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指点两下》。

陆小凤道:既然没有改行,为什然也笑了笑,道;你只忘了一点

轉眼一月過去,常空已修復下丹田兩根最大的經絡,但丹田內外壁毀損嚴重,依舊不能收納真氣。托克的經絡自成一體,修復較容易,通向托克丹田的經絡已修復,現在就是修復丹田。

來到城門前,兩人口渴,路邊有個茶鋪,就停下入內喝茶。

丁秋云又道:

“正好去周家拜訪一下。”

“周家?”

“就是武林十三人榜的周先林前輩,武林名宿。他原是仙城山的長老,近年退隱,回這汝南老家,他家莊院叫英杰莊,經常人許多武林人物來拜訪,我們正好去見識一下。”

正說著,大路上馬蹄聲響,兩騎馬飛奔而來。

“駕,駕,喲嗬,師兄來追我呀?”

前面是一個女子,身著粉紅衣裳,騎大紅色的馬,后面一人身著白衣,是個年輕男子,也騎著匹紅馬。

“師兄,來這里先喝茶。”

兩個驟然停下,帶起一片沙土。

兩人大搖大擺進來,女子斜著眼輕蔑地看了一下里面各人,男子的鼻子有些肥大,臉上多肉,像嬰兒一樣的臉蛋,無皺紋,眼睛不大,皮膚白晰,看起來倒很斯文,只是有些遲鈍,二十四五歲。

“就坐這吧。”女子坐下。

“那兩人也帶刀劍的,”那男子道:

“怕也是武林中人。”

“理他們作甚,看他們的身法,也不是正宗門派出身。”

常空聽了氣不打一處來,心想一天到晚正宗正宗,丁秋云總掛嘴上,這些個年輕弟子也一個德性,我這樣坐著你都能看出我來是不是武林正宗?剛想站起來過去,丁秋云卻先站起身走過去,向兩人抱拳:

“在下飛云劍丁秋云,請問兩位是?”

“嗤,”女子笑道:“什么劍?”

“飛云劍。”

“這名號是何意思?”

“家師道號紅云,因我又有個真氣墊的武藝,所以取‘飛云’有紀念之意。”

“俗不可耐,我叫直至宛。”女子一臉正經道。

“在下削復手。”

丁秋云有些不明白,訕訕一笑,

“這是江湖名號?他的名號還好明白,你的?”

“你懂什么?這是武林名號。”女子傲然地道:

“這位姑娘想必對現今武林上的武學不太熟悉,這是取各人精于擅于的武學領域的意思。我擅于用劍刺對方的手腕,因此師父給取個直至宛的名號,也表我目標精準。師兄慣于低身側進削對方的腰腹,因此叫削復手。當然,這里的‘直至宛’的‘宛’并無‘月’字旁,‘復’字也沒有‘月’字旁,你若是用了手‘腕’的腕,可就是外行了。”

丁秋云臉上迷惑,卻又低頭思索,道:

“現在武林上都取這種名號?”

“可不,現在我們都取這種,一般也是師父要求的。”

“這些名號有些難記,也容易聽不明白。”

“你懂什么?現在的武學早已不是以前的武學,早已有了門檻,豈是一般人可聽明白的?若是人人都聽得明白,豈不是人人都是練家子了?聽不明白正常,你慢慢學唄。”

“謝師姐教導。”

女子微微一笑,道:

“哎,你是何門派的?剛進山吧?可別被那些江湖上的三腳貓混混帶歪了,一定要先走對路,跟對名師,走正道。”

“謝師姐,在下落霞山丁秋云,那位是我師兄。”

“哦,你這門派沒聽說過,在武林五十四派之中嗎?”

“這個,還不在。”

女子又一笑:

“那也不錯,起碼你也是個正經門派的弟子,別和那些江湖人混在一起。”

“是,師姐說的對。”

丁秋云回到位上,臉板著,喝了些茶,道:

“怪不得你總是嘲笑我們!”

“也不是嘲笑,只是你們確實有點死板,像……”

“像什么?”

