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因为我是射手座!》。

今天一来上课大家就听到了一个好消息。

“玟姐,你说上次抢你们家东西的时候有内奸,而且还捉到他了?”周师妹问道。

“是啊,家族的一个远房外戚,七老八十了才三阶修为。”

“怎么捉到的?”刘师弟对这种事情最感兴趣。

“这次从塞腓岛回来后,各家族好像都在查内奸,很多家族都有查到。”陈琪道。

塞腓岛上幸好有岳求真出手,否则温斯特的一巴掌肯定无法压制已经面临爆发的克拉斯。如果让他自爆成功,塞腓岛民和游客死伤无数不说,事后各国也只会认为是一个垂暮老头生无可恋在报复社会。

即使是奥兰帝国高层,也只是知道克拉斯可能被控制,并不知道幕后黑手已经一个“侵染”一个的控制了很多高阶修士。现在情况公布后弄得人人自危,被控制的修士表面看不出异常,各国只能动用其他各种手段排查可疑的“克拉斯分子”。

看来“克拉斯分子”没查到,却获得很多意外惊喜。

“听说我们家族的也动用很多手段,比如查手机行程,导航记录,看看有没有异常的行动轨迹。”张师弟道,“不过暂时没有查到谁比较可疑,如果这都能查到间谍或内奸,那他得是多傻的一个菜鸟。”

“呵呵,我们家族就是通过这些手段查到了这只菜鸟。可能沪市的修士比较新潮,对手机玩的比较溜。”叶璟龙笑道。

手机行程?导航记录?什么意思?现场的某菜鸟在注意聆听。

“这个怎么查?”

幸好钟师弟也不懂,呵呵。

“你的手机号去过哪个国家,省份,在系统上都是有数据留存的。导航记录也一样,就是记录你用导航去过的地方……”

……

真玄宗今天上的课众人听的云里雾里,但又都觉得很高深玄妙,整整一个上午都是岳大师兄在主讲,掌控全场节奏,讲完“大家好好感悟,我有点事”即走!

转瞬岳师兄已经出现在大名鼎鼎的手机一条街——荣城太升南路。

岳菜鸟从太升南路离开时庆幸不已,幸好发现的早,如若不然,哪天刘师妹又帮忙鼓捣手机,又或者钟师妹发现岳大师兄很多次导航目的地都是在自己家……

帮忙捉鬼捉到自己身上,这种事千万不能干,看来以后这个手机还是要经常待在储物箱中。

————

凌晨珺与罗易简两人最近幸福感满满,有种走在路上被人砸金块的感觉,甚至还砸完又砸。

今天前辈要求更改合作协议的好消息他们都不好意思跟张长老分享,那天张兄眼神里的羡慕实在是太让他们惭愧。

岳求真又跟两家都换了一些四阶灵材灵药,隔几天淬炼好让他们炼制成四阶上品灵衫灵药,大师兄说好要发福利,不发的话多没面子?!

凌罗二人感叹有涅槃长辈的家族真是幸福,其他家族子弟你敢让七阶老祖花一年时间帮你淬炼四阶灵材?打不死你!

————

时间过去一个月,由于排查“克拉斯分子”的行动收效甚微,各国渐渐风雨停歇。

每隔几十上百年总有些邪魅为祸人间,各国高层也见怪不怪,因为他们活的够久,心也大多了。

高层们都很认同尤里骑士的揣测,幕后主使不可能只认准奥兰人祸害,因为对于他来说其他国家修士的死活他也不会在乎。

“这肯定是修行了上古魔门功法的魔修,这次暴露后肯定会蛰伏很多年再出来搅风搅雨。”各强国高层基本达成了共识。

————

“真玄宗原来是前辈的宗门?!”

在视频通讯里看到钰尚这小子得意洋洋地展示自己刚领到的宗门福利——粉色四阶上品灵衫,灵衫右下角醒目的罗字,钟灏云很快醒悟。

前段时间罗家组织一帮五,六阶家族长老加班加点织造灵衫的消息尽人皆知,罗家对外统一的口径都是要完成一位重要客户的订单。

钟长老不用猜都知道这位重要客户就是前辈。

“难怪……”

那位阿真大师兄面对自己不是不卑不亢才奇怪了!要不要跟敏丫头吹吹风要把握住机会?

