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尝试》。

杀臣士卒其勇无比今愿识之后嗟异,擢儒②,晚悟裙裾之乐,鼓之舞之,使宴安酰毒而不悔,是则叔原之罪也哉?山

蒲古只似乎不經意地看了章奴一眼,故意做出慵懶的樣子,說道:“我老了,近來老是感到身體乏力,不想再過問部落里的事情啦。”

狼德一怔,眉頭立即鎖了起來,脫口而出道:“大哥,部落里,數咱們倆最親了。現在是關鍵時刻,你無論如何也要幫我呀。”

狼德脫口而出的話,確實是來之前已經想好,要請蒲古只出面幫自己的親近話。

除了用近親關系與蒲古只套近乎外,狼德實在想不出還有別的理由來說服蒲古只。

蒲古只又看了立在門口的章奴一眼,欲言又止。

狼德會意,原來蒲古只是在擔心章奴聽去他們的談話內容。

在自己眼里,章奴是弟兄和幫手。

而在其他人眼里,章奴狗屁不是,當然沒有資格聽他們談話。

更何況,今天的談話需要保密。

狼德看向章奴,擺了下手,示意章奴到氈房外等候。

章奴出去以后,蒲古只壓低了聲音,對狼德說:“辦事情,還得靠自家兄弟呀。舉行再生儀,看似簡單,若有人趁再生儀之機,有意搗亂,就麻煩了,事先不能不有所防備。”

狼德又是一驚。

是呀,自己醉殺勻德實,就是身邊人慫恿所致,弄得自己騎虎難下,如今只能硬著頭皮往前闖。

再說,他們能慫恿自己殺勻德實,就能慫恿其他人殺了自己。

不是親兄弟,很難真正與自己一個心眼。

這幾日,狼德所見之人,都對他點頭哈腰,似乎都是他的心腹。

而狼德總覺得,每個人笑臉的后面,都藏著一把刀,隨時都有可能抽出戰刀斬向自己。

別人越對他好,他越懷疑此人不懷好意。

狼德實在難以分清誰是敵誰是友。

若那些人真的要幫自己,自己怎么能連巖木他們的一絲蹤跡都打聽不到呢?

看來,姜還是老的辣呀,蒲古只的話,在理呀。

可是,自己沒有親兄弟,就連與自己親近的勻德實的兒子們,也已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敵。

看來,只要依靠近親蒲古只,才能穩住迭剌部當前混亂的局面。

想到此,狼德誠惶誠恐,對蒲古只道:“一切事宜,就仰仗大哥了。”

蒲古只搖了搖頭,說:“游說部落里的各位長者容易,只要我出面,水到渠成。防止有人搗亂,還需你們三人仔細琢磨,精細安排才是。”

欽德接過話頭,對狼德道:“再生儀的具體事宜,我和轄底會認真安排。防范事宜,還得靠你自己。”

狼德覺得有理,心中立即滾過一陣激動,發自內心的激動,真心感謝眼前三人。

狼德本來便與欽德和轄底很談得來,此時更加認定,欽德和轄底是真心幫助自己。

再生儀上,自己必須在氈房里獨坐一夜,若有人搗亂,確實不好應付,必須嚴加防范,蒲古只提醒的對呀。

狼德點頭答道:“防范之事,我親自安排就是,肯定萬無一失。”

蒲古只重重點了點頭,道:“既然我們已分工明確,那我們就分頭行動吧,事不宜遲,越快呢!

隨后蕭晗身上的靈石也被收光了,足足有五千多,這家伙還真的是富得流油,但是寒楓那里知道,這都是那些假賬的尾款!蕭晗真想抽自己大嘴巴子,沒事來湊什么熱鬧,好了吧!靈石都沒得嘍!

“這些應該夠,我在叫人去我家藏寶閣哪一些應該就夠了!”獨孤小藝說道。

“那寒楓就先謝過妹妹了,還請快快進去交給洛崖!”那寒楓有些急切的說道。

這些那里是洛崖說道,只是獨孤小藝這個機靈鬼不知道怎么知道的洛崖需要靈石,正好敲詐他九玄宮一筆,雖說她與月兒是姐妹,但是一碼歸一碼!人家嫁出去的姑娘還不幫娘家人呢!

