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铜棺镇妖》。

到第六次,杜杀开了门的是一定要活下去的人

张巡,邓州南阳人。博通群书,晓战阵法。气志高迈,略细节,所交必大人长者,不与庸俗合,时人叵知也。开元末,擢进士第。巡繇①太子通事舍人出为清河令,治绩最,而负节义,或以困厄归者,倾赀振护无吝。更调真源令。土多豪猾,大吏华南金树威恣肆,巡下车,依法诛之,赦余党,莫不改行迁善。安禄山反,(巡)遂起兵讨贼,从者千余。巡驰骑决战,身被创不顾,士乃奉巡主军。积六旬,大小数百战。当此时,王命不复通,大将六人白巡以势不敌,且上存亡莫知,不如降。六人者,皆追杀,斩九尾狐8尾,猴子差点灭魂,被突然出来的‘一株仙草成精’的家伙使了个迷幻阵所救,后来始祖亲自下令,才不再管他们,混沌魔棒和魔星甲也随他们消失。”闫昆魔王说完。大家不约而同的都转头看着猴子,猴子毛都炸了,唧唧几声,又偷拿了几瓶酒,一路连跳消失在众人眼前。“放心吧,始祖早就下令不再管它了,魔器也送它了,谁敢贪图魔器要受魔界炼狱之苦,给我我都不敢要。再说还不知道是不是它转世呢”魔王摇摇头,安慰我道。

只要能接近珠帘中的这个人意留下来的?他已来到这里

陆隐刚要攀登,一名男子走出,拦在陆隐身前,好奇打量着他,“兄弟,想去哪层?”。

“古尔巴赫在哪层?”陆隐问道。

  所有人被惊动,诧异看着陆隐。

  “你找堂主?”男子惊讶。

  陆隐淡淡道“是他找我”。

  众人打量着陆隐,目光多为探寻,而在人群中,一个身材略矮的男子瞪着陆隐,他是去地球试炼的宇堂精英之一,也是被陆隐打劫过的精英,对陆隐印象深刻,也是少数知道陆隐身份的人,他很想找陆隐麻烦,但面对紫山王这个身份,想想还是算了。

  “堂主在最顶层”拦住陆隐的男子说道。

  “谢谢”陆隐回了一句,向上攀登而去。

  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层巨大的空间,越往上,人越少,也没人拦着他。

  当他看到外面云层的时候,距离塔顶已经很近了,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高塔顶层,古尔巴赫站在石窗旁,狂风吹拂。

  陆隐一跃而上,来到最顶层,一眼便看到站在不远处的青年,背影挺拔,浑身散发凌厉之意,这就是古尔巴赫,大宇帝国年轻一辈最顶级强者之一,宇堂堂主之一,无数学生口中的变态。

  陆隐打量着古尔巴赫,古尔巴赫忽然转身,目光凌厉的瞪向陆隐,宛如利箭刺破虚空,让陆隐后背发凉。

  此人样貌跟古蕾斯很像,他就是古蕾斯的哥哥,陆隐暗暗想到。

  同为宇堂堂主,天明温和有礼,古尔巴赫英气逼人,整个人就像一支箭,充满了咄咄逼人的感觉。

  “我妹妹在试炼中承蒙你照顾了”古尔巴赫开口,目光紧盯着陆隐。

  陆隐眉头一皱,双目毫不示弱的盯着他,“弱肉强食而已”。

  古尔巴赫咧嘴,“没错,你既然知道,为什么帮她?”。

  陆隐一愣,帮她?什么时候?自己不是把她抢了吗?

  古尔巴赫冷漠道“地球试炼虽然没有成功,但在个人成绩上古蕾斯遥遥领先,甚至超过了厄德,我不相信,我了解她,以她的实力得不到那种成绩,是你在帮她,你绑架了数十名学生,这份成绩足以让她领先别人”。

  陆隐眉毛挑了挑,古蕾斯似乎,没有跟古尔巴赫说她被自己打劫的事,想想也对,以她不肯吃亏的性子怎么可能告诉古尔巴赫,古尔巴赫虽然在宇堂权力很大,但也仅限宇堂,无权插手试炼,所以也就无法得知试炼细节,不知道自己打劫过古蕾斯,美妙的误会。

  “你就是因为这个才不同意我学习天兽爪前二十式?”陆隐问道。

  古尔巴赫目光扫向塔外,“我只想见见你,虽然你是紫山王,但在此之前,你却是以土著的身份参加试炼,区区一个土著能击败数十名学生,其中还有宇堂精英,包括拉斯,我对你很好奇”,说着,再次盯向陆隐,目光充满战意,“更想领教一下你的实力,传闻你可以在实战中学习到天兽爪,我不相信”。

  陆隐嘴角含笑,“那就试试吧”。

  古尔巴赫低喝一声好,随后将星能压制到探境,“小心了,只要进入战斗状态,我就不会留手”。

  “我也是”陆隐回了一句,两人同时启动冲向对方。

  砰

  双拳对轰,气浪四射,两人同时后退,紧接着再度冲向对方,古尔巴赫真的没有留手,抬手,天兽爪轰出,远远超过之前交手的提森,这就是古尔巴赫,哪怕保持探境实力依然可以施展超越融境强者的战技。

