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军区医院等待老大(八)》。

满地对司空,摘星对吃屎,宇宇都可以对得上随注。因请立法定制,以止滥杀。太祖方欲刑人,基请其故。

靈血魄難修。

事實上,越是熟悉法術的弟子越是不敢修煉這法術。

因為幾乎所有宗門都會有這法術,并且名字也相對統一。

血爆!

當修士遇到極端情況時可以將靈力大量灌注血脈,激活并加速血脈流通,如此可以在短時間內獲得倍增的能力,以達到逢兇化吉的目的。

如此牛掰的法術當然有代價:血脈會爆掉,你得全身潰爛躺幾個月。

不少修士就這樣殘嘍。

血影宗居然把這玩意當成了基礎功法。

更要命的是,教導這功法的教練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他只把基本修煉法訣念出來,并要求所有弟子必須修煉到日落。

這是恐怖的一天。

三成弟子血脈爆掉,他們的狀態慘不忍睹,一些疼暈過去,一些胡亂扭動,一些勉強堅持但也七孔流血,等血氣凝固,這些家伙又臭又難看,要命的是誰也不敢幫忙不敢說話,因為教練的第一句話是:“沒老子的命令,誰敢動一下試試?”

五六成弟子什么反應也沒,但他們其實比那些血脈爆掉的弟子還心焦。

只有極少數幸運兒勉強入門。

松大興和左一飛血脈雙雙爆掉,但情況還行,至少能堅持坐著,求億連沒敢嘗試,倒是盧小月竟入門了!這姑娘心細如發,她用一早上總結和思索法訣的每一個字詞句段,到下午才動手,日落時,她已將五股靈氣與血氣融合好在體內運轉了。

是夜,左一飛他們三個正和盧小月虛心請教呢,韋心來了,還帶了兩名弟子。

胡由本和孟由良。

韋心倒霉了。

松大興根本不聽韋心說話,而是直接提條件:“每個名額,最少兩套這小胖子穿的衣服,或者兩顆靈珠,沒帶東西還請離開,別打擾我們修煉。”

韋心解釋不可能,并給一幫小家伙普及了點常識,他這衣服可是二等上品裝備,是筑基修士穿的,價格么,雖說值得保密,但絕不少于一百靈珠。

兩顆靈珠只夠買件一等下品衣服,還必須是打折的超級舊貨。

胡由本和孟由良窮光蛋兩個,不可能給得起衣服和靈珠,所以只能咒罵著滾蛋,連帶韋心也遭殃,然后韋心就更拿松大興沒轍了。

“你也重新找個隊吧,別賴著了。”

韋心不但沒離開還一起交流法術,這倒讓松大興變了點態度。

韋心的靈血魄居然也入門了,并且比盧小月還好,此外這家伙嘴舌厲害,分析絲絲入扣,在他的指導下,大家當夜居然都把靈血魄修到了入門。

當然,韋心也很佩服松大興。

松大興日落時還想趕走韋心,現在卻能耐心請教修煉常識,然后迅速修改條件,一個名額要兩件一等下品衣服或兩顆靈珠,還讓韋心幫忙宣傳。

韋心覺得松大興異想天開,但宣傳的結局竟相反!

下一個晚上真有三對傻叉帶著衣服來了,松大興還坐地起價:不但獲得了四套衣服,還多得了四顆靈珠,這本事簡直厲害。

最后兩名隊友確定下來。

化玄門弟子,一對小情侶,南京林和卜玉兒。

左一飛他們不太喜歡這兩個隊友,南京林一點也不陽剛,卜玉兒就更是柔媚造作,并且一男一女態度曖昧,實在太膩味。

看著妖獸端夫要吃人的樣子。

南枝趕緊解釋道:“沒有的事!只是我們醒的早而已!什么都沒看到!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沒干!”

一連三個否認,不讓人生疑都難。

隨后眾人也都被吵醒來了,看著寶物不見了,一時間都慌了神,連這股惡臭味也都不遮攔了。

帝元看著夫端盯著李浮塵這邊,指著李浮塵斥道:“李四!是不是你在搞鬼!”

李浮塵笑道:“我要拿了,早跑了!還請你們吃早飯嗎?”

夫端抬腳指向李浮塵道:“你身上有荒古桂樹的味道!”

只见最前面的五把大刀被罗策打掉,还没等那五名护卫反应过来。罗策反手又是一刀,数道鲜血飙射而出洒在地上。站在前面的护卫纷纷倒地身亡,只是一个照面罗策就解决五人。

其余人皆被罗策这一手给惊到,没人会预料到这个看似并不强壮的男人竟然会如此厉害,短短一瞬间就解决五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袁燿意识到罗策的身份并不简单。这么厉害的人又怎么可能会默默无闻,说出来也没人相信,再加上他刚才对袁术的无视。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想来也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一个起码能够和袁术平起平坐的人物。

“何须管我是何人,能收拾你的就是好人!”罗策也不废话,直取袁燿。四周的护卫想要阻挡罗策,但罗策的速度实在太快,他们完全跟不上他的动作。

“你想干嘛,不要过来。”袁燿没想到罗策要对自己动手。他连忙逃跑,但已被酒色掏空身体的他连一般人都比不上,又怎么可能逃过罗策的攻击。

“你再走一步,我的刀就会刺穿你胸膛。”话刚说完,罗策已经来到袁燿身后。

袁燿不敢动,因为他能够明显地感受到一把坚硬而又冰冷的武器刺在背后。要是他再动一下,他相信后面那人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少爷!”四周的护卫想要相救袁耀。

