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巨物、宫殿与破阵》。

熊倜见他白发白髯,已是个老头道:条件呢?宫九道:你很聪明

這幾天小八也是跟著林宇睡前看了會電視,看到了許多好玩的東西,還有上次跟著林宇出去吃東西,也知道了許多的東西,比如他們在烤肉店子里吃的烤肉就是有豬肉,牛肉,羊肉什么的。

雖然它當時也吃的十分快樂,但是現在一點也不妨礙它拿來引用。

步未頓時被小八噎得說不出話來。

友利幾人也一臉震驚的看著小八,這妖怪竟然這么能說會道?簡直是第一次見到!

林宇也被雷的不輕,什么時候小八變的這么有才華了?

看到友利說不出話來,小八咧嘴一笑,繼續美滋滋的看著自己的兔子肉。

步未傷心的坐下來發呆。

友利安慰道:“好了好了,步未,不就是一只兔子嗎,沒有什么的。”

美砂看到這一幕,便將身體主動權交給了柚咲。

柚咲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說道:“那個,今天也要住在這里嗎?”

本來在安慰步未的友利聽到柚咲的話后,說道:“當然了,我不是說了,不抓到那個超能力小子,我們就不離開嗎?”

柚咲不好意思的說道:“可是我想洗個澡,身上黏糊糊的太難受了。”

在家里的時候她就是一天洗兩個澡,平時很愛干靜。

然而在這里卻已經一天一夜又是一天沒有洗澡了。

愛干凈的柚咲已經有些忍不了了。

如果可以的話,她更想回去好好的洗個澡,畢竟身上黏糊糊的,很是難受。

友利早就料到了這一幕,道:“不要緊,我都準備了。”

友利站起來道:“請跟我來這里吧。”

柚咲站起來,看了眼坐著發呆的步未道:“步未醬,一起來洗澡吧!”

步未抬起頭眼里精光閃閃:“真的可以嗎?”

柚咲笑道:“當然可以啦!”

步未頓時一改悲傷,激動的跳起來:“好哎!”

林宇看到前一秒還在為兔子悲傷的步未,下一秒便開開心心的跟著柚咲跑了,頓時心里懵逼的壓皮,和乙坂有宇面面相覷,林宇道:“有宇,你妹妹都這樣的嗎?”

乙坂有宇干笑道:“沒,估計是見到她的偶像,所以很激動吧。”

林宇哈哈笑道:“你妹妹太有意思了。”

乙坂有宇尷尬的笑。

友利將柚咲和步未帶到后面來,柚咲看著面前一個大的鐵桶道:“這是?”

友利道:“拿著,”友利手里遞過去在沃爾牛商城買的新毛巾和肥皂。

一瞬間,柚咲換成了美砂。

美砂道:“真是的,你這人居然想到我要泡澡,事先就準備好了,”

說完便從友利手中搶過毛巾。

友利道:“你們放心洗澡吧,那兩個家伙我會好好監視著的。”

看到友利走回來,乙坂有宇好奇道:“你準備了澡盆?”

友利撐著腰道:“是女性專用的。”

“男生請去河邊擦身子,或者洗澡,反正是夏天,洗冷水也不會怎么樣。”

天色將黑的時候,林宇和乙坂有宇才放下了手里的游戲機,拿著毛巾跑到小河的上游去擦身子。

林宇直接帶著小八衣服一脫,跳到水里洗澡。

的血迹,还未擦干,透刃而出的血腥味让洪七很难受。

看着洪七对血腥味的那种不适应,这些人都纷纷快活地笑了。这个小铁匠十五六岁有木有?别要让咱们身上的杀气冲了灵智,变成傻子吧?

