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情不知所起》。

“嘿嘿……”老猴子又開始笑著搓猴毛了:“那個……”

“那個那個那個啥啊!”旁邊老水早已經忍不住了:“葉楓啊,我這個人說話比較直,我就問你還能不能多做一些這樣的裝備,只要你能做出來,別說什么奴隸了,從今天起你,無數滅魔雷霆炮和弒神激光槍密密麻麻地排列于城頭,蜀山派中、低階弟子不足的劣勢蕩然無存。眾妙聯盟在東穎域的幾次大規模進攻證明,蜀山派的防御能力增加了數倍,已經有了足夠的能力防守住自己的領地。

無奈......

他这一拍桌子,把房中的人,全于是泄公入,具以报,上乃赦赵

林志已坦然了自己的身份,正是為了北蠻的禮物而來的江湖豪杰,其后還有多少人,尚不得知,而且官軍的重重包圍之下,并不顯得畏懼,仿佛抱著必死決心,要與官軍死戰。

北蠻的禮物已經到達了石門城,現就在城中,林志父女乃是得到了消息,前來在城中打探情報,只因為石門城守衛森嚴,護送北蠻禮物的官軍多達數千,而且還有不少北蠻的武士,在城中搶劫,并不是群雄所愿。

郝軍官奉命在城中捉拿可疑之人,在知道了林志的身份之后,自是說什么也不能讓人走掉,兩下里,話以說盡,官軍好手,從隊伍中沖出來,要捉拿林志。

這個時候柳長歌三人還未離開,而郝軍官看出柳長歌等人不是林志一路,不想多生事端,從而并沒有向柳長歌等人問罪,而雷宇和周民心中也有想法。

林志的說法,不是沒有道理,北蠻窺測中原,賊心不死,此次進獻禮物,更是曠古爍今,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之事,事出蹊蹺,必有古怪,在雷宇看來,這禮物自當該劫,他對林志這樣一群英豪頗為有些贊同,可是在數倍的官軍面前,雷宇不能幫助林志,只得眼睜睜的看著林志被官軍包圍。

官軍勢眾,不乏好手,林志父女的下場已不言而喻,雷宇不忍看見同道被殺,只得叮囑柳長歌和周民離開,來一個眼不見心不煩,作壁上觀。

周民怒不可遏,但在眼下,卻不能表現出來,幫助林志,得罪朝廷,在這里只有死路一條,他們尚有大事要做,而且原本就不知道北蠻送禮物給漢州朝廷,此事與自己無關,不必摻和進去,于是只好,把話放在肚子里,跟著雷宇離開。

柳長歌聽從雷宇的意思,他倒是很關心林靈這個小姑娘,心想:“這樣一個水靈的小姑娘,誰能料到,居然是搶劫朝廷禮物的匪徒,可惜,可惜了。”

雷宇向郝軍官說道:“這件事情既是與我等無關,我等也不必再此久留,以免卷入風波,這里就先告辭了,剛才的事情,乃是我們不知實情,多有得罪。”

郝軍官以前也是綠林中人,學成武藝之后,來到了朝廷,成為小皇帝身邊的禁衛,他看出雷宇,周民,柳長歌等人均有手段,本著多樹一個敵人不如多交一個朋友的原則,怎會加以阻攔,說道:“我不是不講理的人,實不相瞞,各位的身份,來意,我早有調查,雖然沒有調查出什么,但可見諸位與這林賊不是一路的,諸位可以放心離開。”

雷宇道了一聲謝,又看了林志幾眼,十分惋惜,轉身離開了。

對于接下來的事情,林志父女是否突出重圍,還是死在了官軍的手中,還是落入到了官軍的手中被官軍嚴加審問,這些事情,柳長歌全然不知道了。

他們回到了客棧中,每個人的心中都很不樂呵,若在平時,周民何須畏首畏尾,遇到這等事情,自然是心向綠林中人,教訓官軍,打個痛快,而現在,周民好像是逃兵一樣,拋棄了武林同道,灰溜溜的討回來了,這不是他的性格,他好似感覺自己做了虧心事,悶悶不樂,坐在那,咕嘟嘟的喝著水。

雷宇守在窗口,時不時盯著街上的動靜,他迫切地希望知道林志的下場。

為有柳長歌,對此事很是平淡,他問道:“雷前輩,周大哥,那北蠻為什么要送禮物給漢州朝廷,難道是求和的么?”

雷宇道:“多半是這樣,我們近些年,不太知道北蠻的事情,可能是他們最近吃了大虧,變乖了,但不可否認,這只是北蠻的緩兵之計,這群蠻子,不經教化,只懂搶掠,是狗改不了吃屎,漢州朝廷怎能相信與他,還接受他們的禮物?依我看,趁著北蠻勢弱,不如一鼓作氣,橫掃漠北一帶,讓北蠻徹底不敢進犯,這一打,至少能打出幾十年的和平。”

周民道:“那禮物也不一定可以順利的到達京城,送到小皇帝的手中,江湖上的人已經出動了。”

雷宇長嘆一聲,說道:“此次朝廷是有備而來,即便能夠成功的搶到禮物,不知又有多少江湖同道要丟掉性命了,可惜身在武林,卻不能與他們并肩戰斗!”

這時候柳長歌笑了笑。

周民納悶,問道:“柳老弟,你笑什么?”

柳長歌的心中的看法與雷宇和周民都不一樣,他說道:“周大哥,雷前輩,你們太過于意氣用事了,包括那些前來搶劫禮物的人,全是糊涂人,兩個國

唐俭嘴角抽了抽,心里暗骂颉利一声无耻后说道:“颉利可汗之言恕本特使不敢苟同!你突厥的可敦就是妻子、王后的意思,而你如今又声称要娶我大唐公主为妻,岂不是无耻至极?”

颉利被唐俭说得一愣,一时间无言以对。他用眼角斜向赵德言,意思是让他出面教训一下这个唐朝人。

赵德言心领神会,对唐俭傲慢的拱了拱手:“唐使此言差矣。且不说你们汉人那里便有正妻和平妻之分,我突厥也有可敦和正妻之分。可敦管理着族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情不知所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人间流年

会跑的五花肉

人间流年

中原第一帅

人间流年

陆原居

人间流年

杯酒释兵权

人间流年

席晴

人间流年

落风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