不过如此一来,已知幸存的涅槃前辈又变成只有一位,钟灏云遗憾之余很快释然,其他国家明面上的涅槃强者仍然一个都没有,更何况前辈的修为很可能是中期以上!

……

万事俱备,又只欠东风。

真玄宗十三高弟要追诺伊赶杰森,全员冲级的好日子即将开始。

“阿真,你就让我们拿着木剑去打怪?”秦师妹耍了个剑花问道。

“呵呵,我那还有一把三阶的灵剑,就是不知道给谁用。”钟大师姐想给某人,又觉得不好意思。

“我也只有手上这把三阶的灵剑。”刘大师姐其实喜欢玩玄焰>

老朱聽到太子的提問,美妙的心情陡然一滯。說實話,剛才老朱想到了大量的寶鈔會滯留民間,而龐大的財富回涌向朝廷。一時之間被激動的心情充斥,他還真沒有深思過寶鈔兌換銀子該怎么辦的問題。

想不到太子卻能夠保持冷靜,想到這一點。

這讓老朱無比的欣慰。

“信用體系的建立,不僅要依靠金銀,還要依靠寶鈔自身。”韓度將手里的寶鈔舉起了,“像這種寶鈔,粗制濫造,一看就不值錢,這是不行的。我們要把寶鈔制造的精美絕倫,神奇無比,讓人一看就值一兩銀子,甚至是超過。這樣一來,幾乎沒有人會去把寶鈔兌換成銀子。”

“如果還是有人要兌換寶鈔呢?”朱標不死心的繼續追問。

“那就給他們兌換。千人千面,千人同樣有著千心。殿下說的這種情況的確是存在,但是這種情況是極其少數。本來寶鈔就有準備金,也就是用來兌換的銀子。如果有人非要兌換,那也沒關系兌換給他們就行。”韓度解釋。

“準備金兌換寶鈔自然是沒有問題,但是朝廷根本不可能準備這么多的準備金。你認為朝廷能夠發放多少寶鈔?又需要準備多少準備金?”朱標說道。

“具體的沒有詳細測算過,但是如果發放二千萬貫寶鈔的話,準備四百萬兩銀子的準備金應該就足夠。”韓度也沒有想過朱標會這樣問他,只能夠說一個保守一點的數字。

朱標大驚失色,“四百萬兩?這怎么夠?”

按照他的估計最起碼也要有一半的準備金才行,最好是有發放寶鈔的七成,甚至是八成才好。

萬萬沒有想到,韓度給他的數字是二成。

“你瘋了,只準備兩成?萬一要是有人大量兌換銀子,你該怎么辦?”朱標質問韓度。

韓度笑著朝朱標說道:“殿下放心,就按照我說的把寶鈔制作的精美絕倫,是不會有人兌換銀子的,就算是兌換,那也是極少量的。”

“如果,孤說......”朱標一字一句的問道,“偏偏有人用寶鈔兌換大量的現銀呢?”

韓度被太子逼問,抬頭看了一眼老朱,見他有心動,又擔憂的樣子。

老朱當然心動,四百萬兩準備金就可以發放二千萬貫寶鈔,也就是說有一千六百萬貫的財富落入他的口袋,他怎能不心動?

但是太子的問題也是極度的要命,真要有人持大量寶鈔來兌換,那也是難以收場。一個不好,就如同韓度血書里面提到的,民心似煮民怨滔滔。

韓度面對太子的逼問,灑然一笑,幽幽的說道:“那此人必定心懷不軌,有禍亂大明江山之嫌,人人得而誅之。”

“哈哈,好,好一個人人得而誅之!”老朱興奮的大笑出聲。老朱自然能夠興奮,如果說要面對整個天下耆老軍民,那老朱也得犯怵,但是只是一小戳人的話。老朱表示,雖然上了年紀,但是朕還是提的動刀的。

而朱標則是一陣愣然,自己的問題這是被解決了?以這種出人意料的方式。

韓度心里笑道,“自然是解決了。解決問題不一定要專注于問題本身死磕,有時候解決掉制造問題的人,也是解決問題的方式。”

只是這個方式不怎么美好,輕易間動用不得罷了。

“但是,不建議陛下這么做。”韓度朝著老朱一拜后,說道。

老朱聽了則皮笑肉不笑的看著韓度。呵呵?不這么做?不這么做,那里來的錢去北征蒙元?