突然馬蹄“得、得”又一騎馳來,一直向城門跑去,馬上人回頭向兩人看了一眼,那人頭戴結巾,身穿白衣,騎著黑馬。

“慧能?”丁秋云驚道。

“追,”兩人急忙上馬,丁秋云又回頭扔了幾個銅板給店家,兩人騎馬進城,被守城士兵盤問了一陣,進了城卻早不見了那慧能。

“這小子挨了我一劍,好的還挺快。”

丁秋云道:

“我們也不能滿大街的去找,先找個客店住下。”

兩人住下,背上劍上街,

“走,我們去周前輩家拜訪一下。慧能的事等空幽等人來了再說,我們在江湖上人面不熟,又只有兩個人,打聽也不便,不如先去周家,你看怎么樣?”

“好啊。”常空道,“要不要買些禮過去?”

“那是當然。”

買了些酒、糖之類的,提著打聽了下周先林住處,都知道,很好找。兩人來到門前,只見門口兩排綠樹,幾個拴馬樁。門樓不高,但氣質儒雅,紅色大門。兩人上前叩門,出來一年輕家丁,

通報了名姓,家丁有些為難,

“怎么?周前輩不見客?”

“不是,姑娘,早些天,老爺還在說,近日來莊的江湖閑人太多,騷擾不堪,以后凡、凡報不出門派的來客一律不見。”

“我們不是落霞派的嗎?有門派呀?”

“這,沒聽過,恐你們是……”

“假冒的?”丁秋云忙從懷中掏出一小塊銀子,“你看我師兄斯斯文文,我又是女子,也不像是那些惹事的江湖混混,小哥,你通融一下?”

家丁回頭看这个房子连晃都不会晃的。”李晓梅大声说道。

  “我们也不管了,不是我讲,现在我们这个李家村所有人都快要给他沈大官人一个人打工的了。我们在后头还是要多说说人家的好话。”

  小键子旁边和他一样灰.头.土.脸,一身布衣全是.烂.泥.和土的一米七六的大.汉.永飞说道。

  李文垲的父亲和李晓梅的父亲是亲.兄弟,两家又是东头第一户和第二户门挨着门,自然亲的不得了,

  虽然李晓梅的母亲自从小垲子记事以来每天都要和他爷爷吵个不停,但是两家人都对这个六七岁的小垲子很好,

  垲子家的饭他爹.娘.都烧好了,隔壁的二.娘.还专门叫他来工地上吃.免.费的大.餐,

  这沈大官人出钱出的极多,包括小垲子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这里的饭比过年家里烧的还要丰.盛.好.吃,

  什么.猪.肉.炖白菜,芹菜辣椒炒.肉.丝,应有尽有,

  小垲子在这碗青菜粉条.鸡.肉里随便夹上一块都.吃.的小脸直.冒.汗,

  里面的小红.辣.椒特别的辣人,把整个菜和.鸡.肉.都带上那种.辣.抽.抽的味道,好.吃.的不得了,

  他小.哥.李杰看到他一副被辣的直.抽.着.嘴,笑的心里开心的不得了,

  李杰平常在人前也不怎么讲话,这个时候便对这个小男孩声音不大的说道:“慢点.吃,多着了,又没有人跟你抢。”

  他二.娘.专门拿了一个大海碗,从面前的大桌上每样捡一点菜,对垲子说道:“你把这个端给你爹.娘.吃。”

  小垲子手里还吃.的.油.腻.腻.的,嘴.上也全是.油,在.脚.下被踩的稀.里.滑.踏.的雪地上.抹.了几下,小心的端过了海碗,

  二.娘.就对他说道:“慢点走,小心路上.滑,小心翻。”

  永飞子在他后面出.毁.到:“小心翻的喽!”

