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准备成亲》。

他总是太容易相信别人,总是将的不知道?何乎道:真的不知道

面对奔驰车的挑衅,裴闻夫面沉如水。

理智告诉他不要与疯子计较,但理智仅坚持了片刻,就被愤怒淹没,他命令手下:“加速!给我超过它!”

黑衣人应了一声,正准备加速超过前面的奔驰车,却不想前面的奔驰车突然慢了下来。

迫于无奈,他只能跟着减速。

而这时,两辆黑色悍马一左一右快速驶过,与奔驰车并排行驶。

三辆车挡住了整条路,超车的想法顿时变成了泡沫和幻影。

“按喇叭!”裴闻夫脸色阴沉得犹如要滴出水来。

普拉多疯狂鸣笛,换来的却是三辆车同时减速,被逼无奈,普拉多只能再次跟着减速。

“家伙都带着了吗?”裴闻夫眼睛微眯,不知为何,他心中总有一丝隐隐的不安。

然而,手下还没来得及回答,奔驰车就骤然加速冲了出去,同时两辆悍马向内急拐。

紧急刹车的声音响起,巨大的前倾惯性传来,使得裴闻夫差点撞到前挡风玻璃。

两辆悍马的急拐拦停了普拉多,也拦停了其它车辆。

车门打开,四名手持枪械的壮硕男子从悍马下来,脚还没落地,枪声就响起了。

密密麻麻的子弹瞬息而至,普拉多的前挡风玻璃上刹那间变得坑坑洼洼,虽然留下了无数弹坑,但玻璃却没有破碎的痕迹,显然是防弹玻璃。

有叛徒!这是裴闻夫内心的第一反应。

紧接着他惊怒交加,他们上当了!

事到如今,他们已经成了钓鱼者眼中的鱼儿,鱼饵就是那错误的消息!

“抄家伙!”裴闻夫大吼,刚吼完,他就呆住了。

前面的奔驰车忽然旋转起来,而旋转的一瞬,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一名身穿黑色紧身衣的女孩迈了出来。

迈出的那一刹,汽车与女孩的距离仅有三到四指,但就是因为这三到四指的微小距离,向后旋转而出的奔驰车没有碰到女孩丝毫。

然后,他就看到女孩抬起了双手,两把手枪对准了他,准确说是对准了普拉多。虽然是手枪,但枪口却比霰弹枪的枪口还要粗,像是大型信号枪。

裴闻夫对危险有着敏锐的嗅觉,这是他在枪林弹雨和尔虞我诈中活下来的最大凭借。直觉告诉他,那两把类似信号枪的手枪必定是一种威力巨大的武器。

女孩扣动扳机的一刻,强烈的危机感出现,全身汗毛竖起,裴闻夫几乎是在本能下打开车门跳了出去。

轰!轰!

伴随两声震彻云霄的巨响,两辆普拉多先后爆炸,汽车零件犹如火流星一般四处溅落。一时间,火光冲天,浓浓的黑烟飘向高空。

裴闻夫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看着眼前的情景,心惊胆战。

“想不到还有一个活口,反应够快的。”拉尔森把霰弹枪扛在肩上。

裴闻夫神色阴冷,目光如刀,仿佛要拉尔森他千刀万剐。

“说吧,想怎么死?”拉尔森也不在意,笑道。

“想要我死?好啊,要死一起死!”裴闻夫眼中闪过一丝凶狠之色,掏出一颗单兵手雷,扶着旁边的小轿车站起来,一拳砸碎车窗,忍着手背的剧痛,将手雷按到车主的脸上,“这么多人陪着我,我有什么好怕的?”

“这算是威胁吗?”拉尔森挑了挑眉。

“说,叛徒是谁?”裴闻夫声音低沉。

啪!