在没见过世面的人面前炫耀远方的风景,历来是人类的冲动本能。虽然这些人其实已经很小心,总要等到天擦黑了才会过来。

洪七加旺了炭火,与别的铁匠铺使用木炭不同,洪铁匠的铁匠铺一直使用焦炭。就是把石炭先闷烧一下的意思,很容易得到,成本甚至比木炭还便宜。

就凭这炉焦炭,洪铁匠的铁器就比别人家做的锋利、耐磨,洪铁匠的名气已经不差了。

随着家大业大,洪铁匠早已去城里经营了一个更大的铁匠铺子,几个儿子都在那里打铁干活。西山下的这个小铁匠铺子,早就丢手给洪七专用了。

因为洪七干活时,容不得别人打乱步骤,所以你春天找他修补一件农具,有时要等到秋收后才能到手,那还派啥用场啊。

而且洪七还是个财迷,他手里打造出的东西虽然好用,但是要价贼高。所以他的铁匠生意一直都不好,经常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应付着。

所以附近的一般农户,都不愿意找洪七做东西。除非是那些不算差钱的人家,想要捣鼓点传家铁件,或者打造几口护院的钢刀时,他们才会想到洪七。

这些事,山下的百姓都知道。但是今天这几个外地客人,又去哪里打听这种琐碎事?

何况洪七又是这样一个没曾见过血腥的少年铁匠,何况这个少年铁匠一点都没有存在感,所以他们很快就忘了洪七的存在。

哪怕洪七打铁的声音还在不紧不慢的响着,他们也只是觉得这声音,本该就是这环境的一部分。铁匠铺嘛,当然要有打铁声音。

他们开始纷纷休整,脱下鞋袜挑破脚上的燎泡,一股难闻的脚臭味充盈珍整个的铁匠铺。

洪七没办法,只好把自己的外呼吸调整为内呼吸。就是用身体毛孔换气的法子,据说这一招很厉害,甚至连安师兄都没能学会。

洪七很惊讶,这世间还有安师兄学不会的东西?但是师尊很淡定。按照师尊说法,是因为安师兄的脑袋太喜欢胡思乱想,所以他的毛孔换气跟不上脑袋消耗的缘故。

洪七却是志虑忠纯,做事一贯不喜欢动脑子,所以洪七就能学会这一招。但是这种呼吸法子实在很辛苦,除非在水中才会使用。

洪七悄悄瞄了一眼,发现哪怕这些人的脚底板都很粗糙,却依然磨出不少水泡,想来是走了很远的路才过来的吧?

如果是安宁在这里,他一定能从这几个人的脚底板上看出很多东西,比如他们在路上走了多久?路况好坏?还能结合他们的声音判断其家乡所在。

最后再从时局的消息,江湖势力消长上猜测他们的来意。这就是想要打劫真隐观的明教内门余孽嘛,兄弟们抄家伙!

但是洪七不太喜欢动脑子,他也没有安宁那么多的江湖消息。所以洪七还在疑惑中。

随着洪七的渐渐“隐形”,这些人越发随便起来。他们自己烧出一桶热水,纷纷找了木桶、木盆啥的拿去泡脚,洗去一路的风尘和疲倦。

甚至连洪七吃饭的小木桶、夜半撒尿的木盆都没放过。

这让洪七很不爽,因为洪七是个有洁癖的人。这些人却对此一无所知,而且不以为意。

田里有些许零星青白色的碎瓷片……你错怪了她,这杯毒酒我还

并非孟国这些将士怯战,而是李言带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那就是无敌的存在。

他们上去,和自杀没有什么二样,可能在花名册上最多写上是为国壮烈捐躯吧。

见东玲敏又顿住身形,李言脸色慢慢冰冷下来,他看向崔峰,那鬼曾经好奇偷看过,发现白板定期都会爬上横梁检查东西还在不在。

  ……

  “卧槽!欣欣,咱们今晚赚大发了!”

  徐浪听完录音,兴奋道。

  录音笔里录的都是白板和那个潘......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巨物、宫殿与破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双生之行

狻猊

双生之行

公子闻筝

双生之行

梨喵不吃梨

双生之行

佘大

双生之行

凤今

双生之行

李白不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