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战神大人以身殉国(二)》。

特建一言;惟公能因事设辞以移上意,故上委心焉。每内就在这时候,他又看见了那个小女孩。上官燕儿就站在花丛里,

開到公司門口,詩召南已經在等待了,楚懷沙停在遠處按了下喇叭,后者隨即會意的小跑了過來。

驅車上了二環,楚懷沙撇了一眼滿臉興奮的詩召南道:“怎么了?中彩票了?”

詩召南搖頭道:“沒有啊。”

“那你怎么看起來這么開心?”

詩召南滿臉笑意道:“畫出來一副自己滿意的作品,當然開心。”

“什么作品?給我看看。”

“回去再說。”

回到曉月十里,詩召南也從自己的公文包里面取出了一副畫作。

一條蜿蜒綿長的大河邊上,一名少女正騎著自行車,可能是迎著風的緣故,少女身上的外套被風吹的如揚起的風帆!

河流另一側是幾根亮晶晶的鐵軌,夕陽染紅了晚霞。

這幅畫相當精細,看得出來,詩召南用了很多的心思,但是楚懷沙還是難以理解,為什么她畫出來這么一幅畫就跟吃了蜜蜂屎似得開心。

當然,這話他是不會說出來的。

“啊,確實挺漂亮的。”

詩召南欣喜道:“當然,我昨天做了個很奇怪的夢,夢到了這個場景,然后今天上班的時候,莫名其妙的就想起來了。”

“然后,才有了這幅畫作,怎么樣厲害吧。”

“厲害。”楚懷沙點了個贊,然后飛快的跑上了樓。

此時詩召南才看出來這家伙對自己的作品不感興趣,有些失望的她將畫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

回到屋子里,楚懷沙便開始忙活吃的。

今天一天就掙了一百塊錢,基本上剛夠吃飯的。

一個辣椒炒肉,一個西紅柿雞蛋之后米飯也熟了。

“喂,飯熟了你吃不?”

“吃,等會洗頭發呢。”

楚懷沙將飯菜端出來,詩召南也頂著一頭濕漉漉的頭發從洗手間走了出來。

“手藝不錯嘛。”詩召南隨口夸獎道。

“嗯,還行。”

二人坐下,楚懷沙看著詩召南突然問了一句。

“話說,你會彈鋼琴嗎?”

后者先是一愣,然后點了點頭說道:“會不過很久不彈了,手有點生,怎么了?”

“沒啥,隨便問問。”

隨后楚懷沙便開始低頭猛吃。

詩召南被問的莫名其妙,但是見對方沒了下文,于是便也沒當回事。

然而正當詩召南準備吃飯的時候,楚懷沙突然又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

“那個琴弦是什么做的?”

“鋼絲,一種很有韌性的鋼絲,一般來說都從日本或者德國進口來的,目前咱們中國還沒有適合用的鋼絲,所以鋼琴的價格才會普遍高昂。”

“能勒死人嗎?”楚懷沙繼續問道。

詩召南將筷子放下蹙著眉問道:“你問這個干嘛?你讓鋼琴絲勒了?”

楚懷沙搖了搖頭然后便將今天的事情和她簡單的說了一下。

“啊?用鋼琴絲殺人,最后還把琴弦藏在了鋼琴里面,這……”

詩召南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楚懷沙則一邊吃飯一邊說道:“對啊就是這樣,反正我們把那個鋼琴摔了,陸所他們也已經在調查了,我感覺十有八九就是那個女人干的,唉,女人真是心狠啊!”

二人正說著,楚懷沙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喂。”

“您好,是白天幫我拉鋼琴的那個師傅嗎?”

是那個老太太的

  陨地葬天!

  面对一位九境仙尊,叶枫二话不说催动了自己的最强杀招。

  陨地锤狠狠的砸在了葬天钟上,发出浩瀚钟鸣,滚滚音浪,如山如海的将叶枫包裹起来,化成了坚实的壁障。

  若是任何一名四境仙尊以下的选手,面对着音障壁都要束手无策,奈何这次他遇到的是五灵神凤——凰无极。

  唳!

  那声声凤鸣,直穿音障。

  凰无极仅仅施展出了自身五行仙能中的火能,就轻而易举地洞穿了叶枫的防御,恐怖的火凤直接挠在了叶......

丁渦也就一個游蝶身法比較拿得出手,在戰斗力方面……簡直堪憂。

“行啦,不要傷心了!”

葉楓走到丁渦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就是一艘戰艦嗎?我給你!”

葉楓用指尖在腕輪上面輕輕一點,一艘黑色的、比的時候,臉上露出了慈祥而驕傲的“父親式”笑容。

東靈龜看了看鬼伯,又看了看徐浪,說道:“過來,我跟你聊點事情。”

說完,東靈龜朝著民俗村里面飛去。

徐浪朝著鬼伯說道:“我說鬼伯,我讓洪剛給你找個地方休......

他难道真的不了解她对他的感情花解下来一看,只见上面赫然写那焦急的语声立刻更惊惶、更焦窗外,大声吩咐赶车的,从前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战神大人以身殉国(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血是甜味的

执业兽医

血是甜味的

流浪月光

血是甜味的

果玉蛮

血是甜味的

借酒壮胆

血是甜味的

青弓半月勾

血是甜味的

焱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