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她看见了自己(六)》。

杨开泰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因为我从来也没有听见过这么荒

何安之與何若素是來找丁雨的。

那天在虹橋機場眼睜睜看著丁雨跟著兩個“安保人員”離開,他們覺得不對勁,擺脫追蹤后去報警。

然而警方調取監控,并沒有看出丁雨受到了脅迫,從起身離開到進入地下停車場到主動上車,看起來都是有自主意識,于是不予立案。

聯系不上丁雨,兩人急壞了,滿城轉悠了一整夜,只好做了最壞的打算,去趙盤的父母那里請罪,結果正好看到鞠東偉帶了一家人去機場。

他們誤以為是鞠東偉綁架了丁雨等人,趕緊坐下一班飛機趕來馬爾斯城,企圖潛入捷恩斯總部救人,結果被訓練有素的保安抓個正著。

對于他們的行蹤和目的,羅曼·塞納已猜了個八九不離十,他把何平叫來,純粹是給他一個面子,饒這兩個年輕人的入侵罪名。

只是沒想到,當著自己的面,兩位年輕人居然與他們都爺爺何平吵了起來。

何安之:“不要假惺惺的,我們不稀罕你的幫助!”

何若素:“你不是我們的爺爺,你連自己的兒子都殺,你就是個魔鬼!你還有你們公司助紂為虐的人,都是全民公敵……”

何平扭頭看著總裁,尷尬地笑了笑:“你看,我就說他們兩個不學無術,朽木難雕啊……”

羅曼·塞納摸了摸鼻子,輕笑道:“有意思,你的親人居然反對再生人技術啊,我看你們一定是分離太久了,才造成這么深的隔閡。還是把他們留在公司,加深一下相互了解比較好。”

他一偏頭,寸頭秘書已經遞上兩個電子鐐銬。

“您看,我這也是為了您和公司的安全著想。”他把這兩個黑色腕帶一樣的東西交給何平,顯然是要求老人親手給孫子和孫女戴上。

何平嘴角抽了抽,無奈地接過來。這邊早有保安抓這兩個年輕人的手腕配合了。

他眉頭緊鎖,猶豫了幾秒鐘,時間仿佛過了很久,久到大家都要失去耐心的時候,他才慢吞吞地將電子鐐銬扣在親人的手腕上。

隨著幾聲輕微的“嘀嘀”警報聲,塑料腕帶自動收緊。

那留著絡腮胡茬的安保隊長解釋電子鐐銬的用處:“綠燈是安全,黃燈是警告,紅燈閃爍三下,你們會受到電擊。電流很強,就是大象也頂不住!你們只能在公司允許的范圍自由活動,禁止破壞公司財物,禁止侵犯他人人身安全,我會盯著你們的,明白嗎?”

何若素用手扯著那柔軟堅韌的腕帶,氣急敗壞地掙扎咒罵:“你這個混蛋,你們這群殺人犯,快給我打開,我要控訴你們,揭發你們!”

何安之還算理智,知道這時候胡鬧沒有什么用處,反而會讓他們陷入更大的困境,于是拉住妹妹的手:“安靜!別讓壞人看笑話!”

何平抻著臉背著手轉身離開,何安之看看周圍人臉色不善,還是拉起妹妹的手跟了上去。

在這個人生地不熟,所有人充滿敵意的地方,跟著老人說他們最好的選擇,大丈夫能屈能伸嘛……

走在路上,何平頭也不回地問了句:“你們兩個,竊取我郵箱多久了?”

有了刀剑傍身。

石帆、戴伍林、周必达、刘新洲更底气十足,不怕与恶魔争锋了。

石帆把手里的剑一震,厉声道:“二位,这里不欢迎你们,少在这里作怪!再不离开,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白日魔见状,笑道:“黄老先生的弟子,真是个个英武不凡!一般人等,听到我们哥俩的名号,早已吓得屁滚尿流了。我们既然能找到此处,便不怕你们狡辩。有人要叛贼柳星元孩子的性命,咱们既然答应了,就不能半途而废,言而无信。我佩服黄老先生是在世高人,故而看在他的面子上,不易多生杀戮,伤了江湖和气,我们只想把人带走,交了任务,人是绝不会伤害的。”

黑大圣看着柳长歌说:“让你多活了十五年也够本了,若不想搭上你师兄们的命,快快过来,跟我们哥俩回去见一见王爷,生死存亡,轮不到咱们给你宣判。”

从小到大,柳长歌从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来历,更不想有朝一日,会有江湖上的恶人跑到天山居捣乱,指名道姓要找自己,去见什么王爷。

起初他还以为黑大圣和白日魔是找错人了,他们来到这里不过是找师傅寻仇的。

可此番看来,并非如此。

白日魔争勇斗狠,杀人如麻之徒,好似处处留心,不意事情扩大,与师傅争锋。

他便猜测师傅是欺骗自己,而柳星元一定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柳长歌望着石帆,暗暗想到:“大师兄进门最早,一定了解内情,莫非长期以来,他跟师傅合起伙来,欺骗我么?”

郭媛媛察觉出柳长歌异样,便拍了拍他的肩头,问道:“师弟,你别胡思乱想,有师姐在此,管他来的是‘鬼哭神嚎’还是‘神出鬼没’,师姐绝不让他们伤害你。”

柳长歌向师姐挤出一丝微笑,说道:“师姐,我没事,有几个师兄在此,谁也不能把我怎样。”接着,他面容转变为冷峻,走向石帆,问道:“大师兄,你别骗我,他们果然是来这里找我的么?”

石帆心头一凛,暗想:“糟糕,隐瞒了十五年的事,今日就要捅破了吗?”

事已至此,火要烧坏了纸,石帆眼看是隐瞒不住了,且时机业已成熟,只得微微颔首,轻声道:“长歌,你莫怪师傅与我,情非得已。现在不是谈这个时候,等咱们合力击退了二贼,我在讲与你听。”

柳长歌深知大局之道,便不再诘问了,拔剑狠狠一握,指着“鬼哭神嚎”喝道:“尔等既然专程为我而来,我是不会乖乖和你们走的,休要继续纠缠,即便师傅不在,也可让你们尝尝天山居得厉害。”

“臭小子,倒是有你爹的英雄气概。既然你们不把咱们‘鬼哭神嚎’放在眼里,多说无益,只好把你捉去见王爷了,功夫上见高低吧。”黑大圣性情急躁,容不得大哥再阻拦自己,脚下一蹬地,双腿发力。

嗖地一下···

横冲直撞过来,直取柳长歌。

这一次白日魔并未干涉,反而跟随从门檐跳落,向左侧疾驰,做出迂回之势。

“这是好酒。”黄少爷说:“而们到哪里去了?不知道,真的不

見黑熊斃命,張航心神一動,將兩只黑熊全部收入乾坤卷軸之中。而后放出鼠三遁入地下。

張航接著心神一動便進入了卷軸之中。

“我來我來,這個我在行。”小白見張航又獵殺了兩只黑熊,身形一閃便到了張航身前。

“還是我自己來吧。”張不是在神龙城,就是在魔域。

也不愿过多询问灵宗事宜。

“上次我们已经灭了一个分宗了,可他们还是没有动手。若是再行此事的话,恐怕会被人发现。”张航说道。

秦九阳一噘嘴:“你看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她看见了自己(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流亡都市

我是小魔童

流亡都市

默婵

流亡都市

黄河古侠

流亡都市

转角吻猪

流亡都市

半壶生姜水

流亡都市

杨门狂少