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全灭》。

“这些处理‘木乃伊’的秘方,由一个天竺的苦行僧带人我国,展梦白微一抱拳,朗声道:在下展梦白,率同师弟黄虎前来,一

听王虎老师的语气非常着急,而且看脸色似乎是出了什么大事,问他只回答出事了,让大家快去集合。

三人赶紧告辞了师公,一路小跑去了法神殿。

这法神殿里好生严肃,校长、三长老、还有个好像是皇宫的人,穿着官服,戴着面纱,隐约是个女性。

除了克里他们外,陆陆续续也有其他学生赶来,包括许多高年级的学生,大家叽叽喳喳地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面露疑虑。

“最高议会刚刚决定,派所有3年生去南线战区支援。其余2个年级,各抽调9个人,之前比赛成绩靠前的,去北线战区支援。”三长老中的黑袍大法师马哲理这么说道:“你们这些人,就是目前我们的候选。回去整理好东西明天就出发。”

学生中一下子是炸开了锅,这好好地读着书,怎么就突然要上战场了?

马哲理拿法杖敲了下地板:“肃静肃静,前线战事告急,南部2个作战扇区被帝国军突破,北部战区也遭到了围攻。世界树的掌控危在旦夕,唇亡齿寒希望能你们明白这一点。”

他的语气强硬,并不给大家商量的余地,吉力安略婉转地补充了几句,希望安抚下学生们的情绪:“你们经过这些时候的学习,实力已经得到了认可,是可以独当一面的法师了,现在是国家最需要你们的时候,是时候站出来了。”

克里心里叫苦啊,早知道学院的比赛就摸摸鱼了,这也不至于那么早就被拉去战场,真是因福得祸。

陈岛圆子倒是十分兴奋,去战场离她的目标倒是接近了很多。

其他学生也是纷纷交头接耳,有的是忧心忡忡觉得要死在前线,有的是急着给家里建功立业摩拳擦掌,还有的一脸迷茫,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三长老宣布完后,校长走上前来讲话:“当然,你们不用担心太多,并不用你们去最前线,你们只需要在阵地后方,保护后勤补给部队就可以了,我们也会配备随军的老师给你们队伍。你们遵从老师的指导,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事的。”

随后又讲了几句,从话中听得出,校长对这个草率的决定颇为不满,但是前线告急又是事实,很是无奈。

事情的发展一下子有点快,让人措手不及,就连回家报个信的时间都没有。

就当去实习吧,克里这么想着,也许是个不错的机会。万一能有所成就,在老爸面前是很长脸的,也让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们看看,自己是真的有实力,不是靠老爸。

回到宿舍开始收拾包裹,除了一些日常用品外,倒也真不知道该带什么,是不是要和谁告别之类。来来回回,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干脆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竟也睡着了。

~

“所以呢?这个锅子是怎么回事?”出发的车上,克里看着裂空拖上车的行李,差点塞不进去。

好家伙,他不光把锅碗瓢盆全带上了,还带了各种佐料,食材,像是去春游一般。

“老师说,把干活的东西都带上,我就都带了。”裂空显然误解了老师的嘱咐。

“老师让你把法袍法杖带上,没让你把烧菜的东西带上。”

“诶?我们不是去烧菜的吗?”

听到这里,克里觉得自己有这样的队友应该是没法活着回来了,走到后排瘫在座位上头往上翻着白眼。

这一抬头,就看到了尼雅也提着大包小包上车来了:“诶?尼雅,你也去?”

“是啊,学院让我跟着去照顾你们的起居饮食,你们可要保护好我呢。对了,这是你们的制服还没领呢……”尼雅推着她的蓝框眼镜在包包里找着衣服,略有呆萌,甚是可爱:“我看看,0010号,0011号,0012号,你们3个的,我的号码排在你们后面。”便给大家分发起了衣服。

发完制服微微一笑,把她的各种包包放在车的后面,在裂空边上坐了下来,看了眼裂空。裂空并没理会她,心里还在想是不是有什么锅碗瓢盆忘记带了。

“哟,庶民们,你们可不要拖我后腿哦。”听着这声音就知道是凯子学长,须王绕也来了。克里倒是预料到这些的,学园比赛前几名应该都要去做炮灰。这须王绕的实力可是相当强的,如果那天不是自己偷鸡成功,那场战斗还不知道谁输谁赢,想到这里,竟然有点庆幸有这位队友而不是敌人。