  还真把小垲子.吓.得一大.跳。

  二叔和李义爹看到他那个小.人.屁.颠.屁.颠.的向家里跑过去,都忍不住.哄.笑.起来。

  旁边还有三个大桌,二十几个青年和中年.汉.子,很多都拖家带.口.的过来.吃,有小孩子在桌子边围着自家大人.吃.着菜,

  虽然天气很冷,一大群人有说有笑的,简直比村里办红.白.宴.席还要热闹。

  “这是你二.娘.端给我们的。”小垲子对他围坐在一起的.爹.娘.还有爷爷说道。

  “还怪懂事呢。”他.娘.笑到。

  “再去.吃,多.吃.一点。”他爹说道。

  从家里又跑出来的小垲子,就看到村西.头一下多了好多大人。

  他还没有拐到小树林子边就听到场子上热热闹闹的说话声。

  那些大锅饭菜的热气和这种天气真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真的是不被这里的氛围影响都难。

  西头的吵闹声越来越大,好像还在打架,

  东头场子上.吃.饭的一帮子土.生.土.长的老农.民很多听力、视力都好的不得了,再加上东头西头总共就十来户,距离百多米远,

  吃饭的不少人都注意到好像有人在打.架,

  “是不是出什么事来。”小键子用这里典型的土话说道。

  本来热闹的吃饭场面就安静了不少,西头打架的声音就特别明显。

  这个时候就有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子.气.喘.吁.吁的走过来,缓了好几秒才说出了几个字:“严家人过来了。”

  永利着脸上还.喝.酒.喝.的红.红的,这个时候第一个不高兴,他晃着.身.子从凳子上站起来说:“这个严家人真是太.欺.人太甚了,时不时就来我们村上.捣.乱,真以为自己就是天.王.老.子。小祖.爹,他们一共来了多少人?”

  “十几个了,全是.身.强.力.壮的。”老头脸上满是担.忧的说道。

  “麻.了个.巴.子.的,我们这么多人,跟他们.干.的了。”小键子也是一副酒气,抄着手中的酒壶就摔到了地上。

  “小键子,你给我坐.下来。”他身旁的中年.妇.女拉着他的手,不让他.乱.走。

  这个时候从西头看了一会儿的大杰爹跑过来说道:“严家人是冲.沈大官人家去的,沈大官人也不在家,家里就四个.女.的,在打.她.们了。”

  “真是太过分了,连.女.人都不放过。我们这边二十多个男的跟他们打了,我就不相信我们打不过他们。”永利吼道。

  “你不有儿有女的,你不顾家人了?”永利.娘.使.劲.的拉着他袖子,想把他拽.下来。

  “我不管,我以前走过他们严家人门口被他们家几个人按住快要给我打.死.的了,你忘的了我可没忘,我今天一定要打死他们。”永利发.狠.说道。

  他.娘.根本就拉不住他。

  “快点走汗,再不去人家.女.的要被打死的了。”小键子大声说道。

  一群男.的本来就有怒火,都.吃.了酒,胆.子也大起来了,尤其是马捷这帮年轻人小时候不要打过多少次架,拿着挖土的小锛,锤子,大木头就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就有.妇.人对这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说道:“沈大官人好像往.沟.底去了,小红子你和秀秀两个人赶.紧.去给人家找回来。”

”黑农人不懂他在说什么,却突道好,我倒要看看你骨头有多硬

明月禅瞪了北冥玄一眼说:“他才不是专门前来看我的呢,不然哪会一个人就这么闯来了呀。”

北冥玄忙说:“少宫主明鉴,我来时拨打你的手机却没有信号。怕你正是冲击境界的关键时刻,所以哪里敢打扰。这次前来陷空岛,就是要来凝玉宫/p>

不,那種玉腿怎么會有腿毛。

就像小仙女一樣,絕對不拉屎。吃的也是仙果一樣。就算wc,也會有小精靈在上方飛翔。

一切的一切都要歸功于一位存在。那一位給足了他機會,甚至一度放棄自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指点两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文豪异世录

晨雾的光

文豪异世录

白头梦

文豪异世录

沉筱之

文豪异世录

公子衍

文豪异世录

小城古道

文豪异世录

夜惠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