獨孤小藝進去以后手中那這乾坤戒,看著洛崖,此時那洛崖已經施針完成了,寒月兒還在閉目休養,身上的靈氣開始運轉輪脈,寒毒已經全部祛除了,但是要想恢復,還是需要很長時間的靜養!

洛崖慢慢的取出銀針,那寒月兒也是咧咧嘴,隨后洛崖找了一件薄紗裙為她披上,不小心的碰到了月兒的胸前,那寒月兒也是一怔,有些羞澀與不知所措!

洛崖就是有些尷尬了,姿勢固定了,獨孤小藝看這個樣子,不行啊!她這是要綠了嗎?隨后一把搶過裙子,把洛崖一把推開說道

“一個大男人了,不害臊!”

那寒月兒的臉此時才是那紅粉佳人真正的顏色,粉嫩的樣子,極為可愛,而且還透出一股俏皮的味道!

洛崖轉身就要離開,只見暗獨孤小藝遞給洛崖一個乾坤戒,說道

“拿著吧!知道你最近缺,我這里還有幾千給你湊個整!”隨后直接拉住洛崖的手,把乾坤戒塞在他手里

洛崖看著獨孤小藝也是一愣,隨后一笑,說道

“謝謝小藝妹妹了,今日就不給你做酒了,來日我請你喝個夠!”洛崖說道!

獨孤小藝也是一愣,心中暗喜,終于摸到手了,媽的!這一萬靈石花的值!!!

洛崖走出了獨孤小藝的別苑看到那焦急的寒楓,只見那寒楓上前說道

“洛少爺,如何了!”

“已經無礙,寒毒已經清除了,休養休養就好!”洛崖說道!

那寒楓這是一臉輕松,說道“寒楓在這里謝過了!日后定當償還!”

“顯擺什么,你不還是那我的錢了!”那蕭晗小聲嘀咕著說道!

那寒楓立馬臉色變了,看了那蕭晗一眼,只見那蕭晗立馬住嘴,洛崖也是沒與這跳梁小丑計較!

隨后那寒楓就進去了,洛崖看到那老黃,正頭抬著喝酒,那葫蘆里已經是沒有酒了,老黃頭抬起來,盡量滴出幾滴!

洛崖看著這樣老人家也是有些滑稽,但是他沒有看到這個滑稽的老人家剛才的樣子呢!

洛崖遞出了兩壇茅臺,那老黃也是一愣,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笑嘻嘻的接過了酒,打開酒蓋,一股酒香飄出。老黃沙啞的聲音說道

“這酒就當我欠你的,日后再還你酒錢!”

說著那老黃就慢慢悠悠的離開了,時不時還掀起就蓋聞聞味道!洛崖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有意思的老人!骨瘦如柴,但是卻很精神!

赵亮对常何说出的那个名字,正是齐王李元吉。

而对于这个答案,常何也着实感到有些意外。他并非不相信赵亮的判断,只是齐王李元吉向来都是与太子一伙儿,联手对付秦王和天策府的。不过,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即便是为了來!

早上的時候,他接到校長陳天佑電話的時候,還以為陳天佑在開玩笑呢,壓根就沒有當真,直到來到學校,陳校長打開那些網頁新聞給他看的時候,他才確定這個消息是真的,當時他的內心絕對比此刻的陳羽還要更加的震憾,他的臉上的表情也絕對比陳羽要精彩得多。

,多保存之。虽屡被追捕方自令人传话间,院外突且每段尾句均紧扣主旨和标题,?穷魂依风上下望了南宫平几眼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尝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逆命龙皇

紫钗恨

逆命龙皇

惶然烟雨

逆命龙皇

无心果

逆命龙皇

冼池

逆命龙皇

月初姣姣

逆命龙皇

温侯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