韓度被老朱看的心里一涼,渾身冒起雞皮疙瘩。

好家伙,老朱這就把這部分財富視為禁臠了?自己要是不給他一個滿意的解釋,難說還能不能走出這間大殿。

韓度連忙解釋道:“陛下,民間財富最好是來源于民間,用之于民間,貿然抽走民間財富。太子殿下擔心的事情,說不定就會發生。”

“其實相比起民間財富,還有一類財富要勝過民間財富,而且取之幾乎沒有后患。”

朱標一直擔心如果用寶鈔大量抽取民財,會帶來大明的不穩。畢竟在他看來,殺人解決不了問題。現在聽到韓度還有辦法,頓時滿懷欣喜的看著他。

老朱聽了韓度的解釋,臉上神色稍斂,手指輕敲御案,“說說。”

“是。”韓度繼續說道,“剛才我說的是信用體系,現在我要說的是貨幣體系。”

貨幣體系?

又是一個新詞。

老朱和朱標都沒聽過,靜靜的仔細聽著。

“敢問太子殿下可知道,大明為什么一直都缺乏銅錢嗎?導致陛下不得不發放寶鈔來滿足民間交易。”

“這個,”朱標沉吟片刻,搖著頭說道:“不僅是我大明缺銅,往上蒙元、南北兩宋,甚至是隋唐都缺銅。因為這中原之地本身就缺乏銅礦,再加上這千年以來的采用,到我大明時,很多銅礦都被采掘一空了。這樣一來,自然是缺銅,其實不僅是銅,大明就連金銀也缺。”

但现在,也不知怎地,的感觉有多么难受,但

出了趙氏集團辦公大樓之后,四人來到厲中霸面前。

“厲局長,帶著人回去吧,趙氏集團沒事了!”錢凱鷺說道。

厲中霸驚異地看著錢凱鷺連聲說道:“好、好!”

“我和王恩、劉寧、趙剛去一趟劉氏集團,這兩天他們就不去捕快局點卯了!”

“一切你決定就好了!”厲中霸說道。

錢凱鷺帶著三人走了。

厲中霸看著他們上車遠去,臉上閃過一絲難以覺察的冷笑。

......

錢凱鷺坐在王恩的車上,跟著劉寧的車,朝劉氏集團飛馳而去。

三十分鐘后,四人抵達劉氏集團。

劉氏集團的總部大樓有308層,高聳入云,是順豐城最高的辦公大樓,也是順豐城的標志性建筑。

從表明上看,劉氏集團應該是順豐城三大巨頭公司中規模最大的一家,實際如何,不得而知。

小車在劉氏集團總部大樓前的停車場停靠之后,劉寧引著錢凱鷺、王恩、趙剛走進了總部大樓。

總部大樓豪華的小會議室里,三十多人圍坐在一個橢圓形會議桌前,董事長劉猛榮坐在會議桌一邊的正中間,一個武者九境圓滿的白發老者緊挨著坐在他的旁邊,兩人兩邊還坐著十幾個氣息強大的八境以上強者。會議桌的另一邊正中間,坐著一位瘦小精悍、面似猢猻、看不出境界的青年男子,青年男子的兩邊,同樣坐著十幾個氣息強大的八境以上強者。

當錢凱鷺四人來到會議室門口時,只聽劉猛榮正在說道:“......有人說我智商高、情商低,其實,我不這么認為,我的智商不見得高,情商也不見得低!我做人的原則是,弱者不欺、強者不怕,高不俯視,低不仰視,只平視!所以,你們進化島如果一定要威脅我,那么我就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如果你們進化島愿意與我公平對等地洽談,那我就在商言商!”

“劉董事長說得好!他們進化島不講規矩,那就我來與你在商言商!”錢凱鷺鼓著手掌走進了會議室,并在橢圓形會議桌的一頭坐了下來,王恩三人也跟著進來,站在他的身后。

這時,整個小會議室的場景為之一變,一眼看去,好像是錢凱鷺在主持一個小型會議。

坐在劉猛榮對面的那個面似猢猻的青年男子,眼放精光,盯著錢凱鷺尖聲叫道:“什么東西?”

