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自以为是(四)》。

你长得真好看.我喜欢好看拿?金九龄道这里有个酒窖

原本要等林痕回来的风落夭实在架不住瞌睡,迷迷糊糊之间要在桌案上睡着了,一边冲着瞌睡一边点头,只听到吱吖一声,窗户轻推开了。

风落夭连忙往后看,看见一人身着夜行衣背上还中了一箭,除了林痕没有别人,这副模样着实吓到了风落夭,连忙上前探了探伤口:“你,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还会中了一箭?”说着小心翼翼扒了扒夜行衣,上面映了许多血迹。

林痕早就想好了理由:“今日可算是背,我出去探查消息,回来经过一座大府院,结果突然好多箭朝我射了过来,我躲闪不及中了一箭,这是听到咚的一声,有人从墙头上跳下来,身上也中了一箭。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是看到他从这么大的府院跑出来,也慌忙跑了,你猜怎么了?我看到今天宴请我的七皇子手底下的萧统领,我才明白这是七皇子府。”什么都别说,先唬住风落夭再说。

风落夭有些怀疑:“真的?当真不是你去的七皇子府?”

林痕摇摇头:“自然不是,别说这些了,快将我身上的箭拔出来。”

风落夭有些害怕:“我,我不敢,我怕你......”

林痕宽慰道:“没事,伤的不深。”林痕也没想到,自己被师父折腾的那段时间,自己的肉体已经有极大的提升,今日竟然没有受重伤。

风落夭的手颤颤巍巍,握住了那支箭,眼一闭,一使劲箭就出来了,风落夭猛然睁开眼睛,看了看手中的箭,完全不敢相信这么容易就拔出来了,又仔细看了看林痕背上的伤痕,只有半寸大小,没流多少血:“你这是?”

不怪她有疑问,平日里有人中箭,都是要去看郎中,哪有像林痕一般只能算轻伤:“我内外功夫都有练过,寻常的刀剑都伤不得我几分,也只有这强弓能伤我了。”就在刚刚回来的路上,林痕用灵力不停修复自己的伤口,硬生生将箭逼出来几寸,不然就这个伤口怎能流那么多血。

风落夭点了点头,要拿布替林痕包扎,林痕摆了摆手:“不要了,这点伤还算不得什么,况且若是被人发现沾有血迹的布,怕是不太好解释。”

确实,风落夭收起了布,拿出林痕白日里从外面拿回来的衣服:“换上吧!明日里自己找地方将你身上的血迹洗清。还真是多亏了你练过外假功夫。”

林痕连忙点头:“对啊对啊!多亏我练过外家功夫。”

突然,林痕觉得背后充满杀气,不禁打了个哆嗦,这才发现自己似乎说漏了什么,回头一看,风落夭正摩拳擦掌,气势汹汹,好似一副要活吃了林痕的样子。

“早上你故意被我打的鼻青脸肿就是为了框我发糕吃,以你的本事连刀剑都不能伤你,我这点拳脚又算什么。”

“竟然还敢装疼,让我给你揉揉吹吹,分明就是占我便宜。”

说着拿起旁边的木棍,直棱抡了下来,丝毫没有什么颜面可言。林痕眼疾手快,直接躲了开来,没想到一下激怒了风落夭。

“你不是寻常刀剑不能伤你几分么,还怕我手上的棍子。”说着又一棍抡了过来。

刀剑是伤不了我什么,可是不代表我不怕疼啊!只是这些话林痕可不敢在明面上说,只能腹中非议。

“你躲,你再给我躲,有本事给我躲一辈子。”风落夭手中的棍子越来越重,嘴里的话也是越来越密。

林痕一边闪躲一边还在劝导:“风姑娘,现在已经是亥时,莫要如此大声。”

风落夭提起木棍指着林痕,恶狠狠道:“好啊!你要是怕吵到别人,就给我站着别动。”

