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古树祖灵》。

要知道【南漓武馆】作为武道圣地南漓门的直营道场,对社会大众而言绝对称得上又正规又高档。所以相对的学习收费可不便宜,仅仅一个月的初级武道培训班的报名费就要8888元华夏币,学杂费和服装费用另计。

  除了卫青是自己人不用花钱之外,在场的学员能花费不菲的代价来【南漓武馆】报名学拳,家境如何且不说,至少能称得上热切的业余武术爱好者。

  大多数学员因为信任【南漓武馆】的口碑才报名习武,所以很容易就相信了洪峰教练的话,自己如果能下点功夫,把这套【南漓硬气功】修炼到家,足以抵御一般人的拳脚伤害——仅这一点,就很超值!

  洪峰确实没说假话,【南漓硬气功】修炼到一定程度,抵挡普通人的钝器拳脚攻击完全不在话下。

  由此可见,南漓门还是很地道的,在武馆传授出来的都是真正有用的功夫。

  ……

  接下来的几天,卫青就在南漓武馆和碧莲峰南漓门总部两地往返习武。因为他有系统辅助,又可以私下找金牌教练、馆主洪峰开小灶切磋,所以很快就将南漓门的三套基础功夫修炼到家。

  在武馆的高级VIP练功房中,洪峰多次亲身下场,与卫青进行一对一的教导和实战演练。洪峰还根据卫青的每日修为进展,传授给他实战格斗搏击技巧,就连如何在实战中激发暗劲破敌,以及一些空手入白刃的诀窍都一一详细教导,让卫青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实战能力突飞猛进!

  直到6月30号这天,也就是卫青正式到武馆入学一周后,经过一番全方位实战搏斗考核,洪峰满意地笑着评价了一句。

  “卫青师侄,你的天资和努力程度真是我生平未见!虽然掌门已经跟我说了,你是举世无双的‘伪’暗劲,但是我也万万没想到,你居然只用了一周时间,就从业余武道爱好者的实力成长到堪比职业一段武士的程度,真是堪称奇迹!”

  “本门的三套基础功夫,目前你都已经完全掌握其中精髓并且能够熟练运用于实战搏击中。所以在接下来的二十三天课程时间里,你只需要用心打磨自身,勤练不坠,相信在这期培训班结束的时候,你就可以成为职业三段的高级武士了!”

  卫青心中清楚,掌门他老人家曾经说过,自己这个‘伪’暗劲拥有真气辅助炼体,明劲阶段境界提升会十分之快,不会遇到瓶颈;而且高屋建瓴,在基础入门的武道功夫上进展也会异常迅速。

  再加上自己有系统24小时不间断地辅助强化体质和自动修正武功招式,所以才能做到习武一周就晋升职业一段的惊人成就。

  “多谢师叔!”

  无论如何,能够得到洪峰师叔这位名师的认可,卫青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

  当天晚上九点半,卫青从后山传功密室中学艺出来,回到酒店宿舍准备开始修炼内功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发小和同学刘一杨打来的电话。

  “卫青,岭西区的高考成绩和一本、二本录取分数线都同时公布了!你查了尝谓文者,礼教治政云尔。其书诸策而传之人,大体归然而已。而曰“言之不文,行之不远”云者,徒谓辞之不可以已也,非圣人作文之本意也。自孔子之死久,韩子作,望圣人于千百年中,卓然也。独子厚名与韩并。子厚非韩比也。然其文卒配韩以传,亦豪杰可畏者也。韩子尝语人以文矣,日云云,子厚亦日云云。疑二子者,徒语人以辞耳,作文之本意,不如是其已也。孟子曰:“君子欲其自得之也。自得之则居之安,居之安则资之深,资之深则取之左右逢其原。”孟子之云尔,非直施于文而已,然则可托以为作文之本意。且所谓文者,务为有补于世而已矣。所谓辞者,犹器之有刻镂绘画也。诚使巧且华,不必适用;诚使适用,亦不必巧且华。要之以适用为本,以刻镂绘画为之容而已。不适用,非所以为器也27;不为之容,其亦若是乎?否也。然容亦未可已也,勿先之,其可也。某学文久,数挟此说以自治。始欲书之策而传之人,其试于事者,则有待矣。其为是非邪,未能自定也。执事正人也,不阿其所好。书杂文十篇献左右,愿赐之教,使之是非有定焉。