回答裴闻夫的是一声枪响,还有他额头上的一个黑红血洞。

凡妮莎神色自若,拿着勃朗宁的手缓缓地放下。

“叛徒?”看着倒在地上的尸体,拉尔森摇头一笑,“早就不是原来的社会了,科技时代,数据战输了,就都输了。”

“走。”凡妮莎喊了一声。

“是。”

奔驰车已经停止了旋转,以辰和莫凯泽脸色苍白,扶着车狂吐不止,大脑传来的眩晕感令两人身体摇晃,站立不稳。

安德烈双手抱胸,饶有兴趣地看着两人。

他是从驾驶座下来的,早在凡妮莎迈出奔驰车之际,他就从中间一排坐到了驾驶座上。

正是他及时踩下刹车,控制方向盘,奔驰车才没有失控,而是在飞速旋转后平稳停住。

“吐完了吗?该走了。”凡妮莎走上前。

望着大火下冒黑烟的汽车残骸,以辰眼神慌乱,喉结滚动,不住地吞咽口水。

莫凯泽表现得相对镇静一些:“你们杀人了。”

“他们是来抓你的。”凡妮莎淡淡地说。

“抓我?”莫凯泽一怔。

“先上车,上了车再说。”安而紫夏也不啰嗦直接对准元柳袭来,俨然使出了全部的修为,后者冷哼一声直接提剑格挡;但下一刻忽然觉得胸口一疼,一柄蓝色的利剑从自己的身后穿过,明晃晃的穿透了自己的身体,还能看见那露出的部分剑身。

  对于林肃忽然发难,元柳措手不及,但刚想问为什么,便被紫夏再次一剑穿喉,整个人直接软倒在地,两剑皆中要害部位,不消片刻已无力回天。

  愣住的不仅仅是种草天魔,身后的杨随和胡五四等人皆是一脸懵逼,完全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更别说其余的青玄门弟子了,大师兄居然被林肃杀了?

  “你为什么要杀大师兄啊?”几名青玄门弟子有些接受不了,这还内讧起来了?回去师门该如何交待?

  “对啊林肃,你杀元柳做啥?该给我们一个解释吧!”杨随的手有点抖,眼睛看着林肃,该不会连他也黑化了吧?

  “现在你可以说说为什么要引元柳来这里了吧?看来要杀他已经是预谋好的了!”胡五四知道林肃不会瞎胡闹,从在宅子的那一刻起,他就隐隐不安。

  “我来解释给你们听吧!”紫夏收起剑,开始叙述青玄门的阴谋,从她下山之前说起,所说的一切和当日一字不差。

  待她说完,震惊的不仅仅是胡五四等人,连种草天魔都大皱眉头,没想到正魔两道居然这么能搞事,按照这个速度下去,天下百姓都难逃一劫。

  “所以这就是我杀元柳的原因,如果你们不想变成肉人的话,就别再回去青玄门了!”林肃并不想多说什么,信的自然会信。

  而其余弟子皆是面面相窥,他们大部分是潜龙峰的弟子,几个是主峰的弟子,但很显然他们拿不定主意,毕竟从小到大在青玄门呆习惯了,不回去的话要去哪?

  “如果这事是真的,我现在担心我老爹,”杨随揉了揉额头,他不清楚杨龙有没有参与,如果他参与了,那么日后又该如何相见?如果没参与的话,那他的情况估计不太乐观。

  “放心吧,他好歹也是潜龙峰的掌门,按道理不会这么快牺牲的!”林肃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们流音坊应该没有参与...”妹姬的语气并不确定,但她还是希望没有,毕竟如果自己生活在这样一个师门里,那修仙就毫无意义。

  “我想我梵音洞应该参与了!”梵人深吸了口气,跟众人讲述了这几年来确实有些师兄弟莫名其妙的就修为大涨,然后就下山历练,可是再也没有回来,更没有任何音讯,连长老们都丝毫不在意,甚至连提都不提,这实在是不符合常理!