只见须王绕金光闪闪地带着他的伙伴们挨个登上了车,人数这么一算,一年级和二年级加起来也是满18人了。

“你们好,我是你们这次行动的带教老师,我叫刘峰。”前面位置上坐着的一个人站了起来,黑色长发束在后面,高高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有点白面书生的气质,略有英俊。穿着一件学院的教师法袍,是标准的贵族打扮,还撒了不知道什么的香水,他扫视了一圈学生们说道:“这次我们去的地方是世界树的北部战区,并不像南部战区那么大,有好几个作战扇区。我们的任务其实很简单,就是从前线的泉水站,护送运输魔法泉水的队伍去前线阵地。距离说远也不远,也就几公里。”

听到这里大家竟有些安心,同学们开始议论起来,说白了也就是跟车保镖,这大后方能有什么事,就算敌袭,20个学生做的防护术总是能防住的。

刘峰老师看着大家安心了,也是长舒一口气:“希望大家能保护好自己,万一遇到什么危险,我这里备

秦辉双手一摊表现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

“像你们这种人是不会和你们在一起的,真的是让我感觉到无比的恶心,既然如此的话,我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再见。”

秦辉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只有拿起自己身旁的汪香香,想转到另外一个地方,走了过去根本不和众人走在一起。

本来站在一旁的宇文护看到秦辉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强大的实力之后,他的心中也是有些心动,如果能够和秦辉一起继续前进的话,恐怕就算前面有些危险,那么秦辉的实力也足以......

當!

簽到時間,終于到了!

一直等待這一刻的蘇辰,突然變得很緊張。

“就差十分了,一定要抽到積分啊!”

“呸呸!霉運走開!”

蘇辰輕輕坐起來,以示鄭重。

點開面板,點擊紅色按鈕簽到……

【簽到成功。】

【正在抽獎……】

看著眼前閃爍的光幕,蘇辰恨不得直接伸手,去抓住那些分數。

“10分!10分!”蘇辰在心中祈禱,“我也不貪心,就要10分!”

這時,字幕停止轉動,蘇辰看到了一個數字。

“1分?!”他差點跳了起來,“你大爺的,有沒有搞錯?!”

“之前5000分,1萬分的給,現在,只給1分?!”

這么重要的日子,你就給我來這個驚喜?

蘇辰滿腔的熱血,頓時凍成了冰。

“尼瑪,這個騷.包系統,老子要想辦法改掉它!不能總被它牽著鼻子走!這時,系統說話了。

【你還可以有一次抽獎機會,要不要試試?】

“你這不是廢話嗎?趕緊的,我要再抽一次。”

【這當然是有前提條件的,你需要寫一份,剛才仙家雨衣的使用體驗。】“喂喂喂!你特么好歹設定是個女的,好不?”

蘇辰現在可沒心情描述這個東東,“如果我不寫呢?”

【不寫?】

【不寫嘛……】

【……也是可以抽獎的!】

【哈哈,驚不驚喜?意不意外?想不想揍我?】

“我不想揍你……我特么只想把你捏碎,揉成渣,扔進臭水溝里!”

蘇辰不想鳥她,“趕緊把抽獎界面放出來!”

這次,系統倒也沒啰嗦,蘇辰立刻看到了抽獎轉盤。

【抽獎中……】

“你大爺的,這次再抽不中,老子真要大殺四方發泄一下!”

五秒之后。

【叮!】

【恭喜你,獲得了9個積分!】

“哈哈!”

蘇辰的身影立刻從房間消失,出現在天宮之城上方。

“不多不少,2萬分剛剛好!”

蘇辰問:“我現在是不是可以,問一個關于我命運的問題?”

【是的。】

【友情提示一下,你的問題必須直接,單一,不能設陷阱。】

【比如:你不能問,‘500年后,我在藍星上的身份是什么?’。】【只能問:我能活500年嗎?或者,我最后再藍星是什么身份?】

這么一說,蘇辰明白了。

他剛才,的確是想著這樣發問的。

比如這一句話,就可以解決好幾個問題。

自己能不能活五百年?

五百年后的身份地位?

會不會在藍星待五百年?

等等。

但現在,只能問這種單一的問題,就不能耍心眼了。

只能選一個最重要的問題。

最重要的是什么昵?

會不會穿越走?