林痕见躲不掉,就老老实实站在原地,闭上眼睛,准备挨打。

风落夭见林痕不在反抗便抡起棍子,手却停在空中,迟迟没有打下去,突然觉得有些委屈,鼻子一酸,眼中的珠子有些不争气,啪嗒啪嗒往下坠,一颗颗落在地上,手中的棍子哐啷掉在地上,一下蹲了下来,抱头哭了起来。

林痕见半天棍子半天没有打在自己身上,只听到东西掉落的声音,连忙睁开眼却发现风落夭抱着头在一旁哭泣,林痕从未遇到过这般事,都不知该如何安慰,想上前拍拍她,可手停在半空却迟迟拍不下去,只得悻悻收回手。

哭了好一会,风落夭平缓了心境,才慢慢抬起头,一把抹去两边的泪水,质问道:“你为什么都不安慰我?”

林痕拿出帕子,替风落夭擦了擦两边泪水的痕迹:“我也不知你为何这般,我不问便是最好。”

清晨,陈老还在堂中静坐等消息,昨夜的事

想歸想,但是既然霍思琪都這么說了,李元也不敢怠慢。

他轉頭便到了水仙巷28號,找到林小馨和林茵茵。林茵茵累了一整天,才剛躺下就被拉起來,揉著惺忪的睡眼,不滿道:“死啊元,又有什么事了?”

“嗯……霍思琪姐又讓我們替她送一封信給啊龍,說很重要。”李元有些歉然道。

“你就聽她的!”林茵茵一聽,撅起嘴。

“呃……”李元一時不知該怎么說才好。

“好了,既然霍思琪女士這么說了,我們就抓緊送吧,相信她一定有情況才這么說......

但江玉郎也是过了许久才爬起的-如果救不了别人时,只要先救

空聞道:

“自古兩軍相遇,卒子先行,沒有主帥先出的道理。靜空她們身為青蓮弟子,這也是她們的本份,請常大俠不要對青蓮派的家事說三道四。”

“什么?”常空幾乎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厲聲道:

“她們是卒子?你是主帥?你們是士兵嗎?誰給你的權力讓她們去送死?”

空聞不再理她,轉身離開,常空從后一把抓住她的肩,一拳擊在她腰上,把她打倒,又提起抵在樹上,道:

“我可以殺了你!你這樣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前面的人聽到后面吵鬧,一齊跑過來,寧鳳嬌見常空抓著空聞,把她按在大樹上,驚道:

“常大俠這是為何?怎么和道長打了起來?”

丁秋云道:

“常空,你干什么?快放開她!”

空明厲聲道:

“常大俠是想窩里反嗎?怕了羅漢會想拿我們邀功?”

“嗆!”的撥出劍來。

道遠道:

“我早說知道這常大俠表面一副君子樣,實則小人一個,你看現在原形畢露了。”

宗明喝道:

“閉嘴!”

空明對靜空等人道:

“快救掌門!”

靜空等人遲疑了一下,靜空道:

“師父,常大哥不是這樣的人,有誤會罷?”

靜慧道:

“常大哥你快放手呀,咱們自家人怎么打起來了。”

空明持劍上前,常空把空聞放開,也沒說話,牽著丁秋云的馬上路。

寧鳳嬌過去扶起空聞,道:

“道長勿怪,常大俠只是脾氣急了些,性情又有些古怪,往后你說話小心些,免得沖撞了他。”

空聞臉色鐵青,整理了一下衣衫,和眾人又上路。

常空和丁秋云走在前,丁秋云皺眉道:

“你怎么回事?怎么又針對起她來了?”

常空不答。

眾人一直上前,一路翻山越嶺,路上又搭營露宿。

天氣寒冷,靜慧得了傷寒,走路已走不動了。空聞一把抱起她背上,路上又親自給她煎藥,常空一直沒和她說話,見她對靜慧這樣關懷,心中也有一些感動。心中只是奇怪,她前面見到靜虛靜清等人身死時哭得真心誠意不像做戲,怎么現在又命令弟子們沖在前,是也嚇到了還是嘗到了權力的滋味?

