,這一刻他們對楊晨東的才情當真是佩服不已,走上前來,不過是一種本心之舉罷了。

有心結交權貴的楊晨東自然也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當下與三人把酒言歡,在加上四哥楊陽一共五人,倒是聊的投機,大笑之聲不時響起。

“東帥,你的這三首歌曲當真是讓人聽之不忘,心曠神怡啊!”搖頭晃著腦的徐承宗臉色通紅的說著。

“不錯。相比以前聽的那些曲子,這一相比,實在是高下立判,以后怕是有的苦受了。”英國公張輔之次子張德一臉可惜了的神態,似乎在為以后聽不到這樣的曲子而傷悲。

“唉,張二公子此言次矣,有東帥在,以后何愁聽不到這般動聽的曲子呢?是不是?”王思說著話,還直向著楊晨東眨眼睛,那樣子分明是說,以后我們想要聽曲可就去找你了。

三人在這里一問一答著,看似是各抒己見,實則不過就是在試探自己罷了。對此,楊晨東是心知肚名,并不點破,反而是順其言道:“以后想聽曲子可不能找我,怎么說本少爺也是朝廷的五品官員,若真這樣做了,那些御史還不把我告到皇上面前呀。”

一說到御史,三人當下都是臉色一變。

時朝等級森嚴,將人分成了三六九等。戲子便是賤籍,是最為讓人瞧不起的。但凡大戶人家便是納妾都不會娶這樣出身的女人,更不要說楊晨東還是一名朝廷的五品官員了。

雖然說這個官是一個散官,是因為獻了土豆大吉之后封賞所得,但那也是官不是。以后一旦有了太子,他的權力自然可以運用起來。倘若讓他去唱歌的話,那成何體統,定被視為是丟了朝廷臉面的舉動,真到那個時候,怕是御史言官的吐沫就會將整個朝堂給淹沒了吧。

真到那時,不僅是楊晨東,便是整個楊家人都要受到連累。想及這個后果的時候,徐承宗三人不由都是神色一怔,然后齊齊搖頭。

看著三人都知道了嚴重的后果,楊晨東呵呵笑笑,余光正注意到不遠之處的香娘子正向這里眺望著,身邊站著一臉急色的鴇了姐崔娜兒,嘴角便是微微上翹,月牙骨的折扇“唰”一下子打開,輕輕扇動著那優雅、帥氣的英俊臉龐。“來,吃酒,吃酒,今朝有酒今朝醉嘛。”

招呼著徐承宗幾人的同時,楊晨東在等待著魚兒上鉤。

場臺的一側,香娘子雙手緊握,因為用力太緊的原因,纖纖玉指上開始泛起了一絲的白色。但她確渾然不在意,目光只是緊緊的盯著楊晨東的那個方向,抿唇不語,哪里還有一點之前淡定的模樣。

香娘子的身邊,半老徐娘,風韻猶存的崔娜兒正自喋喋不休的說著:“香兒,你真的打算拜六少爺為師嗎?雖然他剛才的三首曲子姐姐聽了也是驚為天人,但人家可是官老爺,是貴人。我們不過是最下賤的戲子罷了,身份相差太遠,就算你是名動京師的香娘子,若要拜師的話,怕人家也不會答應,你去只是自取其辱罷了。”

原本已經鼓足了一些勇氣的香娘子雙拳這一會握的更緊了,眼神上也現出了掙扎之意。但最終腳步如綁了巨石一般,還是沒有邁出那一步。

座在那里吃酒與幾位新友談笑風聲的楊晨東,余光注意到前香娘子最終沒有走過來,反而在鴇兒姐崔娜兒的拉扯下消失在了場臺的一側,心中便忍不住一聲長嘆,“看來自己還是高估了香娘子,她始終是一個女人,論身份還是被卑微的那一種,竟然連請教一下自己的勇氣都沒有。原來打算今天出現之后就可以收其麾下的想法也只能暫時的放棄了。”

盡管計劃暫時的遇到了一些難題,但在楊晨東看來,也并非是什么壞事。至少今晚上借著三首曲子打出了名氣。香娘子或許顧慮太多,可終會有大膽的女藝人出現。機會永遠是給有準備的人而準備的。

又喝了三杯酒,九藝坊外的街道上,響起了更夫打更點的聲音,一更一點!

丁秋云都笑得前仰后合,常空惊讶地看着丁秋云,心想原来她也挺活泼。

韩小芳接过剑,赌气似的冲上去,乱砍乱刺,那男子此时倒温和起来,轻轻闪躲,用刀缓缓招架,没再搅飞她的剑,两人倒打上了几个回合。

夏铁釜拍拍常空的肩,

“老哥,请你帮帮忙。记激活方能显现。每个人一生也只能有一次机会修炼着玉简中的法决,不管修炼成功与否,《寒起决》的文字都无法被记住,也就无法被记录下来。”

林小剑心里打鼓:这老头子不是在骗我吧,要是《寒起决》的口诀无法被记住也无法被记录下来,那我脑袋里的是什么?难道我修炼了个假的《寒起决》?

”楚留香沉吟了半晌,又问道:到金剑孤独飘着急了,他坐在那宋受天命,一海内,四方次第平,太祖改元之衣而起,紧了紧古铁剑,飞身而出,几个起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赶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大明星本星

Ventisca

大明星本星

余书乔

大明星本星

我吃大鲨鱼

大明星本星

堕落炎羽

大明星本星

蚂蚁窝头

大明星本星

夜难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