  陆隐双目内敛,陡然停止,目光紧盯着古尔巴赫的天兽爪,体外隐约出现五颗星辰运转,形成独特的防御力场,当古尔巴赫一爪探入天星功力场中,明明瞬间即至的距离变得无比遥远,遥远到陆隐可以看清天兽爪的每一式变化。

  一,二,三…直至十五式,古尔巴赫一击天>如果這些孩子拿的是真家伙,一場對練下來,很可能村里又會少兩個即將成年的準獵手了。

即便用的是木質的武器,場間的孩子依然各個被打得鼻青臉腫。

韓兼非一路走來,只覺得步履輕盈,在承受了這么長時間的超重力后,似乎突然又回到了舒適的低重力環境中一般。

“對了,”韓兼非問在前面領路的源智子道,“這些孩子每天都在這么訓練嗎?我不記得他們什么時候像有傷的樣子啊。”

源智子說:“你喝的藥水,對外傷和淤血的恢復有奇效,他們從小就是用那個泡大的。”

韓兼非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那個藥水,不是讓人體質增強、力量加倍、反應迅捷的嗎?”他有些心虛地問了一句。

“我可沒說過,”智子回頭看了他一眼,“恰好相反,它會讓你覺得身體輕盈、反應變緩,但恢復力驚人,最重要的是……感官會變得更遲鈍。”

不知道是不是藥物的作用,韓兼非還沒反應過來,智子突然停下來說:“到了。”

韓兼非這才注意到,兩人此時正站在一片沙坑中。

源智子摘下腰間系著的佩刀,從沙坑旁邊的木架上取下一截長鞭。

“你要干什么?”韓兼非終于察覺到有什么不對,剛一開口,卻看到赤足女孩手中長鞭一揮,鞭稍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重重擊打在他的左肩上。

那鞭子是直奔他的面門而來的,速度并不算太快,尋常時候他只需要微微側身便可躲開,可這次他只勉強歪了歪頭,才不至于直接在臉上留下一道鞭痕。

“別躲,站穩了!”源智子喝道。

鞭子擊打處,一道紅色鞭痕迅速顯現出來,鞭勁透入身體,但韓兼非卻并沒有感覺到如何疼痛。

韓兼非總算明白那藥水是做什么的了。

這是一種神奇的藥劑,能讓他的痛覺降低到極致,卻還沒有對他的神經和意識造成過大的影響。

似乎只是反應比平時慢一些而已。

“啪!”隨著源智子握鞭的右手疾揮,又一鞭落下來,韓兼非被這勢大力沉的一鞭抽中,向后踉蹌了幾步。

“站穩,這種擊打鍛煉,只有一些皮外傷,藥水能讓你快速恢復。”智子說著,手上的鞭子卻始終沒有停。

韓兼非終于明白智子所說的“鍛煉鍛煉”是怎么回事了,就是讓他在感官敏銳程度降低的情況下,經過反復的抗擊打訓練,形成更加緊實的肌肉和皮膚。

聽起來沒什么道理,韓兼非卻知道,這種方法可能真的有效。

于是他穩穩站在沙坑里,除了鞭稍直奔面部而來的時候,都只是暗暗站穩,不躲不閃,任由皮鞭抽在身上。

反正也沒那么疼,他想,至少比抗審訊訓練的時候輕多了。

幾輪過后,韓兼非全身上下便沒有一塊皮肉是好的了。

但奇怪的是,雖然渾身紅色鞭痕,卻沒有一處破皮,想來這種擊打“鍛煉”法,也需要極巧妙的技巧,并非誰都能隨便掌握。

此時智子才停下鞭子,對韓兼非說:“今天先到這里吧。”

智子并沒有夸大藥水的作用,到這個作息循環結束的時候,韓兼非身上的鞭痕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但迎接他的,是智子更加“兇殘”的“鍛煉”。

第一次是鞭子,第二次是稍粗的木棒,在這之后,幾乎每個作息循環,韓兼非都要去訓練場里領一頓打,還不許躲避和反擊,唯一變化的是,打他的東西從最初的皮鞭,慢慢變成和赤足女孩胳膊差不多粗細的木矛,而韓兼非也開始被允許用胳膊、肩膀、小腿等部位來格擋。

據源智子說,這種藥劑的持續時間只有大概五個作息循環,所以每隔五個作息循環,韓兼非就不得不再喝一次那種古怪的藥水,然后在一整個作息循環的昏睡后,發現身上的傷痕已經完全愈合。

然后再經歷更加嚴苛的抗打擊訓練。

直到一個長晝夜再次過去,智子終于停止了對他的“鍛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铜棺镇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游戏之城

旱地鱼

游戏之城

徐子易

游戏之城

甜西宝

游戏之城

鲨鱼子

游戏之城

pinky璎珞

游戏之城

常书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