14660;以籍地自矜,每谓卢元明曰:“…这只怕要差一点。鬼童子道:我们就看上了

林骁略一沉思,反正李福安经历过那些鬼怪之事了,也不隐瞒:“这一路走来,针对人面毒疮,我已想好应对之策,准备用移花接木之法。小虎年纪太小,如果用霸道的手法强行灭了毒疮,会伤了根源,将来必定体弱多病,不能长寿,我要转移这股怨气。”

“移花接木之法?”李福安还在思考这么个高大上的名字是个什么道道。

林骁说:“李叔,你赶紧去依着小虎的比例,扎一个大小相等的纸人出来,我们弄好了去小虎家里碰头。”

突然,林骁想起什么来,说:“李叔,顺便去药店带几片安眠药来。”药店和白事铺都只在镇上才有,得赶着时间,李福安和铁柱跨上摩托车就走。

林骁回到正厅,对着祖师画像拜了三拜,钻到香案下,照王初一的交代,撬开地板,果然发现个檀木箱子,用塑料纸包裹着,坑里还撒了石灰防虫防潮。

盒子里,金丝八卦道袍、黑铁棍、玉简一样不少。

控制住探寻究竟的欲望,林骁合上盖子,放回原位,开始制作对付毒疮的材料。

林骁的想法是:人面毒疮是附在魂魄身上,不把宿主折磨致死不会离去,那就让小虎死一次便好了,当然,不可能然孩子真死。以纸人为替身,把小虎的魂魄移到纸人身上,人面毒疮的怨气也会跟着一起过去。再制造一起意外,杀死纸人,让毒疮感受到宿主已死。只要出了怨气,他自然就烟消云散了。

说起来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想了想可能要用到哪些家伙什,林骁一头钻进屋子里,就忙活开了。

一个下午过去,林骁望着铺满桌子的符纸,心中满意得很,想不到第一次画符就如此顺利,果然是祖师爷保佑啊。

画符讲究心无旁骛、一气呵成,同时还要口念咒语恭请祖师赐予法力。初学者偶然才能成功一张,效用还大打折扣,想不到林骁于现实中初次画符,竟全部成功。

取下墙上的布袋,林骁把认为用得着的东西都一股脑的装进去,符咒、法器、令旗等装了满满一口袋。

出了门,顺手在地上胡乱的扯了几把杂草,也扔进袋子。

到了周家,李福安还没回,下半年日头短,院子里的人陆陆续续都散去,小虎也抬进屋子里,剩下几个本家亲戚在喝茶聊天。

见林骁来了,大家都围过来,问下一步该怎么办?如何治疗?林骁叫大家放心,已经有了办法,只不过要等晚上才能施展。

刚说完,林骁最不想见到的人就从屋里冲出来,着急的说:“我不管你是林医生还是林道士,现在孩子在屋里很痛苦,你要怎么治疗,可以开始了吧?不然,你就马上让家长带孩子去医院,别贻误了病情。”

林骁说:“误不了事,我这不是去采药去了么。”说着,从布袋里拿出一大把杂草,继续说:“我这就开始熬药,保管药到病除,如果没有效果,我还是那句话,你报警把我抓了。”

见林骁说的信誓旦旦,夏琳也不开口,只觉得那草药怎么这么眼熟,但又说不上究竟是什么药来着。

林骁却装模作样的去厨房里拿了锅,生了火,开始熬药。并再三嘱咐孩子的舅舅,见到李福安回来,千万别让夏护士看到,让他把买的东西放在外面。

林骁守着火,心里再三推演今晚的各项步骤,以求万无一失。没一会儿,厨房门口伸进来个脑袋,李福安小声的喊道:“林道长,我回来了。”

林骁把食指竖在嘴唇上,招呼他过来,问:“李叔,东西都做好了吧?”

李福安得意的说:“没问题,镇上那家花圈店是老字号,手艺好得很,

看着这个装饰的与他记忆中相差不大,但物品却改变了不少的神秘店铺,杨磐微微点了点头。

因为成为了执行者,所以杨磐已经能够看到这里的物品都散发着各色代表着品质的光芒。

只不过,其中大部分都只是白色和绿色,蓝色的较为稀少,而紫色的则只有一两件。

现在看来,这所谓的神秘店铺其实也并没有他之前想的那样神秘。

其实这个神秘店铺的性质与杨磐秩序者的身份有些相似之处。

若是把整个无限空间比作一个大公司的话,杨磐现在就相当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古树祖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红舞的方府

桃絮

红舞的方府

默小水

红舞的方府

狂砍九刀

红舞的方府

尉迟蓝沁

红舞的方府

春刀寒

红舞的方府

许尘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