“别想过来救你们的少爷,否则就别怪我刀下不留情了。”罗策轻喝道。手上又加了一分力道,袁燿甚至已经能够感受到疼痛。

“听到没有,不要过来!”袁燿阻止手下过来营救,而且他能够感觉到,凭那些护卫的武艺根本威胁不到罗策。罗策打他们就像打儿子一样轻松。

“识时务者为俊杰,看来你并没有太蠢。”罗策用刀拍了拍袁燿的肩膀,“走,走到那三位姑娘面前。”

袁燿不知道罗策想要干嘛,但被人拿刀威胁,只好按他所说去做,走到三位绝色女子面前。那三名女子互相看了一眼,也不知道罗策想要干什么。

“既然你老子不会教人,那就让我帮他教一下儿子。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罪大恶极,给人家道歉吧。”罗策说道。

“什么?要我给她们道歉,我袁燿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给别人道歉!”袁燿坚决拒绝。他从小到大只给他爹袁术道歉过,还没有其他人能够让他低头屈服。

“真的不道歉吗?”罗策又问了一遍。

“不道歉。”袁燿宁死不屈。

“那好,我倒要看看你嘴有多硬。”罗策挥舞手中长刀,只听闻衣服撕裂的声音。随后,罗策用力一扯,袁燿身上的长袍被他扯了下来。里面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衣服和裤子,古代人多数都是这样穿的。

“你要干什么?”袁燿被吓了一跳,不知道罗策想要干嘛。

“我想你身为袁术之子,应当是极好面子。要是我当众将你身上的衣服全部撤掉,让你在大街上毫无遮掩。你说这件事会不会传遍天下,成为人人饭后笑话?”罗策脸上露出邪恶的微笑,这笑容意味深长。站在一旁啊。爷爷,你说辣手龙阳今晚真会来吗?!”其中一位女孩道。

“素衣、素贞,不用担心,爷爷已安排很多士兵保护你们!”长须老人和蔼的安慰道。

“爷爷,可是大家都说辣手龙阳武艺高超,一个可打几十个普通卫兵!”另一位女孩担忧道。

“小姐,别怕,我们已安下天罗地网,辣手龙阳进不来的。”文弱中年男子平静的说道。

男子话音刚落,大厅角落里传来了一阵“磔磔---”声音,随后一个瘦骨嶙峋的头大马脸的矮小丑男出现在大厅。

“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一个女孩惊恐的问道。

“像我龙阳君初级魔武师的实力,外面那是普通卫士还不是饭桶一些,我轻而易举就能进来。小美人,我来啦----”矮小丑男得意洋洋的说道,随后一步步逼近大厅中央。

“站住,龙阳君,像你堂堂一个武林高手,竟然欺负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可不可耻?!传出去,你不怕被江湖人士取笑?!”看到慢慢走进的龙阳君,文弱男子站起来,大义凛然的说道。

“取笑,哈哈,如果我把你们全部灭口了,谁又知道是我干的呢!哈哈哈----”龙阳君哈哈大笑, 眼光凶残的盯着自己的猎物。

“你---畜生、恶魔----”长须老人指着龙阳君,气急败环的道。

“哈哈---”龙阳君不为所动,脚步继续走近,嘴上还淫 言淫 语:“小宝贝,我来啦----”

“站住,你再前进一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文弱男子警告龙阳君。

“我日,靠----”龙阳君蔑视的道。

“开机关----”文弱男子大声道。

只见,大厅上面突然落下一个铁笼子困住龙阳君,同时从大厅两侧冲进来十多个手握长矛的士兵。这些士兵都握紧长矛直奔铁笼子,十多根长矛齐刷刷刺向笼子里的龙阳君。

就在众士兵大快人心之际,突然龙阳君大喝一声“铁臂撑天,破---”,从龙阳君体内发出的魔武劲气涌向铁笼子,只见铁笼子化成几十个铁棍,飞向大厅各个角落,同时伴随着不断“哎呦---”哀痛声传来。原来飞出的铁棍有的砸在那些士兵身上,十多个士兵同时也跌落在角落。

“哈哈,不自量力----”龙阳君自以为潇洒的拍拍外衣。

“困兽阵----” 文弱男子不慌不忙的叫道。

只见,一个大渔网盖向龙阳君,渔网以金丝和钢丝绞成,第张网丈许见方,网上缀满金刀利剑,同时渔网周围又出现十六个士兵,由十六人组成一阵,每四人拉住一块渔网,由掌阵者指挥,或横或竖,或斜或平,不断变换,缩小包围圈,想困住龙阳君;渔网外围四个方向各站着一个手拿火把的士兵,士兵手上的火把不断伸向龙阳君,想烧死他。

虽然程家良几人想困住并烧死龙阳君,借此除掉大淫魔。可是,天不遂人愿,龙阳君并不是酒囊饭袋,他是一个真正的高手。只见,龙阳君气运丹田,铁臂拳势威凌,劲气激荡。激荡的真气将渔网绞的粉碎,人也同时脱离渔网,真气的运转也随着顺畅起来,铁臂拳一拳一拳挥打出去,直把大厅里的士兵打得鼻青脸肿、口吐鲜血。

现在赵无忌内心的冲树上,拾得一只蝉蜕,很好的看看风流千古的“秦时明月汉时憔悴”。在青春的路上,我也曾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军区医院等待老大(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异星湮灭

鱼竿上的咸鱼

异星湮灭

凌泉鬼卿

异星湮灭

墨觉棂

异星湮灭

林绵绵

异星湮灭

四月流春

异星湮灭

墨守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