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过境》。

’傅红雪道“我动过牌没有T”杜十七道:“没有听到燕南天这名字,屠娇娇.李大嘴等人只恨不得背上生出对翅

周安離開了縣衙,回到了所租的民居,周安打算回古泉縣了,舉人會試已經完了,他成為了舉人,不用再呆在這里了。

在縣衙的時候葉殊說了一些話,說的全部都是官場的一些規矩,和一些注意事項,很明顯這是葉殊指點一下周安,以后面對那些官員如何處事。

正好周安從來沒有在官場上混過,所以聽到葉殊這些話,周安對以后和那些官員應對好了很多。

回到了民居,周安見到其它的秀才都走了,就剩下許士林和李玉萱兩人了。

見周安回來,李玉萱問道:“聽說百泉縣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我們在百泉縣好好的玩玩吧。”

“不了,我要回古縣城,古縣城內還有許多的事情還要等著我處理。”周安搖搖頭說道。

“想回去,晚了。”正在這時從門外進來了很多的人,其中領頭的就是周安以前教訓過的宇文奇瑋。

當周安看到最后一個進來的人后,差點笑出了聲來,怪不得沒有見到柳三變,原來被宇文奇瑋給抓住了,而且整成了這個樣子。

現在柳三變身上就穿了一條大褲衩,身上其它部位都赤裸著,雖然赤裸著,但是他的身體并不好,到處都是傷,有刀傷,有劍傷,有斧傷,甚至還有貓狗豬等畜生所咬的傷口,不但如此,有的地方還化膿了,還流出了膿水,實在是慘不忍睹。

現在柳三變被宇文奇瑋的一個人,用繩子拖在地上拉了過來,甚至在進來者的一瞬間,腦袋還撞到了臺階上,磕出了一個大包。

“怎么晚了,我想回去就回去,就憑你們這些人想阻止我?”周安臉上帶著冷笑看向宇文奇瑋說道。

“到現在還這么的囂張,你們上去,把他給我打殘了,打殘了之后,把他吊到百泉縣的城門的桅桿上,我說過要讓他生死難求,就讓他生死難求。”宇文奇瑋向著后面的手下說道。

“是宇文少爺。”后面的五個人拿著棍棒走向周安,向著周安,面帶狠色的說道:“小子,嘗嘗本大爺手中的棍棒吧,它會讓你如仙如幻,體會到人生最美的境界。”

周安只是冷冷一笑,用飄燕彌蹤步,步法如云如霧,五道掌影閃過,走過來的五個人被打飛了出去,掉到地上暈迷了過去。

周安轉頭看向宇文奇瑋一笑,然后向著宇文奇瑋走來。

看到周安的這一笑,宇文奇瑋嚇了一跳,因為周安的這一笑在他的眼里太恐怖了,他帶的五個人可是全部凝血低級層次的,可是在周安的手中一招都沒有走過,就被撂倒了,很明顯周安的武力很強大。

不過雖然他有些害怕,但是他身邊還有一個高手,這個高手本來他沒有想帶來的,而是半路上碰到了他,宇文奇瑋把自己所的事情說了一遍,這個高手起了一絲的興趣,所以就和宇文奇瑋一起來了。

這個高手就是宇文奇瑋的堂弟,宇文子石。

宇文子石在宇文家可是有武癡之稱,自幼喜歡練武,練武成癡,為了學武請了許多武林中人,前來教習,所以在宇文家年輕一代,宇文子石的武力很高,在二十幾年的時間中就成為了兩條脈的通脈武者,實在是少年習武天才。

他本來練武之后回去休息,卻碰到了帶著幾人去報復的宇文奇瑋,聽到宇文奇瑋訴說后,他對周安生起了一絲的興趣,便跟著來了,結果讓他看到了虐渣的一幕,周安的武道層次很高,至于有多高,他就沒有看不出來了,他要試試才知道。

所以周安向著宇文奇瑋走過來的時候,他攔在了前面。

“你要保他。”周安上下打量了宇文子石一眼,說道。

  “小春那孩子可是你们一起的!”傲龙忍不住道!

  “是,他是我们的鱼饵,你们船大,且面生,那日他故意接近你们就是为了打探虚实,好为今日袭击做准备!”