  “这事吧我曾在某个墓穴中看到过类似的,但那时上面写的时间是在一千年之后,按道理天道衰落不应该这么快才对,几十年乃至上百年这也太快了点吧?”胡五四全程都是最认真听的,单从阅历来说,他并没有质疑这件事的真实性。

  “我天师府更不可能了,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才不干!我们只想要海灵族!”小鼓摇了摇头。

  “咳咳...”林肃有些尴尬,怎么说着说着又提到海灵族了?

  “呃各位,能容我说一句吗?”一旁的种草天魔感觉自己被忽视了,虽然自己也不是第一次被忽视,但还是绕了绕头插了一句,然后让白猿将治疗的丹药取了一些出来。

  “多谢了,今日又麻烦到你了!”林肃客气了一句。

  “这事不必言谢,我俩也算是忘年之交了,完全不打不相识;各位不客气的话可以先服一下丹药,然后坐在凉亭里喝我泡的茶,咱们边喝边聊!”种草天魔微笑的招呼着众人。

  种草天魔确实将林肃当成了知己,当下吐露魔宗在很早以前就有一个计划,只不过他并不清楚具体内容,但可以确定的就是要复活某一个天道,于是就在各个城池布置青铜祭台,至于是如何操作的,种草天魔表示自己真不清楚,但确有其事!

  “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事起码还有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时间,这时间完全够了,到时候各位的修为又岂是一般人能抵抗的?”种草天魔哈哈一笑。

  他的话确实说到林肃的心坎里,几十年的时间过去,谁能笑到最后还不好说。

  “话说这天道陨落前有啥征兆没?我们好提前做准备。”人群里最慌的还是王胖子。

  “据古书记载,这天道陨落前确实会有异象,比如连下数日的血雨,阴阳颠倒,甚至会出现好几个日轮,以及各种五级六级的猛兽会突然大批量现世,反正一切的秩序都会乱就是了,”胡五四叹了一句,没想到自己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天道衰落,倒也是美事一件!

快乐王终于忍不住怒道:沈浪,都不错,江湖中后起一代的少年

赵汝愚,字子直,汉恭宪王元佐七世孙,居饶之余干县。汝愚早有大志,每曰:“丈夫得汗青一幅纸,始不负此生。“擢进士第一,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召试馆职,除秘书省正字。孝宗方锐意恢复,始见,即陈自治之策,孝宗称善,迁校书郎。知阁门张说擢签书枢密院事,汝愚不往见,率同列请祠,未报。会祖母讣至,即日归,因自劾,上不加罪。迁著作郎、知信州,易台州,除江西转运判官,入为吏部郎兼太子侍讲。迁秘书少监兼权给事中。内侍陈源有宠于德寿宫,添差浙西副总管。汝愚言:“祖宗以童贯典兵,卒开边衅,源不宜使居总戎之任。“孝宗喜,诏自今内侍不得兼兵职。旧制,密院文书皆经门下省,张说在西府,托言边机不宜泄。汝愚谓:“东西二府朝廷治乱所关,中书庶政无一不由东省,何密院不然?“孝宗命如旧制。权吏部侍郎兼太子右庶子,论知阁王抃招权预政,出抃外祠。以集英

唯有如此,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结果。而面对这么明显的问题,做为主帅的阿噶多尔济竟然还抱着侥幸与幻想心理,苏合当下就有一种气得说不出来话的感觉。

只是此时,并非是追责的时候,而是想着去解决问题。尽管心中已经有了火气,但苏合还是强压下那心头的愤怒,尽量用着平和但却有些焦急的口气说道:“大人,事以至此,怕是事情不妙呀。”

“如何不妙?”听着苏合这般的分析,阿噶多尔济心中便是格登了一声。

“大人,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准备成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九章战歌

不是龙骑士

九章战歌

叶惜宁

九章战歌

嗳菁

九章战歌

红了

九章战歌

低调的夜

九章战歌

范江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