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施虐》。

陆小凤道:为什么?宫九道:等你。陆小凤道:我来了,你为什你在吃醋?你知不知道他是我的什么人?他是我嫡亲的哥哥

棧橋上,身披蓑笠的老者盤著腿,閉目釣魚,蒼老的臉龐依舊掛著微笑,絲毫沒被突然轉變的天氣影響。

月光照在憨厚青年臉上,他抬頭望著高空中逐漸褪去的烏云,深呼一口氣,握拳的雙手悄然松開。

“看來,他是有所覺悟了。”

老者平淡道:“不止于此。”

憨厚青年眸光微變,立即問道:“您的意思是,他會完成自我救贖,突破陰陽兩極境巔峰,一舉邁入半神境?!”

老者嘆了口氣,睜開眼眸,看著海面上月亮的倒影,緩緩說道:“他能夠戰勝束縛自己多年的心魔,勢必要付出一些慘痛的代價。”

“這就好比一個被關在監獄里的人,無比渴望自由,一旦找到逃跑的機會,必然會做出一些極端的事。”

憨厚青年嘴角微張,低聲問道:“要不,我去看看?”

他生怕那人為了戰勝心魔而劍走偏鋒,殺心大起,無端殺害無辜的生命,以此來完成自我救贖。

這種以掠奪他人性命,改變自我的人,他以前也不是沒見過。

正當憨厚青年轉身的那一刻,老者平淡道:“不用,那孩子也不是個濫殺無辜之人,只是內心極為脆弱,經歷過此事,他將會徹底蛻變。”

“你可要當心了。”老者抬起蓑帽,扭頭看向他,臉上掛著神秘的笑容。

憨厚青年迎著他的目光,哈哈大笑了起來。

老者以往每見到一個潛力股,都會告知憨厚青年要當心,對于這種話,他早已是見怪不怪,一笑置之。

吳爭鎮林家包子鋪

一位頭戴珠花,膚白如玉,將烏黑長發高高盤起的年輕婦人,端坐在床邊,面前氤氳著熱氣,緩緩升起。

林孝杰半蹲著身子,低著頭,一手握住婦人腳踝,另一只手撩起木盆內溫和的熱水,灑在婦人的腳背上。

別看婦人與林孝杰年齡相仿,可這位年輕婦人就是林孝杰的娘,柳苑。

“兒啊,你知道保家衛國這四個字的意思嗎?”柳苑雙手握著暖水袋,開口問道。

林孝杰停頓了一下,沒有抬頭,隨后一邊給她洗腳,一邊回答道:“您的意思我都懂,我就是想讓您過幾年好日子。”

柳苑厲聲訓斥道:“你不懂!當初,你爹給你起名孝杰,就是想讓你先盡孝,后為人杰,可你在做些什么?!”

“娘,我。。。。。。“林孝杰停下手上動作,緩緩抬頭看向滿面怒氣的老娘。

柳苑伸出手掌,撫摸著他的腦袋,耐心開導道:“兒啊,你能把我一個久病纏身的老太婆,變成如今這副模樣,就說明你有能力保護這片大陸。”

“娘‘茍延殘喘’多活了十五年,已經是知足了。”

“你不該在娘這里耽誤時間,用你最大的能力去保護這片大陸,不止是為娘的心愿,更是你爹臨終時的遺言。”

滴答!滴答!

林孝杰淚如雨下,淚珠落在木盆里,他每次給老娘洗腳,聽到的總是這些保衛國家的話。

“兒啊,娘不識字,也不懂得什么大道理,只知道盡自己的能力去做事。”

“娘走以后,就把為娘葬在你爹墓旁。等到了那邊,娘就能驕傲的跟你爹說,咱兒子有出息了,比你這老頭子是強多了。”

柳苑說著說著就笑了起來。

林孝杰額頭緊貼柳苑膝蓋,雙手死死抱著她雙腿,痛哭流涕道:“娘,等明兒一早,我就帶您去見爹。”

“不用明早了,咱娘倆今晚便走。”柳苑走向死亡的同時,卻如釋重負的笑了。

這也是林孝杰照顧她多年以來,第一次見老娘這么開心,他點頭道:“好,我這就帶您走。”

林孝杰話音剛落,屋頂上傳來一道冰冷刺骨的聲音。

“你們怕是走不了了。”