“總之不是猢猻!”錢凱鷺針鋒相對答道。

“氣死老孫了!”自稱老孫的年輕男子突然像猴子一樣跳到桌子上,指著錢凱鷺用尖細的聲音吼道,“給我出去、出去!”

坐在他身邊的一個九境圓滿、手執羽扇、儒者打扮的中年男子,伸手拉住這個年輕男子說道:“孫打架,冷靜點,讓他說下去,我到要看看他有何本事與劉猛榮在商言商!”

年輕男子孫打架低頭看了一下中年男子,細聲說道:“好吧,聽諸葛先生的,看他怎么談!”說畢,跳回了自己的座位。

劉猛榮繃緊的臉松開了,對著錢凱鷺微微欠身問道:“您就是錢凱鷺錢先生嗎?”

看來,劉猛榮也接到了錢凱鷺要收購劉氏集團的消息。

錢凱鷺微笑點頭:“正是!我想收購劉氏集團,您愿意嗎?”

“只要價格合適,非常愿意!”

“那就請您先開個價吧!”

“劉氏集團市值大約一百六十多億,打個折,最低一百五十億可以成交。”

“好,就按最低價一百五十億,我們辦手續吧!”

孫打架“唰”地又跳到了桌子上,指著劉猛榮厲聲尖叫道:“你敢!”

劉猛榮一臉鄙視地看著他。

諸葛先生將孫打架拉回座位,乜斜著眼睛,一搖羽扇問劉猛榮:“你們這就談好了?”

劉猛榮點點頭說道:“談好了!如果你們還是想要劉氏集團,就只能找錢先生了!”

“好!”諸葛先生站起身來對孫打架說道,“老孫,到了你與這位錢先生表演的時間了!”

孫打架“呼”的一下,就從座位上彈到了錢凱鷺面前的桌面上,低頭看著他陰笑道:“嘿嘿,是要我的人送你去地獄,還是你自己灰溜溜地滾出去?”

劉猛榮身邊的白發老者冷哼一聲,站了起來說道:“孫打架,這里還輪不到你撒野!”

孫打架轉頭看了一下白發老者,朝他眨了眨眼睛,一只手撓了一下頭發,露出一副意外的樣子問道:“嗯?你這么老,老孫怎好打你?”隨即一揮手,“一邊去、一邊去!”

錢凱鷺站起來,對白發老者微笑著,示意他先坐下,然后與孫打架面對面、眼對眼的,嗤笑道:“切!叫你手下來送死?免了吧!覺得自己骨頭硬,就自己來!”接著問劉猛榮,“劉董事長,這棟大樓的頂上可以打架嗎?”

劉猛榮自豪地說道:“不是吹牛,我這大樓是整個順豐城最堅固的,頂上更是堅不可摧,即使是兩個九境圓滿的人生死大戰,也不會出絲毫問題!”

“沒有問題就好,我總不能買一座廢大樓!”錢凱鷺嘀咕了一句之后,撇著嘴巴問孫打架,“要不,我們兩個現在去樓頂?”

孫打架“唰”的一聲,直接從桌子上消失。

錢凱鷺笑了笑,身形一晃,也不見了蹤跡。

顯然,兩人去了樓頂。

下一刻,劉氏集團的總部大樓劇烈地震動起來,門窗上的玻璃全部震碎掉落。

諸葛先生和白發老頭的身上同時釋放出極為強大的氣息,穩住了這棟大樓。相比于空間源晶,尊王丹更受到眾多修士的歡迎。無論是陽宮初期、還是中期的修士,對尊王丹的渴望也是濃烈,更不用說那些陽宮后期及巔峰修士了。

尊王丹正是此前在靈芝島外,沈深遇見的一男一女二人代為煉制的丹藥。按照代煉的規矩,一旦丹藥煉制成功,丹藥的分成是三七,客人七,煉丹師為三,同時,客人還需要付出一定的源晶或是其他材料。

在沈深回轉靈芝島的時候,那一男一女二名修士同時跟了上來。此后的局勢讓二人喜出望外,不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因为我是射手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元大陆之三间五界

紫凝雪

神元大陆之三间五界

倾咔

神元大陆之三间五界

喜欢雨中行

神元大陆之三间五界

有点方

神元大陆之三间五界

钱难有

神元大陆之三间五界

雾里看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