  “什么!亏我还觉得那孩子可怜送了他一盒珠子!真是忘恩负义!”傲龙一本就是心性耿直之人,受不得一丝欺骗,此时满脸怒气。

  “就是因为那盒珍珠我们才打算打劫你们的船!”一旁那个开口说话的人补充道。

  “不过,没料到你们竟如此不好惹!我们输的心服口服!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为首那人道。

  “放他们回走吧!”霁寒淡淡道。

  “什么!他们可是强盗,放回去后患无穷!何况还贪得无厌,还忘恩负义!”傲龙愤愤不平道。

  “那日,小春怀里装的是药,他家中定是有人生病,才会被迫欺瞒诈骗!这些人也一样!若生活能过得去,也不会过刀尖舔血的营生!放了吧!”霁寒回想起那日在码头,那孩子身上闻到的淡淡药味,便起了怜悯之心。

  “好吧!姐夫你让放便放,便宜你们了!要是以前,我定不会轻易饶了你们!”傲龙虽然说着狠话,但还是给这群人分发了一些钱财!也许他也认为小春那孩子可怜吧!

  那群人一路道着谢,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霁寒却神色凝重的看向东面那片海域。

  “怎么了!”傲龙一脸疑惑问。

  “寨有盍饕之心,而欲不可足!”霁寒冷冷道。

  “什么意思!”傲龙挠着头一脸不解。

  “哈哈,你是知足之人,知足常乐!”

  “有鱼吃我就知足常乐!”

  “那就吃鱼!”

  “好,我下海去抓!咱们一起!”

  “我肯定没你抓的多!”

  “为何!”

  “因为你能吃,能者多劳!”

  “哈哈……好,我要吃烤鱼,煎鱼,蒸鱼……每样都来!”

  “再配上竹叶青……”

  二人说着脱下衣服,裸着肩膀一起跳入了海中。

  这惬意的生活能过多久,没人知,及时行乐,能乐一天算一天!

  碧珠做烤鱼的功夫一绝,海鱼本就刺少,做烤鱼味美汁多,再配上山灵族送的香料,瞬间让人垂涎三尺!

  傲龙不知吃了多少条,他自己可能也数不清了!

  碧珠虽斥责让他少吃,可手上却还在不停烤着。

  “你也尝尝!我姐烤的!”

  一条烤鱼放在了霁寒身侧,傲龙挨着霁寒也盘腿坐下。

  “要喝吗?”霁寒拿起酒壶问道。

  “为何你总爱一人喝酒!”傲龙终于忍不住问道,自从他开始注意霁寒便发现他总爱一人独饮。

  “可解忧亦能解愁!”霁寒修长的手指滑过酒杯,留下一丝清冷。

  “你的忧愁我知道!如果你要为父母报仇,我第一陪杀回去!”傲龙坚定的看着霁寒道。

  霁寒竟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安慰人的话都会说,可愿为你赴汤蹈火的人却没几个!何况傲龙自己还身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傲龙也不等霁寒回答,拿起酒壶豪气干云道“来,我陪你一醉方休!”

  碧珠早已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她更懂霁寒心中的痛,可她却不能像傲龙一般陪他畅饮陪他醉,更不能讲出傲龙那番话,可如果真有那一天,她也会义无反顾陪他!

  

什么?你说如果没有机会怎么办?呵呵,杨晨东可以给其创造机会呀。就不相信,对方还会不中计,要真是那样的话,杀了此人便是一点的负罪感都没有了,而今天失明大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将白费。

正是打着这样為著名的月塔。

荒灘上人流如潮,臨時洞府更是星星點火般地布滿了整個荒灘外圍,而在月塔四周,留出了一片同樣巨大的空曠地帶。

月塔沒有任何進口,同樣沒有任何出口。玉簡中記載,只要月塔開始發出刺眼的明光之后,會有迷霧出現,......

老板娘笑道:原来你不但儿找出那条龙的尾巴,只“老乡哪里的瓜啊?”“汴塘瓜五梅鸽子,鱼羊双鲜,都是远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过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逆凡传

肘子不好吃

逆凡传

兮烟

逆凡传

仝一品

逆凡传

大变脸

逆凡传

乱世狂刀

逆凡传

缘梦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