幾塊碎裂的瓦片及土塊自房頂落下。緊接著,一柄長劍刺穿房梁,一位身著夜行衣的黑衣人手持長劍,倒立而下,劍鋒直指坐在床邊的柳苑。

林孝杰急忙卷起鋪在土炕床上的褥子,披在柳苑身上,雙手抓著她的臂膀,猛地一跳,二人橫飛出去。

在即將落地的瞬間,林孝杰一掌拍向地面,一道氣浪硬是將他的身體給力了起來,雙腳平穩落地。

“娘,沒事吧?”林孝杰急忙問道。

柳苑面色泛白,大口喘氣,雙手護在起伏不定的胸部,顯然是被嚇到了。

黑衣人的劍鋒還未落下,用土坯做的土炕,就已被劍氣斬為兩半,恐怖的力量硬是將土炕翻倒,靠在墻體旁。

只见它那本来禁止不动的巨大身体开始剧烈颤抖起来,突然间一只巨大的蜈蚣状寄生虫从它头部的断口处钻了出来,而这仿佛是一个信号一般。

随着第一只寄生虫钻出,巨人马基尼身体各处的伤口纷纷裂开,一只只或大或小的寄生虫从这些伤口中探出头来,那恶心的场面,让杨磐看了都有些反胃。

当所有的普拉卡寄生虫都钻出身体后,巨人马基尼的身体停止了颤抖,开始胡乱的扭动起来,看样子在失去了脑袋以后,这些数量庞大的寄生体无法准确控制身体。

看着眼前毫无章法胡乱动作的巨人身体,杨磐也不废话直接冲了上去,钢钩爪伸出,对着它腿部狠狠的抓了下去。

在杨磐巨大的力量和锋利的钩爪下,巨人那足可以抵挡小口径枪械射击的肌肉和厚皮被纷纷撕扯下来,没一会的功夫就看到了白森森的腿骨。

失去腿部的支撑,巨人的身体再次倒下,一些位置较差的寄生虫直接被巨大的体重给压成了碎片。

借此机会,杨磐开始为眼前这具巨大的身体除虫,毕竟被普拉卡寄生虫寄生的怪物只有寄生虫死亡才算真正被杀死。

没一会的功夫,巨人马基尼身上钻出的寄生虫就被杨磐全都拔了下来,剩下的只有那只从头部钻出比常人身体都粗的大家伙。

当杨磐抓住它时,这只硕大的寄生虫开始剧烈扭动,可惜这并不能延长它的生命。

随着噗嗤一声轻响,这条足有三米长的寄生虫被杨磐扯了出,然后直接踩碎。

“击杀巨人马基尼,获得交易点数1000点。”

看到击杀提示传来后,杨磐松了一口气,然后俯身捡起了巨人马基尼掉落的战利品箱子,并顺手朝巨人马基尼身上丢了个‘材料剥取’,看着尸体上闪起的微光,杨磐又是一阵忙碌,没一会手上又多了两块巨大的材料。

“巨大的腿骨,品质:绿色,材料

巨人马基尼的小腿骨,虽然不知道是怎么长这么大的,但它的材质倒是十分结实。”

“巨人的头骨,品质:蓝色,材料

巨人马基尼厚重且畸形的头骨,虽然粗糙却十分坚固,很难想象这东西的原主人是由人类变异而来的。”

随手将两个大件材料收了起来,杨磐解除了双手的钢钩爪形态,随着双手慢慢恢复正常,一阵阵刺痛从双手传来,不过在活动了一下,发现手部只是有些许的迟缓外,并没有其他的异常。

甩了甩手上的鲜血,杨磐走向克里斯他们藏身的矿洞,一边走着他还从储物空间中拿出了几块应急压缩口粮朝嘴里塞去,等走到矿洞口时,那几块硬的跟砖头差不多的压缩口粮已经被他吃了进去。

随着维持怒喰状态的时间逐渐延长,他之前储存的能量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饥饿感有渐渐地涌了上来,为了不失去理智,他只能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这也算是为了保护克里斯和夏娃的安全。

若是正常状态,几块压缩口粮足以解决饥饿问题,可处在怒喰状态下这也只能应应急,毕竟应急压缩口粮不是血肉,并不能让他那副被恐暴龙血统强化过的身体得到满足。

“出来吧,已经解决了。”杨磐朝着山洞里喊道。

听到杨磐的话,克里斯和夏娃十分警惕的从洞中走了出来,当看到杨磐狰狞的身体后,本能的有些紧张,不过并没有其他表现,而当他们看到,巨人马基尼失去头颅浑身血洞的尸体和散落四处的寄生虫尸体后,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天啊,你是怎么做到的,你甚至连一把重武器都没有。”夏娃有些惊讶的问道。

“我兄弟厉害呗。”这是俊杰说的,他此时正在克里斯的搀扶下从洞中走出来,不过看样子他的状态依旧很差。

“没什么,运气好而已。”一边说着,杨磐靠着岩壁坐了下去,他虽然此时依旧能够战斗,但这都是怒喰状态下,大幅度消耗能量得来的,他身上的伤虽然因为血统融合恢复了一部分,但是看他体表的伤口就知道,他现在的伤势也不算轻,在加上逐渐复苏的饥饿感,他现在的状态可是一点都算不上好。

“你没事吧。”克里斯看到杨磐忽然坐到地面上,忍不住问道。

“没事,只不过快到时间了,你们快去追埃尔文吧。”杨磐指了指那条离开矿坑的路,“刚才这边的动静不小,埃尔文估计已经知道了,你们再不去,他就要跑了。”

听了杨磐的话,克里斯有些犹豫,在跟夏娃对视了一眼后,他朝着杨磐说道:“你们保重,我们完成任务就回来。”

说完之后,克里斯带着夏娃快速离开了,看起来十分匆忙,就像是在跟谁抢时间一样。

此时此刻,会稽王的肠子都要悔青了。

早知情况如此,当初就应该在偷袭结束后,立马让甘仲平和他的手下撤回建康。即便是军中有人嘴巴不严,在京城走漏出一些消息,那也不过是捕风捉影而已,总比被人家莫名其妙的堵在落马湖要强。

看了看陷入昏迷的苗婉儿和吉泽沙依,江远连忙坐起身来。

瘴气是动植物腐坏之后产生的毒气,在原始丛林里很常见,中毒之后可能会发烧,呼吸困难,还有可能会引起器官衰竭等并发症。

江远摸了摸两人......

邓定侯道:不敢。熊九太爷道:岁时遣子问以酒粮,皆辞不受。陆小凤又从后巷溜回了合生活中某些不可知的恐惧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施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际奇兵

满袖风花

星际奇兵

小木不是小暮

星际奇兵

安溪柚

星际奇兵

秋筠

星际奇兵

四月廿四

星际奇兵

轻寒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