這個好像也不是很重要。

如果穿越的時候,能帶著一家老小一起走,那在哪里都一樣。

或者,在這里送走了所有的牽掛之后,自己再穿越走,那也無所謂了。至于身份地位什么的,現在根本用不著在乎。

只要他愿意,靠目前的能力,就可以無限往上爬。

有人參果,有仙桃,有仙家丹藥,長生……

應該沒問題。

那就問一個最關鍵的吧。

“我們這一家八口,會分開嗎?”

【會。】

【……不過,是在可控范圍內分開。】

【比如:洗澡,上廁所,隔個三五米米,隔堵墻,隔扇門什么的!】“哈哈!你可以滾蛋了!”

【你不厚道啊!竟然過河拆橋!】

“從此以后,沒有負擔了!”

“劈柴,喂馬,周游世界,輕輕松松享受生活!”

蘇辰現在是渾身舒坦。

既然和老婆孩子不會分開,那就沒什么擔憂的了。

只要一家人在一起,管他是藍星紅星,白星黑星,都無所謂。

“走了,回去睡大覺!”

說著,蘇辰又回到了房間里,一早醒來,又是一場歡暢淋濟。

這,就是美好生活。

兩天后。

椰子臺趙婕辦公室。

何慧優雅地坐在沙發里,面前放著一杯咖啡。

隔著茶幾,趙婕就坐在她對面。

“趙姐,”何慧其實很想叫她趙阿姨,畢竟年齡相差近二十歲。

她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像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

“聽說,你做這個節目的出發點,是為了收拾我姐,以打我姐夫的臉為樂?”

從何慧進門的第一刻起,趙婕就知道,來者不善。

剛才人家坐了半天不說話,已經讓她心拔涼了。

現在突然開門見山,她的心臟突然收緊。

代表,危險來臨。

這種事,哪敢承認吶,她趕緊用笑聲掩飾內心的緊張。

“哎喲,我的慧呀……”

“停停停,你正常一點,不要叫得那么肉麻!”何慧雞皮疙瘩掉一地。

“呵呵……”趙婕干巴巴地笑了一聲,說,“是誰在跟你嚼舌根呢?你不要聽,那些人是亂說

的!”

“你姐和你姐夫是什么身份地位,我會不知道嗎?

像我這種小人物,哪敢得罪他們呀?

你姐能來參加我的節目,我求之不得呢!

怎么可能會想這些亂七八糟的?”

尼瑪,蘇辰是一個可以摘星星

  悠扬的笛声划破寂静充斥着耳膜,四周发出沙沙之声,蝮蛇如潮水般涌向霁寒,黑暗中布满了如豆大幽蓝色眼睛。

  霁寒一手抱着凤儿,一手虚握,冰魄应声而出,风越来越大,如刀般割在人赤露的皮肤上。

  笛声也随着风声渐渐尖锐,黑暗中白光一闪即逝,笛声嘶哑像是被掐断喉咙般突然中断,此时霁寒手中的冰魄正嗡嗡做响。

  地上瞬间结上了厚厚的冰,用笛声操纵蝮蛇的赤链脸上写满了惊恐,飘荡在风中空荡的衣袖是他战绩的印证,从那以后他除了主人再没畏惧过任何人,可是今天他却输了。

  霁寒那一剑如果斩在自己身上而不是笛子上,自己能否躲得了。远处的同伴也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可是其中有一人却在娇笑,火红的衣裳映着那张妖艳的面容——狐娇娘。

  一向冷漠孤傲的赤链此时的脸灰到极点,被一剑斩断的残笛还握在手中,不是幻觉,耻辱感塞满了他的胸腔,也气红了双眼。风灌满了他黑色的袍子,一声大喝人如大鹏般飞向霁寒,隐藏在霁寒周围的同伴向听到号令般一同出击。

  霁寒突觉脚下陷入了无边的沼泽无法移动,周围的寒气越来越重,霁寒挥剑刺向身后,黏软随着一声惊叫消失。

  凤儿在他怀中,幽幽的清醒过来,空中飘过淡淡的清香,赤链空荡的衣袖刹时涨满,一条如蛇般的索链缠向霁寒,狐娇娘的笑容变的妖艳无比,她没有出手像是在看一场表演。

  霁寒周围散发的寒气让人颤粟,赤链伸出的索链像是被冻住停在空中无法向前,凤儿鸣叫着挣脱霁寒的怀抱冲向赤链,却被一旁的苍狼困住。

  可就在此时索链突然向前缠住了霁寒,狐娇娘笑容一顿,寒气为之消失,霁寒斗篷下的面色苍白,嘴角的鲜红触目惊心,豆大的汗珠划过鼻梁地在冰面上溅出点点水花。

  狐娇娘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栖身来到霁寒面前,伸手拂去斗篷,用手指轻轻地划过霁寒的侧脸。