一行人又行了幾天,天色又暗了下來,大雪將至,空聞對眾人道:

“快點趕路,又要下雪了,到前面鎮子再歇息。”

眾人加快腳步,就在這時,天空有了異樣,常空抬頭向西南天邊望去,如煙花一樣,一道白色的亮光從天邊劃過長空過來。

眾人都停下看著天空,靜空道:

“那是什么?誰家大白天放煙花。”

常空臉色變了,道:

“你們做防御陣勢。”

宗明喝道:

“快點,宗真道遠你們和道姑們一起,大家不要散開,高手來了!”

空聞寧鳳嬌等人也臉色驚異,和眾人奔到一起,齊撥刀劍,排成幾排面對前方靜慧也撥劍站在眾人之間,道遠也加入他們,靜玄內傷已愈大半,也抽劍下馬和眾人站在一排。

方龍重傷未愈,一直是道遠一路照看。此時方龍坐在常空馬上,也掙扎著下地。丁秋云見道遠舍下方龍去和靜空等人站在一起布劍陣,只得扶著方龍下馬,立在他身旁保護他。宗明看到了,對道遠喝道:

“去保護你師兄!”

道遠這才面色蒼白的提刀過來和丁秋云一左一右護著方龍。

那道白光來到前面高空之中,直墜而下,“轟”地落在眾人前方幾十丈外。此時連睛幾天,地上干燥,沖擊波激起灰土沖了過來,頓時沙土彌漫,草木飛舞,宗明空聞等人劍陣之前,雙掌向前推出排開霧塵。

只見霧塵之中一個黃衣人緩緩走了過來,身子壯實,手提鋼刀,中等高矮,面罩一塊灰布。

靜慧顫聲道:

“剛才那道白光是人?”

常空運出真氣劍,對后面眾人道:

“你們不用上前,此人我一人對付,如我不敵,你們就逃命去罷,宗明大師,你們也不要上前。”

宗明應了。

常空身子飛起撲向那人,雙手抱著真氣劍凌空劈下,那人也雙手舉刀相迎。

“喀!”的一聲,如山崩地裂,那人腳下方圓兩三丈之處下陷成個凹坑。沖擊波和灰塵和剛才一樣直沖向宗明等人,宗明在前,運掌推開。靜空靜圓站在劍陣兩邊,被波鋒帶到,身子旋轉著差點摔倒,急忙使千斤墜穩住。

常空和黃衣人刀劍相擊,四周樹枝上的積雪瑟瑟而下。

黃衣人的面罩已被真氣震碎,露出面容來,原來是個漢人模樣,黃臉無須,方臉,四十歲上下,。

兩人身法都快,化成一道青影黃影,在空地上往來飛騰。

常空內力不如此人,好在有無極功相助,身法詭異迅速,劍法精妙。那人刀法十分凌厲,招式簡潔兇狠沒有多余動作。

常空已挨了兩刀,好在這幾日內力又恢復了一些,身體自愈速度明顯加快,傷口的血已可回流傷口,傷口一會時間就自愈。對方內力雖比自己強,卻不能自愈,常空在他腋下刺中一劍,那人只好運氣封住血脈,但真氣運行就受了影響。

那人元神運起,肉身和元神合一,元神之光透過眼睛和身體,身體發出淡淡的白光,眼睛如燈籠一樣發亮,已看不見瞳孔眼珠子。

<

眼見著離紅色“星球”越來越近,霧凇子納悶道:“林驍,你有沒有一股堵得慌的感覺?”

林驍看了看空中那個“太陽”,原本隔得遠,只是覺得它就是一個火紅的星球,此番離得近了,卻愈發覺得它紅的是那么妖冶。不過,經霧凇子一提醒,他也覺得這會兒口鼻出氣都變得吃力起來,仿佛要用很大的力氣才能呼吸一般。腦海中還不自覺的出現了很多畫面,有當年被迫害入獄,毀了前程的,有劉婷婷被迫跳樓拉著齊坤同歸于盡的,還有玉虛觀大典時父......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自以为是(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真不是救世主

苦渡净根

我真不是救世主

迷糊的龙仔

我真不是救世主

西风怒

我真不是救世主

小城居民

我真不是救世主

麓蔓蔓

我真不是救世主

QQ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