  “公子,几日不见,你又清瘦了不少,奴家好心痛哦!”狐娇娘眼中闪过一丝不忍。

  “龙炎香!”霁寒嘴角含笑,自始至终没有看狐娇娘一眼。

  “不错!这可是上好的龙炎香,只需闻上一点,就可促使人发病。还是娇娘心细,告诉我你身体抱恙,味道如何!”苍狼优雅的渡到霁寒面前用缓慢的语气说到。

  凤儿愤怒的看着苍狼。

  “小家伙,我们这么做都是为了你。”苍狼傲然的看了凤儿一眼。

  “带他们走!”赤链不耐烦的道。

  霁寒依然含笑不语,看在赤链眼中却是钢针般的嘲笑。

荒凉的山间小道坎坷突兀,狭窄的小道上却行驶着一辆宽大的马车。

  马车一点也不显颠簸平稳的向前行驶着,细心的人可以一眼看出这辆豪华的马车上没有驾车的车夫。

  马儿优雅的迈着碎步,高贵的扬起头颅,丝毫没有普通马该有的躁动烈性。

  深山中偶尔的鸦啼引起了车中人的好奇,轻轻的撩帘探望,露出了一张白瓷娃娃脸,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好奇的张望,哈出的薄薄白气在细长的睫毛上解了淡淡的霜。

  “丫头!快把脑袋收回来,不然受了伤寒这可没有大夫。”

  若大的车厢温暖舒适,车厢两边的软塌上铺了厚厚的长毛貂皮,中间的汉白玉方桌上摆着精美的点心。

  “我没有那么娇柔,你不仅偷走了我父王的马车还掠走了他的女儿,你不怕他下令追杀你吗?”

  “放心吧,丫头。第一我不是北泽人,第二就算他下令全北泽的子民通缉我也不可能抓到我的。”

  虽然夕颜亲眼目睹了他是如何戏耍那些侍卫,如何轻易的盗走马车,但她就是看不惯他骄傲自负的表情。

  “我看未必,有一个人如果想抓你,就一定能抓到。”

  “绝无可能。”他自信无比的说道。

  “哼!骄傲,自负。如果是霁寒哥哥,就一定能抓到你。”夕颜愤愤的翘起小嘴。

  “他人在哪!”逸轩用挑衅的语气激她。这个小丫头一路上一只在提她的霁寒哥哥,听的他耳朵都快生茧子了。

  想到那个落落白衫如兰般的霁寒,心中不禁一痛。

  他现在哪,为什么他悄无声息的离去却不让她知道。

  看着夕颜提到霁寒时渐渐黯淡的双眼,心中如压上了大石让他胸闷。

  “既然你说他很厉害,那就比比,看是他打败我,还是我打败他,到时你做裁判如何!”魅惑的笑容绽放在逸轩俊美的脸上。

  “丫头不要担心,你不是说你的霁寒哥哥连我都能打败,还有谁能伤害他。”看着表面坚强内心却很脆弱的夕颜,逸轩突然产生强烈的保护欲。

  “我和霁寒哥哥从小一起长大,一只以来都是他在保护我,不让我受到哥哥们的欺负,他把凤儿交给我,可是我连保护自己的能力的能力都没有,我只好将凤儿送回去,他们是我唯一的朋友。直到有一天我看到霁寒哥哥躺在床上很虚弱,苍白的脸没有一点血色,我想帮他,可是却无能为力。我很害怕他永远醒不过来了,第二天去看他,他却不见了。我知道他不愿我们伤心,不愿我们看到他虚弱的样子,可是他一个人能去哪里呀!”这时的夕颜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晶莹。

  逸轩明显的感觉到她在颤抖。这个在提到母后时坚强的女孩,却在提到霁寒时无助的哭泣,他们之间的情感是外人无法逾越的。

  “既然,你那麽担心你的霁寒哥哥,我们就去找他!”说着便将夕颜手腕上手链取下。

秋风梧还是没有说话,没有动。之反,璋乃收系之。敬业即矫诏红衣人道:“你们看着我干什么,必达刺血上书争之,乃止。官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全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源战甲

原来

源战甲

傲气的狂人

源战甲

沧海残阳

源战甲

财娘娘

源战甲

荨秣泱泱

源战甲

小鹿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